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九章 “护照”好使
    看到这两个警察进了门,刘冬梅顿时就紧张起来,不过她看了看同样站直身体的杨靖,咬了咬牙就迎了上去。

    “警察同志,我是薛仁发的妻子刘冬梅,请问您二位找我家老薛有什么事吗?”

    那俩警察一高一矮,高个的领章上是一个三角星,这在92式警服上代表着三级警司,那个矮个的、岁数看着更年轻一些的警察,领章上则是两颗箭头状的星星,这意味着这个年轻的警察是一位一级警员。

    这两个警察并没有回答刘冬梅的话,而是先用警惕的眼光打量了一下这个院子,视线着重的在地上摊着的那些东西还有杨靖的身上停留了一下。

    随后,那个三级警司这才说道:“我们是潘家园派出所的,我们接到举报,说是你这里有人在倒卖文物!你是薛仁发的媳妇儿?你男的呢?”

    这个年代的警察同志执法远不如后世那么又规范,最起码的出示警官证这一点,这两位就没有做到。

    不过,被这位三级警司那锐利的眼神一逼,刘冬梅立刻就控制不住的慌乱起来。这年头,警察在普通老百姓的眼里还是相当有威慑力的。

    “我、我男人出去了......”刘冬梅嗫喏着说道。

    “他什么时候回来?”

    “可、可能一会吧,他出去找车了。”

    “找车?找车干什么?找车把这些文物拉走吗?”那个三级警司步步逼问,问的刘冬梅都傻了。

    那个年轻的一级警员看了看杨靖,拉了一下那位三级警司一下,冲着杨靖努了努嘴。

    那位三级警司放过了刘冬梅,直接走向了杨靖,“你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哪里的?你来薛仁发家干什么?”

    杨靖楞了一下,不过他还是很淡然的说道:“请问你们是什么人?”在伦敦经历过被警察请进去喝茶的那一锅事之后,面对这样的局面,杨靖已经能够很理智的处理当前的局面了。

    “我们是什么人?你看不到我们身上穿的是什么吗?现在是我在问你呢,快回答。”

    杨靖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这年头骗子太多,您二位虽然身上穿着警服,但这并不代表着您二位就是正儿八经的警官。我想,按照规定,您二位在执法之前,应该出示相关合法的证件来证明您二位的身份。没有合法的证件,我拒绝回答你们的问题。”

    那位年长的三级警司被杨靖这话说的一愣,而那位年轻的一级警员则是有些恼羞成怒的想要上前,不过却是被三级警司一把给拉住了。

    三级警司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证件,上面清楚的写着“警官证”三个字。三级警司把警官证的正面放在了杨靖的眼前,然后又打开了警官证,让杨靖能够清楚的看到里面的内容。

    “看清楚了没有?这是我的警官证,我是潘家园派出所的三级警司马少华,这位是我的同事,潘家园派出所的一级警员李东。”

    杨靖点了点头,“警官,请问您二位找我有什么事?”

    马少华把证件放回了自己的衣兜,这才很严肃的说道:“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是这里有人正在进行文物倒卖活动。”

    “文物倒卖?警官,您指的是这些东西吗?”杨靖指了指摊在地上的那些手稿资料。

    那警官并没有回答杨靖的话,而是盯着杨靖很严肃说道:“你是哪里人,你叫什么名字?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警官,我叫艾伯特.杨,英籍华人,这些东西都是我出钱买的,暂时存放在老薛这里,现在我准备把这些东西拉走,我当然要站在这里了。”

    “艾伯特.杨?你是英国人?”那个岁数小点的李东惊讶的问道。

    “没错,这是我的护照。我是昨天晚上才来到燕京的,就是因为久仰燕京的鬼市,所以就想来鬼市买点东西做收藏。喏,您二位看到的这些东西都是我今天在市场上买的。”

    两位警官迟疑了一下,李东伸手接过了杨靖的“护照”,翻开仔细的看了看,然后这才冲着马少华低声说道:“马队,这护照应该是真的。”

    李东的话音虽然不大,但杨靖也能听得见。杨靖的嘴角不由得微微扯了扯。

    开玩笑呢,这可是2017年的造假技术,在这个年代,就算是真的护照都不见得比这本假护照强盗哪儿去。以这个年代这些警察同志的见识,他们要是能看出这是假证那才叫奇怪呢。或许要是换到部里或者市局专门承办出国护照的专业警察,还可能会查询一下杨靖进出关的记录,可这种普普通通的派出所民警,根本就没那个权力去查询,他们甚至可能连护照都没有见过......

