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二章 古泉三十六珍金钱剑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是一把锈的比上一把剑还厉害的金钱剑,杨靖甚至连这把剑是多少枚铜钱编的都看不清了,整把剑看起来就好像是一根黑乎乎的烧火棍,通体全都被铜锈所覆盖。

    当杨靖拿着这把剑启动了鉴定技能之后,圣戒立刻就给出了答案,只不过这个答案太多了,多到杨靖在震惊之余差点再次把这把剑给扔了。

    “古泉三十六珍金钱剑,1908年,爱新觉罗.载沣”

    这是圣戒给出的第一个答案,但在这个答案下面,又是一连串的答案。

    “壮泉四十,新莽,一枚。”

    “大泉五千,孙吴,一枚。”

    “大夏真兴,赫连勃勃,一枚。”

    “咸通玄宝,唐懿宗,一枚。”

    “天成元宝,后唐明宗,一枚。”

    “天策府宝鎏金,十国楚国,一枚。”

    ......

    一连串的答案足足有三十六个,恰好符合这把编制金钱剑所用的古铜钱数。

    而且这些古铜钱竟然全都是古泉五十名珍中的古铜钱,虽然只占了古泉五十名珍中的三十六个,但其中不乏有“大泉五千”、“大夏真兴”、“天成元宝”、“大齐通宝”、“天显通宝”、“应历通宝”、“崇庆元宝”、“皇统元宝”这八个特一级的古泉特珍。

    剩余的那二十八枚铜钱,也都是一级的古泉大珍。

    正把金钱剑全都是用古泉特珍、大珍编起来的!

    这就太骇人了!

    在我国的古钱币收藏上,根据各种古钱币的珍稀程度,把古钱币分成了是个档次,即:一级大珍、二级列、三级罕贵、四级罕、五级稀罕、六级稀、七级甚少、八级少、九级较多、十级多泛。

    这个分级标准说的通俗一点就是:特珍、大珍、极罕、罕见、甚稀、稀见、甚少、少见、较多、多见。通常以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这是个数字来代替。

    像古泉五十名珍中就有十三种特珍,二十八种大珍,七种极罕,一种罕见和一种甚稀。也就是十三种一级,二十八种二级,七种三级以及一种四级和一种五级组成的。

    一般一个收藏家手里能够有一枚大珍就足够吹牛皮吹一辈子了,要是手里有一枚特珍,那就是古泉收藏圈子里顶级的人物了,那是会受到所有古泉爱好者仰视的存在。

    到现在还没听说过有谁能把古泉五十名珍收藏齐了的呢!足见集齐这古泉五十名珍是多么多么的不可能。

    而现在在自己的手里,竟然就握着一把由八种古泉特珍和二十八种古泉大珍编成的金钱剑,如果不是手里确实就握着这把剑,杨靖真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要是按照正常的思维来考虑的话,这世界上本不可能存在着如此奢侈的用古泉三十六珍编一把金钱剑的事情,但要是看看编制这把剑的人是谁,杨靖也就释然了。

    那可是爱新觉罗.载沣啊!堂堂宣统皇帝的亲爹,宣统年间的摄政王大人,光绪皇帝同父异母的亲弟弟,后海边上那座占地四万多平米的醇亲王府大宅子的老主人!

    别人不可能如此奢侈的用古泉三十六珍编制一把金钱剑,但放在这位主儿的身上那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了。人家是什么人?那绝对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存在。

    别说是用古泉三十六明珍编一把金钱剑了,要不是古泉五十名珍中有几种名珍确实不适合编金钱剑,他老人家就是用古泉五十名珍编一把金钱剑谁也说不出别的来。

    更别提这把剑编制的年代是1908年,那正好是载沣的儿子溥仪登基当皇帝的那一年啊。

    光绪帝也是在1908年死的,随后载沣的儿子溥仪就登基做了清朝的末代皇帝。或许是因为光绪帝没有儿子,而在光绪帝病重期间,载沣的儿子溥仪被寄养在宫中,这直接就把载沣推向了风口浪尖。在这种情况下,或许是载沣这个当弟弟的害怕犯小人,于是就编了这么一把奢侈至极的金钱剑赎身佩戴呢。

    这东西已经无法考究了,但这把剑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的,此时就握在杨靖的手里。

    如果说上一把李时珍亲手编的那把金钱剑带给杨靖的是一种震惊,那么这把金钱剑就差点把杨靖给震傻了。

    看到杨靖有些出神,旁边的老板发话了:“这位先生,您对这把剑怎么看?”

    这句话把杨靖从震惊中给拉了回来,杨靖晃了晃脑袋,回了回神,这才有些勉强的笑着说道:“我怎么看这把剑?老天爷,我怎么能看出这是一把什么剑来呢?老板,您瞅瞅,您能看出这把剑是什么编的吗?”

    一听这话,老板也乐了,“说实在的,我也看不出来这把剑到底是什么编的。这几把金钱剑我也是才进来没多久,土腥子气还没完全消下去呢,我就一直没有去拾掇这几把剑。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几把剑绝对都是有年头的老物件了,别的不看,您光瞅瞅这剑上的铜锈,就知道这几把剑的年头有多久了。”

    杨靖不动声色的放下了这把剑,又拿起了一把剑,笑着说道:“老板,您就别说那些话了,您看看这剑,还有清理出来的可能性吗?都锈成一个坨儿了,怎么清理啊......”

    老板笑了笑,没有接话。

    杨靖挨着个的给剩下的那几把剑鉴定了一下,但却再也没有出现什么惊喜,都是一些最普通不过的金钱剑,不过都是有年头的老剑了,里面最“年轻”的一把剑也是民国时期的金钱剑。

    杨靖再次抓起了老板刚才推荐的那把用三十六位不同皇帝铸造的铜钱编成的剑问道:“老板,这把剑多少钱?”

    要想拿下刚才鉴定出来的那两把剑,绝对不能直接出口问价的,一旦你敢直接问价,做买卖都做成精的老板绝对会立刻抬价,甚至干脆不卖给你了。所以要想拿下这两把剑,就得要采取“声东击西”的方式。

    “呦,这把剑可是一把好剑啊!您用这把剑来镇风水是最合适不过得了。这把剑在镇风水方面绝对比大五帝钱还厉害!这可是三十六个不同的皇帝铸造的古钱啊......”

    杨靖笑着打断了老板的话,“老板,您直接说价格吧,合适我就拿着,不合适咱们再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