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零一章 追悔莫及
    ,精彩无弹窗免费!

    “爸、妈,后天我打算和格格出一趟门。”晚上吃饭的时候,杨靖开口对老爸老妈如此说道。

    杨妈抬头看了小两口一眼,笑道:“你俩啊,多出去转悠转悠是好事,咱们天衢是个小地方,没什么好玩的,小靖,你就多带着格格到处玩玩。”

    杨爸也说道:“出去玩不要紧,首先要注意安全,其次要记得回来参加开张庆典。我和你大姨夫商量了,也找人算了日子,下周六也就是二号,是一个适合开张的好日子,所以咱家的电动车行打算在那天开张,你和格格到时候可得回来参加啊。”

    杨靖抓了抓头皮,一脸为难的和格格对视了一眼。

    杨妈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你俩回不来?到那天开张还有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呢,你俩就算是去冰城看冰灯或者去琼岛玩,也能回来了。”

    杨靖无奈的吧唧了一下嘴,皱眉苦脸的说道:“妈,我和格格准备去美国......”

    “啊?国内这么大还不够你俩玩的?非要跑美国玩去啊?等你俩结婚之后再来个环球游多好啊,现在去美国干嘛......”

    这话说的格格脸上通红一片。

    “去去去,你个傻婆娘知道啥?孩子既然要去美国,那就自然有要去美国的理由,你在这里瞎扯扯啥?”杨爸放下了筷子,瞪了老婆一眼没好气的训斥了一句,随即摆了摆手说道:“你俩要去就去吧,不过还是那一点,一定要注意安全。家里车行开张的事儿,有你没你也没啥区别,你就甭挂着了。”

    杨妈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笑着说道:“格格啊,阿姨说那些话不是不让你俩出去玩,你知道的,阿姨这嘴啊,就是有点笨......”

    格格连忙摆了摆手说道:“阿姨,没关系的,我知道您这是为了我和杨靖好......”

    杨妈也笑呵呵的和格格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再次聊得火热起来,要是看这种热乎劲儿,这哪儿像是婆媳俩啊,这比娘儿俩还要亲......

    一看这俩未来的婆媳俩聊得火热,杨靖干脆也不管她们了,端起酒杯和自家的老爹碰了一下说道:“爸,儿子敬您一个。”

    杨爸从善如流,端起酒杯和儿子碰了一个,一口闷了下去。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一边吃一边问杨靖:“你这次去美国不是光为了玩吧?”

    “嗯。上午去杨爷爷那里看望老爷子,老爷子说了一番话给我触动很大,让我觉得应该尽快的干出一番事业来。可是我的计划需要的钱很多,现在我手头的这点钱不太够用的,所以我就决定出去多赚点钱。这次您儿子要出国赚美元,暂时不在国内折腾了。”

    杨爸一听这个乐了,冲着儿子点了点头说道:“好,你小子有这番志气,老爸我支持你!有本事的人都去国外赚外国人的钱了,没本事的才会在国内瞎折腾。儿子,你去吧,老爸支持你!”

    ......

    第二天一大早,杨靖就开车拉着格格去了许建民那里。杨靖从1994年带回来的那五块冰种翡翠毛料还在车上趴着呢,那五块毛料中的天然宝气早就被杨靖吸收殆尽了,虽然让天然宝气汇聚池中的天然宝气上涨了不少,但与人文宝气比起来还是差得远。

    而且事实也证明了杨靖的一个猜测。前些日子杨靖淘到东璧剑和古泉三十六名珍的时候,曾经吸收了其中的人文宝气,结果导致人文宝气暴涨,可天然宝气却是不行,结果哪怕人文宝气很多,可因为天然宝气不够,所以根本就无法开启圣戒技能。

    这次也是一样,杨靖吸收了那些珍贵的手稿文献中的人文宝气,结果都让人文宝气液化了,量多的不要不要的,直接就造成了天然宝气和人文宝气的不平衡,结果哪怕天然宝气的量已经足够了,可依然无法开启技能。

    其实,圣戒开启技能并不是光能量足够就能开启的,技能的开启除了需要足够的能量之外,还需要构成能量的人文宝气和天然宝气处在一个相对平衡的状态,这样才能让能量平衡,从而开启技能。

    打个比方,现在圣戒内的人文宝气量为一万,天然宝气量为一百,虽然这两者的数量都足够开启一项技能了,可由于天然宝气和人文宝气的数量太不均衡,所以技能依然无法开启。最起码两者之间应该达到一个相对的平衡状态才可以开启技能。

    而要想做到这一点,要不就是把数量为一万的人文宝气消耗到一百左右,要不就是想办法多吸收天然宝气,让天然宝气也达到一万左右的数量......

