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五章 迷上古瓷的王爸
    这边杨靖还没有发完感慨,就被王家赞一把给抱住了。

    “矮油卧槽,你个死老五,你这是想把哥哥勒死啊!”王家赞的个头比杨靖高半头,一身腱子肉就和阿诺哥似的,这一熊抱,杨靖哪儿受得了。

    “哈哈三哥,这不是见到你高兴嘛!”王家赞松开了手,笑着对杨靖说道,一如当年在大学校园中的憨厚。

    杨靖上大学那会儿,寝室中一个六个人,按岁数排序,杨靖是老三,王家赞是老五。

    杨靖笑着拍了拍这家伙的肩膀,“你小子啊,还是那身腱子肉,一直保持锻炼?”

    “嗯,不锻炼不成啊,现在哥们我可是学校足球队的主力前锋,一天八千米妥妥的。”

    要说这个,杨靖还就真挺羡慕王家赞的。王家赞考大学的时候没有发挥好,结果清华没有考上,只好选择了河海大学。不过这伙计在大学里倒是奋发图强,大学毕业之后又考进了清华的研究生,现在正在博硕连读,等毕业之后,有他父亲的关系,十有八.九能够留任清华。

    这小子从小就爱好体育运动,尤其是足球,在大学期间,他就是学校足球队的主力前锋,由于他的身高在哪儿摆着呢,足有一米九三,再加上他脚下的技术也确实不错,被誉为“河海大学的伊布”。

    当年别说杨靖他们那个系了,就算是放眼整个河海大学,身体素质能够比得上这伙计的也没几个,他可是整个河海大学响当当的体育健将。

    你说你小子明明可以凭着体育混日子,为毛非要学习也这么好呢?

    人家大四上半学期考研的时候,就一举通过了清华研究生的分数线,毕业后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家,读研究生的时候连宿舍都不用住,直接住家里......

    王家赞的家就在清华大学的家属院,不过这里的楼房大都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建造的,在那个时代算是好房子,可到了现在,这样的房子就有点不够看了。

    王家赞的家就是一套85平米的三室一厅一卫的房子,在二楼。杨靖从车里拿出了天衢的特产天衢扒鸡和乐陵金丝小枣,以及四袋子真空包装的保店驴肉和两瓶天衢酿酒厂特产的大百年白酒,满满的两大提交给了王家赞,然后自己又抱着那个盛有五蝠捧寿贯耳瓶的盒子,随着王家赞一块走上了楼。

    把一个价值五六百万的乾隆青花放在车里,杨靖可不放心,只能随身带着了。

    王家赞看到杨靖抱了一个破纸盒子,就好奇的问:“三哥,你这是抱着个什么玩意儿啊?”

    “这是我在路上遇到大雾在狮城逛古玩市场的时候淘来的一个瓶子,估摸着是一个大开门的老物件,放车里我不太放心。”

    王家赞知道自己这个三哥上大学的时候就喜欢玩古玩,那时候他也没少陪杨靖去朝天宫古玩市场转悠,因此他摇了摇头就没再说什么。

    开了门,一股子饭菜香味就扑面而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子热气。

    现在是十一月初,燕京还没有开始集**暖,因此王家赞家里早早的就打开了空调。有空调,屋里的温度还算可以的。

    杨靖一进屋,就受到了王家赞父母的热情欢迎,杨靖也是老老实实的给二老问好。

    王家赞的父母都快六十了,他们要孩子要的晚,生王家赞的时候,他母亲都三十多岁了。

    杨靖上大学的时候,来过王家赞家好几次,因此老两口对于杨靖还是比较熟悉的。他们当然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他们儿子在大学期间最好的朋友,两个人更是上下铺的兄弟,因此对于杨靖极为热情。

    王家赞把杨靖拿来的东西都堆放到了阳台上,这才对他父母说道:“爸、妈,杨子又给您们带来了天衢的特产,妈,您不是喜欢吃天衢扒鸡吗?杨子这次一下子给您捎来了六只。爸,上次杨子来了之后您总是念叨着保店驴肉,这次杨子也给您捎来了四袋子,还有酒和乐陵金丝小枣。”

    “哎呀,杨子,你来就来吧,我和你阿姨都欢迎你来,还捎这么多东西干嘛?”王爸一脸嗔怪的说道。

    “伯父,这都是些我们那边的特产,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再说了,侄子两年多没有来看您跟伯母了,这次来了,要是不带点特产,我自己都不好意思登门。”

    王爸笑着指了指杨靖。

    王妈说道:“你们爷儿仨赶紧上桌,先说着话,我去给你们拿酒去。”

    杨靖说道:“伯母,我这次捎来的扒鸡有两只不是真空包装的,保鲜期只有一个星期,今天晚上您就可以拆一只吃,另外那只,您放到冰箱的冷藏里,可以保质五六天。剩下的那些扒鸡都是真空包装的,味道不如这种鲜扒鸡,不过可以保存半年呢。”

    王妈笑着点了点头,走到阳台上拿出了一只鲜扒鸡,这才转身走向厨房。

    王爸一看老伴去拆扒鸡了,他就对王家赞说道:“家赞,你去拿两瓶飞天,今天杨子来了,你们哥儿俩好好的喝点。”

    王家赞起身去另外一个屋拿酒,王爸的视线就落在了杨靖抱上来的那个纸箱子上面,好奇的问道:“杨子啊,你这是带的什么东西?”

    杨靖微笑着说道:“伯父,这是我在路上因为大雾而不得已在狮城下了高速,结果在逛古玩市场的时候,淘来了一个瓶子......”杨靖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结果等王家赞把酒拿来了,王妈把拆好的扒鸡也端上来了,王爸反而不动筷子了。

    “来,让我看看你那个瓶子。”王爸笑呵呵的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王妈嗔怪道:“你个死老头子,吃饭了,你还看杨子带来的那个瓶子干嘛?反正杨子晚上在咱家住,你们吃饱饭再看还不成吗?”

    王爸摇头说道:“那可不成,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我迷瓷器迷的不要不要的,现在杨子说这个瓶子的感觉很奇怪,我也很想见识一下这个瓶子,否则一会儿连喝酒都喝不痛快。”

    最终王妈还是没有拗过王爸,杨靖打开了盒子,把那个瓶子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还别说,这老爷子倒是很懂规矩,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副白手套戴上之后,这才戴上老花镜轻轻的拿起了这个瓶子......

    ps:鞠躬感谢“我靠这个名字没人用吧”1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