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零章 没文化真可怕
    这个时候,三轮摊的老板打发走了一个客户,那个客户刚才在老板这里买了一套《毛选》,也不知道是那个版本的,花了三十块钱。

    老板腾出空来,自然要招呼杨靖了。

    “这位小兄弟,看中了什么了?”

    杨靖指着另外一块三合板中间位置悬挂的一个大像章问道:“这个大像章怎么卖?”

    “呦,您说的是这个啊!这个可不便宜,这可是180,这个像章您要买的话,最便最便宜也不能低于六百块。”

    所谓的180,是圈子里对三个里程碑像章的一种昵称,这种钢制像章因为直径为180毫米,所以被藏友亲密的称之为180。

    杨靖暗暗地点了点头,这个价格真心不算贵。180像章是后世公认的太祖爷像章中的“十大名章”之一,在1993年的时候,180大约能卖三百元左右,到了1995年,180就涨到了九百,到了1998年更是直接涨到了三千六,而到了2017年,一枚180像章的价格大约在五千左右。

    现在是1994年,180像章卖六百真心不算贵。

    杨靖又随口问了几个像章,这些像章有摆在中间位置的,有摆在边缘位置的,价格有高有低,但总的来讲,摆在中间位置的像章显然价格要高一些。

    而且杨靖还发现一个现象,那就是有几个后世被炒到几千块一枚的像章,在现在并不贵。而且也没有像刚才那枚180像章一样开始涨价了。

    也就是说,有些后世挺值钱的像章,现在并没有开始涨价,或许要再等几年这种像章才会涨价。

    杨靖指着那枚夜光大像章问道:“老板,这个像章多少钱?我看这枚像章还能发荧光呢,挺稀罕的,如果价格合适,我就买下来。”刚才杨靖已经用圣戒鉴定过了,这就是一枚真正的夜光大像章。

    那摊主一看杨靖指的那枚夜光大像章,就笑道:“您说这枚像章啊,这枚像章便宜,您要是要的话,一百六。”

    杨靖一听这价格心里就兴奋了。很显然,刚才自己的推断很有可能是对的。后世那些动辄几万甚至是十几万一枚的像章,在现在这个年代还没有开始发力上涨呢。或许要等到人们意识到这种像章的数量实在是太少了,才会让这种像章的价格疯涨。但现在,因为资讯的不发达,再加上生活水平的限制,这样的像章还没有开始疯涨。

    “这个价格贵点了,能便宜点吗?”

    “便宜也便宜不到哪儿去,我这都是小本买卖,卖一个像章赚不了仨瓜俩枣的。您要是要,再给您便宜两块钱。”

    “一百五成不?一百五我立刻付钱拿走!”杨靖也没心思再打价了。一枚拿到二十三年之后就能价值过百万的太祖爷像章,现在明买明卖的就叫价一百六,这天底下还有比这个更便宜的事吗?要不是杨靖对于打价已经成了习惯性的了,他真的就不打价了。

    那老板想了想,点头说道:“得嘞,一大早开张的买卖,便宜点就便宜点了。一百五,成交。”

    一枚在二十三年之后就能价值过百万的像章,就这么被杨靖堂而皇之的以一百五的价格买了下来......

    不过杨靖并没有走,因为在老板包这枚像章的时候,杨靖的视线又被一本书给吸引住了。

    那是一本大约有七厘米厚的《毛选》,封面是极为罕见的红色绒布。

    看到这种封面的《毛选》,杨靖的小心脏就不由自主的狂跳了好几下。

    拿起保存的相当不错、最起码有8.5品的《毛选》,借助着灯光一看,杨靖立刻就确认了这本书的真实身份。

    这本有着红色绒布封面的《毛选》,是32开,里面是黄色土纸,书脊上印着“晋察冀日报社编印”字样。打开红色绒布封面,首页印着太祖爷的黑白肖像,肖像下书“中国人民领袖*****同志”(ps:这个地方实在是不敢改,也没法改了......)。

    很显然,这本书应该就是华夏最早的中文版《毛选》!

