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四章 薛仁贵的“隔代兄弟”
    一边走一边聊,杨靖也知道了这位地摊老板姓薛,大名薛仁发。

    用这位薛老板的话来讲,他就是唐代名将薛仁贵的隔代兄弟......

    这位薛仁贵的“隔代兄弟”是土生土长的燕京人,往上数好几代就在这块儿生活。

    “这一大片地儿,在六十年代之前全都是水坑子和草洼,一下雨,那些水坑子和草洼中就全都是水,我小时候就是在那些水坑子里学会游泳的。”这位薛老板也是一个特能侃的主儿,走了没几步,就和杨靖侃上了。

    “这一大片地儿以前真是烧砖的,以前叫潘家窑。这是因为早年间在护城河东边有不少砖窑瓦场,这潘家窑是其中的一家,因窑主姓潘,于是窑场以窑主的姓氏而得。这位潘窑主是一个外来户,据说是来自鲁省的济宁,一开始是烧琉璃的,结果这地儿的土质不成,烧琉璃烧不好,于是他就改行烧砖。

    可这烧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在那位潘窑主来之前,这里就有七八家专门烧砖的窑厂了,用现在的话来讲,商业竞争那叫一个激烈啊。不过这潘窑主脑子活啊,他不仅严格控制烧砖的质量,而且还偷偷摸摸的多往里添砖,最关键的是,他还雇佣了好几辆大马车,凡是从他这里买砖的,只要不超过十里地,他都免费给送上门。你说这潘窑主做生意精明不?人家那时候就懂得送货上门这项服务了。

    这位潘窑主的砖质量好,数量还多,再加上又送货上门,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把其他的窑厂全都给收拾了,在这一片形成了一家独大的局面。据我爷爷讲,那时候来给这位潘窑主做工的人最多的时候可是有好几百人呢。这潘家窑村就是当年那些烧砖的聚集在一起慢慢形成的。

    我爷爷讲,我往上数也不知道是那一代的老祖宗,就是给人家潘窑主扛活的,后来我们家就在这片住下了。一直到了二十多年前,我记得我那时候才十来岁,咱们政府部门就把因为挖土形成的那些水坑子和草洼全都给填死了,说是准备开发,几年间就形成了一大片居住区,包括我现在住的华威西里还有北边的华威北里,都是那时候形成的,那时候这里还叫潘家窑呢。不过这个名字叫了没多久就改了,因为在咱们老燕京话中,这‘窑’就是古时候的妓.院,你说一大帮子人都住妓.院中,那实在是不像话,于是就把潘家窑改成潘家园了。”

    还别说,这薛仁发的口才还就真不错,三言两语之间就把这一片的情况说清楚了。

    等走到门口警卫室的时候,这薛仁发已经和杨靖熟悉的差不多了。

    “老钱,你个老小子就光知道打瞌睡吧,小心让你们领导逮住!”一开门,那位工作人员正用胳膊拄着桌子在那儿打瞌睡呢,薛仁发这一嗓子喊出去,这位老钱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丫挺的找揍是不是?”这老钱没好气的骂道,看得出来,他们俩的关系确实是很熟悉。

    “这老小子以前和我住邻居,我们从小一块光着腚长大的。”薛仁发也不以为忤,小声的给杨靖解释道。

    杨靖微笑着说道:“师傅,我是过来取我刚才寄存到你这的那尊佛像的。”

    那老钱一看杨靖,态度立刻变得好了许多,笑着说道:“不多放一会儿啦?这个点儿鬼市可是还没结束呢。”

    “不了,我刚才在薛师傅这里买了不少东西,而且我还准备租薛师傅的一间屋子放东西,我现在就打算把这些东西都挪薛师傅家去。”

    “那也成,老薛这家伙人老实实在,没那么多花花肠子,你的东西放他那儿只管放心。喏,这是您的佛像,一点儿没磕着碰着的。”这老钱一听这个,立刻就给那位薛老板上了背书。

    杨靖笑着点了点头,接过了那尊铜像,然后道了一声谢,抱着铜像就和薛老板走了出去。

    出了门,顺着昏暗的公路向西走,一边走这位薛老板就一边说:“政府说了,这几年我们这边还要进行开发,就和南边的方庄一样,准备盖楼,盖小区,就是不知道我们家什么时候能拆着。要是我们家也能拆着,那就能换一套干干净净的楼房了。哎,住了一辈子破平房,住的够够的了。”

