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七章 五块冰种
    在这个年代,潘家园旧货市场到了下午,摆摊的就少了很多。这时候市场内还都是大棚和地摊呢,不像过几年有固定的商铺,那些拥有商铺的老板可以长时间开门营业。

    这天寒地冻的,没有商铺遮挡风寒,那些摆地摊的老板基本上都是过了中午就回回家,只有一些意志力更坚强的地摊老板还在坚持摆摊。

    或许是早晨鬼市的时候把运气都用光了,又或者是那些有好物件的地摊老板都收摊回家了,反正杨靖在市场上转了一个来小时,愣是没发现有什么值得出手的。

    倒不是剩下的这些地摊中没有好东西,实在是没有什么能够让杨靖愿意出手的大开门的老物件。

    其实杨靖也在发愁,算上上午从废品收购站购买的那些文献资料,自己跑这一趟,光是那些珍贵的手稿、资料就买了差不多八百斤,这些东西要想带回原本的时空都是一个大难题呢,杨靖这个时候又怎么会出手收购那些价值不算很高的东西?

    杨靖一边转悠,一边想怎么带这些东西回去。最终,他想到了一个很笨但应该确实可行的办法。

    那就是等一会找个卖布的商店,买上几匹布,然后到老薛家把所有的东西都用布包起来,打成几个超大的包裹。反正自己穿越时空的时候,只要是和自己的手和身体接触的东西,就能一块被传送回去,那么用这个办法想必能够把这些珍贵的手稿资料全都带回去。

    办法想到了,杨靖也慢慢的晃悠到了大门口。

    抬手看了看腕表,还不到三点,可市场中又没有什么值得出手的好物件,杨靖就打算出去买布,结果刚从大门口走出去没多远,一阵熟悉的刀片切割石头的声音就把杨靖吸引住了。

    声音是从马路对面的一处院子中传来的。

    “莫非是解石的?”一想到这个,杨靖也是有点小激动。

    倒不是翡翠价值让杨靖激动,实在是杨靖忽然想起来自己穿到这个年代,这一天光忙活捯饬那些珍贵的手稿资料了,蕴含着大量人文宝气的宝贝倒是收了不少,可这蕴含着天然宝气的物件,貌似自己一件还没遇到呢。

    圣戒里面既然有两个宝气汇聚池,那自然就说明这天然宝气也是非常重要的,而且杨靖下意识中认为,两个宝气汇聚池的宝气储存量不应该偏差太大,如果偏差过大的话,自己肯定会受到某种限制的。

    虽然尚不知道会有什么限制出现,可杨靖认为自己的直觉应该没错。

    所以,杨靖在听到这种熟悉的声音之后,只不过是略微顿了一顿,然后就转身向着那个声音传过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果然,这处正对着马路的院子里面,就是一处专门用来赌石的地方。

    杨靖走进这家院子之后,光是在院子里就看到了百十块大小一部的翡翠原石。

    这么多翡翠原石,也让杨靖小吃了一惊。他真没想到,在1994年竟然就有人把翡翠毛料生意做到这么大了。要知道在他穿越之前,天衢大运河古玩市场赵氏兄弟俩开的那家宝玉斋,里面存放的翡翠毛料也没有这么多。在这个年代,在燕京这种远离缅甸翡翠产地的地方,能够看到这么多的翡翠毛料,真的是不容易。

    此时院子里已经有十多个人正围在一起,从人群中传出来的解石声正在说明有人在解石。

    对于解石,杨靖没那个心思看,他更关注的是那些蒙头料。

    这些料子都摆放在院子里,最大的一块足有一米多高,七十多厘米宽,七十多厘米厚,粗粗的一估计,光是这块原石就足有两吨以上的重量。

    这些蒙头料上都用红色的油漆标注着各种各样的数字,杨靖知道,这些都是当初购买毛料时做的编号。

    杨靖走了过去,伸出左手挨着个的碰触这些蒙头料,结果碰了没几块,一阵冰凉的气息就呈现出来。

    杨靖精神一振,从这种冰凉的气息来看,这块蒙头料中绝对蕴含着最起码也是冰种的翡翠,而且数量应该还不少。

    从这块大约四十来公斤的料子中涌出来的冰凉气息,从冰凉程度上来讲还不如曾经的那块老坑玻璃种,但要比自己曾经解出来的那三块糯种料子强不少,而且数量要更多。因此杨靖估摸着这块外表看着没什么特点的蒙头料中,应该蕴含着一块个头不小的冰种翡翠......

