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二章 乾隆青花五蝠捧寿贯耳瓶
    “小兄弟,可是看中我这只瓶子了?我给你说啊,这个瓶子可是从我祖上传下来的,我小的时候,我爷爷就告诉我,这个瓶子在我老爷爷那一辈就在家里保存着,我现在都四十多了,这瓶子的岁数就可想而知了。”那地摊老板显然也发现了杨靖脸上那副便秘的表情,连忙凑过来笑着解说这个贯耳瓶的来历。

    杨靖翻了个白眼,把瓶底冲着地摊老板一亮说道:“老板,您这瓶子我真看不好,而且我从来还没有见过清三代的瓷器用现代简体汉字做款识呢。抱歉,这瓶子......”

    杨靖说着,就轻轻地把这个贯耳瓶再次放在了那个木箱上面,摇着头就往另外一个地摊走去。

    “唉......小兄弟你慢点啊,这瓶子我可以给你便宜点,两万块钱你看怎么样?”

    听到这个价格,杨靖差点就回身对这个地摊老板比划一个中指。这瓶子连两百都不值,你丫竟然有脸给小爷要两万,你怎么不去抢银行?

    杨靖也没搭理那地摊老板,沿着这些地摊向里面走去。

    这里确实是狮城的古玩市场,而且今天也恰好赶上开市。杨靖一边走一边掏出了手机,上网查了一下这个古玩市场,结果发现这个古玩市场在狮城这个城市还是非常有名的。

    这个古玩市场的形成日期已经无从考究了,但所处的位置绝对是狮城的黄金地段,就位于狮城火车站出站口向南五十来米的位置。今天杨靖错非也就是跟着那辆上班的轿车一路跑到了狮城火车站旁边的那家中医院,否则他还就真发现不了这个古玩市场呢。

    不过当杨靖在大雾中把这个古玩市场逛了一遍之后,心中就有点失望。

    这个市场虽然规模不小,但也大不到哪儿去,最关键的是,这个市场明显就是缺乏管理,和前几天去的大运河古玩城的外面差不多。

    整个市场没有商铺,全都是地摊。但就是这些地摊也摆放的乱七八糟的,有的地方明明看着是路,可当你走到跟前却发现有好几个地摊就把路给堵死了。

    最关键的是,整个市场上也见不到什么好物件,反正杨靖花了两个多小时走了一圈之后,就是没发现值得出手的物件。

    这让杨靖对这个古玩市场感到很是失望。

    不过在转悠的过程中,杨靖的心中总是不断的想起刚才那个哔了狗的五蝠捧寿贯耳瓶,不管他怎么想要不去想那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瓶子,可那个瓶子的记忆却是非常固执的不断的闪现。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杨靖自己心中也是有点怀疑了。为毛那个瓶子的影像总是不断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呢?

    其实要真说起来,那个瓶子如果不是那个哔了狗的瓶底款识以及略微有点发黄的釉面之外,其他的方面都堪称大开门的老物件。

    尤其是瓶子上的青花纹,奇巧灵动,精美华丽,这可是典型的清乾隆官窑瓷器的特点啊。

    还有,这个瓶子的整体形态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大气而不失灵动,古朴中带着尊贵,仅仅是凭着这个瓶子的整体形态和那些青花纹,谁见了都会说一声“好!”

    可偏偏那个见鬼的瓶底款识就像是掉进了一碗西红柿鸡蛋汤中的死苍蝇,让人郁闷的抓狂。

    或许是心有所想,杨靖在转了一圈之后,竟然又不知不觉的重新回到了那个中年人的地摊跟前。

    那地摊老板一看杨靖又回来了,立刻就笑嘻嘻的迎了上去,一连串的好话不要钱般的全都送给了杨靖。

    杨靖微微摆了摆手打断了地摊老板的恭维,再次拿起了那个五蝠捧寿贯耳瓶,将瓶子翻转过来,盯着那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款识看了起来。

    地摊老板在一旁小声的说道:“小兄弟,如果你真看好这个瓶子的话,我可以给你便宜点。一万八你就可以拿走这个瓶子。”

    杨靖没有搭理这个老板,而是悄悄地发动了圣戒。

    这个瓶子给杨靖的感觉太怪了,这个瓶子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像是一个大开门的一眼货,唯独瓶底款识把所有的一切都破坏掉了。

    如果这个瓶子不是清乾隆年间的官窑瓷器,那么能够把瓶子做成这个水平的,必然是一位有着极高瓷器造诣的造假大师制作的高仿货,可能够做出这么出色的高仿货的大师,又怎么会在瓶底款识上犯下这么明显的错误?

    这显然是不应该的嘛!这种冲突太明显了,也太不应该了。

    可偏偏谁也解释不了这个冲突,就连杨靖也搞不明白。

    于是杨靖就决定动用圣戒。

    “清乾隆青花五蝠捧寿贯耳瓶,年,景.德镇御窑厂。”

    “清乾隆青花五蝠捧寿贯耳瓶,作伪,0年,吴天明。”

    这个答案让杨靖的眉头终于是伸展了开来。

    “怪不得我总觉得这个瓶子有问题,原来根子在这儿啊!”杨靖心中暗想道。

    很显然,这个瓶子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大开门瓶子,而且还是乾隆青花瓷,只是被这个叫吴天明的人在0年给作伪了。

    想想0年所处的那个年代,杨靖也就释然了。

    这个吴天明十有八.九是一位老收藏家,但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别说收藏家了,就算是领导人都能给你打倒。至于那些在动乱年代被祸祸的古董,更是不计其数。..

    很显然,这个吴天明应该是为了保护这个瓶子,不惜用了作伪的方法,把这个瓶子的款识给改掉了,结果这个瓶子就成了现在的这种模样。

    如果自己的这个猜测成立的话,那么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不过既然一个大开门的老物件就这么摆在自己眼前了,要是放过那岂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想到这里,杨靖抬起头对地摊老板说道:“老板,你也不用解释了,估计你自个儿也知道这个瓶子的来历,别的不说,就光这个简体汉字,你就是浑身上下长满了嘴,也无法解释!这么着吧,我就是看这个瓶子挺顺眼的,拿回家摆在客厅里当个装饰品,老板你给个实诚价吧!要是太高,我可没那个耐心烦在这大冷天的陪你打价玩!”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5的打赏,“套路太深了”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