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四章 去燕京,大不易!
    这么奇葩的微信名字,让杨靖也不由的一乐,随即就点了同意加了好友。

    然后杨靖发了个信息过去:“是杨叔叔吗?我是杨靖。”

    对面回信息挺快的,“我是杨正宇,这是我的私人号码,最好不要透露给别人。”

    “放心吧杨叔叔,我的保密意识还是非常强大的,您的这个号码绝对不会从我这儿泄露出去的。”

    “那你就快点把照片发过来吧,老爷子等不及了。”

    杨靖把那个瓶子放在副驾驶座位上,然后从各个角度给这个瓶子拍了好几张照片,尤其是足底款识那里,杨靖更是一口气连拍了五六张照片。

    把照片发过去之后,杨靖想了想,又对着这个瓶子拍了一段视频,一块发了过去。

    做完这一切之后,杨靖就有些无所事事了。外面的大雾依然浓郁的散不开,鬼知道这种大雾啥时候才能散掉。

    这种浓雾天气是很压抑的,即便杨靖刚才刚捡了一个大漏,在这样的天气下也很难高兴起来。

    坐在座位上实在是闲得无聊,杨靖在副驾驶前面的手套箱中扒拉了几下,从里面又掏出了一盒烟。

    算上刚才给看门老大爷的那盒烟,这两盒烟都是老爸留下的。

    杨靖从中抽出了一根,用点烟器点燃,微微的吸了一口,就被呛得咳嗽了好一阵子。

    杨靖也不是不吸烟,只是他的烟瘾很小,一年能抽上一盒烟就不错了。今天实在是闲得无聊,这才抽了一根烟,结果不仅被呛得咳嗽,脑子里还一阵天旋地转,一口烟直接就让他晕了。

    后来缓过劲来,杨靖又抽了好几口,这才把抽了一半的烟掐灭。结果刚掐灭烟,电话就响了起来。

    电话是杨老爷子打过来的。

    “小靖啊,你的感觉应该是很正确的。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个瓶子很有可能是被某个人给作伪了,目的就是不让别人发现这个瓶子的真正身份。嗯,这种情况在动乱年代是经常发生的。你这个瓶子我现在亲眼看不到,所以也不敢就断定这个瓶子是真品,但这个瓶子给我的感觉还是非常不错的。这样吧,你记一个电话号码,你不是去燕京吗?等你到了燕京,打这个电话,然后带着这个瓶子去找那个人,那个人绝对可以给出你一个真实的答案的。”

    杨靖记下了那个电话号码,又和老爷子聊了一会儿,这才挂掉了电话。

    杨靖是马上想赶到燕京,可这天气不允许啊。郁闷的杨靖只好再次抱着那个瓶子下了车,到了马路对面找了一家宾馆开了一个临时房间住了下来。

    中午简单了吃了一顿午饭,到了下午一点多,这大雾才算是消退了一些。

    退了房,杨靖开车赶往了京台高速公路狮城北高速入口,结果离入口还有两公里呢,就看到路边停满了各种各样的大货车。

    得,这显然是高速公路还没有开,这些大货车都等着呢。

    杨靖一调头,开车向着104国道的方向跑去。就剩下二百多公里的路了,就是跑国道也得跑过去啊,总不能就因为这场大雾再从狮城住一晚上吧。

    104国道不算很好跑,因为高速公路封路的缘故,这条国道上多了许多车,再加上这大雾还没有彻底消散,杨靖一路上只能以不到六十公里的速度向着燕京进发。

    沿着104国道跑到燕京的环城高速时,已经是下午快五点了,天色都有点黑了。不过燕京这边的雾倒是小了很多,最起码环城高速没有封路。

    这个时候杨靖还不能开车直接进京,他这种挂外地牌照的汽车要想开进南六环,必须要办理进京通行证,否则被交警逮着就不是小事。

    在104国道上就有一个办理进京证的办证处,具体的地点在京福路和采廊路交汇的凤河营。

    杨靖赶到那里的时候,等了大约二十分钟,堪堪在办证的工作人员下班前把进京证办理了下来。

    有了进京证,一切都好说了,杨靖开着车沿着采廊路直奔首都环城高速,也就是传说中正在修建中的燕京七环路,在邵各庄立交桥上了京沪高速公路,然后一溜烟的直奔五环路而去。

    王家赞的家就在清华大学的清华园里面,因为王家赞的父亲是清华大学的一名教物理的教授,他母亲则是隔壁燕京大学历史系的教授。王家赞的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他家自然也就在大学校园里面了。

    杨靖上高速的地方在燕京东南角的大兴,而王家赞的家则在燕京西北角的海淀,两者之间还有将近七十公里的路程呢。

    这个时候正好是燕京上下班的高峰期,走三环或者四环纯粹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因此杨靖宁肯多绕点远走五环路。

    还别说,相比于拥堵的四环和三环,五环路上虽然车也不少,但情况要好很多,最起码车子能够跑起速度来,这个点要是跑四环或者三环,只要路上稍微有点事,得嘞,您就等着吧,不让您等一两个小时,咱这就不叫大首堵!

    不过杨靖在上清桥下来的时候,即便是有导航,也差点没转下来。

    上清桥是燕京有名的迷.魂桥,别说杨靖这个外地人了,就算是燕京当地人,还经常在这座好几层的立交桥上转迷糊了呢。

    尤其是杨靖开车从五环路下辅道的时候,差点就直奔京藏高速而去了,最终在立交桥上转了一个大弯,这才安然的下了这座立交桥,然后沿着g6高速西边的辅路走出了这座占地面积极大的立交桥。

    王家赞还不错,开着他那辆雪铁龙在路边等着杨靖呢。

    燕京这地儿不比天衢,天衢的道路好几年都不带变化的,可燕京你要是三个月没来,估计就不认识道了。

    上大学的时候杨靖来过王家赞家几次,但你要是现在让他自己开车去王家赞家,没人领路的话,杨靖估计就是转悠到半夜十二点也找不到王家赞的家门口。

    哥儿俩也没办法下车,只是打了一个招呼,王家赞就发动车在前面领路,又走了二十来分钟,这才最终抵达王家赞家所在的宿舍楼。

    下了车,杨靖还没有和王家赞来个拥抱呢,就先感慨道:“这他妹的四百来公里的路,哥们怎么觉得比跑一千四百公里还累呢!来你们一趟燕京,真不容易啊......”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1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