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零章 断片了
    第二天杨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半了。

    昨天什么时候结束的,谁结的账,怎么回来的,杨靖是一概不知。昨儿个晚上他是彻底喝断片了。

    能不断片吗?平时杨靖也就是七八两酒的量,高兴的时候喝一斤还能勉强坚持着不出丑。可是昨天晚上他们五个一共喝了八瓶酒——这是杨靖记忆中唯一存在的一个数字。至于有没有再喝啤酒,他是一概不知了。

    脑子里面就好像有人拿着一根烧红的钢针在不停的扎啊扎,哪怕昨天晚上喝的是五粮液,今天睡醒了之后脑子里面也受不了。

    这是杨靖有记忆以来喝的最多的一次!

    艰难的爬起来,看了看周围,还好,没有呕吐的痕迹,要是全吐在床上,那才叫笑话呢。

    杨靖的酒品很好,喝多了不闹事不吐酒,就是光知道傻笑,笑完了一脑袋扎下去就睡觉......

    蹒跚着走进卫生间,用凉水洗了一把脸,又咕咚咕咚的对着水管子灌了一肚子凉水,拉下小裤衩清空了一下憋了一晚上的膀胱,这才感觉着好受了点。

    从卫生间中一出来,杨靖就差点被屋子里面的酒气给顶一个跟头。

    “我靠!昨天晚上到底喝了多少酒啊?这屋子里面的酒味怎么这么大?”穿上了睡袍,杨靖走到窗子跟前,伸手打开了窗子。

    从外面涌进来的凉气让杨靖感到舒服了很多,可身上还是难受啊。

    按说这种情况下喝点酸奶会让人舒服点,宾馆冰箱中也有酸奶,可杨靖不敢喝。他的肠胃对酸奶没有任何的耐受性,喝一点一准儿拉肚子......

    放了放房间内的酒味,杨靖抓起电话挨个的打了出去,结果打了一个遍,愣是一个接电话的都没有。看样子昨天晚上都高了!

    正要穿上衣服去砸门呢,结果电话响了。杨靖拿起电话一看,是王家赞打过来的。

    “老五,你这是在哪儿呢?你今天没事吧?”杨靖一手揉着太阳穴,一边问王家赞。

    “三哥,我现在正从家往这儿赶呢。我没事,昨天晚上我就喝了一斤多点。好家伙,我一看你们这么个喝法,我就不敢多喝了,生怕喝完了没人送你们,结果真让我给猜对了。昨儿个晚上要不是我控制着酒量没喝多,你们就都在人家店里睡吧!我靠,你们这帮牲口,你知道你们喝了多少吗?”

    “我要是知道也就不会问你了。我到现在都还迷糊着呢!刚才起来撒了一泡尿,我靠,尿出来的哪儿是尿啊,纯粹就是酒精......”

    “哈哈,活该!谁让你们喝这么多?我告诉你啊,昨天咱们一共喝了八瓶白的,喝完了白的,你和老大吵吵着非要喝红酒,然后又开了三瓶红酒,喝完了红酒,老四和老六非说再来点啤的冲冲,结果这一冲可倒好,两箱燕京又进去了......”

    杨靖苦笑着捂住了自己的额头,心说:“这真是傻.逼了!喝酒喝出花来了。”

    二十多分钟之后,王家赞带着一身的寒气走了进来,不过他手里还提着一个大箱子。

    杨靖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衣服!”王家赞没好气的说道。

    看见杨靖一脸好奇的样子,王家赞摇了摇头说道:“昨儿个晚上老大和老六都摆菜谱了,从饭店回宾馆的路上,他们俩吐了一路,估计今天早晨环卫工人该骂娘了。而且他们俩身上也全都满了,我只能回家先找两套衣服先给他们换上,要不然今儿个他们俩是甭想出门了。”

    “老四没事吧?”

    “你和四哥的酒品好,喝完了你俩就坐在椅子上也不知道说什么,一个说明天去月亮上去开矿,一个说找到了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反正怎么邪乎怎么说,听的我浑身上下都起满了鸡皮疙瘩。等你俩扯完了,就一块把脑袋搁饭桌上呼呼大睡,昨天要不是人家老板帮忙,我都不知道我自个儿怎么把你们弄回来。”

    “那我们四个你和饭店老板是怎么弄回来的?”

    “怎么弄回来的?呵呵,你们四个醉的和个死鬼一样,怎么摆弄都不知道,我和饭店老板一人一辆三轮板车,直接把你们给拉回来的。”

    顿了顿,王家赞说道:“咱俩别在这儿扯了,看看那仨去吧。”

    那哥儿仨确实是还没有醒过就来,两个人砸了半天门都砸不开,无奈之下只能招呼服务员用房卡打开门。

    挨个的把三个**祸起来之后,那仨都是一脸痛不欲生的样子,看的王家赞哈哈大笑。

    老四的屋子里还好,这家伙的酒品比杨靖一点不次,除了屋子里满是呛人的酒味之外,其他地方倒是干干净净的,可老大和老六的房间就不成了。

    人家宾馆服务员打开房门后,杨靖和王家赞走进老大的房间时,屋里乱了套,床上的被子、枕头什么的,满屋都是,唯独人却找不到了。两个人找了一圈,最终却发现这伙计愣是在卫生间的地面上睡着呢,幸亏宾馆都是地暖,否则老大要是这么睡一晚上,一准儿得来场大病。

    老六比老大也强不到哪儿去,这家伙是在房间的地面上睡的,看样子他是晚上睡着睡着从床上滚下来了。还好,这家伙还知道冷,用被子把自己缠成了一个大号的木乃伊......

    幸好哥儿俩在路上就已经把该吐得全都给吐出来了,否则要是在房间里摆菜谱,杨靖光是赔偿就得好几千。

    王家赞大体概的把昨天晚上喝完酒之后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老大、老四和老六都羞的不好意思抬头。尤其是老大,上大学那会儿,他可是成天号称自己是二斤不晕,三斤不倒,这下可好,一下子全都露陷了。

    合着之前全都是吹牛.逼啊!

    看着哥儿四个都是一脸痛不欲生的样子,王家赞这家伙坏坏的说道:“这都中午了,咱们也该吃点东西了。我说老大,咱们中午吃啥?要不出去再喝点?”

    一听这个,四根中指齐刷刷的竖了起来。..

    王家赞没好气的说道:“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哥们这是在照顾你们呢!昨个儿晚上要是喝大了,第二天中午稍微喝点酒冲一下绝对是最好的疗伤药,治疗效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