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八章 珍爱生命,远离萝莉!
    这老板一看那小女孩往这边跑,脸上顿时就露出了一种慈爱的笑容,冲着女孩伸出了双手。

    那小女孩跑到老板跟前,立刻就被老板一把抱了起来,那胡子拉碴的嘴巴顿时就亲在了小丫头那粉嫩的脸颊上。

    小女孩被亲的“咯咯”直笑,“爸爸胡子扎人,爸爸该刮胡子啦......”

    “婉儿放学自己回来的?”

    “嗯,我和同学一块排着队回来的。爸爸,爸爸,我今天被评为少年先锋队员了......”小丫头笑颜如花,脸上全都是骄傲的神色。

    “我的乖婉儿,你真棒!爸爸再香一个......”

    看着这爷儿俩在那里说笑,杨靖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中有些混乱。

    通过老板的称呼,再加上这个小丫头的模样,尤其是那一对熟悉的酒窝,杨靖敢肯定,这个小丫头就是自己在穿越前遇到的那位奇石阁的钟离婉!

    那一天,老四和老六去机场接媳妇儿,老大去了顺义新国展,而自己则去了潘家园。结果在潘家园外面的奇石阁遇到了那位让自己差点出丑的钟离姐姐,最后还在那位钟离姐姐的奇石阁买了两块奇石,其中那块昆仑石更是直接解出了一块巨大的和田白玉。

    不过自己现在是穿越到了1994年,要是按照岁数来考虑的话,2017年大约在三十岁的钟离婉,这个时候可不正好就是七八岁吗?

    这个钟离姐姐真的就和自己这么有缘分吗?二十三年前才刚认识了那位温婉可人的钟离姐姐,而自己穿越到二十三年之后,竟然又碰到了还是小萝莉的钟离婉......

    不过想想也是很正常的。当时自己遇到钟离姐姐的时候,她继承了她父亲的生意,接管了那家奇石阁,而且自己在和她聊为什么不去和田搞和田玉的时候,她还有些不愿意说,很显然,她或者她父亲在玉石方面曾经吃过亏。

    要是自己的猜测没错的话,这位老板应该就是那个“钟离垚(读:yao,二声)”了,穿越之前在奇石阁曾经看到的那副水墨画,落款就是“钟离垚”,当时钟离婉也承认这就是她父亲画的。

    既然对起号来了,那么钟离垚这个时候搞翡翠毛料也就不足为奇了。玩石头的大都身价不菲,后世那家奇石阁规模也不算小了,而钟离垚当年能够创下这么一份家产,估计也与他现在搞翡翠毛料有着极大的关系。

    很显然,当钟离婉还是一个小萝莉的时候,她父亲就已经在拼命的给她赚钱了。而自己竟然能够在两个不同的时空遇到相同的一个人......

    杨靖也是暗自感叹世事无常。

    “呵呵,让您见笑了,这是我家姑娘钟离婉,今年刚上二年级。婉儿,叫叔叔。”

    钟离婉在父亲的怀抱中看着杨靖,然后脆生生的叫了一声“叔叔”,一点儿也不害羞,而且在叫完叔叔之后还加了一句,“叔叔你长得真帅,你的眼睛为什么和我不一样啊?”

    这话直接就把杨靖给问的愣住了。

    幸好钟离垚解围道:“婉儿,这位叔叔应该是从外国回来的,就好像婉儿看到的那些外国人一样,明白了吗?”

    “噢,婉儿知道了。不过这位叔叔长得真帅,比我们体育老师还要帅......”

    面对这种夸奖,杨靖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你说你这小丫头,你要是在二十三年之后见到我夸我帅多好啊?可你现在就是一个小萝莉,你这个时候夸我帅有啥用?

    不过,毕竟这是一个粉嫩粉嫩的小萝莉,杨靖正想逗一逗这个小萝莉呢,忽然就接到了圣戒的告警。

    “警告!警告!鉴于宿主在本时空接触到了原时空认识的人,虽然宿主已经使用了易容技能,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引发了时空悖论。建议宿主赶紧远离这里,远离这个在原时空认识的人,如果宿主和这个人再多接触的话,很容易引发更严重的时空悖论!”

    这个突如其来的警告把杨靖吓了一跳,原本他还以为自己用了易容技能改变了自己的容貌之后,再接触原时空认识的人会没事呢,结果现在看来自己的想法错的厉害。

    或许易容技能确实是起作用了,减少了一大部分时空悖论带来的伤害,但指望着易容技能就完全避免时空悖论,显然是不对的。即便是自己使用了易容技能改变了自己的相貌,可如果接触到原时空认识的人还是远远不够的。

    时空悖论这个恐怖的限制果然牛比!