    在后世有人统计过,《毛选》在国内外共有84种不同文字,8300多种不同版本。而其中最珍贵的,莫过于19年5月由晋察冀日报社出版的,于19年5月发排,9月正式对外发行的那套《毛选》了。

    这套《毛选》是现在公认的第一套中文版《毛选》,主要编入太祖爷从抗战开始到19年6月间的著作共29篇,分为5卷,约46万字。这套《毛选》当时印有5卷分册平装本和5卷合订本两种,初版各印2000册,1945年3月又再版(实际上是重印)。

    这一系统的版本不论是初版还是重印本,存世量极少,其收藏价值无可估量,已成为珍贵的历史文物。尤其是这种给合订本加装了红色绒布制作的精装版,数量更是罕见。

    果然,圣戒给出的答案也证实了这一点,这本书是真品。

    眼前这本就是传说中的19版《毛选》的精装版,这种精装版在2016年的一场拍卖会上,曾经拍出了135万元的天价,比“一页宋版一两金”的宋版书价值还要高。

    包裹好夜光大像章的老板看到杨靖在打量那本《毛选》,就笑着说道:“相中这本《毛选》了?”

    杨靖点头问道:“这本书多少钱?”

    “呵呵,这本书可不便宜,你要是想要的话,最低也得三百块!这本《毛选》可是解放前的版本,市面上很少见的,我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从别人手里收来的。”

    杨靖本来还以为老板怎么也得叫个几千块的价格呢,而且杨靖也已经做好了掏钱买下这本书的决定了,哪儿想到,老板嘴里的这个“不便宜”,竟然才三百块!

    不过随即杨靖一想有几种解放前的《毛选》在2003年的拍卖价格,心中也就释然了。

    在2003年,燕京华夏书店“第23期书刊资料拍卖会”上集中推出7部太祖爷早期著作珍本上拍,结果,《毛选》1948年晋冀鲁豫中央局编印,2册,纸本,精装,8品,以2420元成交。

    《毛选》1948年东北书店出版,1册,纸本,精装,7.5品,以1540元成交;《毛选》1947年大联大众书店出版,1册,纸本,精装,9品,以3300元的价格成交;《毛选》1947年渤海书店出版,1册,纸本,精装,8品,以2860元成交。

    这些《毛选》都是解放前出版的,在拍卖会上才拍出了几千块的价格,那么要是放到现在呢?现在毕竟才是1994年。当然,这位摊主显然没有意识到他手里的这本19年版的《毛选》,其珍贵程度远远超过了其他版本的《毛选》,他这是把这个版本的《毛选》当成了和其他解放前版本一样的《毛选》了,所以他才会喊出如此低的价格来。

    要是他知道这本书在二十三年之后价值超百万,他会不会后悔死?

    可如果他要是知道的话,他又怎么会喊出这么低廉的价格呢?

    果然是——没文化,真可怕......

    眼看着还有几分钟市场就要开门了,很多地摊都开始收拾不在外面做买卖了,而是准备进入到市场里面再摆摊。

    不是他们不想再外面继续卖,实在是每逢周六周日清晨,派出所的、市场纠察的就全都早早的冒出了头,谁敢在外面摆摊,一律查抄。

    没办法,随着潘家园旧货市场越来越火爆,摊位的出租费和税收也成了当地政府部门的一块不小的收入。平时你在市场里面摆摊,方便监管,可你要在外面偷卖,不仅市场损失摊位出租费,还损失一部分税款。

    这年头,偷税漏税那可是要蹲窑的。

    平时没有鬼市的时候,外面还好点,可一旦开鬼市,要是不严查,这些游击队能在外面卖到早晨人们上班,不仅偷税漏税,还能造成交通拥堵。

    这是坚决不能发生的事情。

    于是,每逢周末开鬼市的时候,监管人员就会全体出动,谁敢扎刺,逮!到点谁还敢在外面摆摊,逮!

    也是得益于市场组建初期的这种高压政策,才让市场的秩序变得好了起来。要是放任不管的话,鬼知道潘家园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杨靖蹲在马路牙子上,路对面就是潘家园的北门。

    虽然有点冷,但杨靖心头却是火热的。刚来还没一个半小时呢,就连续淘到了四样大开门的好东西,这在二十三年之后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而最让杨靖欢喜的并不是淘了这么多好物件,而是这种氛围,这种环境以及这种消费水平......

