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八章 南宋龙泉窑仿黑胎哥窑花口盘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杨靖凑了过去,在几个人的身边站定,借助着昏暗的灯光看着那个盘子。

    他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说话了。

    玩古董的,都知道一个最基本的规矩,那就是别人在看东西的时候,你可以在旁边看,但是未经摊主同意不要评论。别人看完的东西,你才能看。别人议价的时候,你可以听,但是不能参与。别人议价结束,未达成交易,你才可以和摊主议价。

    这就是规矩。

    现在那个老人正在看这个盘子,杨靖要是在这个时候冒然插嘴,这就是乱了规矩,不仅那位老人可以呵斥杨靖,就连摊主如果也是一个讲规矩的人,人家都有极大的可能不和你做买卖。哪怕你出的价格再高,人家也不会卖给你的。

    坏了规矩的人,就是这么的不受待见。

    华夏的古玩市场刚兴起的时候,不管是卖家还是买家,都非常讲规矩,不像二十多年之后的古玩市场,随便来个人就敢插个、乱说话,一张嘴就是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行话”,牛比哄哄的好像自己多么牛比一样。实际上在行家眼里,这种人才是真正的煞笔。

    那老人戴着手套,看了一会之后,扭头低声对身边一个差不多打扮的老者说道:“老王,你怎么看这个盘子?”

    那个王姓老者微微点了点头,低声说道:“这应该是一个传世哥窑瓷,从器型和冰裂纹上来看,很符合那些从清宫中流传出来的传世哥窑瓷的特征。”

    顿了顿,这位老者苦笑着继续说道:“老赵,真正的哥窑瓷现在可是根本就看不见的啊!不过这个盘子只要价格合适,我觉得你拿下来还是挺合适的。”

    第一个老者微微的点了点头,这才开口问那位摊主:“老板,这个盘子两千块卖不卖?”

    从这位老者的问话上,杨靖就知道这位老者绝对是一个“老鹰”。

    古玩行中,老鹰和熊瞎子(菜鸟)的区分可不是随便说说的,从很多细微的地方就能看得出来。比如说这询价的技巧,要是菜鸟,通常都会问:“老板,这个盘子多少钱?”

    菜鸟这么问,卖家就会顺着杆子往上爬,原本一个价值二百的盘子,他就敢给你开两万甚至是二十万!谁让你是菜鸟呢,不坑你坑谁?

    可老鸟就绝对不会这么问,他们通常都会以这种主动开价的形式来询价。就好像这个赵姓老者直接问老板“这个盘子两千卖不卖。”言外之意就是告诉老板,你这个盘子的价格我大体知道,你可甭想忽悠我。

    而卖家一听这种询价方式,也就会知道眼前这位不是“老狼”就是“老鹰”,想忽悠他们是不大现实的。而一旦买家开出的这个价格符合卖家的心意,那么很快就会成交。

    从卖家来讲,他们也愿意与这种行家做买卖,虽然在行家手里赚不了多大的钱,但这种行家才是潜在的稳定客户,一旦卖家的东西真,那么下一次这些行家还会来他这里买东西的。

    不过,这位赵姓老者开出的价格显然与地摊老板心目中的价格不符,这位老板摇了摇头直接说道:“老爷子,看得出来您是行家,要是一般的盘子,这个价格我也就给您了,可这个盘子不成,这个盘子您要是要的话,最少得两万块!”

    赵姓老者听了这话也不着急,笑着说道:“大兄弟啊,你这个价格可是开高了啊。你手里的这个盘子年代到不了,最多就是个清宫出来的传世哥窑。要是真品哥窑瓷的话,别说两万了,就是二十万、二百万,老头子我砸锅卖铁也得买下来。你这个,还不够。”

    地摊老板被说的脸色有点难看,幸亏灯光昏暗,看的不明显,但杨靖却清楚的看到了这位老板的手微微发抖。

    “老爷子,我敬您岁数大,难听的话我就不说了。我这盘子就算是传世哥窑瓷,那也是雍乾官窑仿的,两千块钱,不够。您要是想要的话,我可以再给您便宜五百块。”

    老头摇头说道:“正如你所说的,你这个盘子很有可能是雍乾官窑仿的哥瓷,可仿的就是仿的,永远不是真品。我刚从那边过来,一个乾隆的粉彩盘子我才花了两千,你这个盘子真的是贵了。这么着吧,我再加点,两千五怎么样?”

