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九章 汝窑碎瓷片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或许是因为一大早就从杨靖这里收了一万六,这让地摊老板天然就对杨靖有一个好印象。

    这老板笑着说道:“这俩老头挺厉害的,我们这片儿都认识这俩老头。不过这俩老头杀价太狠了,我们这些卖东西的都不喜欢他们俩。这次他们俩终于是踢到铁板了吧!哈哈!先生,您这手干的漂亮!”

    杨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正要准备离开这个地摊继续逛呢,结果眼角一扫之下,一抹天青色的光芒忽然映入眼帘。

    “咦......”杨靖轻咦了一声,转过头再想看一看那一抹天青色的光芒呢,却发现再也找不到了。

    那一抹淡淡的天青色光芒是如此的别致,以至于仅仅是眼角一扫,可那种天青色却仿佛魔咒一般深深的印到了杨靖的脑海深处。

    从小到大,杨靖还不曾见过如此让他身心皆震的天青色呢,可为什么在这里偏偏就出现了这种颜色?

    要知道现在可是凌晨最黑的时分,仅仅依靠着一个小电灯泡照亮,可偏偏就在如此昏暗的条件下,还能见到如此惊心动魄的颜色,这实在是让杨靖有些措不及手。

    这下子,杨靖就是想走也不走了!

    刚才那一抹忽然出现的颜色真的是太勾人心魄了,杨靖觉得,如果自己要是找不到刚才那一抹天青色的话,这次穿越似乎都会变得索然无味。

    看到杨靖再次蹲了下来,地摊老板笑了起来,低声说道:“先生,这里都是我刚刚收上来的碎瓷片,虽然卖给我这些碎瓷片的人说这都是从他家后院的菜地里挖出来的,可谁不知道呢?这浓浓的土腥子味儿,一看就是生坑的东西。不过咱可不管那些,这些瓷片都是古瓷片,只要货好,咱就敢收。您说是吧?”

    杨靖抬起头来冲着老板笑了笑,并没有接话。

    那地摊老板也不以为忤,继续笑着说道:“先生,刚才您这么照顾我的买卖,这些古瓷片我也就不给您多要钱了,反正我收上来的时候也没有花多少钱,您要是想要,二十块钱一片您随便挑。”

    杨靖微微点了点头,这个价格对于刚刚从现代穿越过来的他来讲,真心不算贵。前几年他在金陵上大学的时候,朝天宫古玩市场上的碎瓷片大都是几十元一片的,古瓷碎片则都是大几百一片,有的甚至能卖出上千的价格来。二十块钱,在这个时代虽然也不便宜,但在杨靖的心理中已经算是极为便宜的了。

    地摊的这半边全都是碎瓷片,而且很多碎瓷片上干脆就还带着干枯的泥土,正如刚才地摊老板所说的那样,这些碎瓷片显然都是才出土没多久的生坑碎瓷片。

    不过生坑不生坑的都无所谓了,人家敢卖,杨靖就敢买!这他妹的是鬼市,还是二十三年前的鬼市,没人管!

    杨靖带着手套在这些碎瓷片中轻轻的扒拉着,可是找来找去的就是找不到刚才发出那抹天青色光芒的碎瓷片,这让杨靖有些郁闷。

    这一堆碎瓷片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要想在短时间内找到那块碎瓷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看到杨靖蹲在地上挑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想要的,地摊老板提醒道:“这些碎瓷片虽然都是古瓷碎片,可我也没那心思和时间捯饬,您要是挑的话,还请小心一些,别再弄碎了。”

    杨靖摆了摆手,那老板也就不再说话了。

    忽然,杨靖的视线被一块大小如同火柴盒一样的瓷片吸引住了。这块碎瓷片上面还挂着少许的泥土呢,虽然没有刚才那种天青色的光芒闪耀,可那种同样的颜色却是让杨靖怦然心动。

    不动声色的把这块碎瓷片扒拉到了这堆碎瓷片的边缘,杨靖继续在里面扒拉。

    或许是这块碎瓷片让杨靖的运气再次回归,在接下来的十来分钟的时间里,杨靖一共扒拉出了二十来片带有相同颜色的碎瓷片,这其中,就包括了刚才把他吸引住的那块散发着天青色光芒的碎瓷片。

