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五章 铭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刘老配置的这种溶剂无色无味,倒进水槽中立刻就和清水相融。

    然后刘老找了一副橡胶手套戴上之后,这才拿起那把李时珍金钱剑放进了水里。

    “这把剑需要浸泡五分钟左右,然后看情况我再决定是否增加这个水槽中溶剂的浓度或者是更换专门用来除铜锈的溶剂。”刘老一边说,一边摘下了手套。

    杨靖则赶紧把刚才记下来的调配这种溶剂的原材料名字的纸张仔细的叠好,然后放进了钱包中。调配这种溶剂一共需要二十多种不同的原材料,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子,还是记下来最好。

    “小杨啊,你要记住一件事,古铜钱上面有锈不是一件坏事,古铜钱上的那些铜锈,其实都是岁月和环境留下来的印记,有很多时候,我们文物工作者都是凭借着这些铜锈的厚度、颜色、牢固程度等等来鉴别古钱的年代和真伪。不过正是因为古铜钱的这个特点,所以现在很多作假古铜钱的人都会设法在铜钱上人为的作出假锈来骗买家。因此,只要出土的古铜钱上面的铜锈不影响钱文的认读,一般不要清除铜钱上的锈......”

    “还有,清除古铜钱或者铜器上面的锈,也要看情况来,不能死硬的用那些除锈方法去除锈,否则很容易伤到这些古铜钱,有更多的时候甚至会毁了这些珍贵的古铜钱,就好像你今天拿来的这俩把铜钱剑,表面上看着锈的很厉害,但实际上大部分是土锈,所以除锈的时候要先用除土锈的溶剂,如果一会儿土锈除掉之后,里面的铜锈也挺多的话,我们还需要再调配另外专门用来除铜锈的溶剂......”

    在等待的时间里,刘老给杨靖讲述了很多有关于古铜钱乃至铜器的保养方法,让杨靖听的是心花怒放。

    刘老可是故宫博物院中首屈一指的古铜器、青铜器文保专家,能够被这位大家耳提面命,这对于杨靖来将是一个极为难得的机会,杨靖恨不能拿手机把刘老说的这些话全都录下来才好。

    只可惜,等待的时间只有区区的五分钟,刘老讲了没几段,就要把那把金钱剑取出来了。

    此时水槽中的溶液已经变得极为浑浊,浸泡在里面的那把金钱剑已经都看不到了。

    杨靖抢先戴上胶皮手套说道:“刘老,这种活还是让我来吧,您在一边指点我就成。”

    刘老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可小心点啊,这把剑的麻绳估计已经烂没了,这土锈一除,整把剑很有可能已经散架了。”

    杨靖小心翼翼的把手伸进水槽,很快就摸到了那把剑。

    出乎杨靖意料的是,这把剑并没有想象中的解体,最起码摸着依然挺坚固的。

    “刘老,这把剑好像没有散开啊,我摸着还挺结实的呢。”

    听到杨靖这话,刘老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一边戴胶皮手套一边说道:“你先别动,我看看是什么情况。”

    杨靖把手缩了回来,刘老小心翼翼的把手伸了进去,然后他的脸上就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哈哈,这把剑应该是用混杂了金属丝的麻绳编成的,否则这把剑应该早就解体了。嗯,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这把剑应该颇有来头啊。”

    说着,刘老就轻轻的捧着这把剑离开了水槽,然后将这把剑放在了案台上。

    “呵呵,老蔡你过来看看,编这把剑的麻绳里面果然混杂了大量的金属丝,你看看这些黑乎乎的细丝,可不就是夹杂在麻绳里的金属丝吗?嗯?这两根是......”

    刘老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拿出了一个放大镜凑近了看,不一会儿的工夫,他的脸上就流露出了惊喜的神色,“老天爷,这里面竟然还掺杂了几根金丝!这把剑绝对不是普通人家能够拥有的,应该是正宗的道家金钱剑!”

    听到刘老这么说,杨靖也看到了混杂在一小束黑色细丝中的那几根暗黄色的细丝。这把剑在地下也不知道被埋了多少年,要是一般的金属早就氧化变色了,唯独黄金这种惰性金属可以埋在底下几百上千年而不变颜色,最多就是发暗罢了。

    蔡易也凑了上来看了一会儿,这才说道:“这把剑的形态也和北方的金钱剑形态不太一样,我记得好像在长江流域曾经盛行过一段时间这种造型的金钱剑吧?”

    刘老笑着说道:“没错,从这把剑的形态上来看,应该是明嘉靖、隆庆、万历年间在江南和长江中游附近盛行的道家金钱剑。”

    这把剑的形态确实和杨靖之前见过的金钱剑不太一样。杨靖之前见过的金钱剑,在剑柄和剑身之间都有剑格,也就是护手,可这把剑却是没有剑格,从剑柄向前,直接就是剑身,整把剑看起来就好像是一根棍子。

    这么奇怪的金钱剑,杨靖还就真不曾看到过,不过听到刘老这么说,杨靖心里立刻就给刘老点了一个赞。

    圣戒给出的鉴定结果是这把剑是1573年由李时珍亲手编起来的,而1573年恰好是万历元年,是明万历皇帝登基的第二年。

    “咦,老刘,这把剑的剑镡上好像有字。”蔡易忽然大声的叫了一声,能让蔡易这种大家发出这种惊叫声的,显然不是一般的发现。

    “呦,还是你们搞古瓷的眼睛厉害啊,我都没看到,你竟然看到了。嗯,不错,好像是铭文,不过有锈盖着,看不出来。”刘老在看了一会儿之后也笑着调侃蔡易,很显然,剑镡上的这个疑似字体的凸起,让刘老和蔡易都很兴奋。剑镡就是剑柄后面的凸起,通常用来配重和栓剑穗的。

    像这种根本就无从考究的出土文物,如果能够在上面发现铭文,那才是最棒的一件事情,因为铭文通常都有极大的可能性说明这件文物的来历。

    “乖乖不得了啊!这把剑是一把标准的乾坤法剑,而且还用掺杂了金丝的麻绳来编,剑镡上还有铭文,这把剑不简单啊!不成,我得好好的考究考究这把剑,说不定就是一个大发现呢。”刘老显得极为兴奋。

    杨靖心说,要是真的能考究出这把剑来,那绝对是一个大发现,药圣李时珍的剑,不是大发现又是什么?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5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