    说起这个事儿来,杨靖也是有点后悔。当时得到那些珍贵的手稿和文献资料之后,就该缓一缓,而不是因为兴奋而一股脑的把这些手稿文献中的人文宝气全都吸收干净了。

    结果导致了目前这种极为不均衡的状态,让杨靖空有大量的人文宝气,但因为天然宝气相对太少而无法开启一项新技能。

    虽然很后悔当时一兴奋之下做出了这种追悔莫及的事情,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只能找机会拼命的多吸收天然宝气呗。

    那五块毛料中的天然宝气虽然吸收完了,可也不能总是这么放着啊,要是赶上老妈不知道当石头给扔了,那才叫笑话呢。干脆趁着明天才出发,今天还有时间,直接就把那几块料子解出来呗。

    上次解那几块小料子的时候,老舅的那套解石的家伙事儿全都拉到许建民那里去了,这次要解这五块料子,自然只能去他那里了。

    来到墨书斋的时候,许建民和他媳妇儿恰好都在。许建民见到杨靖和格格之后,也是格外的热情,尤其是格格这个准外甥媳妇,许建民的媳妇见了更是亲热的不得了。

    相互介绍完了,又寒暄了一阵子之后,许建民的媳妇拉着格格去看许建民画的画和篆刻的印章去了,许建民则和杨靖联手把那五块料子从车上搬了下来。

    当然,这五块料子也让许建民看的有些直眼。

    这五块料子可都是不折不扣的老坑毛料,在现在一下子看到五块绝对是一件很稀罕的事情......

    “我说小靖啊,这五块料子你是从哪儿搞来的?现在这种老坑的料子可不多见了啊!”许建民一脸兴奋的样子,一边围着这五块料子转了好几圈,一边对杨靖说道。

    杨靖耸了耸肩膀说道:“这五块料子是我在燕京一个农村的农户中看到的。那天我送我媳妇儿上飞机,回来的时候我打算去我二姑姥姥那儿看看老人家,路上在一个农村遇到了赶大集,在那个集市上我看到了一个卖旧书的摊子......”

    杨靖自然是不能说着五块料子是从1994年带过来的,他只能把为那些手稿文献资料的来历而编出来的理由再次说了一遍。

    “......我当时跟着那个农民去他家里拉剩余的手稿文献,结果在他家的老房子里发现了这五块毛料。只是这位农民大哥恐怕真的是不知道这五块料子是来自缅甸的老坑翡翠毛料,他告诉我这是他爷爷留给他爸爸的,结果他爸爸去世了之后,他准备把老屋子扒了重建,结果在里面发现了这些破烂儿......最终,那五块料子外加那些八百来斤重的手稿文献,让我用五万多块钱的价格一股脑的全给端了......”

    许建民和听天书一样,一脸的难以置信。“我说你小子这是什么狗.屎运啊!送个飞机竟然还能赶上这么好的事儿,我他妹的忙活了半辈子了,咋就碰不上这种好事呢?”

    杨靖哈哈一笑说道:“建民舅舅,咱今天的任务就是把这五块料子解开,这五块料子都是正儿八经的老坑毛料,而且我对这五块料子的感觉非常好,今儿个说不定咱爷儿俩能有一个不错的收获呢。”

    许建民摇了摇头说道:“小靖啊,不是我给你泼冷水啊,根据我这些年的经验来看,你这五块料子虽然是老坑的毛料,但不见得就能开出什么好翡翠来。你瞅瞅这五块料子,别说蟒带了,连个松花都少见,这卖相可不太好啊。”

    “嘿嘿,面相不好不要紧,只要肚子里有货就成!”