    这些碎瓷片都不大,最大的一块反而就是杨靖挑出来的第一块,最小的一片比大拇指甲盖也大不了多少。

    这个时候,摊子上又来人了,地摊老板招呼那个顾客,无暇顾及到这边,杨靖不动声色的把这些挑出来的碎瓷片放在一起,然后悄然的发动了鉴定技能。

    “北宋汝窑天青釉手拉功夫茶杯影月杯碎片,1120年,薛定宏。”

    “果然是汝窑的碎瓷片!”看到这个鉴定结果,杨靖心中大定,但接下来的圣戒忽然又出现的那个消息,才更让杨靖心花怒放。

    “宿主一共发现二十一片汝窑碎瓷片,这些碎瓷片如果修复后,可恢复成为一个完整的天青釉手拉功夫茶杯影月杯。”

    “这些碎瓷片竟然全都来自同一个整器,而且如果能够修复的话,这些碎瓷片竟然还能组成一个完整的汝瓷影月杯!”杨靖惊喜的在心里暗道,这个惊喜真的是来的太大了。

    这可是汝瓷啊,要是能修复的话,还能得到一个完整的整器,这太牛逼了有没有?

    宋朝的“五大名窑”,汝、官、哥、钧、定,这个排序,不是乱来的。本来,按窑场的出现次序,应该是定窑先行,但在历史上的重要性而言,则汝窑地位无出其右。

    俗话说得好,“物以稀为贵”,而汝瓷恰恰就是应了这句老俗话。

    汝窑出现在北宋晚期宋徽宗的时代。政治史上,那是一个不知所谓的混乱时代,艺术史上,却是中国文艺复兴的巅峰。赵佶作为朝廷上的皇帝或许不合格,但作为艺术家之中的皇帝,却当之无愧。凭着绝逸群伦的天才和生命力,他不但自身的创作成就高超,而且独具慧眼,赏识了无数卓尔不凡的艺术家。如果他不是搞垮了国家,后世的名声大概不致太差。而汝窑的出现,正是他的文化大业下的一道手笔。

    宋徽宗是个非常虔诚的道教徒。道教讲求清净无为,凡事要与大自然和谐合一。我们可以想象,既有艺术家脾气又有大把钱花的徽宗,一定把自己的生活打点得一丝不苟,极有品位。北宋宫廷一直使用的瓷器原本是定窑的瓷器,定窑的颜色是白色,对道教徒而言,这种颜色太刺眼,于是赵佶把心一横,重新订造,开始了汝窑昙花一现的历史。

    汝窑的色泽传说是来自天上。后周世宗柴荣,曾经烧造过一种名为“柴窑”的瓷器,却在北宋已经失传,只剩下当年立下的口谕:“雨过天青云**,者(这)般颜色作将来”。

    宋徽宗倾尽人力物力,就是要超越前朝,制作出可与之匹敌的汝窑。汝瓷成品的颜色、效果如出一辙——汝窑的瓷胎,不是白色的,而是带着淡紫,叫做“香灰胎”;而瓷器的釉色,不论是半透明抑或不透明,都显出一种非常柔和悦目的天青色,并常常带有轻微的釉裂纹,称为“蟹爪纹”。这种颜色和效果,后世一直在模仿,但却一直未超越!

    无论是南宋的官窑和哥窑,抑或清代的雍正和乾隆,尽管最后都做出了自己的风格,但在模仿技术而言,却只能做到袭貌遗神的程度!