    这个钟离姐姐也果然更牛比!在原时空,成熟而温婉的钟离姐姐就已经让自己受不了了,结果现在只是一个小萝莉的钟离姐姐,依然可以把自己克制的死死的,哪怕自己有圣戒傍身依然不是对手啊......

    幸好,钟离婉的老爸给杨靖解了围。

    钟离垚把小萝莉放在了地上,温声的说道:“婉儿,你过去给王伯伯说,就说爸爸一会儿就过去找他,你让你王伯伯稍微等一会,好不好?”

    “嗯,我知道了。”小萝莉重重的点了点头,扭头就往刚才跑来的方向跑去。

    看到小丫头跑远,杨靖这才长出了一口气,要是这丫头还在这里,杨靖绝对会连那五块毛料也不买了,扭头就走。这五块毛料中虽然蕴含了大量的天然宝气,可和时空悖论这个大杀器比起来,那真是不够看的。

    为了自身的安全,这五块毛料不要也罢。

    “呵呵,让您见笑了。婉儿很小的时候她妈就去世了,这些年一直是我一个人拉扯这孩子,这孩子对我很亲。”

    一听钟离垚这话,杨靖这才明白了钟离婉的身世。原来那个温婉可人的钟离姐姐,小时候的身世也是蛮凄惨的,“幼年丧母,中年丧偶,晚年丧子”,人生三大悲可不是说着玩的。而且这位钟离姐姐不仅仅是幼年丧母,再过十七八年,他这个父亲也会离她而去的......

    “先生,你这些料子准备送到哪儿去?”

    “哦,你给我送到......”杨靖说出了具体的送货地点之后,钟离垚就笑着说道:“我先送货,货到付款,您看怎么样?”

    杨靖点头说道:“那您先安排装车吧,一会儿我跟着一块过去。噢对了,这附近有没有卖布的?”

    钟离垚说道:“拐过西边的街口,向北三十米路西就有一家百货商店,那里就有卖布的。”

    “那好,我先买点布去,一会儿你在街口稍微等我一下。”

    钟离垚笑着点了点头,杨靖立刻扭头就走。不走不成啊,眼角已经看到那个小萝莉再次跑了过来,杨靖可不想冒着引发严重时空悖论的危险再和这个小丫头多接触了。

    刚才圣戒提出警告的时候,杨靖就发现了圣戒内储存的能量几乎是在瞬间就减少了四分之一,而且还在以比平时快的多的速度消耗着。

    不过当小丫头离开之后,这种消耗速度立刻就恢复到了早些时候的速度。

    杨靖很清楚,要是继续和这个让人吃不消的小萝莉继续待下去的话,自己恐怕在这个时空连一个小时都停留不了就得被送回去。

    所以,珍爱生命,远离萝莉......

    杨靖果断的转身快步走出门,不过在临出大门的那一刻,他还是忍不住的回头看了看。却发现那个小萝莉正在钟离垚的怀里看着自己,看到自己回头看,还萌萌的笑了笑,挥手“拜拜”呢。

    杨靖心头一软,差点就忍不住回去抱一抱这个小萝莉。

    这小萝莉长大了,那可真是一个风.情万种的大美女,那时候自己抱不了那位大美女,可是现在趁那个大美女还小的时候,可以占点便宜啊......

    咳咳......想啥呢?

    杨靖被自己这种忽然冒出来的龌龊想法狠狠地给呛了一口,看着再次要加速消耗的能量,他只能狼狈不堪的快速走向了大马路。

    果然是萝莉凶猛啊!

    杨靖一边暗自感叹,一边快步的向着西边的路口走去,然后很快就发现了刚才钟离垚所说的那家百货商店。

    这个年代,在燕京虽然已经出现超市了,但数量只是凤毛麟角,现在遍布在燕京大街小巷的,更多的还是传统的百货商店或者小卖部。

    这个百货商店的规模不小,商品也挺全的,杨靖没费多大工夫,就买了四匹深蓝色的的确良棉布。只是买下了布,杨靖才发现一匹布足有四十来斤重,这四匹布自己还就真没办法运走。

