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八章 老圆茶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玉格格的到来,让杨靖一家以及杨靖的外公一家都格外的兴奋。杨靖的家人谁都没有想到,老李家第三代唯一的一个男孩子,竟然不声不响的就找了这么出色的一个女朋友。

    杨靖的外公一家人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他们真的是很少能够接触到如此杰出的女孩子的。因此,对于杨靖的这个女友,一家人都是非常非常的热情。

    而格格同样在这里感受到了许久不曾感受到的温情。

    格格的家庭条件确实要超过华夏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家庭,可同样,在这样的家庭中生活,其实也并不如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幸福。

    别的不说,这几年格格一个月能见到她父母四五次面就算是烧高香了,赶上父母忙的时候,她甚至能连着好几个星期都看不到父母。

    虽说格格还有一个格外疼爱她的阿婆,可阿婆毕竟是在格格的舅舅家居住,阿婆也不可能总守着格格,于是格格这些年真的是很少能够感受到来自于家庭的那种温情。

    杨靖的家庭条件虽然很普通,但格格却是真的很喜欢这里。一家人的嘘寒问暖,真的是让她感动的无以加复。她这一辈子其他事情经历的多了,唯独就是在亲情和家庭方面感受的不够。

    在这里,她获得了弥补。

    所以,她很快乐。

    格格现在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平时跟着男友出去,不论男友杨靖去哪里,她都会跟着。

    小小的天衢市带给了格格很多的惊喜。这座城市比起她的家乡金陵来,根本就不值一提。可这种小城市也有大城市所不具备的魅力。

    这里没有天天堵得让人心烦意乱的大堵车,这里没有通宵喧哗的夜生活,这里没有高的令人咂舌的房价,这里更没有大城市里那种人们为了生存而形成的那特有的紧迫感。

    城市虽小,但这里真的很惬意。

    清晨的小公园中,到处都是打太极拳或者跳舞的老年人;古老而宁静的大运河缓缓流过,为这座城市增添了无数的历史气息;往来的人大都彼此认识,因此人人的脸上都会带有笑容;最重要的是,这座城市虽然小,可这里真的有很多让人无法抗拒的美食啊。

    著名的扒鸡就不用说了,即便格格天天吵吵着要减肥,可一旦饭桌上上了一只热气腾腾的新鲜扒鸡,这丫头吃的比谁都快。

    还有街头的“鸡汤拉面”,筋道的面条,上面飘着一层黄色鸡油的面汤,再浇上一勺子炸的红彤彤的辣椒油......啧啧,那滋味儿,简直就是回味无穷。

    一到傍晚,路边的烧烤摊就如同雨后的春笋一样,齐刷刷的全都冒了出来。最关键的是,天衢的烤羊肉串儿和疆省的、燕京的的烤串儿味道不一样,和格格老家金陵的烤串儿味道也不一样。

    或许是这里属于鲁省,因此这里的烤串儿也多了一份鲁省大汉的粗犷。串儿大肉多,口味也格外的浓烈,最关键的是,价格还格外的便宜。

    一根钢签子上面恨不能穿半两羊肉,然后在通红的木炭上一烤,羊肉本身的油脂滴滴下落,不时地会引发一簇火苗窜起,然后烧烤师傅会刷上花生油、甜面酱、孜然粉、盐,当然,如果你喜欢吃辣,临出炉之前老板会狠狠地给你撒上一大把通红的辣椒面,然后一把辣的能让人浑身冒汗、冒着热气、混合着羊肉独有的香气的羊肉串就可以开吃了......

    嗯,街头还有很多天衢独有的特色小吃“羊肠子”汤。把新鲜的羊血混合着淀粉灌进羊肠衣做成食指粗细的羊肠子,然后放进锅里煮熟了,捞出来用刀子割成一两公分长的一段一段,浇上两大勺羊汤,再撒上一把香菜末,倒上一些胡椒粉,一碗鲜香的羊肠子汤就出炉了。

    这东西看起来似乎不太卫生,但吃起来绝对过瘾。尤其是在这种天寒地冻的冬天,要上一碗羊肠子,再往里添几次免费的羊汤,喝一碗下去,全身都暖洋洋的。

    ......

