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五章 服气的大表舅
    吃饱了喝足了,杨靖这才把大表舅叫到一旁,“大舅,今儿个可能还要麻烦您一件事。”

    “嘿,瞧这孩子说的,什么叫麻烦啊?有事你尽管说就成了。”..

    “大舅,今儿个我需要用一下你厂子里的石材切割机,还有其他的一些工具,比如说角磨机或者油切机之类的工具。我昨儿个在潘家园的奇石阁买了两块石头,一块我发回天衢了,另外一块我觉得有点不太对劲,我就想在您这儿解开看看。”

    “呦,小靖你玩赌石了?”大表舅惊讶的说道,他的亲大舅就是杨靖的外公,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个表外甥从小就跟着大舅一块玩古玩,只是这孩子什么时候粘上赌石了啊?

    杨靖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大舅,也算不上的赌石,赌石那玩意儿我基本上不沾......”

    “对了,你有这个想法就对了!赌石那玩意儿不能沾!当年你舅就是因为赌石结果差点把家给折腾光了,当年你姥爷为了你舅赌石的事情,可是差点和你舅断交了父子关系。小靖啊,赌石这东西看着好,可背后全是陷阱啊!一个不注意,那可就是倾家荡产啊!所以,这东西你绝对不要碰。”

    杨靖苦笑着看着大表舅说道:“大舅,我真的不是赌石啊。我爸这不从东北那边回来了吗?我爸准备和我大姨夫开一个电动汽车行,房子都找好了,于是我就准备买块石头回去镇一下风水。结果昨天在选石头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一块昆仑石不太对劲,于是我就一块掏钱买下来了。大舅,那块昆仑石等一会儿您就能看到了,表面上看起来这块石头好像是一块风水石,但我觉得这块石头有更大的可能性是一块大块的和田玉戈壁料啊......”

    大表舅是搞石材生意的,对于这方面的事情他多少也了解一些,听到外甥这么说,他也惊讶了。

    “小靖,你说那块风水石很有可能是一块和田玉戈壁料?你有把握吗?”一块风水石才多少钱啊,可要是一块戈壁料的话,那价格可就大了去了。

    杨靖划拉了一下脑袋笑着说道:“大舅,我哪儿有什么把握啊,我就是觉得这块石头挺特别的,而且这块石头给我的感觉也不像是一块纯粹的风水石,于是我就花了三十多万买了下来。这块石头下午就能送到您这儿,到时候解开不就见分晓了?”

    “三十多万?我的老天爷,你这孩子花钱怎么这么大手大脚的?你花三十多万就为了证明一下你的感觉是对的?你这和赌翡翠原石有什么区别啊?”大表舅一听这价格,就有点不高兴了。

    杨靖知道要是不拿出点干货来,是无法消除大表舅的不满之情的。于是杨靖在自己的背包里摸了摸,然后掏出了一块土鸡蛋大小的绿莹莹的“石头”来,笑着递给了大表舅。

    大表舅面带疑惑的接过了这块“石头”,低头愁了一小会儿之后这才惊讶的说道:“小靖,你别告诉我这是一块玻璃种的翡翠?”

    杨靖笑道:“大舅,您说的没错,您手里拿的这块翡翠,就是一块正儿八经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老坑玻璃种满绿秧苗绿翡翠。而且这块料子还是前两天我来燕京之前,亲手赌回来的,这块料子花了不到一万五,而且这块料子也是在我老舅的亲眼见证下由我亲自解出来的。最关键的是,在买这块料子之前,我只是见过别人解石,但我从来没有出手赌过翡翠原石,那天我只是觉得这块料子不错,有感觉,于是我就出手买了下来,结果......”杨靖耸了耸肩膀,“您也看到了,就是这块料子。”

    那天杨靖买了四块蒙头料,结果四块里面都有翡翠,另外三块种水不太好的翡翠委托建民舅舅去卖了,这块玻璃种的料子杨靖就决定自己留下,然后给家里的亲戚打几个戒面。因为天衢没有什么好的玉雕师,于是杨靖就带着这块料子一块来到了燕京,打算在燕京找一名有名气的玉雕师给打磨几个戒面呢。结果玉雕师还没找,今天倒是在大表舅这儿先用上了。

    “这......”大表舅手里拿着那块散发着诱人光芒的玻璃种翡翠,一时之间也是说不出话来。

    “大舅,我就是玩玩而已,在来燕京的路上,我在狮城的古玩市场上淘了一个瓶子,结果找了故宫博物院的一位古瓷专家给鉴定了一下,是乾隆青花御瓷,那个瓶子我卖了八百万。”

    杨靖生怕大表舅不答应,再次加了一个砝码。

    大表舅这个时候已经有点傻了,他辛辛苦苦做了一辈子的生意,到现在也不过是才攒下了几百万的身家,可是眼前这个表外甥,人家不声不响之间就是大几百万的收入。更别说自己手里拿的这块老坑玻璃种翡翠了。

    这块翡翠虽然个头不大,可真要卖的话,最起码也是得千万的价格。这样的好料子,现在真的不多见了......

    杨靖的大表舅愣了半晌,最终这才长叹了一口气,把那块翡翠还给杨靖后说道:“小靖,不是大舅不让你用那些家伙事儿,大舅就是怕你迷上赌石。既然你只是玩玩,那下午石头到了你自己看着解吧。有什么需要,直接给保军说就好了,我下午还需要出去送货,没空陪你解石了。”

    “诶!大舅,您放心吧,我真的就是玩玩而已,我是绝对不会迷上赌石的。”说完这话,杨靖心想:“咱有圣戒傍身,‘神仙难断寸玉’的翡翠,在咱眼里就是一个笑话。咱绝对不赌石,因为那些蒙头料对咱来讲压根就是明料好不好?咱只是用蒙头料的价格买明料罢了......”

    “嗯,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自己心里有数就好了。”

    大表舅刚说完这话,他的孙子刘保军就从屋里走了出来,大表舅招了招手,刘保军笑呵呵的跑了过来。

    “爷爷,嘛事啊?”

    “保军啊,下午你小伯准备用厂子里的切石机解一块石头,你下午别干别的事了,陪着你小伯忙活那块石头就好了。”

    “放心吧爷爷,这事儿交给我就成了!”五大三粗的刘保军胸脯拍的咚咚响。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500的打赏,“鲲鹏3357”2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