    一听老头这话就知道这老头确实是个行家,杨靖知道,历代仿哥窑瓷仿的最好的,莫过于雍乾了。雍乾的官窑也仿过大量的哥窑瓷,而且在历朝历代的仿哥窑瓷中,唯独雍乾时代的仿哥窑瓷都是用的黑胎,这也是为什么说雍乾仿哥窑瓷是最好的一个重要原因。

    地摊老板依然摇头,但还是给老者又降了五百块。

    杨靖在一旁听着两人在那里扯价,心中也是一阵鸡飞狗跳。很显然,这两个人都清楚这个盘子是一个大开门的老物件,虽然只是雍乾年代的仿哥窑瓷,可这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传世哥窑啊。

    2015年港岛佳士得春拍上,一个明代的仿哥窑花口盘,也就是所谓的传世哥窑,在拍卖会上拍出了八百八十万港币的高价。而一个仿的更好的雍乾仿哥窑瓷,现在竟然还不到两万块钱就卖!刚才那个老者还说,一个乾隆的粉彩盘子他才花了两千块钱就买下来了。

    这真他妹的太便宜了啊有木有?

    这个年代果然是古玩爱好者的天堂啊!

    穿到这个年代果然是最正确的选择。

    两个人扯扯了足有四五分钟,最终地摊老板把价格卡在一万六上就说什么也不往下降了,而这个价格很显然也超出了那位赵姓老者的心理价位,最终这位老者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把那个盘子放了回去,然后摇着头和另外一个老者走开了。

    那两位老者一走,还有两个中年人显然也想要那个盘子,不过在亲眼目睹了刚才的那番打价之后,这两个中年人估摸着自己可能也拿不下这个盘子,也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杨靖立刻踏前一步,微笑着问那位老板:“老板,这个盘子我能上手吗?”

    老板刚跑了一个买卖,显得有些兴致不高,点了点头。

    杨靖立刻戴上手套,伸手拿起了那个盘子,同时悄悄地发动了鉴定技能,结果圣戒给出的答案却是让杨靖差点蹦了起来。

    “南宋龙泉窑仿黑胎哥窑花口盘,1227年,章立人。”

    我靠,这个盘子不是传世哥窑,而是和哥窑同时代的龙泉窑仿的!

    圣戒给出的这个结论真的是让杨靖大喜。

    事实上,宋五窑出产的古瓷中,到现在唯一没有明确结论的就是哥窑瓷。

    宋五窑中的其他四个名窑所出产的古瓷,到现在都有传世,可唯独哥窑的瓷器,到现在都没有发现一个整器。虽然历史上有不少的文献都提及过哥窑这个窑口,也提及过哥窑瓷的特点,更是把元代之后的仿哥窑瓷定为“传世哥窑”,但实际上,那些文献文献或者现代考古文献上锁提及的哥窑瓷,几乎全都是当时弟弟的窑口所烧制出来的瓷器,也就是龙泉窑烧出来的瓷器。

    因为到现在甚至一直都没有证实哥窑的确切地点,也不曾见过墓葬出土的哥窑瓷,所以现在学术界对于哥窑的争论还是很大的。说白了,就算是最顶级的古瓷专家,现在也不敢拍着胸脯说哥窑就一定存在,毕竟没有瓷器来证明哥窑的存在啊。

    也就是说,和哥窑同处一个窑区的龙泉窑所出品的带有“金丝铁线”特征的古瓷,你也可以把它当做是正儿八经的哥窑瓷。

    本身人家兄弟俩的窑口就相隔不远,而且制瓷手艺也是一脉所传,所用的瓷土等原材料也是相同的,为啥龙泉窑出产的带有“金丝铁线”的瓷器就不能称之为“哥窑瓷”呢?更别说刚才鉴定中所说的,制作这个盘子的人也姓章,说不定就是章生一或者章生二的儿子或者孙子呢!

    好吧,就算龙泉窑的瓷器也是仿的,那也是最高等级的仿制品好不好?

    毕竟在学术界对于哥窑瓷的分类可是分为“哥窑瓷”、“龙泉哥窑”以及“传世哥窑”。龙泉哥窑的排名甚至更在传世哥窑之上!

    不管学术界怎么扯扯哥窑瓷,反正这个盘子哥们我是拿定了!

    杨靖心中那个美啊,刚穿过来还没有一个小时,竟然就碰到了这种大开门的传世宝贝,这如何能不让人美得冒泡?

