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二章 四千五百万的院子
    其实杨靖之所以最终决定租这套房子,就是房产中介在介绍这套房子的时候提及过这套房子有一套房东自己安装的智能安防系统。

    本身房子就在顶层,而且所有的窗户上都加装了防盗窗,在室内的所有窗口和大门处,也安装有红外探测装置。这些红外探测装置在启动之后,如果不在房屋大门处的主控台输入解锁密码,只要有人以非正常的方法进入到这套房子,那么这套智能安防系统就能直接给房屋主人以及小区安保室和附近的派出所发出警报。

    这种安防系统还是非常管用的,不过就是麻烦了点。即便是房主自己用钥匙通过大门进入到房间后,也得第一时间先从主控台上解锁安防系统,否则三十秒之后这套系统也会自动报警。

    杨靖租下这套房子之后,第一时间就更换了智能安防系统的密码,同时让那些搬家公司的工人把所有的手稿文献都搬到了次卧的那张两米二宽的大床上。

    房间时地暖,虽然很干燥,但这些珍贵的手稿文献直接放在地上是不好的,杨靖只能把它们临时安置在那张大床上......

    杨靖在沙发上休息了半个多小时之后,这才起身穿好衣服到楼下找了一家饭馆吃了一顿饭。回来的时候在路上和格格通了二十多分钟的电话。

    还别说,尽管格格是昨天才走的,可正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两个人在电话中还是有说不完的话,最后说的杨靖恨不能今天晚上就坐飞机飞到金陵去见格格。

    不过想想新租的房子里面还有上万件珍贵的手稿文献等着自己去仔细的整理呢,杨靖也只好压下了这个念头。不过格格说等后天她外婆过完生日她就立刻坐飞机来燕京,这倒是让杨靖欣慰了许多。

    算上在1994年停留的十六个小时,杨靖几乎是忙活了四十个小时了。

    看着在床上堆得满满当当的那些手稿文献,杨靖也是没心思今天晚上继续加班整理了。

    忙活了这么长的时间,即便是杨靖年轻力壮的,也是有点受不了。所以,今天晚上的任务就是休息睡觉。

    不过,可能是换了床的缘故,躺在床上的杨靖一时之间却是睡不着,于是他只好和圣戒开始沟通起来,反正现在能量多得是,圣戒也可以再也不用顾忌能量不够用的了,圣戒现在可以随时和杨靖进行交流沟通。

    “圣戒,我这里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一下,要是搞不清楚这些问题,我以后都不敢使用限制级时空穿梭技能了。”躺在主卧的大床上,杨靖微闭着眼在脑海里向圣戒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宿主有什么疑问尽管提问,只要是本尊知道的,一定不会隐瞒的。”能量就是圣戒的生命,现在能量充足,圣戒自然也不会吝啬和杨靖对话消耗的那些能量了,所以现在圣戒很好说话。

    “圣戒,我这里一直有一个搞不明白的事情,需要你给我解释一下。比如说在现在这个原时空已经有一样东西了,可是当我使用时空穿梭技能回到过去,从过去的时空中又发现了一个相同的东西并且把它带回来了,那么原时空的这个东西会怎样?因为这两样东西其实是同一个东西,在同一个时空中原本不可能共存的,可因为限制级时空穿梭的缘故,让这两样东西共同出现在同一个时空,那岂不是会引发严重的时空悖论?”

    顿了顿,杨靖继续说道:“比如说这次我从1994年带回来的那些珍贵的手稿中,其中就有一篇鲁迅大师的《呐喊》文稿。而据我所知,在原时空其实也有一篇《呐喊》的手稿的,现在这两篇手稿出现在同一个时空,这怎么办?难道原本珍藏在燕京鲁迅博物馆内那篇《呐喊》小说集中的手稿是不是就会消失不见了?”

