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六章 钟离婉
    开屋门的响声让杨靖抬起了头,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少妇从屋里走了出来。

    “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又或者是您需要什么样的石头?外面这些石头大都是庭院景石,您要是想要盆景石的话,还请进屋,敝店的盆景石大都在屋里摆着呢。”

    看到这个少妇的模样,杨靖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忽然之间就“嗡”了一下,精神也恍惚了一下。

    这少妇个头中等,大约在一米六五左右,绾着一个发髻,一笑起来嘴角两边立刻就会出现两个极为明显的酒窝。单看五官的话,这个少妇算不上多么出色,但她这五官组合起来却是格外的恰到好处,再配上她的气质,却是让这个少妇充满了女人味。

    没错,这个少妇的模样最多也就是能打八分,但她那一身婉约的气质和她的相貌搭配起来,立刻就变成了一个女人味十足的女人!

    杨靖这些年来也算是走南闯北的走了不少地方,更是在国外混了两年,见过的漂亮女人很多,但要是能和眼前这个少妇相比的,杨靖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从自己的记忆中找出来。

    甚至在这个少妇那温婉的态度之下,还是个初哥的杨靖竟然觉得自己的脸蛋子微微有些发烫。

    “我、我、我就是看看......”极为罕见的,杨靖说话竟然有些结巴起来。

    那少妇微微一笑,更是让杨靖心神再次恍惚了一下,“先生,要不先进屋暖和一会儿?外面冷的很,屋里一样有不少不错的石头。”

    原本杨靖是不想进去的,结果脚下却是不受控制的向屋里走去。

    似乎是看出了杨靖的约束甚至是那一点点的小紧张,这少妇在杨靖进屋之后就微笑着说道:“先生,我这奇石阁在这一片儿已经开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了,论规模,敝店或许不是最大的,但要论石头的多样性,敝店却是敢不自夸的说,能超过敝店的,没有。所以,如果您想要好石头的话,我想在我这里您都能找到。”

    耳边响着那少妇温婉的声音,杨靖的眼睛却在扫视这家店铺。

    很明显的,这家店铺就是从一套民居改造而成的,哦不,确切的说应该是两套民居改造而成的。这少妇,或者说店铺的老板,应该是拥有这幢居民楼同一个单元的上下两层两套房子,然后老板把上下两层打通,并安装了楼梯,这样从屋里就能直接通过楼梯上二楼,而不用走外面楼道的楼梯。

    而且很显然的,整个一楼的这套房子应该是全部被打通了,这种高层居民楼都是框架式结构的,房间之间的墙都是砌块,不承重,打通是没有问题的。

    房子全部打通之后,这套一楼的房子就变成了一个大大的房间,面积足有一百二十平米以上,用来开店面积是足够了。

    屋子里面摆放着很多博古架,架子上摆放的不是古玩而全都是石头,造型各异的石头,这么多个头不是很大的石头全都集中在这个屋子里,杨靖估摸着足有上千块。

    屋子里还有两三个人正在默默地看这些石头。

    杨靖扭头低声说道:“老板,您这里的石头还真不少呢。”

    那少妇微笑着说道:“这只是敝店的一个门脸罢了,在小红门那边,我们家还有一个很大的仓库,那里的石头更多。”

    杨靖惊叹的冲着这少妇比划了一个大拇哥,惹得这少妇再次微笑了起来。

    “你不是燕京人吧?”少妇跟在杨靖身边一边慢慢的走,一边问道。

    杨靖点头说道:“嗯,我不是燕京人,不过算得上是半个燕京人,我妈老家就是这里的,不过我从小是在天衢长大的。天衢知道不?”

    少妇点了点头说道:“当然知道了,你们那里的扒鸡很有名,我很喜欢呢,我们这里也有卖天衢扒鸡的店。”

    杨靖说道:“燕京的扒鸡不是正宗的,味道不如真正的天衢扒鸡好吃,以后要是有机会,我可以请你吃真正的天衢扒鸡。我们那儿的韩记和崔记,是最正宗的扒鸡,味道很好的。”

    少妇微笑着说道:“那感情好。”

    聊了这两句,杨靖就发现这个少妇特别爱微笑,而且她的微笑和声音能给人一种特别温馨的感觉,让人不知不觉之间就放松了下来,反正杨靖现在已经不觉得紧张了。

    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亲和力吧。

    屋里的石头大都不大,最大的一块也就是脸盆大小,不过这些石头真的是奇形怪状的,什么形状的都有,要不是亲眼所见,杨靖真的是很难想象石头竟然还会有这么奇怪的形状。

    “这是一块正儿八经的太湖石,是当年我父亲从禹期山带回来的,当时带回来的有三十多块石头,到现在就剩下两三块了。”

    杨靖看着那块浑身上下净窟窿,乍一看有点吓人但越看越有味道的石头说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太湖石?就是《水浒》中说的梁山好汉智取生辰纲那一段中的花石纲?”

    少妇笑道:“《水浒》中很多东西都是野史,做不得数的,不过这花石纲却是确有其事。北宋徽宗皇帝确实是很喜欢太湖石,而且方腊起义也确实是因为花石纲引发的。”

    这块太湖石就靠着一面墙壁放着,因此杨靖在看完这块石头之后,注意力立刻就被墙上挂着的一幅水墨画给吸引住了。

    这幅水墨画画的就是一块大石头,而且很明显的是一块太湖石。画的还算不错,落款却是一个叫做“钟离垚”的人。

    看到杨靖在看那副画,少妇有些悲伤的说道:“这是家父当年在苏市的时候画的一幅画,家父前几年去世之后,现在只能凭借着这幅画寄托哀思了。”

    杨靖低声说道:“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您父亲已经过世了。”

    少妇仰起了脸,挤出了一个笑容说道:“没关系,他老人家已经走了六年了,我就是再想他老人家也没有办法了。先生,您有没有中意的石头?”

    杨靖说道:“叫我杨靖好了,别先生先生的叫我,这让我感到很不自在。”

    “杨靖?郭靖的靖?”

    “嗯,立青靖。”

    “那好吧,我就叫你杨靖了,不过你也别叫我老板了,我叫钟离婉,我的岁数应该比你要大几岁,叫我钟离姐吧。”

    “嗯,钟离姐。”

    “唉......”这少妇脸上的悲伤一扫而空,笑颜如花的她顿时就让杨靖感到一阵呼吸困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