    虽说清三代的瓷器最精美,价值也很高,但清三代的瓷器除了那些独有的,其他的哪儿能比得上宋元时代的古瓷?宋元时代尤其是宋代的瓷器,那才代表着华夏瓷器的底蕴,那才是真正大开门的好东西啊!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打断了杨靖的思绪,杨靖扭头看过去,却是发现刚才离开的那两位老者又返回来了,而且从他们的速度以及脸色上来看,这两位老者似乎后悔了,想要回来再拿回这个盘子。

    果然,那位赵姓老者走到摊子跟前,张口说了一声:“老板,那个盘子还在不在?”

    老板显然也是个资深的贩子,懂规矩。他冲着杨靖努了努嘴,并没有说话,但那意思在那儿摆着呢——您老刚才不要的盘子,现在在别人手里呢。

    那老者楞了一下,视线就落在了杨靖身上,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不再吱声。

    杨靖一看这架势,立刻开口说道:“老板,你这个盘子刚才卖一万六是吧?”

    老板点了点头,刚才打价的时候这个年轻人就在这里,他总不能睁着眼说瞎话。

    “那好,这个盘子我要了,你给我包起来吧!”杨靖说着,就把盘子轻轻地放回到了原处,然后把挂在胸前的双肩包拉开了一个小口子,从里面掏出了两叠青灰色的“四人头”百元大钞,然后又迅速的从其中一摞中点出了四十张放进双肩包中,这才把剩余的一万六直接交给了老板。

    “呦,承蒙您惠顾,谢谢了!”那老板说了一句客气话,这才喜滋滋的接过了钱,一边数数,一边鉴别钞票的真伪。

    杨靖当然不担心这些钞票是假的了,这可是正儿八经从金银货币局中出来的钞票,而且都是1992年版的第四套国币,绝对都是真钞。

    旁边那老者看到杨靖付了钱,再次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前后不过五分钟的时间,这个盘子就归别人了,这让这位赵姓老者感到很是无奈。

    地摊老板很快的就数完了钱,笑呵呵的从一个纸箱子中拿出了几张报纸,抓起那个盘子就包了起来,一连裹了三层报纸之后,这才把盘子放下,笑着说道:“这位先生,咱这小摊小户的,没那么多精致的包装,还请您见谅啊。”

    杨靖又怎么会在乎这个?抓起了盘子就放进了双肩包。至此,这个盘子才算是彻底归属于杨靖。

    这个时候,杨靖就觉得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杨靖扭头看去,却发现正是刚才那个说话的赵姓老者。

    “老伯,您有什么事吗?”

    或许是第一次正面相对,那老者看到了杨靖一双利用“易容”技能改变之后的蓝色眼瞳,这老者迟疑了一下才问道:“这位先生,您是外国人?”

    杨靖笑了笑说道:“英籍华人。”

    那老者的脸色一下子暗淡了下来,不过他还是问道:“这位先生,不知道您手里这个盘子能不能转给我?我出同样的价格。”

    这个时候可不是敬老爱幼的时候,这可是一个关乎着龙泉哥窑的大事啊。于是杨靖很干脆的摇了摇头说道:“对不起老伯,这个盘子我也很喜欢,所以我才买下来回去做收藏的。”

    听到这话,老者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下,随即他就说道:“您这是准备把这个盘子带回英国?”

    老者要是不问这句话,杨靖还意识不到什么,可这老者这么一说,杨靖立刻就想起了有关于携带文物出境的一些法律和规定。按照华夏相关法律的规定,凡是在以1949年(含)为主要标准线以前生产、制作的具有一定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文物,原则上禁止出境,其中1911年(含)以前生产、制作的文物一律禁止出境。

    这是华夏相关法律对文物出境的一项最基本的条文,至于其他的法律条文,则有着更严格和更清晰的界限。可不管怎么说,自己手里的这个盘子是绝对不在法律允许出境的文物范畴之内的。

    想起这些法律条文,杨靖微微的笑了笑说道:“这位老伯,您搞错了,这个盘子我是不准备带回英国的。我在华夏还有住处,这个盘子我会留在华夏。我也知道这种宝贵的文物时不允许被带出境的,所以我也从来没想过要把这么珍贵的宝贝带回英国。我虽然是英籍华人,但我毕竟也是一个华人,我是不会把老祖宗的东西再带出国门的。这一点,您放心就好了。”

    老者听了这话,再次叹了一口气,转身和另外一个老者离开了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