    走了没多远,两个人就下了马路,薛老板的家就在马路边上。

    出乎杨靖意料的是,这位薛老板的家倒是不小,最起码是两处四合院合起来的,面积足有五六百平,而且原本大大的院子里修了不少的简易棚子,棚子里面堆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呵呵,让您见笑了,我家乱糟糟的。”

    “我说薛师傅,你家的面积可不小啊。”杨靖这次真的是挺赞叹的,这么大的一处院子,等以后这里拆迁的时候,换四套一百二的房子是绝对没问题的。

    “嗨,甭提这个了。我家的院子以前没这么大,四年前我隔壁家里出了点事儿,他家男人杀人枪毙了,剩下老婆孩子没人管,于是那女人就准备把房子卖掉,然后带着孩子会冀省娘家。正好那时候我手里有点钱,再加上这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我们两家做了好多年的邻居,我也不忍心看到那娘儿俩无依无靠的,于是就咬牙花了一万八买下了这套宅子,打通了就成现在这样子了。”

    顿了顿,这老薛继续说道:“可是买下来花的那一万八真压手啊,搞得我那两年连进货都紧巴巴的,有的时候真想再把围墙堵上,然后再卖出去,反正这两年房价也涨了一点,现在卖那套房的话,最起码能卖三万多。”

    杨靖笑道:“薛师傅,你这套房子买的好啊!听我的,如果你不着急用钱的话,这房子你千万别卖。等你们这儿拆迁的时候,你最好能换上两套住宅楼,然后剩下的面积全都换成门市房,哪怕添钱也要换成门市房,只要你手里有一套上百平米的门市房,我包你两口子下半辈子不愁吃喝!”

    “真的?”这老薛眼睛发光的问道。

    “呵呵,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听我的保证没错!”

    这老薛点了点头,虽然没有说话,但杨靖看得出来他动心了。

    “杨兄弟,你看看这间屋子怎么样?这间屋可是我专门拾掇出来存放贵重物品的,正好这段日子我没怎么进货,这屋子空出来了,今儿个正好给你。”老薛领着杨靖来到了东厢房,拉开了屋门,指着里面说到。

    杨靖一瞅,呦,这屋子还真不错,尤其是在现在这个年代来讲,这样的平房已经相当不错了。

    房间面积不小,应该是老薛把这两间东厢房打通了,窗户什么的全都胡死了,地面和四壁都铺着瓷砖,头顶上也有吊顶,搞得这间屋子就好像后世居民楼的洗手间或者是厨房差不多。

    杨靖当然明白老薛为什么要这么装修这间屋子了,这是为了防潮和防盗啊。

    “嗯,这屋子不错。老薛,这间屋我租一天,多少钱?”

    老薛有点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说道:“杨兄弟啊,其实这屋子我之前也往外租过,一些从外地来的客人在市场买东西,有的时候买的挺多,他们也和你一样,在市场周围寻找一间屋租下来,然后放东西......以前我对外租的价格都是一天一百,你看......”

    一天一百,在这个年代确实不便宜。要知道在这个年代,在三环附近租一套院子,一个月也就是五六百的样子。

    不过杨靖现在哪儿还顾得上在乎这点钱?于是他很痛快的就答应了下来。

    主要是通过接触,杨靖感觉这老薛人是真不错,虽然有点碎嘴子,可心肠确实挺好,把东西放在他这儿也放心。

    看到杨靖答应,老薛高兴的冲着北屋叫了一嗓子:“冬梅,快过来,把东屋的钥匙全都拿过来。”

    这一嗓子出去,一个四十来岁,长相蛮清秀的中年妇女从屋里拿着一串钥匙快步走了出来,看见杨靖之后略微有点紧张,杨靖报以微笑和点头。

    “杨兄弟,这是我媳妇儿,刘冬梅。冬梅,这位是杨先生,今儿个租咱们家的屋子用。”老薛一边说,一边把钥匙递给了杨靖,“杨兄弟啊,这些钥匙就是这间屋子的所有钥匙,今儿个您租了我的房子,我就得把钥匙全都交给您。您放心好了,我们家没有留一把这屋的钥匙。”

    杨靖笑着接过了钥匙说道:“老薛,我相信你。”

    老薛像是一个被老师夸奖的孩子,扭头对他媳妇说道:“冬梅,今儿个你哪儿都不用去了,今儿个你的任务就是在家看着。杨先生在市场买的东西都挺值钱的,人家信任咱们把东西放咱这儿,咱们说什么也得给杨先生把东西保护好了。”

    老薛的媳妇儿似乎不太爱说话,只是非常用力的点了点头。

    老薛又说道:“媳妇儿,早饭咱们吃什么?”

