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八章 再出惊喜
    随着刘老的这一嗓子,外面顿时就行动了起来,不一会儿,一男一女捧着各自的东西就走了进来。

    “老师,这是您要的工具。”两个人恭恭敬敬的把千分尺和一个小巧玲珑的高精度电子秤放在了工作台上,刘老随口说道:“你俩先别走,等一会儿,我鉴定出这枚古钱币之后,你们在这里打一下下手。”

    两个年轻人脸上露出了欢喜的神色,那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问道:“刘老师,您又发现了什么宝贝啊?”

    刘老笑着说道:“刚刚发现了一把药圣李时珍的乾坤法剑,现在又发现了一枚疑似真品的大夏真兴古泉。小郑啊,一会儿就让你们看看这种国之重宝。”

    说完,刘老也没心思再理会这两个弟子,而是专心致志的操作起工具来。

    过了一会儿,刘老激动的说道:“应该是真品无疑!直径23毫米,重量2.8克,直径和历博的那枚真品一模一样,重量要略重0.6克,不过这不是什么问题,24年拍出去的那枚大夏真兴比这枚还重点呢。关键是这枚大夏真兴应该是和历博那枚是属于同范!”

    两个年轻人也凑了上来,跟杨靖并肩站在一起,刘老继续说道:“你们看看这枚大夏真兴,其铜质泛红,钱体锈色包浆老道,其锈如甲胄,紧裹钱体,锈由骨生,辩锈识钱,皆年代久远之物,非近代伪作可为。其铸制来看,规整端庄,面穿重好,钱文“大”从“太”,真书含隶韵。书意和基本形制具先前已经出土之钱典型特征。”

    杨靖问道:“刘老,从这些方面就可以判定这枚铜钱时真品吗?”

    刘老笑着说道:“当然不止这些了。大夏真兴钱,是十六国时期大夏赫连勃勃于大夏真兴年间,也就是公元419-424年所铸。东晋时匈奴贵族赫连勃勃于公元407年在陕省立国称‘夏’,419年占长安后建元‘真兴’。大夏真兴钱或铸于此时,形制有莽钱遗风,内外廓精好。钱文‘大夏真兴’四字右旋读,为半隶半楷的真书体,‘大’字从‘太’。其中,‘大夏’为国号,‘真兴’为年号,是中国历史上国号年号在钱币上首次合璧,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这枚钱的直径和重量都非常符合大夏真兴真品的特点,你们再看看钱文,这种真书体笔势开放而舒展,更具有早期六朝之书韵。因此,从锈色、形制、铸制和书意综合起来辨识,我们没有理由说这枚大夏真兴是伪作。”

    刘老又看了看杨靖,笑呵呵的说道:“更别说这枚大夏真兴钱可是从小杨带来的金钱剑中取出来的,这把剑光是在地下埋了恐怕就有超过一百年的时间了,在清末民初那个时代,恐怕还没有那么高的作假手艺来制作这么精致的赝品吧?而且大夏真兴最早出现泉界应该是在清末民初,方药雨藏之此钱为1925年首次记载于《药雨杂货咏》,若以此推论,即使其时有依据丁谱而仿,其仿品距今亦不足百年,百年间,这种仿品多难再入土而等待今人挖出当真。故此,其包浆锈色之真伪便不难辨识,一句话,千年入土包浆锈色,岂是轻易可仿者!”

    最终,刘老加重语气说道:“这枚大夏真兴为真品无疑!”

    刘老虽然是搞文保科技的,专业是保护和修复青铜器以及古铜器的,但他本身的鉴定水平却是极高的,要是没有一身高明的鉴定技能,他也不会成为故宫博物院的研究馆员,更不可能成为国内青铜器、古铜器修复和保护的领头人。

    现在既然他说的这么肯定,那这枚大夏真兴的身份已经可以确定无疑了。

    那个小郑的女孩子扭头低声问杨靖:“这枚大夏真兴是你的?”

    杨靖点了点头说道:“我今儿个从潘家园买了两把金钱剑,不过锈蚀的都挺厉害的,于是我就托刘老给清理一下,结果一不小心竟然清理出了一枚大夏真兴来。”

    另外那个小赵则说道:“你这把剑是多少钱买的?”

    “一千块。”

    “我的老天爷,你这个漏可真是捡大了啊!现在大夏真兴真品一共在拍卖会上出现过四次,除了2011年那枚因为品相确实有点差才拍出了101万的价格之外,其他的三枚大夏真兴可都拍出了一百五以上的价格。”

    旁边的小郑说道:“没错,24年大夏真兴第一次出现在拍卖会上,直接就拍出了165.7万的高价,另外,在2010年的那场拍卖会上,一枚大夏真兴拍出了202万的高价,2014年的那枚大夏真兴更是拍出了225万的高价!你这枚大夏真兴要是清理出来,品相也不错,上拍的话,二百是妥妥的!”

    “你们在那儿说什么呢?怎么净说些没用的东西?”刘老忽然大声的呵斥起来,小郑和小赵顿时就如同鹌鹑一样,缩脖子缩脑袋。

    “成天就知道惦记那些阿堵物,这都是国之重宝,岂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刘老再次呵斥了起来。

    杨靖一看阵势不好,连忙和稀泥的说道:“刘老,您先别说他们了,您看看剩下的这些铜钱中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宝贝?万一要是再出个大夏真兴呢?要是再出个大夏真兴,小子我就送您一枚藏着玩如何?”、

    蔡易没好气的说道:“臭小子,我的呢?”

    杨靖笑道:“都有,都有,只要剩下的这些铜钱里面还有大夏真兴,您二老一人一枚藏着玩!”

    刘老这才阴转晴,笑道:“你这个小杨啊,倒是局气的很呐......”

    说着,刘老又小心翼翼的拿起了案台上的一枚黑乎乎的古铜钱,用干布擦拭了一下之后,开始用毛刷刷了起来。

    几分钟之后,刘老一脸呆滞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蔡易一看,也凑了上去,结果一眼瞟过去之后,这位主儿也是愣在了那里,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小郑和小赵倒是有心想凑过去看看,但刚才被刘老呵斥了一顿,他们俩没敢上前。

    杨靖倒是无所谓,笑嘻嘻的凑了上去看了一眼,立刻惊讶的大喊道:“我靠!您可别说这是一枚大齐通宝!”

    杨靖这一嗓子喊出去之后,不光刘老的这间办公室乱了套,就连外面的工作间也乱了套。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1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