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六章 最少五千四百万!
    杨靖从钟离婉那里的买的那块昆仑石是下午快三点的时候送到的。

    这块石头运来的时候,包裹的很好,里面一层厚厚的泡沫,外面则包裹着大量的草绳,这样的包装方式可以防止石头在运输过程中因为碰撞而出现伤痕。

    客户要的是一块没有伤痕的风水石,你要是把石头送过去之后,结果石头表面这儿少一块,那儿有一道擦痕,那么人家买家完全可以拒收这块石头。

    这不是几十块几百块一方的普通石料,这是一块价值三十多万的风水石。因此卖家是绝对不会允许在运输过程中出现问题的,因此卖家对石头的保护也是相当到位的。

    石头没有进二姑姥姥的家门,而是直接送到了大表舅位于村北面的石料厂内。

    给司机扔了两盒苏烟打发了司机走之后,杨靖和刘保军爷儿俩就开始琢磨起这块石头来。

    “小伯,你说这块石头不是风水石而是一块和田玉戈壁料?”刘保军高中毕业之后就跟着爷爷忙活家里的石材厂,现在也是一个玩石头玩了四五年的老手了。

    他当然清楚和田玉戈壁料代表着什么,如果这块个头这么大的石头真是一块戈壁料的话,那么身边的这个小伯可就真发了。

    杨靖点了点头说道:“我只是怀疑这块石头是一块戈壁料。”

    “小伯,哪儿有这么大的戈壁料?虽说戈壁料有大有小,和山流水全都是小料不一样,可这块石头的个头未免也太大了吧。您要说这块石头是山料我相信,可这么大的戈壁料,我还真没听说过。”..

    戈壁料是原生矿山体破碎以后,山料崩落,由河水带到山下,后河流改道或断流,亿万年风化形成的。现在发现的好多戈壁料都产自疆省且末瓦石峡和若羌一带的戈壁滩。这些戈壁玉留下了玉石最坚硬和致密的部分,表皮凹凸不平,布满圆滑的坑坑洼洼,充满了历史的沧桑和坚强。

    正如刚才刘保军所说的那样,戈壁料虽然个头有大有小,但这么大个头的戈壁料,貌似还就真没有出现过。

    事实上,要不是那一天圣戒给出了这块昆仑石的鉴定结果,杨靖也不会相信这么大个的昆仑石竟然会是一块戈壁料。

    但偏偏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越是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它偏偏就能给你一个天大的惊喜。

    杨靖清楚的记得当时他使用鉴定技能鉴定这块昆仑石的时候,圣戒给出的答案是多么的让人震惊和让人疯狂。

    “和田玉戈壁料,内含.3%的优质级收藏料。”

    当时杨靖在得知这个鉴定结果之后,差点就傻了眼。

    和田玉的品质划分为三个大的等级,分别为收藏级原料、优质加工原料和普通加工原料。

    从这三个等级的名字就可以清楚的判断出和田玉的品质了。

    而在这三个大的等级中,每一级又各自划分出了三个不同的小级别。以品质最佳的收藏级原料来讲,又会根据原料的质地、白度、皮色特征以及形态,具体的划分成三个小级别,分别是顶级收藏料(等级标识:收藏3a)、特级收藏料(等级标识:2a)、优质级收藏料(等级标识:a)。

    所谓的顶级收藏料就是那种最顶级的和田玉,通常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来讲就是指的极品和田籽玉,这种料子通常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现在的价格早就已经突破了三万元每克。

    而这块昆仑石中蕴含的优质级收藏料,也就是a收藏料虽然不如顶级收藏料那么好,但好歹也是收藏级的料子啊,一克也是接近一万块钱了。

    而这块昆仑石重达七百公斤,里面哪怕仅仅蕴含了.3%的a收藏料,那也是九公斤的收藏料啊!咱也别按一万块钱一克来计算了,咱就按照a收藏料最低的六千块钱一克来计算的话,这块昆仑石里面蕴含的和田玉也能价值五千四百万!

    杨靖的智商可是高达42,而且人家还是正儿八经的留英硕士毕业生,这点账几乎就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就算了出来。

    三十八万一块石头,解开就能获得最少价值五千四百万的a收藏级和田玉,让您说,这块石头买不买?

    就是个傻子也知道该不该买啊!

    于是,这块石头现在就出现在了杨靖和刘保军的面前。

    杨靖盯着这块石头看了一会儿之后说道:“保军啊,这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是,以前是没有人见过这么大的戈壁料,但这就并不意味着这世界上不存在这么大个头的戈壁料啊。”

    刘保军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小伯,您可别蒙我,我虽然不是很懂玉石,但我好歹也是玩了好几年的石头了,这里面的一些门道我多少也是听说过的。这么大个头的戈壁料,我不相信。”

    杨靖笑道:“保军,这块石头我在买之前,卖家曾经给我说过这块石头的来历。这块石头是卖家在十多年前和她父亲一块从疆省的民丰那边拉回来的。据卖家讲,当时她一共拉回来七块石头,都是在昆仑山的山脚下找到的,然后拉回来的。”

    “是啊,小伯,人家卖家也说了,这是从昆仑山的山脚下找到的,又怎么可能是戈壁料?充其量只能算是山料吧?戈壁料出现的位置通常比山流水还要远啊,往往都在距离昆仑山上百公里之外的戈壁滩上,在山脚找到的这块石头不可能是戈壁料。”

    杨靖指着这块昆仑石的棱角说道:“那你见过这么圆润的山料?你见过风化成这样子的山料?”

    杨靖的一句话就让刘保军无话可说了。山料确实是不可能有这么圆润的棱角的。

    杨靖继续说道:“你别忘了,民丰境内可是有一条尼雅河。而且很多史书上都曾经记载过一条名字叫做‘南河’的河流,古时候南河可是与塔里木河平行的一条河啊,只不过后来消失了。现在很多学者和专家都认为尼雅河极有可能就是那条消失的南河。”

    顿了顿,杨靖继续说道:“尼雅河发源于昆仑山的喀什塔什山,而喀什塔什山就是和田玉的矿源之一,如果消失的南河确实就是现在的尼雅河,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这样猜测,这块大石头原本是一块山料,结果被南河冲到了喀什塔什山的山脚,结果南河忽然消失,变成了现在径流量比较小的尼雅河,然后这块石头就这么留在了喀什塔什山的山脚戈壁滩上,然后不知道隔了多少年之后被人发现并拉到了燕京,最终让我给买下来了。”

    刘保军笑道:“小伯,虽然我觉得您这么说有点匪夷所思,但也不见得就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或许这块石头就是像您猜测的那样吧。只是小伯,这块石头我们该怎么解啊?”

    刘保军的话让杨靖也觉得脑袋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