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四章 二姑姥姥
    距离上一次来二姑姥姥家已经两年多了,上次来这里还是杨靖准备在燕京坐飞机去伦敦的时候呢。当时是杨爸还有杨妈带杨靖来的。

    他们一家三口提前到了燕京三天,在二姥爷家住了两天,在二姑姥姥这里住了一天。

    虽然已经隔了两年多再次来到这个村子,可村子却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相比于日新月异的燕京城以及燕京城周边地区,这里实在是偏了一些,即便是开发到这里,估计也得三四年之后了。

    二姑姥姥的家就住在村子的东北角,五间大北房,东西各有两间厢房,中间是一个足有半亩地大小的大院子。不过这个院子现在全都被占了,杨靖的大表舅就住在老太太的隔壁,家里的面积和老太太这里是一样大的,大表舅搞了一个石材加工厂,现在他们两家的院子全都被大表舅盖的钢结构大棚给占了,里面放着大量的石材。

    二姑姥姥有一个闺女和三个儿子。闺女是老大,现在在粤省的邵关市,都六十多了,也是当奶奶的人了。

    杨靖的大表舅在家里排行老二,在他下面还有两个弟弟,二弟跟着他一直做石材生意,老小现在则在华能燕京热电厂上班。..

    二姑姥姥的家门外就是宋梁路,杨靖可以直接把车停在路边的空地上,然后提着一大堆东西就走进了二姑姥姥的家门口。

    一进家门口,大表舅正在指挥工人装车呢,看到杨靖进来,大表舅连忙把手头的工作交代给了一个工头,就热情的迎了上来。

    “小靖,你怎么来了?这是在英国毕业了?”对于杨靖去英国读书的事情,大表舅当然知道了,两年前杨靖临上飞机的前一天就是在这里住的。

    “大舅您好,我已经在伦敦毕业了,这不回来了,就过来看看我姑姥姥、姑姥爷还有您。大舅,您身体挺好的吧?”

    “好,我身体没什么问题。走,别在外面戳着了,咱们进屋聊。”大表舅说着,就接过了杨靖手里提的东西,然后两个人一块走进了屋里。

    一进门,大表舅就大声对里屋说道:“爸,我大舅家的小靖来看您和我妈了。”

    大表舅这话音一落,就从屋里走出来一老头儿,个头不高,满头白发,岁数也有八十好几了,可精神和腿脚都很好,正是杨靖的二姑姥爷。

    “姑姥爷您好,我来看您了,您身体还好吧?”

    杨靖的二姑姥爷身体没问题,就是有一点,耳背。要说这耳背,好像就是老李家以及老李家亲戚的通病,杨靖的外公耳朵背的厉害,二姥爷和二姥姥耳朵也不灵光,杨靖的二姑姥姥、二姑姥爷还有健在的大姑姥爷,统统耳背的不像话,说话不和吵架一样根本就听不见。

    前几年杨靖上大学的时候曾经跟着外公和外婆一块到燕京来了一趟,那时候二姑姥姥还没栓着,然后几个老人凑在了一起,嚯家伙,那说话的动静,外面人要是不知道的,真以为里面在骂大街呢...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二姑姥爷见到杨靖自然是很高兴,拉着杨靖的手嘘寒问暖的,又把杨靖领进了里屋,让杨靖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二姑姥姥。

    老太太已经全然没有了病之前的那种富态了,现在老太太全收抽抽的就光剩下皮包肉了,杨靖也是看的心酸不已。

    没办法,这人老了,各种毛病都往你身上凑,要是小毛病还好点,就怕碰到这种心脑血管疾病,真要命啊!

    杨靖的外公家在心脑血管疾病这一块也是有传承的。据杨靖的姥姥讲,她的公婆,也就是杨靖外公的父亲和母亲,都是脑血管出了毛病走的,外公现在也是脑溢血,而二姑姥姥则是脑血栓,已经过世的大姑姥姥同样是脑溢血。现在外公姐弟四个,除了最小的二姥爷之外,其他三个都有脑血管疾病。

    老太太说不出话来,但还能认得杨靖,那只唯一能动的右手拉着杨靖的手就不松开了,泪珠子一个劲儿的往下掉,掉的杨靖也忍不住抱着老太太哭了一阵子。

    老太太在床上躺了快一年了,都瘦成这样的了,杨靖哪儿还能控制得住?现在老太太这情况的,说个不好听的话,就光剩下等着了......

    陪着两位老人说了多半个小时的话,最终还是二姑姥姥因为疲惫睡着了,杨靖这才悄悄地走了出来。

    他出来的时候,大表舅的孙子和孙媳妇都来了。这里虽然是燕京近郊,可农村早结婚的习惯一直延续了下来。大表舅今年六十四岁,他大儿子,也就是杨靖的大表哥今年都四十五了,比杨靖的老舅岁数还大。大表舅的孙子刘保军今年也都二十二了,今年刚结的婚,眼看着到明年就能当爹了。

    农村就这样,结婚早,要孩子早,结果闹成现在这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见了杨靖一口一个“伯”(bai读一声)的叫着。

    这也没办法,杨靖的母亲李萍可是和大表舅是正儿八经的亲姑表兄妹,要单纯论血缘关系的话,杨靖和刘保军他爹,也就是大表舅的大儿子那可是四服的亲戚,两个人有着一个共同的老姥爷......这种关系可真不算远,再加上两家之间走动的也算是频繁,所以杨靖来到这儿,大表舅一家可真是拿杨靖当贵客看待。

    中午不仅刘保军夫妇俩来了,大表哥和大表嫂也来了,大表舅的妻子,也就是杨靖的大妗子也串门回来了,二表舅两口子也来了,三表舅因为上班来不了,但三妗子也来了。反正二姑姥姥的这一大家子只要能来的全都来了,搞得像过年一样热闹。

    中午大表舅在饭店里要了一大桌子菜,吃喝的都很好。大表舅和二表舅一直在做石材生意,托这几十年燕京快速发展的福,大表舅和二表舅别看一直住在农村,但人家的家底却是真的很丰厚的。上千万不敢说,但几百万那真是小意思。

    如果要是这里过两年拆迁的话,就大表舅家这么大的房子和院子,光是房产那就妥妥的过千万了。

    这年头农村比城市好混,这是公认的事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