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五章 老鼠掉进米仓里
    老薛嘴里说的架松坟,其实就是后世的劲松。

    只不过在这个时候,劲松还不叫劲松,就叫架松坟。事实上,在二十世纪初燕京城的地图上,这片地方还叫架松坟呢。

    原来清代开国功臣肃武亲王豪格,也就是那个清初八家世袭罔替的****之一的肃武亲王豪格,在死后就葬在这个地方,因为其墓地上有六棵古代的龙松,其弯曲的主干有架木支撑而得名。当年这里还是燕京城挺有名的一景呢。

    只不过在解放前后,这六棵古松先后枯死或者被伐,这个挺著名的景点就慢慢的衰败了下去。虽说在八十年代这里就改成了“劲松”,可在这周围生活的老居民,都还习惯把这里称为架松坟。

    从老薛家到劲松的那家废品收购站并不算太远,最多也就是三里地。老薛骑着三轮带着杨靖,两个人连十分钟都没用,就来到了那家废品收购站。

    这个点儿人家还没开门呢,还是老薛砸了一顿门,惹得里面的狗“汪汪”大叫,这才让这废品收购站的老板不情愿的起床开门。

    这废品收购站的老板这么早就被吵醒,起床气显然不小,不过老薛显然和这伙计很熟,嬉笑两句,杨靖他们俩就被迎了进去。

    这家废品收购站的规模不算小,应该是某个四合院拆了围墙之后改造而成的。

    废品站的老板就住在北屋里,在北屋的南边,就是一个足有上千平米的空地,周围围着好几处简易窝棚。

    这个空地中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杂物,以废铁、废塑料布、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为主,那些窝棚虽然都有门,但透过窝棚墙壁的缝隙,也能看到里面堆放着不少的东西。

    老薛跟着废品站的老板进了北屋,在里面也不知道嘀咕了些什么,老板随即就拿着钥匙走了出来,打开了一个靠近北屋的窝棚说道:“那些东西都在这里面呢,你慢慢挑吧,别给我弄乱了就好。我还得回去补个回笼觉,挑好了招呼我就成。”

    废品站的老板说完这些,打着哈欠就回了屋。老薛冲着杨靖招了招手,两个人就一头钻进了那间窝棚。

    进去没一会儿,杨靖就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怪叫。

    没办法,这个窝棚别看简陋不堪,可里面放的这些东西却没有一件是简单的。饶是杨靖平时足够镇静,在看到里面放的这些东西时,再也忍不住了。

    窝棚里面的东西摆放的不算整齐,一堆一堆的,可就在这些一堆一堆摆放的纸制品之中,杨靖看到了大量的清末民初的油画、手绘地图、照片底片、手稿文档,甚至杨靖还在里面发现了上百张明清时代的碑拓......

    “我靠,这是周湘的油画......”

    “哎呦喂,这是年羹尧手绘的藏区地图?”

    “老天爷,这是溥仪登基时的黑白照片?”

    “我的天,这是曾国藩和李鸿章的信札?”

    “这是明代于谦的碑拓?”

    ......

    几乎每隔一两分钟,杨靖就会觉得自己的小心脏一抽抽。这他妹的哪儿是废品收购站的窝棚啊,这简直就是一个小型的明-清-民国时代的文献博物馆啊!

    此时的杨靖就觉得自己好像成了无意中闯进米仓的小老鼠,眼前全都是香喷喷的好吃的......

    虽然没有镜子杨靖看不到自己现在的模样,但杨靖敢打赌,此时此刻自己的眼睛绝对是通红的,浑身上下绝对是不停的打摆子的,手也绝对是哆嗦的。

    要不是这样,旁边的薛仁发薛兄为啥一副时刻准备着叫人的架势?

    “兄弟,你没事吧?要不你先出去清醒清醒?你这个样子太吓人了!”好半晌,老薛这才敢小声的对杨靖说话,刚才他真的是一句话都不敢说,生怕把这个年轻人吓出毛病来。

    至于吗?不就是一堆破烂儿嘛!你激动的浑身打摆子干嘛?知道的明白你这是激动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发羊癫疯呢。

    不带这么吓人的好不好?