    这本精心准备的“护照”,在这个年代就是高大上的代名词,而在这个年代,歪果仁在国内的身份还是挺高的......

    穿越之前之所以准备这么一本假护照,杨靖担心的就是怕有人找麻烦。虽然杨靖也挺不愿意把自己弄成一个洋鬼子,可杨靖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不过现在看起来,自己当时的担心不是没用的,这本假护照现在已经起了作用。

    果然,马少华的态度立刻就和蔼了许多。将“护照”还给杨靖之后,马少华就问道:“请问杨先生,这些东西都是您买的?”

    杨靖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这些东西都是我今天买的。我虽然是一个英籍华人,但我非常喜欢咱们国内的文化的。您二位听我的说话就应该能明白我所说的不是假的,我的汉语是我父亲从小就教我的,所以我的汉语一向不错。”

    顿了顿,杨靖继续说道:“正是因为我一直很向往华夏,所以我才第一次回国,就是想看一看祖国的大好风景,同时准备为祖国做点什么。恰好,我昨天来燕京的时候就听说今天潘家园有鬼市,所以我就来到了这里,买了这些东西准备做收藏。”

    “而且您二位也不用担心,我买的这些东西是不会带出国境的,因为我这次回国是打算在国内投资做一些生意的,或许还会长期的在国内定居,所以这些东西我只会放在我在国内的家中,而不会带出国门的。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们保证。”

    “这么多人围家门口,这是干嘛呢?”门外忽然响起了老薛的大嗓门,伴随着这个声音,老薛推着自行车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

    看到那两位警察同志,刚才还气势十足的老薛,顿时就萎了。

    “呦,这不是马队嘛?您今儿个怎么有空上我这里来了?”老薛把车子往墙上一靠,低头哈腰的就凑上来和那位三级警司打着招呼。

    或许是因为有杨靖这个英籍华人在身边,这位马警官的语气客气了不少,笑着对薛仁发说道:“老薛啊,我们所里刚才接到报警,说你家里有人在倒卖文物,我就带着小李过来看看。”

    薛仁发一听这话,脸上明显的闪过了一抹怒气,很显然,对于这种污蔑,老薛也是有点受不了。不过他还是很好的压制住了内心的愤怒,笑着说道:“马队,我这儿怎么可能有人倒卖文物呢?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干的是什么行当,我这些东西可都是从废品站收购来的,我这里还有人家收购站给开具的单据呢。”

    说着,老薛看了看杨靖,一拍脑门做恍然大悟状的说道:“马队,您不会是怀疑杨先生倒卖文物吧?哎呀,那些胡乱举报的家伙也不搞清楚情况就报警,实在是该死。我和杨先生是在早晨的鬼市上认识的,人家杨先生在鬼市买了几件东西,因为没地儿放,所以就租了我家的这间厢房,而且人家杨先生还把我从废品站收购来的那些破烂儿都给买去了,杨先生可是正当的买卖啊,怎么可能倒卖文物?”

    那位马队没有吱声,不过他身边的那个叫李东的年轻警官却忽然对杨靖说话了。

    不过他说的并不是汉语,而是英语。一连串的英语从这个年轻警官的嘴里吐了出来,还别说,挺溜的。

    这个李警官一说英语,杨靖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很显然,这两位警察同志的警惕性还是非常足的,在自己的护照上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之后,就改用这种方法来试探。

    你不是说自己是英籍华人吗?那你能听得懂我说的这些英语是什么意思吗?

