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九章 老爷子的建议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杨靖对于普洱茶是真心没有什么了解,他自然是不清楚二哥孙奥冉为了搞到这两块茶饼付出了多大的努力。不过看到杨老爷子这么喜欢这两块茶饼,杨靖就知道自己这次“送礼”绝对是送对了。

    待到老爷子乐呵呵的像一个孩子一样把那两块老圆茶“藏”起来之后,杨靖这才请老爷子鉴赏他带来的那些宝贝。

    老爷子第一个看的自然就是那把东璧剑。用老爷子的话来讲,这把剑和他多多少少的还有点关系呢。

    老爷子这话倒是没瞎说,这把剑虽然是药圣李时珍中晚年随身佩带的乾坤法剑,但在药圣过世之后,这把剑就辗转流离,最终落在了末代摄政王载沣的手里,成为了这把东璧剑的新主人,也是最后一任主人。

    老爷子的老师启功大师就姓爱新觉罗,是这位末代摄政王的晚辈。启功大师幼年时虽然没有看到过这把东璧剑,但他知道李时珍的东璧剑就是在自己这位摄政王长辈的手里。这事儿启功大师还曾经给杨老爷子提起过,要不然那天鉴定这把剑的时候,杨靖在电话中一说这把剑的名字,杨老爷子立刻就确认了这把剑主人的真实身份。

    “老师小的时候也没有见过这把剑,但老师听说过这把剑。要是现在老师还在世的话,看到这把剑肯定会非常高兴的。”杨老爷子有些唏嘘,他老人家和启功大师的关系那是绝对的深厚,现在亲眼看到这把剑,能不让这位老爷子再次想起天人两隔的老师吗?

    感慨了一阵子,老爷子这才放下了这把剑,转而拿起了那个龙泉哥窑花口盘。

    老爷子仔细端详了一阵子,这才微笑着开口说道:“小靖啊,这个盘子你淘的好,淘的好啊!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个盘子应该是一个龙泉哥窑,而不是传世哥窑。”

    杨靖通过戒指的鉴定早就知道了这个花口盘的来历了,他自然不奇怪老爷子这么说。

    杨老爷子轻轻地放下了这个花口盘,然后说道:“宋五窑中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没有确定的窑口就是哥窑。世人都以‘金丝铁线’作为哥窑的主要特征,但事实上这个认识应该是错误的。我和老师曾经研究过一段时间的哥窑,老师曾经说过,其实在北宋时期的官窑,就有‘金丝铁线’的特征,后人极有可能把官窑的瓷器特征当成了哥瓷的特征,这才造成了哥官不分的混乱局面。而后世的那些传世哥窑,都是按照‘金丝铁线’的特征来仿制的,因此这才形成了传世哥窑与古文记载中哥瓷特征不同的现状。”

    “事实上,龙泉哥窑的开片线是白色的,与古文记载中的‘浅白断纹’非常吻合,而除了龙泉哥窑符合这个‘浅白断纹’的特征之外,其他的传世哥窑均不符合这个特征。只是龙泉哥窑现存极少,真正见过的人并不多,所以,大多数玩家就不太注意开片线纹的颜色,认为只要是满身开片的窑器就是哥窑或仿哥窑,这是一种错误的认识。”

    “老师当年在世的时候就曾经判断过,他说其实所谓的哥窑,有超过九成的可能性就是龙泉哥窑!”

    老爷子微微摇着头叹息了一声,“如果老师现在还活着,有关于哥窑和龙泉哥窑的争论,恐怕已经能有最终的结果了,而这个结果就是老师曾经判断的那个结果。”

    顿了顿,老爷子看着这个花口盘说道:“小靖啊,不管哥窑和龙泉哥窑争论的最终结果是什么,你这个盘子确实是龙泉哥窑无疑,而龙泉哥窑的存世量是极为稀少的。现在全世界存世的传世哥窑只有三百件左右,而龙泉哥窑的数量,一巴掌就能数过来!你这个盘子的发现,对于龙泉哥窑和哥窑之争有着极大的意义!所以小靖,你这个盘子最好能够好好的保存。”

    杨靖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杨爷爷,这个您放心吧,这个盘子我说什么都不会出手的。我还打算以后有机会开一家私人博物馆呢,这么珍贵的龙泉哥窑,足以当做我的镇馆之宝了,我又怎么会把我的镇馆之宝卖出去呢?”