    “兄弟,你要是想要这些破烂儿,咱都收走,这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你可千万别弄出个什么病来,哥哥我担不起啊......”

    老薛连着说了两句话,这才把杨靖从惊喜中惊醒过来。

    晃了晃脑袋,杨靖带着歉意的对老薛说道:“老哥,实在是对不住了,主要是这些东西我太喜欢了,所以......你知道的,失态了。”

    老薛摆着手说道:“哎呀兄弟,你没事就好,刚才你那劲头儿可真是吓死我了,我生怕你再激动出个什么毛病来,哥哥这点身家可真的是担不起啊。”

    杨靖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老哥,咱们也甭挑了,这个窝棚里的东西全都拉走!你去叫老板,让他多准备一些牛皮纸或者废报纸,这些东西需要仔细包裹起来。”

    老薛点了点头,推开窝棚的门迅速向外面走去,不一会儿的功夫,老薛就抱着一摞子牛皮纸走了进来,老板手里提着一些麻绳也跟着走了进来。

    “老薛,你可别逗我啊,这些东西你确定你都要了?”

    “你当我逗你玩啊?这大冷的天,谁有那个心思逗你玩啊?快帮忙,把这些东西都一捆一捆的包裹好,捆好,然后过称。”

    “那,还是按昨天的价格?”

    “废话,你丫要是敢涨钱,当心哥哥我真不要你的。”

    “得嘞,您请好吧!这活儿交给我来做!”这老板一听这几百斤破烂儿人家全都要了,身上的睡意顿时就不见了,手脚利索的立刻就打起下手来。

    有老薛和废品站老板在那儿忙活,杨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干什么好。他现在还和在梦中一样,以前总听说谁谁谁当年在哪个地方用收破烂的价格买了好多珍贵的手稿文档,结果那些东西到后来都成了价值连城的宝贝。

    那些仿佛是传说一样的故事,那些原本自己只能听着然后背地里偷偷羡慕的事情,现在就这么活生生的发生在眼前,杨靖真的是有些恍惚。

    ......

    三个人从快七点一直忙活到十点多,这才把这间窝棚中的所有资料全都打包过称。

    一共五百八十斤!

    这个数量再次让杨靖的小心脏一阵狂抽抽。虽说这里面也有一部分不是那种珍贵的文献资料,可这些资料却是能够形成一个完整的系统。

    比如杨靖就在这一堆资料中找出了上千张黑白照片,有些照片甚至都已经看不太清楚了,但这些照片却忠实的记录下来从第二次鸦片战争一直到建国后发生在华夏大地上的一系列重要事件。

    甚至就连当年八国联军破坏圆明园以及占领津门的珍贵照片,在这里都能找到。

    虽然这些照片记录的都是我国那个黑暗阶段的屈辱史,但这些照片何尝又不是在时刻提醒着后人要努力奋发,争取让中华民族再次屹立在世界民族之巅呢?

    所以,这些照片中尽管蕴含的人文宝气都不算很多,但对于整个华夏的近代史来讲,却是不容忽视的一个组成部分,对于我国近代史的研究绝对有着极大的帮助。

    只可惜,也不知道是那个尸位素餐甚至是煞笔的家伙,竟然放任这么珍贵的文献资料就这么屈辱的流落到废品收购站!

    幸好,我杨靖赶上了,那就让我杨靖来保护起这些珍贵的资料吧!

    回去的时候,老薛的三轮一车拉不了,废品站的老板就从外面叫了一个黄面的,连上老薛的三轮,一次性拉走了。

    回到家卸完这些资料,都已经十一点多了,鬼市早就散了。

    不过杨靖却是不后悔。即便自己全程都待在鬼市上,也绝对不会有如此巨大的收获。别的不说,光是这些文献资料中所蕴含的人文宝气,就已经远远地超出了杨靖的想象。

    原本杨靖还想趁着这次时空穿梭多寻找几件古董,然后好好的补充一下圣戒呢,结果其他的宝贝没有淘到几件,倒是淘来了一大堆更重要的文献资料。

    这些文献资料的价值先放到一边,光是那些手稿中蕴含的人文宝气,就足以让圣戒的人文宝气含量暴增十倍以上!