    虽说这两位警察在看到杨靖的相貌时心中就已经信了八成,毕竟这个年轻人可是长着一双蓝色的瞳孔,中国人可长不出这种颜色的瞳孔。不过,该试探的还得必须试探。

    这李警官的英语一出口,老薛就懵了。

    老薛平时在市场中摆摊,也没少接触过歪果仁,可他的英语水平也就仅限于“来是卡莫去是够,点头噎死摇头孬”的水平,平时和老外交流的时候,都是连说带比划的,李警官说的这些外语对于老薛来讲,和听天书没啥两样。

    倒是杨靖笑眯眯的站在那里,待到李警官说完之后,他就笑着用英文也说了一大堆,而且那口音明显要比李警官更好听。

    如果说李警官说的英语是带着苞米茬子味道的那种普通话,那么杨靖说的英语就是正儿八经的新闻联播的播报员说出的普通话。虽然都是英语,可谁都听得出来两者之间的差距。

    杨靖这一出口,李警官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他在警校中学的英语几乎都是美式英语,他哪儿听过这种传说中的伦敦腔啊......

    杨靖微笑着说完之后,就静静的看着那位李警官,而那位年轻的李警官则是一脸的败退。

    “马队,这位杨先生的英语绝对没问题,这一点我可以保证。”李警官悄声的向着身边的队长说道,那位马队长微微的点了点头。

    “杨先生,虽然我也相信您不是在倒卖文物,而且我也相信您是一位英籍华人,但我们作为警察,既然接到报案并且出警了,那么就必须要有一个完整的调查结果。所以很抱歉,杨先生,我们需要看一下您购买的那些东西,而且您还需要说明您怎么处理您购买的这些东西。”

    杨靖一摊手说道:“这个没问题,东西都在这儿摆着呢,不过这些东西都是在鬼市上买的,想必您也知道鬼市是什么情况,这些东西不可能有发票,也不可能有购买协议,但有人可以证明这些东西的来历的,因为这些东西在放到薛老哥这里之前,我曾经把这些东西寄存到市场的值班室。”

    老薛在一旁补充道:“马队,杨先生说的没错,市场的老钱可以证明杨先生的这些东西都是在鬼市上买的。”

    杨靖知道其实那个值班室的老钱也无法真正证明这些东西是自己从鬼市上买的,不过这件事是明摆着的,谁大凌晨的抱着一尊铜像瞎逛悠啊?只有买家买下东西拿不了了,才会在那里寄存的。就算是这两位警官去市场值班室去询问,那位老钱十有八.九也会这么解释的。

    更别说这两位警官会不会去市场值班室查询呢。

    那位马警官点了点头,但还是带着那位李警官走近了摊在地上的那些手稿文献。

    老薛也跟着凑了上去,同时从兜里掏出了两章盖着红章的纸条给马警官看,杨靖知道其中一张是今天上午那个废品收购站的老板给开具的单据——你指望废品收购站给你开具正式发票,那纯粹是开玩笑,通常废品站都是开具这种盖着红章的单据的。

    不过有这个也成,最起码可以证明这些手稿文献资料就是在废品站买来的。

    而且现在还不是信息大爆炸的年代,要是往后十五年,这两位警官看到这些珍贵的手稿文献的话,绝对会了解这些东西的价值的。可现在,你让这些警官破案可以,但让他们辨认这些东西的价值,那更是开玩笑。

    连舍弃这些手稿文献资料的图书馆、档案馆的工作人员都不清楚这些东西的价值,这些警察同志又怎么会清楚?他们俩又不是专门侦破倒卖文物的刑警,他们俩只不过是派出所的普通民警而已。

    果然,这位马队长和那位李警官在扒拉了几下之后,就失去了兴致,就算是看到了那尊舞王湿婆承接恒河降凡像之后,他们也没认出这个造型稀奇古怪的铜像竟然会是印度的国宝级文物。原本那个小李警官还对这尊铜像有点兴趣,但在听说杨靖在市场上用八百块买下的这尊铜像之后,也是彻底的失去了兴趣。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1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