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八章 八爷仿的?
    杨靖和王家赞原本计划着是中午和老大他们联系然后聚一聚呢,结果遇到蔡易请客,这事儿也不能推啊。长辈请客,做晚辈的要是不去,那简直就是太不给面子了。

    不过幸好老大他们中午赶不回燕京。京藏高速上又出连环车祸了,他们在高速公路上已经堵了两个多小时了,看这情况,估计下午一点之前能疏通开就算是老天开眼了。

    于是杨靖和王家赞果断抛弃老大他们三个,跟着蔡易屁颠屁颠的去东来顺涮羊肉了。

    蔡易所预定的这家东来顺是东来顺华龙街店,就在南河沿大街,是距离他们最近的一家东来顺。

    蔡易他们都是博物院的专家,他们直接横穿博物院,然后从东华门出来,沿着东安门大街向东走一小段就到了南河沿大街,再顺着南河沿大街向南走,没几分钟就能到达饭店。

    全程走下来也不过才四里路,二十分钟步行就能到。

    看样子这帮子专家是经常在这里吃饭,要不然这饭店的经理也不会对蔡易他们这么热情。

    也难怪,这些专家都不差钱,人家利用本职工作之外的业余时间赚钱的能力特别高,即便人家天天下馆子,谁又能管得着?

    人家一不贪二不腐的,赚的钱全都是凭自个儿的本事正大光明的赚来的,谁也挑不出刺来。

    中午这顿饭吃的相当好,这几个专家不光是鉴定和修复古瓷器厉害,他们聊起天来也是相当牛叉的,天南地北、古往今来,仿佛这天底下就没有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王家赞在这种场合只能是倒酒的命,杨靖作为被邀请的主要嘉宾,再加上他背后还戳着一个杨老爷子,因此这些专家对他还是蛮客气的。

    虽说杨老爷子和杨靖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杨老爷子和杨靖的外公长达三十多年的交情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尤其杨靖小时候没少被这位杨老爷子抱,因此在座的这些专家都已经把杨靖默认为杨老爷子的至亲晚辈了。

    尤其是当杨靖谈到他的外公在病之前曾经亲手写了十好几册专业的古玩书籍,更是让这帮子专家大呼不得了。

    这些专家都是出过书的人,而且出的书籍不是一部两部,绝对都是行业中的翘楚。如今忽然听说一个年过八旬的老爷子用几十年的时间自己写了十好几册专业书籍,一个个的也都是非常佩服的。

    作为古玩界的顶级专家,他们当然更能了解“高手在民间”这句话的含义。别的不说,就拿今天这个乾隆青花五蝠捧寿贯耳瓶来讲,当初给这个瓶子作伪的那个吴天明,就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大师,可人家那手艺却是真的让人服气,就连史树青史老都对他的这位深藏在民间的古玩大师非常佩服,这足以证明在华夏的民间,真的隐藏着许多默默无名但却技艺高超的真正大师。

    杨靖的外公显然就是这样的一位大师,最起码在这位老爷子病之前,在座的这几个专家可都不敢说自己就能超过这位老爷子。

    尤其是当杨靖讲起那幅让外公打眼吃药的枯木来禽图之后,这几位专家对杨靖的外公就更佩服了。

    因为一次打眼吃药而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亲手收集了上千种不同纸张的样品和照片,并找出其中的特点和差距编撰成书,光是这份坚持和毅力,就不是一般二般的人能够做到的。

    酒桌上唯一的一位女性,也就是那位董建丽董教授甚至让杨靖抽空把那副赝品的枯木来禽图拿过来,她给找个老专家掌掌眼,说不定就能认出那张赝品到底是哪位大师仿的呢。

    而那位大嘴巴吕教授更是口出惊人:“杨子,说不定那幅让你外公打眼的画,是大千先生当年仿的呢。要知道大千先生当年可没少仿朱耷的画,而你外公手里的那幅画连杨老都没看出来,足以说明那幅画仿的水平极高,甚至比朱耷的水平还高。反正要是让我想,除了大千先生之外,我还就真想不出来国内有谁能有这么高的水平。”

    李辉兵教授也笑道:“杨子,老吕说的还就真有很大的可能性呢。你外公的这幅画要真是大千先生仿的,其价值比朱耷的真迹还要高呢。”

    蔡易在一旁笑道:“要真是大千先生仿的,那岂不成了东方不亮西方亮?”

    几个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还别说,杨靖听了这几位的话之后,也对外公的那幅画上了心。

    “等回去就用戒指鉴定一下!万一那幅画要真是大千先生仿的,其价值绝对不比朱耷的真迹低,甚至还要更高!”

    八爷(张大千)虽然留在世上的真迹很多,价值有高有低,可总体来讲,八爷的画价值是要超过八大山人的画的。八爷的一幅桃源图可是拍出了2.25亿国币的价格,在2016年,八爷仿元人的那幅巨然晴峰图更是拍出了1.03亿国币的价格......

    那可是一幅仿制的画啊,仿画都能卖出破亿的价格,估计这世界上也是没有谁能够跟八爷比肩了!

    一顿饭从中午十二点多一直吃到了下午两点多这才结束,几个专家都喝的不少,杨靖还凑活,就是苦了王家赞,一口酒没喝,只吃了一肚子的饭菜。

    王家赞是个好兄弟,看到杨靖喝酒了,他自然就不喝了,因为下午还要开车,这个任务自然就落到了王家赞的身上。

    几个专家慢慢的溜达回去了,到了他们这种职务的人,下午有没有事情都无所谓了,他们这里又不是行政部门,相对要宽松许多。

    王家赞和杨靖告辞了蔡易,王家赞开着杨靖那辆牧马人直接往家赶。老大已经打过来电话了,说高速公路已经疏通开了,估计下午三点多能下高速。

    一路上王家赞就光倒苦水了,“哥们今儿个就不该陪你出来。出来一趟倒好,亲眼看着你不动声色的就狂赚了八百万,中午又伺候一桌子大爷们吃饭喝酒,你说哥们这不是自个儿给自个儿上眼药吗?不成,晚上哥们说什么也不开车了,说什么也不伺候你们这帮王八蛋了!哥们要喝酒!”

    杨靖哈哈大笑:“好!晚上你说怎么着咱们就怎么着!全都听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