    这些珍贵的人文宝气才是杨靖最大的收获。

    “我说老薛,你那摊子还在市场上呢,你这么长时间不去行吗?”杨靖和老薛凑在一起洗手,杨靖问老薛。

    “没事!我那摊子旁边就是我的一个老伙计,他知道我经常跑出去收货,所以以前经常替我照看摊子,我下午过去收摊子都没问题。”

    杨靖笑了笑,甩了甩手上的水,这才说道:“既然你那摊子不用照顾,那咱们中午找个饭店喝点吧!叫着嫂子一块去,今天上午要不是你,我也收不到这么多的资料,所以咱们必须得吃顿饭。”

    老薛虽然嘴碎,可绝对不是一个磨叽的人,一听这话,略一思考就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结果临出门的时候,杨靖这才发现老薛的媳妇儿并没有跟着一起来。

    “我说薛老哥啊,你怎么不招呼嫂子?”

    “娘们家跟着咱们上桌干嘛?再说了,她还得在家里看家,一会儿咱们吃饱了给她捎点回来就成。”看到杨靖还想说,老薛立刻拉着杨靖就往门外走,边走边说道:“中午家里不能离人。这段时间这一片正在搞开发,虽然距离我们家还有点距离,不过这一片的外来人口是越来越多,这一片的治安也变得越来越糟糕。刚才咱们从外面又拉这个又拉那个的,还不知道被多少人看在眼里呢。万一要是赶上一个别有心思的,趁咱们出门吃饭把家给掏了,咱们找谁说去啊?所以啊,家里必须留人。”

    这话说的很有道理,这几年,随着燕京的开发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多的外地人涌入到了燕京,再加上当地下岗工人也是越来越多,这几年的治安的确是不太好。要不然国家也不会在两年后,也就是1996年再次展开了全国性的“严打行动”,为了就是打击这种越来越猖狂的犯罪分子。

    杨靖默默地点了点头,没有反驳老薛。

    老薛骑着三轮带着杨靖,三转两转,就转到了一家饭店门口。下了车之后,老薛就说道:“杨兄弟,别看这家馆子不起眼,可里面的涮羊肉很地道,这馆子的老板祖上是正儿八经的八旗子弟,好像还是镶黄旗的,所以这老板做涮羊肉很有一手,保证不比东来顺的味道差。”

    这天寒地冻的,从凌晨就开始忙活,一直忙活到现在,要是来上一顿暖暖活活的涮羊肉,那绝对是无比的享受。

    “好!既然你说这儿好,那咱们就在这儿吃!”杨靖也是饿了,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推开厚重的棉帘子,一股子热气夹杂着浓郁的羊膻气顿时扑面而来,不大的大厅中已经坐满了人。

    “老包,还有地儿吗?”进屋之后,老薛就冲着柜台吼了一嗓子,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顿时抬头望了过来,随即脸上就露出了笑容迎了过来。

    “呦,是薛哥啊,有,还有地儿,您几位?”

    “就我们俩。这是我一远方来的好兄弟,今儿个你可得好好的露两手啊。”

    “放心吧,薛哥,兄弟我的手艺您还不知道吗?走,里边请,里边还有一个小单间空着。”

    杨靖和老薛就跟着这位老包往里走,路过柜台的时候,杨靖一抬眼就看到了柜台里面的酒架子上竟然还有茅台酒,就下意识的问道:“老板,你这茅台真不真?”

    这话一出口杨靖就有点后悔了。都是后世那些横行的假酒做的孽,后世的茅台满天飞,鬼知道是真是假啊。不过在这个年代,假茅台或许真有,但绝对不会向后世那么满天飞。

    这老板一愣,脸色变幻了一下,随即强挤出了一个笑容说道:“瞧您说的,敝店虽然规模小,但我这里卖的东西都是真的,咱这里不卖假货。”

    杨靖带着歉意的说道:“抱歉啊老板,这主要都是假酒给闹得。我们老家那边,假茅台多得是,所以我就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既然您能保证是真酒,那一会儿给我上两瓶!”

    这老板一听这个,脸上才算是露出了真心的笑容。这年头,来他这种苍蝇馆子吃饭的,十个人里面有九个都喝二锅头,不是红二就是牛二,结果这位主儿一开口就是两瓶茅台,这可是大主顾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