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零章 大雾封路
    “什么?你想去燕京待几天?小靖啊,你这才回来几天啊,怎么又想着出去乱窜啊?你就不能在家老实的待几天?”饭桌上,老妈一听杨靖想要去燕京待一段时间,立刻就不高兴了。

    “妈,您先别着急,听我给您解释好不好?”

    杨妈还是一脸的不高兴。儿子在国外待了两年,这才刚回家没几天,又要出去,她这个当妈的当然不愿意了。

    “妈,郭小襄那死胖子十号到燕京,我要是不过去接他,他一准儿得杀到咱家,然后在咱家大吃上三天才走。妈,就那死胖子的饭量,到时候是您做饭呢,还是您做饭呢?要知道您儿子在伦敦已经给他做了两年的饭了,这次这个死胖子要是真杀到咱家来,打死我也不会给他做饭的。”

    杨妈一听这话,浑身就是一哆嗦。这两年她和儿子通电话或者视频聊天的时候,可没少和郭小襄交流,她当然知道这个小胖子的饭量是多么的恐怖了。

    看到老妈的脸色有所松动,杨靖继续趁热打铁的说道:“妈,其实这次去燕京不光是为了接胖子,我们大学同学准备在11号那天举办一场同学聚会,现在已经有三十多人报名了,昨天我在群里也说我已经回来了,您说我要是不去参加聚会,那帮子同学会不会在王家赞的带领下杀到咱家来?到时候是您做饭呢?还是您做饭呢?”

    杨靖这么一说,杨妈立刻就没办法了。双手一摊冲着她老公说道:“你这个死老头子就光知道喝,难道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吗?”

    杨爸悠然自得的把酒盅往桌子上一放,笑呵呵的说道:“我说你个傻婆娘,儿子都多大了?你还非要和他小时候一样管着管那。既然你非要管,那么到时候小靖的那帮子同学真过来的话,那也是你自己惹的,你不做饭谁做饭?”

    杨妈被杨爸这番话一下子就给噎住了。

    杨爸夹了一粒花生米放进嘴里“嘎嘣嘎嘣”的嚼着,“我说你个傻婆娘啊,儿子现在翅膀硬了,你就让他出去飞呗!难道你还想把你儿子管到八十岁啊?再说了,儿子现在能赚大钱了,咱俩就不要挡着儿子的路了,该放手的就放手了。”

    顿了顿,杨爸冲着杨靖说道:“儿子诶,你想去就去吧,家里你甭管,也甭听你妈絮絮叨叨。”

    杨靖大喜,端起酒杯说道:“老爸威武明智,来,儿子敬您一个。”

    杨妈在一旁气的哭笑不得。

    第二天一大早不到六点,杨靖就下厨给老爸老妈坐好了早餐,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来了一个西红柿炝锅面,里面荷包了俩鸡蛋,又做了两个小咸菜。

    做完这一切,六点的时候杨靖就告别了父母,背着双肩包下楼上了车,驾车一路直奔燕京而去。

    可是天不遂人愿,在京台高速公路上才跑出去一百多公里,刚到狮城,前方的高速公路就因为大雾而封闭了,杨靖不得已只能开车下了高速公路。

    其实早晨出发的时候,天空就已经有些薄雾了,本来杨靖还以为过一会儿这雾就会消散的呢,哪儿想到这雾是越来越大,以至于高速公路都不得不封闭。

    狮城是冀省的一个地级市,和天衢市搭界,是天衢前往燕京的必经之路。这座城市因为境内有一头铸就于西周年代的铁狮子,而被称为狮城。

    那头铁狮子是很有名的,是目前国内建成时间最久,铸就体型最大的铁狮子。这头铁狮子在古代被民间称为“镇海吼”,相传是为了镇水患而铸就的。

    狮城距离燕京还有二百来公里,要是高速公路畅通的话,再有两个多小时就能抵达燕京。

    但这一下大雾可就没辙了。

    虽说从狮城到燕京还有一条104国道可以走,但因为高速公路封闭,原本走高速公路的那些大货车全都被赶了下来,这么多的大货车集中在104国道上,立刻就让宽敞的国道变得拥堵无比。

    当然,交警同志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肯定是最开心的,狮城交警的名气可是很大的......

    一说起这个来,杨靖就想起一则关于狮城交警的故事。

    话说那一年,杨靖也不知道是哪一年,反正就是那一年的某天,狮城交警支队的几个交警上路查车,很快就逮着一辆油罐车,然后这几个交警同志就以这辆油罐车超载为由,直接扣下了这辆车。

    可油罐车的司机却是冤的不要不要的——俺这辆车是空车,怎么可能超载?你们想罚钱最起码也得给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吧?俺明明是一辆空车,你们非说超载,这是什么鬼理由?

    可这位司机是外地人,在这里那真叫一个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最终,这辆“超载”的空油罐车被强行拖回了停车场,而且司机还面临着罚款一万的处罚。

    几天之后,这位司机交齐了罚款,连带着连拖车费、停车费也都交齐了,一共让那位司机白花了一万好几的冤枉钱。

    结果没想到的是,那位自己把自己的车开出来之后,回头就跑到狮城公安局把狮城交警队给告了。

    这位司机告交警队的罪名也很可怕——盗窃。

    司机说狮城交警队偷了他满载的一车油,价值一百三十多万!

    交警队就辩护,你扯淡吧?我们是交警队,怎么可能偷你的油?

    司机说,你们看看吧,这是你们的工作人员给我开的罚单,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超载”,俺这辆油罐车能拉二十吨柴油,也就是说,俺这辆车被你们拖走的时候,里面最少有超过二十吨的柴油,可为毛老子今天把车从你们的停车场里开出来之后,油罐里面空空如也呢?俺的那一罐柴油你们给俺弄到哪儿去了?

    交警傻眼了......

    是啊,怎么辩解?没法辩解啊!人家手里的罚款单上面清清楚楚写着“超载”啊,上面还有交警队的大红章盖着,根本就没法辩解!

    最终,倒霉催的交警队赔了那位司机一百三十多万这才算是把这件事了结......

    谁也不知道这个故事是不是真事,但杨靖一想起这个故事来,再看到路上时不时的就能看到停在路边的警车和正在执法的交警同志,就会觉得一阵好笑。

    可好笑归好笑,在这样的天气情况下,104国道是肯定不能走了,而高速公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放,于是杨靖干脆就直接驾车进了市区。

    北方的冬季,这种大雾通常都是很难散掉的,错非是来冷空气,否则鬼知道这种大雾啥时候才能散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