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七章 老舅圆梦
    这三块料子别看不大,可是连着擦出来三块,这也把许建民累的不轻。

    “小龙,要不这最后一块你来解?”许建民把角磨机放在了一边,晃悠着手腕子笑着对老舅说道。

    老舅摇了摇头,“我看着就成!杨靖,最后一块你自己擦吧,让你建民舅舅休息休息。”

    “哎!最后这块就交给我了!”杨靖笑呵呵的给自己戴上了口罩和护目镜,抓起了角磨机,打开了开关。

    许建民从旁边拿过来一个马扎,撑开之后一屁股就做了上去,手中拿着矿泉水瓶子继续给杨靖滴水。

    嘈杂的摩擦声再起响起,两分钟之后,老舅大喝了一声:“停!”

    这一嗓子把许建民给吓了一跳,杨靖也顺势停了下来。

    许建民有些不满的扭头说道:“我说兄弟,你一惊一乍的干嘛?”

    不过老舅却是没有搭理许建民,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那块刚刚开出来一小块窗口的毛料。

    此时老舅脸上的表情极为恐怖,两个眼瞪得大大的,他的嘴同样张的不小,而且嘴唇还哆嗦着,好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许建民也被老舅的这个表情给吓了一跳,“我靠,兄弟啊,你这是咋了?你可别吓唬哥哥啊。”

    杨靖当然知道老舅为啥会有这幅表情了,以老舅那堪称变.态的动态视力,这一准儿是发现了窗口中露出来的翡翠玉肉。

    杨靖拿起了矿泉水瓶子,把半瓶子水倒在了那块毛料上,果然,老舅立刻就恢复了正常,然后三步化两步就走了过来,直接蹲在了地上。

    许建民也跟着蹲了下来,结果在看到那块被清洗出来的毛料之后,他也的嘴也立刻就合不上了。

    “我靠、靠、靠......”许建民的嘴里发出了一连串毫无意义的“靠”,借此来发泄心中的震惊。

    老舅倒是哈哈大笑起来,对着老兄弟说道:“你靠这玩意儿?你靠的动吗?”

    许建民依旧一脸震惊的说道:“靠不动也得靠!我了个大靠啊!我他妹的没看错吧,这里面是一块玻璃种?”许建民的粗口都爆出来了,足以见到他的震惊。

    老舅用抢的方式把角磨机从外甥的手里夺了过来,笑嘻嘻的对外甥说道:“杨靖啊,这块料子让老舅来解吧?”

    杨靖翻了一个白眼说道:“老舅,你不是发誓不碰这玩意儿了吗?难道你发誓就是喝凉水啊?”

    老舅的脸色立刻变得正板起来,“就这一块!就这一块!要不是这块料子很有可能是玻璃种,你以为我愿意破誓啊!”

    许建民这会儿也回过神来了,看着老舅一脸正经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

    “杨靖,你还是让你舅来解这块料子吧!你要是不让你舅解,你舅能一个星期不理你!他玩石头这么多年了,这还是第一次有机会能亲手解出一块玻璃种的料子来,你要是让他失去这个机会,他不和你急算你爷儿俩感情好。”

    在这样的情况下,杨靖当然是果断起身让位置。

    老舅脸上乐出了花,连衣服都没换,只是接过了杨靖递过来的护目镜,然后就这么蹲在地上直接开始了擦石。

    杨靖这才发现,老舅解石的技术绝对不比建民舅舅差,甚至比建民舅舅解石还要“稳准狠”,可偏偏,老舅操控的角磨机砂轮片离开之后,毛料上的石皮全没了,就连些许的“白雾”都擦的干干净净的,但却偏偏没有伤到一丝丝玉肉。

    当这块料子全都擦出来之后,整个料子就好像用砂纸又打磨了一遍一样,干净异常,用水一冲,一块闪耀着莫名光彩的玻璃种翡翠就这么呈现在了三个人的面前。

    许建民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双手捧着脸,嘴里发出了一连串的“哦买嘎”的鸟语。

    老舅则捧着那块料子,双眼流露出了迷醉的神采,一张老脸憋得通红,许久才迸出了几个毫无意义的感叹词,外国人听不懂,中国人不明白的那种......

    这老哥儿俩想当年也是属于那种玩石头玩的非常疯狂的主儿,要不然当年两个家庭也不会差点被他们俩给折腾散架了。

    可即便是他们玩赌石玩的最疯狂的时候,他们也从来不曾解出过一块高冰来,更别说亲手解出一块玻璃种,还是老坑的玻璃种了。

    这也是杨靖第一次亲眼看到老坑玻璃种的翡翠。

    别说,和这块秧苗绿满绿的老坑玻璃种比起来,前面那三块糯种的翡翠,真的是就无法入眼了。

    这块玻璃种的个头虽然只有土鸡蛋大小,但无论是水还是色,都是绝对的上上之选。

    秧苗绿是属于苹果绿的一种,比纯粹的苹果绿要稍微淡一些,这个颜色当然也比不上祖母绿了,但这毕竟是一块满绿的料子,而且水头极足,在灯光下一打,尽管还没有抛光,可这块料子就仿佛是一团绿莹莹的水泡......

    这么足的水头,即便是在老坑玻璃种中也是很少见的。因此这块料子虽然只是秧苗绿,可加上如此充足的水头,其价值绝对不比一般的祖母绿低多少。

    最主要的是,最近几年满绿的老坑玻璃种真的是很少出现了,现在出现的玻璃种,大都是透明的新场口玻璃种。

    翡翠以绿为尊,要是在十七八年前,即便是透明的玻璃种,也是不值钱的。可现在确实透明玻璃种大行其道,这足以证明现在的翡翠市场上满绿的玻璃种之稀少了。

    过了许久,老舅和许建民这老哥儿俩这才恢复过来。

    老舅仰天长出了一口气说道:“能够亲手解出这么一块料子来,老子这辈子就足够了!以后老子就再也不碰赌石了!”

    许建民哈哈大笑着拍着老兄弟的肩膀对杨靖说道:“爷们,今天你做的很好,能够让你舅圆了一个将近二十年的梦想,你舅以后就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顿了顿,许建民继续问道:“杨靖啊,你这块料子很好,价值也很高,你打算怎么处理?是卖了还是自己留下?”

    ps:鞠躬感谢“书友15112,51946,42572”、“冰镇八度”各自1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