    “噢?你想开私人博物馆?”老爷子一听这话,兴趣顿时就上来了。

    “嗯,这只是我的一个中期的目标。杨爷爷,其实我前几天在燕京市郊的农村偶然遇到了一个集市,在那个集市上我用买废品的价格买了将近八百斤的各种手稿和文献资料。光是这些手稿和文献资料就足以支撑起我开一家小型的博物馆了。不过我觉得光这些手稿和文献资料还远远不够,所以我打算这几年多努力努力,多淘点宝贝,然后开一个不输于马未都马老的私人博物馆。”

    杨老爷子笑呵呵的点了点头说道:“嗯,你小子的这个志向倒是不错。当年小马开他的观复博物馆的时候,曾经邀请我过去做指点。不得不说小马那些年做的努力足够,这才能够开起那么大的一个博物馆。小靖,我希望你的博物馆能够超过小马的博物馆。”

    马老在国内收藏界那是顶级的大家,但在杨老爷子面前,那就是绝对的晚辈了,老爷子张口闭口的“小马”,谁也说不出别的来。

    老爷子拿起了一本手稿,看了看之后就咂舌说道:“这莫非是鲁迅大师那篇《病后杂谈之余》的原稿?”

    杨靖点了点头说道:“杨爷爷,我认为这篇手稿就是鲁迅大师的亲笔原稿。”

    老爷子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这可真是稀罕啊。鲁迅博物馆中存有大师的《病后杂谈之余》手稿,不过那篇手稿应该是大师在编印文章合集时的‘誊抄稿’。‘誊抄稿’几乎没有删改痕迹,有些只有少量润色而已,因此那篇手稿才会基本上没有什么删改痕迹。可你这篇手稿就不一样了,上面有大量的删改痕迹,这显然就是大师当年的原稿啊。啧啧,这份原稿可比鲁迅博物馆馆存的那份‘誊抄稿’更具有参考和研究价值啊!”

    说完,老爷子兴致勃勃的把这篇手稿仔细的看了一遍,又拿起了茅盾大师的那篇手稿看了看,脸上的微笑就不曾间断过,开心的就和一个见到了心爱玩具的小孩子一样......

    杨靖和格格陪着老爷子聊了半上午,把老爷子聊得眉开眼笑的。

    临走的时候,杨靖掏出了一块玉牌送给了杨老爷子。

    “杨爷爷,这块玉牌是我在燕京请人雕的,玉是我自己解出来的,好大一块,后来蔡易伯伯给我介绍了姜斌姜叔叔,是姜叔叔给我雕出来的。”

    老爷子没有接这块玉牌,而是问道:“姜斌?玉雕?你说的这个姜斌莫非就是姜玉成的小儿子?”

    “我也不知道姜叔叔的父亲叫什么名字,但我倒是知道他父亲也是一名玉雕大师,曾经在故宫博物院工作过,好像和您也认识。”

    听到杨靖这么说,老爷子呵呵笑了起来。“要是这样的话,这块玉牌确实就是出自小斌子的手。”说着,老爷子接过了这块玉牌仔细的看了看,“嗯,不错,这小子有他父亲十成十的功力了,要是再好好地积累积累,突破大师的境界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说完,老爷子又要把这块玉牌还给杨靖。

    杨靖摆手说道:“杨爷爷,这块牌子我就是专门送给您的。当年我外公用祖传的玉牌换那副赝品画的故事我也知道,您这些年和我外公的关系我更清楚,所以这次我特意让姜叔叔雕了两块玉牌,一块送给我外公,让他老人家继续留着当传家宝,另外一块就是准备送给您老的。您可不能不要啊。”

    “不行,小靖,这块牌子太贵重了,我不能收。”老爷子拒绝的很痛快。

    “贵重?杨爷爷,这您可就真的搞错了啊。首先这块牌子用的和田玉,是我从用三十八万买来一块昆仑石中解出来的,那块石头人家是当风水石卖的,但我觉得那块石头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一块巨大的戈壁料,于是我就把那块石头解开了,结果从里面掏出了足有九公斤重的和田玉。”

    “不过这块玉让我给腰斩了,实在是那块石头太大,足有七百多公斤呢,第一刀切的挺好,可弟儿刀因为判断错了里面玉肉的走向,结果把一块整料给截成了两截。小的那块我就用来做玉镯、挂件还有玉牌了,至于大的那块,足有6.5公斤重,我把那块料子留在姜叔叔那里了,他说要用这块玉给我雕一个飞天印,上面的飞天仙女就用我媳妇儿做模板......”