    古籍记载,汝窑的颜色如此细腻,是因为釉中加入了玛瑙粉末。但根据英国最新的化验报告显示,尽管玛瑙粉末与釉内的主要矿物互不排斥,却无助于成色的改变或提升。这个消息对于矢志重现汝窑的艺术家固然是一大打击,对于存世汝窑的珍贵价值却是一次肯定,因为连这唯一可能破解汝窑秘方的线索也断了,这项文化遗产就更形稀罕了!

    而且金灭北宋后,汝窑也随之消亡,前后只有二十年,传世品稀少,弥足珍贵,到现在仅存也就是七十来件左右。其中苔北故宫博物院23件,燕京故宫博物院17件,沪海博物馆8件,英国戴维基金会7件,其他散藏于美、日等博物馆和私人收藏约10件,能够曝光的,也就是五六件的样子。这对于收藏家而言,这简直是“恐龙级”的珍品!

    如此难以仿制的难度,如此稀少的传世品,这就造成了华夏瓷器史上“汝瓷为尊”的地位。古玩界更是有“纵有家财万贯,不如汝瓷一片”的说法。

    连汝瓷的碎瓷片都如此的珍贵,更何况汝瓷整器呢?

    这就是汝窑,这就是汝瓷!

    说个毫不夸张的话,单纯从价值上来说的话,如果真的能够把这些碎瓷片修复成为一个完整的整器,其价值绝对不在刚才买的那件龙泉哥窑盘子之下,甚至还要超出!

    “这些碎瓷片也是绝对属于不能放过的珍品啊!”杨靖心中想着,手开始动了起来。

    他又在那堆碎瓷片中随便挑出了二十来片碎瓷片,然后和刚刚挑出来的那堆汝瓷混在了一起,这才开口对地摊老板说道:“老板,我一共挑出了四十五块碎瓷片,多少钱啊?”

    那老板也光棍,直接说道:“五片我就不要钱了,您给我八百就成了!”

    “老板,你不数一数了?”

    “甭数了,几块碎瓷片而已,再说了,我还信不过您吗?”这老板倒是光棍,或许是刚才杨靖刚从他这儿花了一万六,所以这老板对杨靖很放心,再加上他现在正在招呼另外一个客户,所以干脆连看都不看了。

    或许这老板正想呢,人家连一万六都毫不含糊的掏出来了,还能贪百八十的小便宜吗?

    杨靖乐得清闲,给老板要了几张报纸,然后撕开,开始一个个的包裹那些碎瓷片。包完了之后,杨靖点出八张“四人头”的百元大钞递给老板后,装好了这些碎瓷片站起身来就闪人。

    看了看表,不知不觉之间竟然在这个摊子上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眼看着潘家园旧货市场就要开门了,杨靖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步伐。

    可他走了没多远,视线就又被一个摊位给吸引住了。

    这个摊子不是地摊,而是一个三轮摊。所谓的三轮摊就是指摊主没有把摊子摆在地上,而是用一个面积比三轮车后车厢大两圈的硬木板,直接铺在三轮车的后车厢上,准备向外卖的物件就摆在木板上。

    这种摊子也是当年老燕京经常见到的一种摊子。早些年燕京城里查的严的时候,很多贩子都用这种形式卖东西。东西就在车上摆着,一旦发现有人来查,把贵重易碎的东西往车厢里一放,然后推车就跑,谁也追不上......

    这个摊子就是这么一个三轮摊。

    不过这个三轮摊上摆放的东西却是让杨靖挺动心的。

    三轮摊不大,但摆放的东西却不少,因为这个摊子除了底下那个硬木板之外,还另外竖起了三块三合板,这三块三合板是可以折叠的,不用的时候往下一放就能和底下的木板叠在一起,撑起来之后,这些三合板上面就可以悬挂很多小零碎物件。

    这个摊子主要是卖“红色收藏品”的。

    所谓“红色收藏品”,就是圈子里对有关于华夏太祖爷的物件的统称。(ps:那啥,老墨写这一段的时候也很为难,怎么称呼主.席是一个大难题。直接写主.席的名字,一个是大不敬,再一个是肯定被和谐星号,所以老墨想来想去只能用“太祖爷”来尊称了,还请各位看官勿究。)

