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零章 准备
    杨靖开车返回宾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这个点儿正是中关村热闹的时候,杨靖身上的衣服实在是没法穿了,只能换了一身很普通的牛仔裤加羽绒服,把那身阿玛尼的西装脱下来扔给酒店的服务人员,又把那两块玉锁进带锁的拉杆箱内存到了酒店的前台,也没有联系老大他们,就这么走出了酒店。

    幸好酒店旁边就有商店,杨靖走进去买了两身比较普通的衣服,这才找到了一家老燕京面馆,舒舒服服服的吃了一大碗面。

    回到宾馆洗了个澡,杨靖就开始琢磨起圣戒的事情了。

    下午在吸收了那块昆仑石中和田玉蕴含的天然宝气之后,现在圣戒中的能量已经非常充足了,就连圣戒都说,现在开启一个中级技能是绰绰有余。

    不过杨靖在考虑了一会儿之后,并没有急着开启圣戒中的技能,他忽然之间就有了一个想法,同时也想证实一下这个想法到底是否可行。

    从得到圣戒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半月的时间了,在这段时间内,凭借着这枚圣戒,自己在瓦尔迪古堡中淘到了三幅毕加索的素描画;在伦敦阿尔菲市场黄本初的店铺里发现了一块余甸款的端砚,并最终用1.5万英镑买了下来;在巴黎圣图安跳蚤市场的钟表店中淘来了那块百达翡丽铂世界时男士腕表;回国后在大运河古玩市场上淘了五页宋蜀刻,还在赵东升的宝玉斋淘了四块翡翠,其中一块是老坑玻璃种;在去燕京的路上,从狮城火车站古玩市场淘了一个作伪的乾隆青花五蝠捧寿贯耳瓶;在潘家园旧货市场淘了两把金钱剑,结果一把是李时珍的东璧剑,另外一把干脆就是由三十六枚古泉名珍编成的金钱剑。

    然后就是今天解开的这两块和田玉了。

    要说起来,在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内捡了这么多的漏,这要是搁在别人身上,人家得乐坏了,其实杨靖自己也很满足。不满足成吗?自己这一个多月来捡的漏,比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一辈子捡漏捡的还要多,要是还不满足,那会遭天打雷劈的!

    可杨靖身上还有一个喂不饱的圣戒存在,要是按照这种速度淘下去的话,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把这个小家伙喂饱呢。

    因此这种在别人身上已经是求之不得的捡漏速度,对于杨靖来讲还是远远不够的。

    尤其是现在捡漏是越来越难捡了,老物件越来越少,要不是有圣戒在,这些漏杨靖根本就捡不到!

    “而现在圣戒中的能量要比第一次发动‘限制级时空穿梭’时储存的能量多不知道多少倍,那么自己是否可以在尝试着发动一次‘时空穿梭’呢?要是能量够的话,别说回到三十年前了,就算是回到二十年前,捡漏也要比现在容易的多吧?”杨靖躺在床上默默地想。

    结果这个念头一产生,立刻就压抑不住了。

    杨靖可是从小被外公抱着在天衢的各个古玩市场中长大的,人家别人家的孩子小时候玩的是玩具,他玩的大都是外公积攒下来的古玩。人家别的同学在课余时间看的课外书是各种连环画或者故事书,而杨靖看的则是外公亲手编撰的一些有关于古玩方面的书籍......

    他当然也没少听外公念叨,二三十年前古玩市场刚刚兴起的时候,那时候的老物件是多么的多啊!要是那时候兜里有现在这么多的钱,那得能买多少大开门的老物件啊!

    现在兜里钱多了,老物件却少了,去古玩市场转一圈,一眼看过去除了假货就是假货,满眼的“新假破”,还不够让人生气的呢。

    “要是能回到二十年前,哪怕是停留一天......”杨靖的脑子里几乎全都被这个年头给充满了。

    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杨靖走到了洗手间用凉水洗了一把脸,然后披着睡袍坐在了茶几跟前,拿出了纸和笔。

    “嗯,要回到过去,首先得要给自己搞一个合适的身份。用现在的身份肯定是不成的,要是用现在的身份证,回去之后被戴着红袖箍的老大爷老大妈抓住,那可是会被关进派出所的!所以,首先得弄个假身份。”

    杨靖沉吟了一会儿,在纸上写了一个“身份”两个字,随即又从这个两个字的后面写下了“英国护照”和“办假证”这几个字。

    要想解决身份的问题不算是什么难题,杨靖已经想好了,如果自己真要穿回去的话,用一个“英籍华人”的身份是再合适不过的了。二十年前,老外的身份还是非常管用的。以现在的造假手段,造出来的假证在二十年前应该不会被发现,那时候全国的公安还没有联网呢,漏洞很大。再加上自己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谁会怀疑自己的身份?谁敢怀疑自己的身份?

    “赶明儿找个做假证的,多花点钱,做一份漂亮一点的英国护照,应该是没问题的!”杨靖立刻就确定了解决身份的问题。

    “嗯,解决了身份问题,剩下的问题只要有钱,那基本上就能全都解决。至于钱的问题嘛......这个还是真有点麻烦呢......”

    杨靖一想到钱的问题,脑袋就有点大。现在虽说第四套国币和第五套国币混合流通,可实际上第四套国币现在基本上已经见不到了。银行只要收到第四套国币,就会上缴国库,至于怎么处理杨靖是不知道,但他知道,要想用第五套国币兑换第四套国币显然是不太容易的。更别说第四套国币现在还有一定的收藏价值,要想按照一比一的兑换比例换第四套国币,显然是不太可能了。

    “要不穿过去的时候带上几公斤黄金?”杨靖喃喃自语。

    这个想法很好,但杨靖却有些犹豫。黄金固然是硬通货,别说穿到二十年前了,就算是穿到一千二百年前,黄金也是硬通货。

    只不过在二十年前,国家对于贵金属的管制还是相当严格的,就算是带着黄金穿回去,也不见得能找到合适的兑换地点啊,万一要是让戴红袖箍的老大爷老大妈逮住了,那问题就严重了。

    自己伪造的身份不经查,没人查还好说,一旦有人查直接就会露底。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带着几公斤来历不明的黄金......我靠,要真发生那种情况,不知道国安局会不会把咱当成间谍呢?

    又或者,查出自己是来自于未来,然后自己被某机构切片了呢......想到这里,杨靖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