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三章 六百块
    那老板一听杨靖的话,脸上立刻就乐开了花,然后直接给出了一个一万五的报价。

    杨靖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那老板有点着急的说道:“这位先生,这个瓶子可是从我老爷爷那辈上传下来的啊,就算不是乾隆官窑青花,最起码也是民国时期的高仿啊,这个瓶子绝对值这个价。”

    杨靖笑呵呵的问道:“老板您贵姓?”

    那地摊老板一愣,随即说道:“噢,免贵,姓王。”

    杨靖心想:“如果你要是姓吴的话,说不定这个价格我就同意了,可你姓王啊,和作伪的那个吴天明八竿子打不着,这个瓶子又怎么会是你老爷爷那辈传下来的?”

    这话当然不能说,但杨靖却是说道:“王老板啊,这个瓶子我可以确定不是从您老爷爷那辈上传下来的。我给您科普一下吧,这个简体的制字,是在解放后才出现的。在解放前,制作的制一直是用繁体版的,也就是上面一个制,下面一个衣。所以,这个瓶子的制作年限是绝对不可能比14年更早的。您呐,就别给这个瓶子安什么来历了,这些东西我都懂,我只不过是想给家里的客厅买一个装饰用的瓶子罢了,你要价这么高,让我怎么买?”

    那老板低头思索了一会儿,这才抬起头来问道:“那你打算出多少钱?”

    杨靖缓缓地伸出了两个手指头,还微微的晃动了一下。

    那老板一看这个手势,立刻就大声说道:“不行,这个价格绝对不行。这个瓶子的品相这么好,两千块钱我可不会卖给你的。”

    杨靖笑呵呵的说道:“王老板,我说的不是两千块,我说的是二百!”

    地摊老板脸色顿时就变了,没好气的说道:“小兄弟,你要是想要找人寻开心还请去别的摊子,我可不会让你在我这里找开心玩的。两百?两百连我进货的成本都不够!”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最后一句话说漏了嘴,这位地摊老板立刻就闭口不言了。

    杨靖摇了摇头伸出了一个巴掌说道:“既然二百连你进货的成本都不够,那我就再给你多加点。五百块,你要是同意的话,这个瓶子我就带走。”

    那老板脸色为难的看着杨靖,考虑了许久这才摇头说道:“兄弟啊,这个价格真的是太低了,我合不着啊。”

    杨靖一听这话,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那老板一看杨靖这阵势的,连忙从摊子里跑了出来,紧跑了两步追上了杨靖,拉住杨靖的胳膊低声说道:“兄弟,照顾照顾老哥哥的买卖吧。您多少给加点,就当是给老哥哥的辛苦费了还不成?您看看这天寒地冻的,还下着大雾,老哥哥我也不容易啊。您在加点,六百,六百成不?六百那个瓶子您拿走!”

    杨靖停下了脚步,扭头看着这位地摊老板,略微一考虑就点了点头说道:“好,六百就六百,这大冷天的老哥你也不容易,六百块那个瓶子我要了。”

    两个人一块走回了地摊,杨靖想和这个王老板签一份协议,可这王老板就是一摆地摊的,哪儿有什么协议啊,最终只能是拿出了一张白纸,上面用笔写道:购买协议书,今杨靖,身份证号:在狮城火车站古玩市场上用六百元,大写:陆佰元,从王德义,身份证号:,手中购买艺术品五蝠捧寿贯耳瓶一个。

    下面是两个人的签字以及日期,算是签下了一个协议。

    协议签完,杨靖从钱包里数出了六张红彤彤的老人头递给了王老板,王老板接过来数了数,这才脸上带着笑容的给杨靖找了一个纸箱子,里面塞了一些旧报纸,就把那个瓶子装了进去递给了杨靖。

    抱着瓶子,杨靖也没有转悠的心思了。

    怀里的这个瓶子可是价值不菲。杨靖知道一条消息,那就是去年十月份在澳.门,中信举办的一场拍卖会上,和这个瓶子差不多品相的一个贯耳瓶,可是拍出了60万港币的价格,虽然在乾隆官窑青花瓷中算不上多么高的,但60万港币也差不多合50万国币了。

    杨靖正愁卡上钱少呢,结果这瞌睡的时候就有人送枕头来。

    杨靖也没有想到,一场大雾把自己从高速公路上赶了下来,然后自己又稀里糊涂的跟着一辆上班的车来到狮城火车站附近,结果发现了这个古玩市场,最后就是在这里发现了这个奇葩的瓶子。

    冥冥中仿佛是命中注定一样,这个瓶子就是拐着弯的想让自己淘走啊。

    抱着瓶子,杨靖走回了自己的车里,在车里再次把这个瓶子拿了出来仔细的打量,可是看了半天他也没搞清楚这个瓶子到底是怎么作伪的。

    杨靖掏出了手机,想打电话问一下外公,但一想外公对于瓷器这一块并不算很精通,于是就又考虑了一下,这才给老舅拨打了电话,问老舅要来了杨天民老爷子家里的电话。

    这位杨老爷子可不一般,他老人家不仅精通字画,对于瓷器这一块也是大拿级别的。

    可是当电话打过去之后,接电话的却是一个威严的中年人的声音。

    “请问你找谁?”

    电话中传出的这个威严的中年人的声音让杨靖一愣,随即他就想起了杨老爷子的小儿子现在貌似在泉城的一个区当区高官呢,估计这个人就是杨老爷子的小儿子。

    于是杨靖试探的问道:“请问是杨叔叔吗?我是李兴文的外孙杨靖,我今天打电话想找杨爷爷问点瓷器方面的事情,不知道杨爷爷方便接听电话吗?”

    “噢,你是杨靖啊!”对面一听杨靖自报家门,语气立刻就缓和了下来,“你稍等啊,我去给你叫我父亲。”

    杨靖拿着手机等了一会儿,然后电话中就传来了杨老爷子那熟悉的声音。

    “小靖,你找我老头子有什么事啊?”

    “噢,杨爷爷您好,我今天准备去bj,结果路上遇到大雾,在狮城这边就下了高速......”杨靖用尽量简短的话把今天淘到的这个五蝠捧寿贯耳瓶的经过讲述了一遍,并重点讲述了他对这个瓶子的感觉。

    待到杨靖说完之后,杨老爷子沉吟了好大一会儿这才说道:“一会儿我让你杨叔叔加你微信好友,你拍几个照片发过来,我先看看是怎么回事再说。”

    挂掉了电话,杨靖等了没多大一会儿,手机就传来了震动,点开之后,一个名为“最爱米粥窝头小咸菜”的陌生号请求加好友......

    ps:鞠躬感谢“就想好好看本书”1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