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一章 哔了狗了!
    一般来讲,冬季的大雾市郊要比市中心大,可让杨靖搞不明白的是,为毛在狮城这个地方,市中心的大雾要比市郊的还大?

    杨靖开车越往市中心走,这大雾就越浓,等杨靖抵达了市区之后,甚至连路口的红绿灯都看不清楚了。

    无奈之下,杨靖只能跟着前面一辆挂着当地牌照的轿车走,人家停他就停,人家走他就走。至于违章什么的,这个时候谁还能顾得上?再说了,这么大的雾,那些摄像头也都成了瞎子的眼睛,根本就不起作用。

    杨靖跟着人家的车走,好歹没有跟着人家走到人家的车库里去。估计这辆车是上班的一辆车,因为当杨靖发现前面的车彻底不动的时候,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之中已经跟着这辆车走到了狮城火车站附近的一家中医院的院内。

    就连看大门的老大爷也让杨靖给逗乐了,你小子开车跟人家车,一跟就跟到人家上班的地方了......

    不过这看门的老大爷心肠倒是挺好,得知杨靖是天衢市人,老大爷就让杨靖把车停在院子里。狮城火车站附近基本上没有什么停车位,冒然的把车停到外面,刮了蹭了的都没地儿找人去。

    对于老大爷的建议,杨靖自然是从善如流,停好车之后,他就空着手溜达了出去。当然,临出这家医院的大门之前,杨靖还给那位老大爷扔了一盒将军牌香烟,这是老爹留在车里的,杨靖正好用上。

    出了医院的大门,外面全都是雾,一眼看过去,啥都看不见。

    杨靖学了个乖,走在人行道上沿着马路牙子走,见弯就拐,结果走了没十分钟,杨靖就听到了一个很熟悉的声音。

    “老板,就你这瓶子还乾隆年间的呢,我看距今也不过才十多年吧?”

    “瞧瞧你这人说的这话,我这个瓶子怎么就是距今才十多年呢?这可是我老爷爷那辈传下来的。”

    “嘿,老板,我说这个您还就甭不服气,您说您这瓶子底的款识是什么字体的?”

    “这还用大声说吗?这就是楷书啊。”

    “得,老板,您要是这么说,那可就是真的睁着眼说瞎话了。您这个瓶子上款识用的字体明明是楷书没错,可这个制作的制是怎么回事?清三代官窑瓷器的瓶底款识中的那个制作的制,是上面一个制,下面一个衣,是繁体的制。你瞅瞅你这个款式上的制字,这分明就是现代的简体字啊。老板,您别说您看不出这个来,您别说清三代就已经有现代的简体字了.....”

    杨靖一听这话,乐了,自个儿竟然在不知不觉之间走到了一个古玩市场来了。

    虽然看不清周围的情况,但刚才那一番对话,明显就是一个买家和一个卖家之间的交谈。而且那个买家显然是一个行家,几句话就把卖家的那个盘子给否了。

    杨靖顺着声音凑了过去,立刻就看到了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正把一个瓶子放在一个箱子上,摇着头准备转身就走。

    那个老板则是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显然没说好话。

    杨靖离着那个瓶子大约有三四米的距离,虽然刚才听那个中年人说出了这个瓶子最大的败笔之处,可杨靖隔着这么一个距离看那个瓶子,虽然有些模糊不清,可那个瓶子给杨靖的感觉却是有点不太一样。

    杨靖心思一动,待到那个中年人走远了之后,他才慢步走了过去。

    这是一个纯粹的地摊,占地大约有两米乘三米的样子,一张塑料彩条布铺在地上,上面放了很多瓷器还有一些碎瓷片。四个大约半米高的木箱子压在了这个地摊的四个角上,刚才那个中年人看过的瓶子就放在其中一个木箱上。

    地摊的老板也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穿着一件军大衣,头上戴了一顶雷锋帽,手里正拿着那个瓶子准备收起来。

    看到杨靖走了过来,地摊老板又把那个瓶子放在了彩条布上,笑着对杨靖说道:“来啦兄弟!我这儿主要经营各种瓷器,还有碎瓷片,你想要什么尽管看。”

    走到摊子跟前,杨靖这才发现在这个摊子的左右,还有类似的地摊,杨靖这才想起来,在狮城的火车站附近,好像确实有一个古玩市场,纯露天、纯地摊的古玩市场,而且这个市场存在的历史还不短呢。

    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之下,竟然来到了这个古玩市场。

    杨靖笑着冲那个老板点了点头,然后在摊子面前蹲了下来。

    随便看了几件瓷器,杨靖就没有看下去的欲.望了,地摊上几乎所有的瓷器都是粗制滥造的“新.加坡”,连糊弄刚入行的新人恐怕都糊弄不了。

    可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杨靖就看刚才那个瓶子就越觉得不对劲。

    这个瓶子是一个圆形的贯耳瓶,确切的说,这应该是一个青花五蝠捧寿贯耳瓶。

    杨靖问老板:“你这个瓶子能上手吗?”

    那老板立刻点了点头,杨靖就掏出了一副手套戴在手上,这才小心的拿起了这个瓶子。

    瓶子大约有不到30厘米高,瓶口的直径差不多有13厘米左右,而瓶底的直径,也就是足径大约在15厘米左右,至于瓶肚的直径,大约在22厘米左右。

    这个瓶子为直口,粗长颈,颈两侧饰贴对称贯耳。瓶身上绘制着大量的缠枝纹,在瓶肚的正面,则绘有五只蝙蝠,呈五角星状排列。

    瓶子看起来不算很新,釉面都有点发黄了,但保存的很好,整体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很不错,反正杨靖一看到这个瓶子,就感觉这应该是一个“一眼货”。

    不过当杨靖把瓶子翻过来,看到瓶底的款识之后,立刻就好像是吃大餐吃着正香呢,结果一下子吃出一个苍蝇来......

    瓶底的青花款识是楷书“大清乾隆年制”六字三行,这一切都没问题,不过看到最后一个“制”字,杨靖就彻底无语了。

    这个“制”字就是现代简体汉字的“制”,而不是古代繁体的“製”,明晃晃的特扎眼。

    杨靖好歹也是在古玩市场晃悠了二十多年的主了,他还就真从来没有听说过清三代的瓷器款识会用现代简体汉字。哦不,如果是新仿可以有......

    杨靖看着最后那个字,脸上也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情,这就好像你走在大街上忽然看到一个美女在前面走,这个美女拥有一头黑直的秀发,苗条的背影,笔直的大长腿和黑.丝,走起路来那叫一个销.魂夺魄。

    光看这位美女的背影绝对是顶级的美女,可当你喊了一声“美女你钱包掉了”,然后那个美女一回头,呈现在你面前的却是一张郭德纲的脸,你说你是不是有一种哔了狗的感觉?

    现在杨靖就觉得自己刚刚哔了一只泰日天......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1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