    因此才来了没几天,格格就要爱死这个小小的城市了。

    当然,这座小城市是格格心爱的人从小长到大的故乡,而且以后自己也极有可能每年都会在这座小城市中居住一段时间,所以格格才格外的喜欢这座城市。

    相比于大城市的喧嚣、暴躁、拥挤以及紧迫,性格淡然的格格当然更喜欢这样悠然自得的小城市。

    “媳妇儿,今天上午咱们不出去逛了,你跟我去见一位长辈吧。”在外面的小摊上吃过了早饭,杨靖就对格格说道。

    早饭吃的是油条和豆腐脑,格格吃的很没淑女样的捂着肚子悄悄地打嗝。

    “好啊,是不是去见杨爷爷?”格格早就听杨靖说过杨天民杨老爷子。

    “嗯,就是杨爷爷。我们都回来好几天了,现在店里的事情也忙的差不多了,我该带着从燕京淘回来的那些宝贝让杨爷爷看看了。”

    “好啊,我也想见一下这位杨爷爷。你不是说他老人家曾经跟着启功大师学过吗?那可真了不起。”

    “杨爷爷当然了不起了,别看他老人家现在离休闲赋在家,可是他老人家那一身的鉴宝、赏宝以及文物修复的本事绝对不是盖的。目前全国能和他老人家相比的已经没有几个了,一巴掌就能数的过来。他老人家绝对是圈子里最顶级的大拿之一。我这次在燕京停留的这段时间,也多亏了他老人家的关系了,所以这次回来,我们说什么也得过去看看这位老爷子。”

    重新陷入到爱河中的格格对于跟着男友去哪儿是绝对没有什么异议的,只要杨靖能陪在她身边,就算是去北极她都愿意。

    杨靖开车去了外公家,他在燕京淘来的那些宝贝都放在外公家了。外公这几天什么事也不干,成天就是鉴赏这几件宝贝。

    东璧剑、古泉三十六名珍、龙泉哥窑花口盘、汝瓷碎片、19年的《毛选》以及一篇鲁迅大师的手稿、一篇茅盾大师的手稿、一篇康有为先生的手稿还有一副周湘大师的油画,这些东西就是杨靖从燕京带回来的。相比杨爷爷看到这些东西肯定也会很高兴的。

    当然,去杨老爷子那儿,杨靖也少不了带上二哥孙奥冉刚从南云发过来的同庆号普洱圆茶......

    对于杨靖带着女友前来拜访,杨老爷子还是非常高兴的。

    不过这位老爷子在看到白玉格格的第一眼时,就盯着这个小丫头瞅了好久,要不是眼前这位鹤发童颜的老爷子已经九十二了,他这么盯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看,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不过老爷子都这岁数了,心境早就已经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在把格格看的害羞之后,这老爷子才爽朗的笑道:“嗯,这小女娃儿不错,很不错!小靖啊,你可是找了一个好女友,你可得好好珍惜啊!”

    格格这才明白,闹了半天这位老爷子竟然是在“相面”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一个活了九十多岁的老爷子,那一双眼几乎可以看穿这个世界上的任何的事情,就算是看人,也是八.九不离十。能让这位睿智的老爷子说出这样的话来,格格心中还是非常高兴的。

    在这位老爷子面前,杨靖一向是厚脸皮。

    “嘿嘿,杨爷爷,小子我这眼光还不错吧!小子我要不就不找,一找必然就会找这天底下最好的女孩子......”

    杨老爷子哈哈大笑,挤着眼的冲杨靖笔画了一个大拇哥,格格则是娇羞的很隐蔽的在杨靖腰里来了一个“提拉拧”。

    今天老爷子家里出了保姆以外,就再也没有别人了。

    当老爷子的视线落在杨靖带来的那两块圆茶上时,眼睛顿时就放光了。

    “呦!这莫非是真正的同庆号普洱圆茶?”

    杨老爷子爱茶,尤其爱普洱茶,所以杨靖这次来看望老爷子仅仅带了两块普洱圆茶。现在看起来,老爷子喜欢普洱茶竟然比那些珍宝更甚。

    杨靖点头说道:“没错,这两块圆茶确实是出自版纳的正宗同庆号普洱圆茶。”

    一听这个,老爷子拿起了一块茶饼,低头闻了闻,立刻就陶醉的说道:“没错,从这气息上来看,这块茶饼差不多也有七十来年了!好东西,好东西啊!小靖,你从哪儿搞来的这么极品的普洱茶?”