    其实杨靖很清楚,今天自己买到的这些东西,除了那个龙泉哥窑花口盘之外,其他三样都算不上什么捡漏,即便是那个哥窑盘子,也只能算是捡了一个小漏而算不上捡大漏。

    这个年代,很多大开门的好东西,价格就是这么低。这年头,清三代的御瓷,也就是几百块上千块一个,民窑的东西,几十块就能买一个。

    像那个仿哥窑的花口盘,就算是真正的雍乾时期仿的,价格也就是在一两万左右。别忘了,这个时代的人均收入才多少!

    94年,燕京的月人均收入,也就是社会平均工资才五百多点!一个盘子要是卖一万六的话,那得一个燕京人不吃不喝连续干上三十个月才能买这么一个盘子。

    更别说九十年代华夏居民的家庭负担都比较重,因为这个时代的家庭,家里普遍最少都是两个孩子,多的有四五个!

    这么多孩子,再加上老人,就指望着两口子的工资养活,一个月下来一家还能剩下多少钱?一个家庭一年能攒下两千块,那就算你会过日子,还得说家里人口不多,能挣钱的人比例高一些。

    所以说,回到这个年代买东西,这么低的价格,那其实不叫捡漏。

    不过就算是不叫捡漏,这个年代对于杨靖来讲也已经是极为满足了。

    他可是从二十三年之后物价飞到天的2017年穿过来的。在2017年,十万块钱叫钱吗?一个证券公司内部搞个年终先进评选,光是奖金就有二三十万!

    可在这个年代,十万块钱那可真的是叫“巨款”了!在这个时候,全华夏十多亿人,个人户头上存款数能够超过十万的,绝对是很少见的!哪像后世那样,百万只是刚起步,千万富翁多如狗,亿万富翁满地走......

    这情况就好像你退休后在燕京或者沪海拿退休金,然后在偏远山区过日子一样舒服。

    杨靖现在就是这个感觉——这个年代的好东西真多!好东西真便宜!

    今天捡的最大的那个漏,只能算是那个龙泉哥窑花口盘了。这个盘子要是真鉴定出来是龙泉哥窑的话,拿回去上拍,起步价一千五百万那是妥妥的。可现在要是上拍的话,多少钱?估计能拍个十来万吧。

    别忘了,华夏瓷器后来之所以上涨的这么厉害,不光光是因为盛世古董的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老外炒作的。

    事实上,在九八年之前,华夏的瓷器还不是动辄就是几百万上千万甚至过亿的价格,只是国外那些炒家很敏锐的发现华夏市场的兴起,而他们的手里又拥有大量的华夏古瓷,因此他们开始联手炒作华夏瓷器,再加上华夏人兜里开始渐渐有钱了,尤其是那些爱国的大商人,也都想着把流落在国外的华夏瑰宝收回来,于是在无意中就不自觉的配合上了那些国外炒家,然后炒着炒着,华夏的古董价格是越来越高。

    这不是瞎话,这绝对是实情。

    这么说吧,咱们华夏人心头永远的痛,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铜像,在九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在国外的价格也就是在十多二十来万国币的样子,但到了2000年,一个兽首的价格就已经突破了七百万,到了2007年,更是接近了七千万,而到了2009年,兔首和鼠首拍了多少钱?2万欧元,折合成国币那就是将近三个亿,一个兽首的价格一个半亿!

    没有人炒作,鬼才相信几个差不多的铜制兽首,在短短的二十年间竟然会上涨一千倍!

    想当年那些外国强盗在咱们老祖宗的手里抢走了大量的国宝,现在华夏崛起了,这帮子强盗的后人又利用咱们华夏人尊敬祖宗的脾性,开始联手炒作华夏的古董。这些外国强盗当年用枪炮给咱们的老祖宗带来了难以愈合的伤口,还抢走了咱们家的宝贝。现在,这些外国强盗的子孙又开始用这种不要脸的方式从咱们的口袋里偷钱!

    悲哀啊......

    不对比不知道,这一对比,聪明的杨靖立刻就明白了这其中的前因后果。

    这绝对会让一个在后世资讯大爆炸时期成长起来的年轻人肚子里起无名火。可杨靖也清楚,自己现在发火、发怒什么,都不管事!历史的巨轮不是自己一个人能够挡得住的。

    不过自己又圣戒傍身,最关键的是,圣戒还有“限制级时空穿梭”技能,那么自己是否可以在这方面考虑考虑呢?

    眼看着市场的大门渐渐地打开了,杨靖反而陷入了沉思之中,一个模糊的想法渐渐地开始成型......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5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