    杨靖一边笑着,一边换下了工作服,然后双膀一较劲儿,就把那块表现的最好的重约四十公斤的料子搬到了油切机上。

    “嘿嘿,这块料子卖相最好,看看能不能开出什么好东西来吧!”杨靖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一边说一边开始戴口罩和护目镜,然后又拿起了粉笔,在那块料子上画了一道线。

    “你确定从这里切一刀?这可是老坑料子啊,咱们先擦一下不好吗?”许建民这个时候犹豫了,谨慎的问道。

    “嘿嘿,擦什么擦啊?这么大的料子,要是擦的话,那得多久才能擦出来啊。建民舅舅,从这里切没问题的,我的感觉告诉我在这里切一刀下去,保准能看到好东西的!”

    杨靖说的这么肯定当然是有理由的了,前几天刚刚得到的“天眼”技能不亏是一个中级技能,在目前的等级之下,天眼技能可是能够让杨靖看穿最厚达七十厘米的障碍物。

    这块料子只有四十公斤左右,最厚的地方也不过才三十厘米,在天眼技能之下,怎么看都能看得清。

    这块毛料里面确实有一团不规则走向的春带彩冰种翡翠,位于毛料最厚实的区域,在天眼的观察下无所遁形。

    只要按照杨靖画的这条线切下去一刀,恰好可以露出雾来,只要稍微再向里擦上一两公分的厚度,就能看到翡翠。

    “好吧,料子是你的,你愿意怎么玩就怎么玩吧!不过我保留我的意见。”许建民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膀,一脸“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表情。

    杨靖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按动了电源,伴随着一阵嘈杂的噪音,快速旋转的合金刀片立刻就在这块毛料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

    腾飞的粉尘很快被强力的工业风扇吹到了一旁,而在那边则是连接着抽气机的巨大漏斗,这些粉尘迅速的被那个巨大的漏斗吞噬掉,把工作间中的粉尘降到了最低。

    不过粉尘可以降低,这噪音就没办法阻挡了。格格哪怕带着耳塞,还是有点受不了这种噪音。不过这丫头显然也想亲眼看一看那些美丽的翡翠是怎么诞生的,所以尽管双手一直捂着耳朵,可这丫头愣是坚持着不动地方。

    这一刀很快就切到了底,原本是一个整体的毛料被这一刀一分为二。

    杨靖关掉了机器,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尘,许建民则抄起一个早就盛满了水的矿泉水瓶子,直接就把水浇到了刚刚切开的切面上。

    “呦,你小子的感觉挺准的啊!这一刀下去直接就见雾了!”许建民的声音中充满了惊喜,然后他也不顾那些粉尘,直接就抄起角磨机来开始从这个位置向下擦去。

    格格也凑了上来,大声的问杨靖:“是不是快出翡翠了?”

    杨靖笑着点了点头,把嘴巴凑近格格的耳边说道:“见雾就意味着出现翡翠的几率变得非常大,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再切的话就不合适了,很容易伤到里面的翡翠,所以建民舅舅这才用角磨机去擦,这样好控制一些。”

    果然,许建民擦了没多久,就停下了角磨机,抓起另外一个装满了水的瓶子直接就浇了上去。

    “嚯家伙!冰种的春带彩啊!”许建民只不过是看了一眼,立刻就惊喜的叫了起来。

    格格也兴奋的凑了上去,不过她显然看不懂这种状态下的翡翠毛料,在她眼里看起来,这个时候哪儿有翡翠啊,只不过是隐隐约约的看到一点点不同的颜色。

    杨靖也蹲了下来用手指头擦了擦,然后拿出手电又照了照,笑着点头说道:“建民舅舅,您看的一点错都没有,这应该是冰种的春带彩。”

    许建民笑呵呵的说道:“可惜不是满绿,要是满绿的冰种,那也能值不少钱呢!”

    杨靖笑道:“咱们是擦还是继续切?”

    许建民拍了拍手说道:“还是再切一刀吧,剩下的这半边料子还不小呢,擦,太费劲!”

    “好嘞!看我的吧!”杨靖说着,又在这版块毛料上画了一条线,然后把料子重新固定好了,按动了电源,一刀切了下去。

    ps:鞠躬感谢“紫炎天骄”500的打赏,“冰镇八度”1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