    圣戒回答的很干脆:“宿主不用担心这个。宿主在使用限制级时空穿梭穿越到以前的时空时,你在那个时空所遇到的老物件,绝大部分都是在原时空不曾出现过的,或者说原时空有记录但却从来不曾见过实物的东西。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因为有能量的引导和保护。”

    “宿主你已经使用过两次限制级时空穿梭了,想必应该明白为什么在你进行时空穿梭的时候会消耗这么多的能量。其实你进行时空穿梭所需要的能量并不是很多,大部分能量都是用于保护和引导了,避免出现不必要的时空悖论。就好像你刚才所说的《呐喊》小说集,其实你在1994年时空收集来的那一篇手稿,只是鲁迅先生《呐喊》小说集14篇小说中的一篇,而且这一篇小说的手稿从来不曾在原时空出现过,所以,你把这一篇手稿带回来,是不会引发时空悖论的。”

    顿了顿,圣戒继续解释道:“本尊的能量其实就是在保护宿主你尽量的避免遇到可以引发时空悖论的东西。当然,如果宿主确实遇到了无法避免时空悖论的东西,而且又非要把这件东西带回到原时空,那么我就会给你发出警告,只要你接受警告不把那件物品带回原时空,那么就可以避免引发更严重的时空悖论。比如说,你在四十年时空节点中发现了一幅宋版的《清明上河图》,而你非要带回来,那自然就会和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那幅宋版的《清明上河图》撞车。在这种情况下,你最好的选择就是不把那幅《清明上河图》带回来,当然,如果你非要执意把东西带回来,只要你的能量足够充沛,并且你不怕死,我无所谓!”

    圣戒的这个解释让杨靖不禁睁开了眼翻了一个白眼。不过杨靖也知道,圣戒这么说是非常有道理的。当两个独一无二的相同物品在同一个时空中出现时,必然会引发不必要的时空悖论,而且这种时空悖论应该还是非常严重的。

    那么好吧,以后只要圣戒提出警告,大不了那件物品咱就不带回来了。反正这世界上光有记录而没有实物的宝贝多得是,也不差这么一件两件的,大不了就当穿越到那个时空咱没有碰到那件物品罢了。总不能因为一件古董而冒着生命危险带回来吧!

    不过刚才圣戒拿《清明上河图》打比方,那岂不是意味着......

    想到这里,杨靖心头就一阵火热。“圣戒,你的意思是说故宫博物院珍藏的那幅《清明上河图》不是张择端的真迹?要不然你刚才为什么要说是宋版的《清明上河图》而不是说《清明上河图》张择端真迹呢?”

    圣戒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迸出了两个字:“你猜......”

    对于这种近乎于无赖般的解释,杨靖心里也明白,要是再问下去的话,圣戒是绝对不会告诉自己答案的。

    不过这次圣戒显然是说漏了嘴,而且从这句话中应该能知道,即便是那幅一直珍藏在故宫博物院被世人所公认的《清明上河图》,极有可能就是一个宋版的摹本,而并不是张择端的真迹。

    这种事儿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于是杨靖很知趣的没有再从这个问题上计较下去,而是继续对圣戒说道:“圣戒,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的意思是说即便是在另外一个时空遇到了珍贵至极的文物,如果要是和原时空产生冲突的话,也尽量不要带回来,是不是这样?”

    “是这样的,我会及时的给你提出警告的。”

    听到这句话,杨靖这才放了心。

    不过他还是继续问道:“那如果我要是穿梭到四十年节点,然后在那个时空买一套房子,那么这套房子是否会留下来呢?我的意思是说,假如我穿梭到了八零年或者更早,然后在后海买下了一套四合院,结果这套四合院在原时空是属于另外一个人的,那么这会不会引发时空悖论?”

    “会!而且后果还是比较严重的。”

    圣戒给出的这个答案让杨靖心头一凉,原本他还想穿到八十年代买上一处四合院做中转站呢,没想到结果却是这样的。

    “不过......”圣戒这么一说,让杨靖心头顿时一震。

    “如果你要购买的四合院在这个时空是属于国内私人的,自然是不行。可如果你在穿越的时空购买的四合院,在原时空是属于政府部门或者是外国人以及产权不明晰的,那么这个可以!”