    这其中包括最常见的“太祖爷像章”、“太祖爷语录”、“太祖爷画像”、“太祖爷瓷塑像”、《毛选》等物品、

    这个摊子的三个竖起来的三合板上悬挂的都是太祖爷像章,而底下那块大的硬木板上摆放的则是太祖爷语录和《毛选》。

    早华夏人民的心目中,太祖爷有着无法超越的地位,说太祖爷被万民敬仰那是绝对一点都不为过!因为太祖爷在普通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很高,再加上太祖爷早就离我们而去,因此有关于太祖爷的“红色收藏品”现在越发的兴盛起来。

    太祖爷像章种类有八万种之多,数量达五亿枚,已经被列为“现代文物”。太祖爷像章收藏比起传统艺术品市场虽然起步时间短,但实际上目前太祖爷像章收藏队伍不断扩大,凸显出供与求矛盾,从而使像章市场行情不断高涨。尽管如此,一些行家认为,与国外徽章市场价值相比,太祖爷像章目前的价格仍然远远没有到位,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可能超越传统艺术品的价值。

    在杨靖传过来之前的2017年,太祖爷像章的收藏已经越来越火爆了,虽然太祖爷像章的数量很多,但一些数量较少乃至稀少的像章,价格已经相当的昂贵了,据说世上仅存有一对的黑玉和白玉打造的像章,其中那枚黑玉打造的像章在九十年代末就被一名澳洲的藏家以1200万的价格买走了......国内仅剩的那枚白玉打造的像章,鬼知道现在值多少钱啊!

    当然,之所以能够卖出如此离谱的价格,主要就是因为稀少的缘故。一些当年生产数量较多的像章,大多还都在十来块钱一个的程度上。

    这个摊子上摆放的像章,大多数都是属于那种当年生产数量较多的像章品种,即便是在2017年,这种像章也不过才二三十块钱一个,至于现在更便宜,老板直接一口价,五毛一个......

    这些像章当然引不起杨靖的兴趣来了,把他吸引过来的是悬挂在一张三合板边缘的大像章。

    这个像章的个头果真是很大,杨靖估摸着直径没有十厘米也有九厘米,这比一般直径只有两三厘米的像章大出好多倍来。

    最关键的是,这个像章竟然偶尔还会发出荧光来。只要老板摊位上的电瓶灯灯光被遮挡住,这个像章就会发出荧光来,而把杨靖吸引过来的正是这偶尔发射出来的荧光。

    这个像章竟然是一块极为罕见的夜光像章。

    有关于夜光像章,杨靖在使用穿越技能之前也得到过一些资料。在2017年的时候,国内曾经有红色收藏品的爱好者曾经给太祖爷像章排出过最珍贵的名次,其中有一对直径在九厘米的夜光大像章以336万的价格排名第六。

    那对夜光大像章杨靖也曾经看到过图片,而眼前这个大像章,怎么看怎么都和曾经看过的图片上的夜光大像章是一模一样的!

    这枚像章是陶瓷材料,正面是太祖爷的侧面像,背景为三面相叠的红旗,下方则是紫禁城城门楼子。在有微弱灯光照射的情况下,这枚像章就是一枚普通的陶瓷大像章,可一旦灯光被遮住,那么这枚像章就会散发出荧光,发射出来的荧光恰好是太祖爷的侧面头像!

    “我靠,这不就是太祖爷的夜光大像章吗?”杨靖看了好一会儿,这才终于确定了这枚像章的身份。如果这枚大像章真是传说中的夜光大像章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拿回去就能拍出上百万的价格来?最关键的是,这枚大像章的品相绝对超过了9.5品,保存的很好,这么好的品相,比自己曾经在图片上看到过的那一对夜光大像章的品相还要好啊!

    这要是带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