    杨靖暗暗记下了这块蒙头料的编号,继续向前走,一边走一边用左手碰触那些蒙头料。

    结果杨靖用了十多分钟绕着这一百多块料子走了一圈之后,竟然在里面发现了五块最起码含有冰种翡翠的料子。

    倒不是其他的料子没有天然宝气,只不过因为有了经验,杨靖对于那些冰凉气息不够的料子根本就看不上。

    他现在可是在另外一个时空呢,要是连一些糯种的料子都带走,那真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就算要往回带料子,最起码也得是冰种的料子才成,低于冰种的料子,杨靖真没那个兴趣。

    这些蒙头料个头都不小,最小的一块也足有三十公斤左右的重量。

    不过这些料子还就真不错,一百多块料子中,竟然有三十来块料子里面都有货,其中更是有五块料子含有冰种以上的翡翠。

    这个发现让杨靖也不得不感慨,这个年代不仅是收古董的好时期,也是玩翡翠的好时期啊。

    要是在后世,一百块料子里你能够找出一块含有冰种翡翠的料子就算你很牛比了,可在这个年代,一百来块料子中竟然有五块有冰种翡翠。

    这个概率简直就是太高了有没有?

    就在杨靖在这边感慨的时候,那边解石的地方忽然爆发出了一阵叹息声。

    “哎呀,垮了!这一刀算是垮到姥姥家了!”

    “操!表现这么好的一块料子竟然是一个靠皮绿!”

    “哎呦,老王这两万块算是彻底打水漂喽......”

    “我刚才就让老王别切了,结果怎么着?”

    ......

    听到那边的这些叹息声、抱怨声,杨靖也不由的微微的摇了摇头。

    “神仙难断寸玉”、“一刀穷,一刀富”,果然是这样啊!

    那边乱哄哄的,杨靖也没心思凑过去看热闹。要是解出了好翡翠,过去看看还能说得过去,这都切垮了,过去看那些石头蛋子干嘛?

    杨靖现在正在琢磨着要是买下这五块蒙头料,该怎么带回去呢。

    这五块蒙头料中都有真玩意儿,其中任意一块蕴含的天然宝气都要远远超过当初他解出来的那块老坑玻璃种翡翠。不用说,这五块料子中含的冰种翡翠个头都不小,否则也不会蕴含着如此多的天然宝气。

    杨靖虽然没有动用圣戒来鉴定这五块料子,但通过其中蕴含的天然宝气量的大小,杨靖已经对着五块蒙头料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位先生,我这里的料子都是从缅甸那边运过来的,您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和我说。”一个声音把杨靖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杨靖扭头看去,却发现是一个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正微笑着站在一旁。

    “噢,我就是看看。当然,如果碰到喜欢的,我会买几块的。”杨靖随口应付了一句。

    不过那个中年男子在看到杨靖的相貌时,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色,很显然,这位老板看出了杨靖相貌上的不同。

    杨靖没理会这位老板的诧异,指着院子里的这些蒙头料问道:“老板,你的这些蒙头料怎么卖?”

    老板一听这个,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这些料子的价格不一样,有的贵,有的便宜一些,那要看您想要哪块料子了。”

    杨靖抬手看了看腕表,也不想在这儿多好费时间,反正他买这些毛料就是为了吸收里面的天然宝气,至于解出来的翡翠卖钱,那倒是次要的。

    所以他很干脆的指了指刚才看好的那五块料子,“这块、这块......还有这块,我都要,需要多少钱?”

