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六章 恐怖的直觉
    别看老舅是一个带着四百多度近视镜的大近视,可说来也怪,他的动态视力却是特别的强,就好像刚才解石,杨靖这个“主刀”的还有许建民这个打副手的还没有看清呢,站在三四米之外的老舅竟然一眼就看到出绿了。

    不过许建民当年好歹也是和老舅合作赌石好几年的伙伴,他当然清楚老舅的这种变.态视力了,所以他二话不说,直接拿起矿泉水瓶子,拧开瓶盖,把半瓶子水直接就倒在了那块原石上。

    杨靖随手一擦,果然,开出的那个大约有啤酒瓶子盖大小的窗口中,隐隐透露出了一丝绿意。

    许建民打开强光手电,冲着窗口照了一会儿,这才兴奋的拍了杨靖的肩膀一下,“行啊爷们,你这运气还就真不错,这是一块糯种的黄夹绿,全解出来之后,这块料子能值个七八万,算是大涨了。”

    这块料子是杨靖挑出来的第一块料子,他当然知道这块料子里面有什么了。

    “爷们,下面你歇着吧,让我把这块料子擦开。哇哈哈,好久没有解出带绿的翡翠了,今天终于可以过一把瘾了。”

    杨靖知道这个建民舅舅现在虽然不碰赌石了,但他这些年却一直没有停止解石,毕竟他还要给别人做印章,每个月都要解十来块石头,虽然传说中的寿山田黄、昌化鸡血他一直没那个运气解过,但好歹也解过几块巴林鸡血石、青田石,当然,他解的更多的是诸如qh石、j萧.山红、ln石这样的印章石。

    因此许建民的解石技术还是相当高明的,最起码从“稳”上,杨靖是自愧不如。

    也是啊,光看看许建民那比自己小臂还要粗的手腕子,就足以明白这个粗壮汉子的腕子是多么有力了。

    杨靖也乐得清闲,让开了位置,蹲在一旁滴水。

    许建民擦石的速度要远远超过了杨靖,角磨机在他手里,那真的是叫一个又快又稳,原本杨靖估计自己擦这块毛料得需要二十分钟甚至是半个小时以上,可许建民用了不到十五分钟就把这块料子彻底擦了出来。

    这是一块比鹅蛋稍微小点的糯种黄夹绿,虽然种和颜色算不上多么上乘,但这块料子的水很好。

    许建民抓过水瓶子往这块料子上浇了一些水,把上面的浮沉彻底洗干净之后,这才喜滋滋的拿起这块料子说道:“小龙,看看你外甥挑的这块料子,很不错呢。虽然只是一块黄夹绿的糯种,可水很不错,差不多能卖个十来万。”

    老舅接过了那块料子,不断翻动着看着:“嗯,虽然这块料子小了点,出不了手镯,颜色也杂了一些,出不了戒面,但能出几个挂件,卖十万问题不大。”

    翡翠要想出手镯,必须要中、大料,像这块比鹅蛋小一圈的料子,是不可能出镯子的。同样,要是做翡翠戒面,通常都会选择同一种颜色或者是无色的料子来做戒面,像这种黄夹绿或者春带彩之类的料子,是不适合做戒面的。因此刚才老舅才说这块料子不能做戒面。

    这就直接把这块料子的价格拉低了很多。

    事实上,在翡翠收藏中,除了玻璃种或者高冰种的手镯之外,其他种的手镯收藏价值还不如戒面呢。

    打造一支手镯,只要料子足够大就可以了,种水色什么的都可以不用管。可要打造一个戒面,那要求就多了。

    别看戒面对料子的个头大小要求没那么高,但戒面对于料子的种水色的要求却是相当高的,冰种以下的料子几乎都做不了戒面。而且用来做戒面的料子一定不能有瑕疵,仅仅是这些要求,就要比做手镯的料子严格多了。

    顶级的玻璃种手镯固然价格高的骇人,可顶级的玻璃种戒面,价格同样让人咂舌。而且严格说起来,同样种水色的翡翠料子,同等体积的戒面价格要比手镯还要高!

    一款老坑玻璃种的戒面因为体积小的缘故,在价格上肯定是无法和同样种水色的手镯相比,但对于女人的吸引力,戒面却又远远高于手镯。

    这也是为什么翡翠戒面一直以来都被称为“翡翠之眼”的缘故。

    许建民也笑着说道:“是有点可惜了,这块料子要不是黄夹绿,而是只有一种颜色的话,以这块料子的水来讲,也是能勉强做戒面的。唉,可惜啊......”

    杨靖说道:“能开出这么一块料子来,我已经很知足了。建民舅舅,要不咱们接着来?”

    许建民哈哈大笑着冲着杨靖比划了一个大拇哥说道:“还是你小子的心态好,我和你舅当年就没有你这种心态,要不然那几年也不会搞得家里鸡飞狗跳的。得,不说那些话了,咱们继续。”

    接下来又耗费了一个来小时的时间,把另外两块土豆大小的料子全都解开了。

    这两块毛料里面解出来的翡翠个头都要比第一块小一些,和鸡蛋差不多大小,而且同样都是糯种翡翠。不过这两块翡翠的颜色都是单一颜色的,一块是菠菜绿,一块是豆绿,但都不是满绿。

    这两块料子和上第一块料子差不多,都无法做戒面,主要是后面这两块料子虽然有些部位的颜色符合要求了,但种水又不够,尤其是水不够,所以就算是做戒面,也卖不出什么大价钱来。

    这个不用找琢玉师傅看,老舅和许建民他们俩就能断定这两块料子的用途。

    解出来的这三块料子做挂件还是没问题的,三块料子差不多一共能出十二三个挂件,因此这三块料子差不多能卖个三十来万。

    九万买了四块料子,现在解开三块就已经能卖出三十万,这已经是3%的利润了,相当不错的回报率。..

    不过更让老舅和许建民惊讶的是,杨靖就挑了四块料子,虽说最后一块还没有解开,可这四块料子中三块都有料,这个概率已经是相当骇人了!

    要是按照这个概率来计算的话,杨靖这哪儿是不会玩赌石啊,就是那些所谓的赌石大师、翡翠王,恐怕也做不到这么好吧?

    四中三,这可不是一般二般的人能够做得到的。如果真如杨靖所说的那样,他纯粹就是靠直觉来挑选料子的,那么这家伙的直觉还就真的是蛮恐怖的!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