    “啊?!......”圣戒的这个答案让杨靖有点蒙圈。

    “我说,为啥属于政府部门和外国人以及产权不明晰的就没事呢?”杨靖很是不解。

    “这牵扯到一个地域性和公私属性不同以及产权的问题。首先说地域性,你在某个国家进行时空穿梭的时候,只有在这个国家范围内的时空悖论才会影响到你,出了这个国家,时空悖论就无法影响到你。至于为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的设计者和制造者当时就是这么规定的,而公私属性不同的问题,这个是和地域性是一样的。至于产权不明晰,那就好解释了。在原时空的这个年代都没有彻底解决产权问题,那么你穿越去了那个时空,将这套住宅的产权变成你自己的是不会引发时空悖论的。”

    顿了顿,圣戒给出了一个确定的答案:“你只要记住,只要是原时空还没有出现的东西和事件,你在穿越时空中都可以尽情的放手去做,这个不会和原时空引发时空悖论。但只要是会引发时空悖论的东西或者事件,我会在穿梭时空中给你警告的。至于在穿梭时空中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我都会给你提醒或者警告的。只要你不违背我的警告或者提醒,那么就不用担心引发严重的时空悖论的。”

    听到圣戒这么说,杨靖也是有点无语了。

    看样子凡是牵扯到时空悖论的东西,圣戒只能给出警告或者提醒,具体是什么原因,圣戒也是不清楚啊。

    不过这个倒是不要紧,只要圣戒给出了警告,大不了自己不做就是了。只要没有警告或者提醒的,那就可以尽情放手的去做。

    一切都遵从圣戒的指示来就是了,浪费那么多脑细胞考虑其中的原因干嘛?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吗?时空悖论这东西,就连爱因斯坦、霍金这种天才都说不明白,自己搞明白那些东西干嘛?有这精力还不如多淘点宝贝呢!

    不过既然问明白了心中的疑虑,杨靖就对接下来准备要实施的行动有了一个更清晰的计划。

    第二天一大早起床之后,杨靖就接到了老妈打过来的电话。

    “在外面玩野了是不?连个电话也不知道打啊?”老妈的语气充满了浓浓的不高兴,这让杨靖心头微微一颤。是啊,这段时间光忙着处理自己的事儿了,家里的事都忘了。

    “对不起啊,妈。”杨靖对着电话诚心诚意的道歉。

    “别道歉了,说那些道歉的话有啥用?你们同学聚会不是11号吗?这都快20号了,你怎么还不回来?你现在在燕京,不是在伦敦,回家一趟能用多长时间啊?”

    这话说的杨靖一愣,莫非自己真的成了传说中的“有了媳妇忘了老娘”的那种人?

    嘿嘿的笑了两声,杨靖决定还是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老娘,省的老娘光在耳朵边上念叨。

    “妈,不是您儿子不愿意回家,实在是暂时无法回家啊。”

    “又扯那些没用的是吧?你怎么就暂时无法回家了?”

    “嘿嘿,妈,我给您说,您可别太高兴了啊。您儿子现在在燕京正忙着泡您的儿媳妇呢......”

    果然,对于刚刚退休,又急着抱孙子的老妈来讲,“儿媳妇”这三个字果然比什么理由都要强大。

    逮着杨靖问东问西的问了好多,最终老妈这才在说了一句“好好的陪媳妇儿,家里的事情你不用管了。”之后,果断的挂断了电话。

    对于这样“不负责任”的老妈,杨靖也是无可奈何。

    不过老妈这个电话也让杨靖想起了该去二姥爷那儿看看了,来了燕京这么长时间了,竟然一直没抽出空去看看老人家,这实在是太不对了。

    买了一些礼品,杨靖开车直奔东四。

    杨靖的二姥爷家住在东四十一条的一处四合院中,这套院子还是杨靖外公的祖父传下来的。不过在解放之后,这套院子曾经被收回国有,但在八十年代末的时候,这套院子被还了回来。

    外公因为早年当兵离开了燕京,户口也落在了天衢,因此这套院子一直就是二姥爷住着。那时候一家人还盼着这套院子能拆了换楼房呢,结果东四的四合院成了保护区,房子拆不了了。

    当时二姥爷一家还挺郁闷,不过现在再回头看,幸亏当时这里没有开发,否则怎么还能住这么值钱的四合院?

    二姥爷家的这套院子面积不小,占地面积足有四百来平米,是一个典型的两进院子,五北、六厢,带倒座房的四合院。以前的时候这套院子一家人都盼着拆,可现在,这套院子价值可就大了去了,保守的估计也在四千五百万往上!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5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