    杨靖说道:“杨爷爷,我大学时寝室的二哥,他母亲老家就是版纳的,他亲舅舅目前就在版纳的同庆号担任高管,这两块老圆茶也是我二哥千求万求才求来的。”

    顿了顿,杨靖面带可惜的说道:“只可惜我二哥没有从他舅舅那里求来那种‘同庆龙马’老圆茶,要不然我就给您老带两块那种老圆茶了。”

    杨老爷子一听这话,“噗嗤”一声就乐了,指着杨靖说道:“你小子啊,不懂普洱茶就不要乱说,还带两块同庆龙马老圆茶,你当那种堪称国宝的老圆茶是说有就有的吗?要真有那种老圆茶,别说一块了,就是能搞上半两我老头子也心满意足了。”

    杨靖摸了摸脑袋说道:“杨爷爷,那种同庆龙马这么难搞吗?嘿嘿,我还就真不太懂普洱茶呢,我光听我二哥说过这种同庆龙马,所以就想给您老人家搞一块回来......”

    杨老爷子哈哈大笑着说道:“你小子有这份心意就成了。”

    格格在一旁说道:“杨靖,你也不了解清楚了就乱说,这同庆龙马老圆茶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拿到手的。”

    杨老爷子一听格格这么说,也有点惊异的看着这个小丫头,“孩子,你懂普洱茶?”

    格格有点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说道:“杨爷爷,也不是懂,只是因为我父亲的缘故,我在南云待过一段时间,多少也了解过普洱茶以及同庆号和福元昌号普洱茶。”

    这一点杨靖倒是知道,格格的父亲也喜欢茶,后来调到春城当二把手,格格大学毕业之后没少去南云和她父亲在一块,因此知道这些东西也不见怪。

    顿了顿,格格对杨靖说道:“同庆号是普洱茶品牌中最早的老字号,可以追溯到康乾时期,据说这同庆号就是乾隆元年建立起来的,比福元昌号要早得多。到了光绪年间,同庆号就申请了‘龙马图案’的商标,普洱茶迷称这种同庆号普洱茶为‘同庆龙马老圆茶’。”

    “不过在1920年,因为市场上仿冒的‘同庆龙马老圆茶’太多了,同庆号才不得已又把商标改为‘双狮旗图’,世人称之为‘同庆双狮老圆茶’。无论是同庆龙马还是同庆双狮,都是极为珍贵的极品老普洱,尤其是同庆号在民国年间出产的‘龙马同庆’,据说这种茶在1995年的时候还有1000片左右,每片价格在一两万元;到了2000年,就只剩下300片了,价格则涨到四五万元一片,目前所存应不到50片,每饼价格都是在百万元以上。要命的是,如果不是机缘巧合,这种同庆龙马老圆茶你就是有钱还不一定买得到,一般的普洱茶迷,连见都见不着!”

    听到格格这么说,杨靖吐了吐舌头笑着说道:“那岂不是我刚才说要给杨爷爷带一块同庆龙马老圆茶,纯粹就是吹牛皮了?”

    格格和杨老爷子同时点头,格格笑着说道:“你刚才差点就把牛皮吹破了。”

    杨老爷子则哈哈大笑着说道:“小靖,你小子要是能给老头子我带过来一块真正的同庆龙马老圆茶,我老头子就算是死都能瞑目喽......”

    听到这话,杨靖不禁暗自嘀咕道:“不就是同庆龙马吗?等我有空查查这种茶以前到底是在哪里存放着,到时候穿回去带回个百八十块的......”

    “不过小靖,你带回来的这两块圆茶也是极为难得的极品了,应该是同庆号在1948年停产前生产的那一批圆茶中的两块。这两块虽然不如同庆龙马那么厉害,但也是绝对的珍品了。小靖啊,你能给我老头子带来这两块圆茶,我老头子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杨爷爷,瞧您说的。咱爷儿俩谁跟谁啊,以后您要是喜欢这种老圆茶,小子我再给您多弄几块!”

    杨老爷子连忙摆手说道:“你小子可别折腾你那二哥了,估计就是这两块老圆茶就把他折腾的不轻了。现在这种解放前的同庆老圆茶也是很罕见了,有这两块足够我老头子喝好久了......”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1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