    无奈之下杨靖又出了商店,往南边一看,果然发现了钟离垚正站在一辆红色的大发面包车跟前到处瞅呢。杨靖挥了挥手,没一会儿,钟离垚就开着车过来了。

    “买了几匹布,忽然发现我自个儿带不走,还是您受累帮我拉一下吧。”杨靖对坐在驾驶位子上的钟离垚说道。

    “好,反正车也能拉了。布在哪儿?我和你一块搬上来。”

    两个人忙活了五六分钟,就将四匹布搬到了车上。杨靖买的那五块毛料虽然不轻,可毛料这东西就是石头蛋子,不占地方,反倒是这四匹布把面包车的后座给占了个满满当当。

    按照杨靖的指点,钟离垚开着车很快就来到了薛仁发的家。亏得薛仁发经常骑着三轮车进出大门,他家的大门倒是能让面包车开进去。

    进去之后卸了货,杨靖就把四万五千九百块钱点给了钟离垚,然后钟离垚乐呵呵的就开车走了。

    看着这五块大石头蛋子,薛仁发有些发愣,瞅了许久这才问道:“杨兄弟,你刚才花的那五万块钱就是买了这五块石头蛋子?一块石头一万块?”

    虽说前几年翡翠很是火了一阵,但那大都是在南方,尤其是琼岛和粤省,是前几年翡翠最疯狂的地方。在这个时候,燕京虽然也有玩赌石的,但在潘家园这块儿,赌石的却很少,不像后世潘家园周围的店铺几乎全都是玩石头的。

    在这个年代,薛仁发不认识翡翠毛料也是情有可原的。要是再等上六七年,到了新世纪,在潘家园附近,恐怕就连三岁小孩都知道这是翡翠毛料......

    “老哥,这是翡翠毛料,一万块钱一块真心不算贵,往前数三四年,这么一块料子要是搁在琼岛那边,不要你十万算你有本事。”

    “这么一块石头就能卖十万?”听到杨靖的话,薛仁发也是惊讶的闭不上嘴。

    杨靖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如果要是告诉他这么一块老坑的料子在十多年后那是百万起步的话,估计老薛的心脏病得犯了。

    因为刚才在钟离垚那儿一不小心遇到了小萝莉,导致圣戒中的能量暴减了不少,原本能够支持到杨靖在夜间十二点左右回去的能量,现在最多也就是能够支撑到晚上八点左右。现在已经是四点多了,所以必须要快点拾掇了。

    “老薛,你出去给我找个货车,能装下这些东西的,我要在六点之前就走。我和嫂子先拾掇着,你出去找车吧。”

    “怎么走的这么急?晚上吃了晚饭再走呗。”

    杨靖摇了摇头说道:“等下一次吧,等下一次我来的时候,再好好的尝一下嫂子的手艺。”

    老薛的媳妇刘冬梅在一旁说道:“杨兄弟,我这正准备出去买菜呢,你走这么急,这可咋办啊?”

    杨靖笑道:“嫂子,您就甭忙活了,今儿个实在是来不及了。其实我也很想品尝一下嫂子您的手艺呢。下次吧,下次我一定在家里吃顿饭。”

    刘冬梅这下不说话了。说实在的,对于这个年轻人,刘冬梅还是很有好感的。她家里这两年并不算好过,可今天这个年轻人一来,直接就让她男人在一天之内赚了七八百块钱,这可是平时他男人忙活一个月赚的钱。

    而且刚才她男人还和她说了以后准备给这个年轻人扛活,如果干好了,一个月赚个两三千块钱很轻松。所以在刘冬梅眼里看起来,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家里的财神爷啊。

    这个年代的家庭主妇心思很简单,谁能让家里好过了,她们就信任谁,她们就欢迎谁。很显然,今天杨靖的表现就符合了这个年代家庭主妇的喜恶观。

    看到杨靖说的肯定,老薛立刻脱下了手套,对他媳妇说道:“冬梅,你在家里帮着杨兄弟拾掇这些东西,我这就出去找车。”说着,老薛戴上了一副棉手套,从院子的一角推出了一辆自行车,跨上去就骑了出去。

    杨靖则和刘冬梅开始拾掇起上午才搬进厢房的那些手稿文献。

    可是刚拾掇了没多长时间,就听到门口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声音,其中一个特响亮的声音传了进来:“这里是薛仁发的家吗?我是潘家园派出所的。薛仁发在家吗?”

    伴随着这个声音,并没有插上的大门就被推开了,两个身穿绿色警服的警察走了进来,门口外面还有几个看不清模样的人,好像就是这周围的邻居。

    下意识的,杨靖就觉得好像有点不太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