    杨靖倒是不担心买不起,这个时候,正是翡翠毛料价格低迷的时候。

    从七十年代末到穿越之前的2017年,翡翠一共经历过两次暴涨的过程。

    第一次翡翠毛料价格暴涨,是发生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期,在这三四年的时间里,翡翠毛料的价格暴涨了百倍左右。在八十年代初期和中期,一块几十块钱就能买下的蒙头料,在这个时间段中价格疯涨至大几千块,而一块表现的稍微好点的料子,价格动辄就能过万甚至是超过十万。

    在这个时期,这种价格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毕竟这个时候华夏老百姓的人均月收入才不过百八十块钱,万元户都能被邻里称赞许久的时代,一块在几年前还价值几十块最多不过一百块的料子,突然之间就暴涨了百倍,这真的是让人难以接受。

    可偏偏谁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这三四年的时间翡翠毛料的价格会暴涨的如此厉害,就好像在这个时期琼岛房地产的突然爆发一样,谁也解释不清其中的缘由。

    可偏偏,华夏老百姓就是喜欢追高,很多东西降价不买,平价不买,非得等到疯涨的时候才会慷慨解囊,恨不能把家底都掏出来购买那些疯狂涨价的东西。八十年代末华夏发生了两次通胀,老百姓疯狂的往家里抢酱油醋等生活物资就是一个最具体的表现。当然,到了二十一世纪,房价疯狂暴涨的时候,华夏的老百姓同样如此,房价越涨,老百姓买的越欢,最终,全都便宜了那些房地产开发商。

    发生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这次翡翠毛料价格疯涨,是第一次价格暴涨。

    至于第二次的价格暴涨,就是进入到新世纪之后的那一拨持续了十多年的价格暴涨了。

    第二次价格暴涨,翡翠毛料的价格比八十年代初的价格平均翻了一千倍!那一段时间,也就是全民翡翠热的时代。

    现在是1994年,刚刚疯狂了三四年的翡翠毛料价格已经恢复到了一个合理的价格区位,虽然比八十年代的价格依然贵了大约十来倍的样子,但也算是原形毕现了。就好像琼岛的房地产一样,在经历了那几年的疯狂之后,立刻就被打回了原形。

    这个时期,华夏的老百姓手中还没那么多闲钱,翡翠的价格自然也就无法维持那种居高不下的局面,被打回原形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杨靖看中的这五块料子,其中最小的一块重量也在三十公斤以上,最大的那块,重量绝对超过了一百公斤。不过这五块料子除了一块大约有四十公斤重的料子表现还不错之外,其他的四块毛料表现都很普通。

    那老板看了看杨靖所指出的那五块料子之后,掏出了随身携带的一个小本,在上面看了一会儿之后这才说道:“这块料子重三十三公斤,七千五,这块重六十二公斤,七千,这块料子重一百零四公斤,一万一......”

    最终,这五块料子一共是四万九千五,其中那块表现最好的重约四十公斤的料子价格最贵,高达一万八,而那块有五十二公斤重的料子最便宜,只需要六千。

    这些料子总共291公斤,才卖不到五万块,真是已经便宜到家了。

    这些料子别说是在新世纪了,要是在新世纪那段疯狂的时期,这三百公斤的全赌蒙头料人家不要你一千万算你本事,就算是在前两年,这三百公斤的料子最起码也能要你个七八百万!

    这五块料子虽然只有一块表现还好点,可这些料子都是正儿八经的老坑毛料,杨靖虽然不是很懂赌石,可他也能分辨的出来这些毛料是出自哪个场口。

    在杨靖穿越过来的2017年,老坑的全赌蒙头料普遍都已经超过了十万块钱一公斤,而现在,一公斤也就是一百多块钱......

    “好,这个价格我接受。你这里包送货吗?”

    “可以,您要送到哪儿去?”老板也很痛快。

    “也不远,就在西边不到一里地的地方,具体的地方是......”

    “爸爸,爸爸,王伯伯还要买石头。”杨靖正要告诉这位老板老薛家的具体地点呢,就听到一个嫩嫩的声音响了起来。杨靖扭头看去,却发现一个粉妆玉琢的、大约有七八岁的小丫头正往这边跑。

    看见这个小女孩,杨靖只觉得脑子“嗡”了一声,那熟悉的两个酒窝,那依稀熟悉的眉目,这小萝莉怎么越看就越像后世那个奇石阁的钟离婉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