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九章 障眼法
    蔡易一说这个,屋里所有的人都提起了兴致,就连刚拾掇完碗筷的王家赞和王妈都坐了下来,准备聆听这位古瓷专家的故事。

    “我记得那是在1994年,那一年的秋天我接到了一个邀请函,是南博发过来的,邀请我过去参加一个古瓷交流会,参与的人都是国内有名的瓷器专家。我那个时候刚刚获得了副研究馆员的职称,因此也幸运的收到了一份邀请函。”

    作为一个在金陵上了四年学的大学生,杨靖当然知道蔡易嘴里所说的南博是哪里,那就是华夏三大博物院之一的金陵博物院,这个博物院别称就是南博或者南院。

    “这种专业性极高的内部交流会,其实就是一个相互学习的场所,因此在交流会上会有众多的古瓷乃至高仿出现,这都是那些大家们拿出自己的收藏来供交流会使用的,正是这些精品和赝品并存的情况,让我们大开眼界。”

    “这其中,一个乾隆茶叶末釉如意耳出戟橄榄瓶引起了在场几乎所有人的关注。那个茶叶末釉如意耳出戟橄榄瓶就和今天这个瓶子一样,无论从那个方面来看,都像是大开门的真品,可偏偏瓶底的款识却是让所有人都伤心不已,因为那个瓶子的瓶底款识竟然是六字三行的楷书款,而且最后那个制字,同样是简体字......”

    杨靖听的心里也是一惊,蔡易所说的这个乾隆茶叶末釉如意耳出戟橄榄瓶他听说过,而且杨靖还记得这样一款的瓶子好像在嘉德2015年的春拍上出现过,好像还拍出了将近一千三百万国币的高价,是极为罕见的茶叶末釉精品。

    蔡易继续说道:“这个瓶子是已故的瓷器大师史树青老先生提供的,那时候史树青老先生还在世,也参加了那次交流会,而且史老还作为讲师给我们讲过一堂课呢。”

    “史老拿出来的那个瓶子让全场人都有些摸不清头脑,当然,也有几个瓷器大师想到了其中的关键,可是这些大师都没有说出答案,而是让我们这帮子年轻人自己去想。”

    “那个瓶子在那次交流会上引发了相当大的争议,公说公有理是婆说婆有理,谁也奈何不了谁。坚持说那个瓶子是赝品的,除了瓶底那个款识之外,就再也找不出来其他的佐证;同样,坚持说这个瓶子是真品的,又解释不了瓶底款识的那个简体汉字和瓶子的颜色是为什么。最终,还是史老出面将答案公之于众。”

    顿了顿,蔡易端起茶几上的茶杯,轻呷了一口水这才继续说道:“史老说,这个瓶子是他在动乱年代受一个名字叫做吴天明的老友的委托而保存的。据史老说,他的那位老友虽然名气不显,可在古瓷鉴定和古瓷修复方面却是有着极为精湛的技艺,是隐藏在民间的真正古瓷大家。只可惜,他的这位老友在动乱年代因为成分不好而被打倒,最终不堪折磨而自杀。在自杀前,他将这个瓶子委托给了史老保管,同时还告诉史老他原本还有四个差不多的瓶子,但在一次抄家中不知所踪,最终手里只剩下这么一个瓶子。”

    “最终史老告诉我们说,这个乾隆茶叶末釉如意耳出戟橄榄瓶确实是一件真品,而且还是一件不折不扣的清三代御瓷,之所以出现简体字的款识还有略显暗淡的釉面,就是因为吴天明大师在生前为了保护这个瓶子,而动手给这个价值连城的瓶子做了假。”

    “据史老讲,当时吴大师为了保护这个瓶子,就动用了一种秘法给这个瓶子作假,吴大师制作了一种特质的透明釉面并将之覆盖到瓶子表面,这样就让瓶子的颜色看起来暗淡了很多。尤其是瓶底的款识,吴大师也用特殊的手法将原本的款识遮盖住,然后又用一个假款识覆盖了上去,这样就形成了那个茶叶末釉如意耳出戟橄榄瓶现在的样子。”

    “最后,史老告诉我们,当时吴大师就是使了一个高明的障眼法才让这个瓶子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这个障眼法直接蒙住了一大帮专家级的古瓷专家,足以说明这个障眼法非常的高明。而要想破除这个障眼法也很简单,但却没有人能够想得到。要想破除这个障眼法很简单,就是用尖锐的东西划一下,这样就能破坏表面那层透明的釉面,从而露出真正的釉面来。不过对于这样的瓷器,估计也没有人会想到可以用这个方法来破除这个障眼法。而要想完全破除这个障眼法,那就需要调配一种专门的溶剂,然后把瓶子泡进去,泡上二十多分钟之后,那些伪装就会被这种特殊的溶剂泡掉,同时也不会损坏真正的瓷器。”

    听到蔡易这么解释,杨靖也不由得暗叹那些古瓷大家的手艺之高简直就是无可揣测,仅仅一个简简单单的障眼法,就能蒙蔽过众多的专家,而要想破除这个障眼法,也是简单的匪夷所思。

    当然,用尖锐的东西划古瓷来破坏这个障眼法,估计是个古瓷爱好者都不会这么做的。一位谁都知道,一旦这么做,万一要是掌握不好,在破坏了障眼法的同时,还有极大的可能性会伤害到里面瓷器的釉面。

    这种价值过千万的瓶子要是平白无故的被划伤,那真的会让无数古瓷爱好者发狂的!

    蔡易看了看杨靖,又看了看那个瓶子,这才微笑着说道:“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这个瓶子应该就是当年从吴天明大师家里丢失的那四个瓶子之一,因为这种作伪的方式,我搞瓷器四十多年了,只在那次的交流会上见到过一次。估计这种障眼法也是吴大师的独家秘法,现在吴大师早就已经过世了,那么这个瓶子唯一的解释就是吴大师当年家里丢的那四个瓶子之一。”

    “杨子,今天咱们是无法破除这个障眼法了。如果明天你没事的话,可以到我办公室来,我会给你调配那种特殊的溶剂,然后咱们共同见证一个乾隆五蝠捧寿贯耳瓶的出现。”

    ps:鞠躬感谢“紫炎天骄”1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