    “小米粥、咸菜和果子。果子我刚买回来,小米粥已经熬好了,现在吃吗?”

    老薛搓了搓手笑着对杨靖说道:“杨兄弟,一块在家吃点热乎的吧,您也甭嫌弃,我媳妇儿熬得小米粥可好喝了。”

    杨靖抬手看了看腕表,发现这都六点多了,于是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叨扰了。”

    趁着老薛媳妇儿进屋准备早餐的空当儿,杨靖和老薛一起动手,把三轮车上的东西全都搬进了屋子,锁好了里面的木门,又把外面的防盗门给锁上了。双重保险,再加上家里还有人,杨靖还就真挺放心的。

    锁好了门,杨靖跟着老薛走进了北屋。燕京城四合院的北屋是正房,用来住人的,通常都是装修最好的。不过老薛家的正房却是无法和刚才那件厢房相比,地面竟然还是砖石的,连个地板砖都没有铺,四壁也都是简单的刷了一下大白......

    人家住的挺舒服的,杨靖也就没有在意这些。进了屋,就是客厅,此时在客厅的一角,老薛的媳妇儿已经把小米粥、咸菜还有不少的果子(油条)摆好了。

    “来,趁热吃,甭客气。这天要是不快点吃,一会儿就凉。”老薛当先坐了下来,他媳妇刘冬梅则走进了里屋。

    杨靖一边坐下一边问道:“嫂子不跟着一块吃?”

    “甭管他,咱们先吃,一会儿你还要到市场,要是吃慢了,这鬼市也都散了。”

    一听这个,杨靖也不客气了,用筷子夹起一根油条,咬了一大口,开始吃了起来。

    还别说,老薛媳妇刘冬梅熬得小米粥果然好喝,黏黏糊糊的,还特香,杨靖一连喝了两碗这才满意的放下了筷子。

    “杨兄弟,再吃点啊,小米粥还有呢。”

    “呵呵,薛老哥,真的是吃饱了。很好吃!”杨靖笑眯眯的比划了一个大拇哥,“我说薛老哥啊,刚才我有句话一直憋在心里没问你,现在我想问问你,就是我刚才买的那些文件资料,你还能搞来吗?”

    一听这个,老薛的眼睛亮了起来,连饭也顾不上吃了,笑着点头说道:“当然,这些东西是昨天上午我才从架松坟那边的一家废品收购站发现的,下午就拉了一车回来,结果全都卖给你了。不过那边东西还多得很,我估摸着,最起码还能拉两车没问题。”

    杨靖一听这个,眼光闪动了一下,略一沉思就说道:“薛老哥,估计你也看出来了,我是挺喜欢这些东西的。这样吧,一会儿吃了饭你带我过去,我在那里选一选,有我需要的,咱就买下来。嗯,你放心好了,你多少钱买我不管,我可以还是用两块钱一斤的价格从你手里收。你看怎么样?”

    刚才买那些珍贵手稿的时候,杨靖心中就已经有了一个想法和计划,但不管有什么想法和计划,他都需要在这个年代找一个帮手!

    老薛闻言楞了一下,随即点头说道:“那感情好,这倒是省的我再往市场拉了。不过杨兄弟啊......”老薛变得有些扭捏起来,“我、我在那废品收购站买这些东西的价格都挺低的,两块钱一斤给你,这......”

    杨靖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薛老哥,你可能也看出来了,我不差钱儿。两块钱一斤对于我来讲不算什么。你毕竟也要赚钱养家,我不会觊觎你那块利润的。我的意思是说,只要你能搞到让我满意的东西,别说两块钱一斤了,就算是再贵点我都不在乎。关键是那些东西符不符合我的心意。”

    “放心吧,杨兄弟,我保证那里剩下的那些东西里面也有你想要的。我昨天下午拉货的时候听里面的人说过,这些东西好像是东城哪个大图书馆清理仓库清理出来的,剩下的那些东西和今天你买的这些东西都差不多。”

    杨靖一拍大腿说道:“那就成!一会儿吃完饭,咱们就先去架松坟那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