    说到这里,旁边的格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老爷子则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嗯,用这女娃儿做模板倒是非常合适,如果这方印雕出来,想必小斌子也有很大的可能性突破呢。”

    “是啊杨爷爷,姜叔叔也是这么说的,所以那块玉我才留在了他那里。这就是这块牌子所用的玉的来历,根本就没花多少钱。而且姜叔叔给我雕这些东西,根本就不要钱,我要是给他钱,他还冲我瞪眼,所以,这块牌子的成本估计也就是几万块。您老还说这块牌子贵吗?”

    杨老爷子听到这话,略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

    一旁的格格说道:“杨爷爷,您就手下这块牌子吧,就当是杨靖孝敬您老的。我阿婆过生日的时候,杨靖还让我挑了一个和田玉的手镯当做贺礼呢,这块牌子再贵重也贵不过那个镯子吧?所以啊,您就手下吧!都说玉养人,人养玉,您都这么大岁数了,没事整好可以把玩这块牌子,等您把玩到一百岁的时候,这块牌子没准就被您给盘出来了呢。”

    听到格格这么说,老爷子乐了。“你这丫头啊,真会说话。好,既然小靖非要孝敬我老头子,我要是不收下这块牌子岂不是对不起小靖的这一番心意了?好吧,这块牌子我收下了,争取到一百岁给你盘出一块传世玉来......”

    老爷子笑着接过了那块玉牌,喜滋滋的在手里摩挲着。很显然,老爷子很喜欢这块玉牌。

    杨靖和格格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笑意。

    他们俩正准备告辞出门呢,老爷子忽然说道:“小靖,刚才你说你准备在这几年的时间内开一家私人博物馆,不知道你打算把这家博物馆的地点选在哪里?是燕京还是咱们天衢?”

    这个问题还就真把杨靖给问住了,开私人博物馆的事情只是他刚刚兴起的一个念头,具体怎么操作他还就真没有想过。

    杨靖摇了摇头说道:“杨爷爷,这件事我还真没仔细考虑过呢。”

    老爷子抬起头,看了窗外有些半死不活的太阳,这才说道:“你要是搞私人博物馆,馆藏必须要丰富,否则光指望着你淘来的那些手稿文献还有你手里目前积攒的这些老物件,或许可以支撑起一个小型的博物馆来,但并没有什么特色。”

    “博物馆这个名字,博字占了最重要的位置,所以你还需要不断的努力才可以。至于地点嘛,我老头子倒是有点想法,我建议你把博物馆放在咱们天衢。”

    “为什么?”

    “呵呵,咱们天衢虽然只是一个四线城市,客流量也不大,但别忘了咱们天衢的便利交通啊。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再有两三年,咱们天衢机场的建设就会展开,到时候咱们天衢有了机场,还有众多的高速公路和高铁,来天衢将会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而且如果你淘来的东西足够吸引人的话,不仅政府方面可以为你的建馆地点做出最优惠的安排,你的博物馆还会为咱们天衢吸引众多的游客,也算是为咱们天衢的经济做出贡献了。”

    顿了顿,老爷子继续说道:“可如果你要是把博物馆放在燕京,错非你的馆藏极为丰富和优秀,否则你真的是很难抗衡诸如故宫博物馆、历博、军博这样的国家级大型博物馆,而且燕京建馆的费用极高,市中心几乎已经没有地方可以供你建一座足够大的博物馆了。所以......”

    老爷子的话并没有说完,但他却真的直接给杨靖分析出来其中的利弊。

    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杨靖,又说了一句话。

    “小靖啊,这里不仅是你的家乡,也是我的家乡。如果你要是把你的博物馆开在咱们的家乡,我想只要我老头子还能动弹,我就会责无旁贷的为你的博物馆帮忙!只要是我老头子能够帮上忙的,我一定不会推辞的。包括帮你联系其他的博物馆与你的博物馆进行馆藏交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