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零二章 老舅给孩子的嫁妆
    ,精彩无弹窗免费!

    解石的过程是很枯燥乏味的,但结果却是让人极度惊喜的,即便是见惯了大世面的格格,在看到七块晶莹剔透的翡翠时,两只眼睛都挪不开了。

    这五块从1994年带回来的翡翠毛料,一共解出了七块冰种翡翠,有两块毛料中的翡翠是分为两部分的,所以这才导致了五块毛料解出了七块翡翠。

    这七块翡翠中,最大的一块是一块重达十六公斤的高冰种满绿黄杨绿翡翠,这块料子比之前杨靖曾经解出来的那块老坑玻璃种的满绿秧苗绿翡翠大出二十多倍来,足以出好几副镯子。

    这块料子是听到消息赶过来的杨靖老舅亲手解出来的。

    对于老舅的这种“不要脸”的做法,无论是杨靖还是许建民都表示极度鄙视。

    这家伙上次解出那块老坑玻璃种的翡翠时就发誓说那是最后一次,结果今天这家伙一听说自己的外甥又搞来了五块老坑翡翠毛料,立刻连他爹都不照顾了,开车一溜烟的就跑了过来......

    最终,那块重达一百零四公斤的料子就是杨靖的老舅一点一点解出来的,这块料子也是所有五块毛料中最重的一个,结果解出来的翡翠也是最好的。

    就差一点点,这块翡翠就能成为玻璃种的满绿翡翠了。不过高冰种的满绿翡翠也是相当牛叉的,用这种料子打出来的镯子,一个镯子最少也是八位数起步。

    在目前这种能出镯子的满绿老坑玻璃种翡翠大料很少见的情况下,高冰的满绿翡翠镯子价格早早的就突破了八位数。

    这块料子虽然水头略显不足,但毕竟是满绿,这价格可就上去了。

    杨靖的老舅“很不要脸”的抢过了解石权,最终这块最漂亮的翡翠就是从他的手里解出来的。

    “啊啊啊......真他妹的爽!上一次解出了一块老坑玻璃种,这次又来了一块高冰的满绿黄杨绿,我说建民啊,咱哥儿俩以前折腾了那么多年,也没这两次折腾的厉害啊!”

    许建民没好气的瞪了李龙一眼,要不是这个兄弟,这块满绿的高冰翡翠就是他解出来了。

    “切,你还好意思吹牛,这不都是人家小靖的功劳?跟你有个屁关系啊!”

    “哈哈,你丫就嫉妒吧!没办法,再怎么说杨靖也是我亲外甥,我也是他的亲娘舅!有本事你也找一个亲外甥过来?”

    许建民苦恼的翻了个白眼,急赤白脸的说道:“你丫是不是就是刺激我?再刺激,当心哥们搓你一顿!”

    李龙哈哈一笑说道:“切,我说四哥啊,现在你那体格还成吗?不服气咱俩戴上拳套打一场?”

    杨靖在一旁笑道:“老舅,您都多大的人啦,怎么还和个小孩子一样?您外甥媳妇还在一旁看着呢,您也好意思这么说......”

    李龙一听这个,这才意识到身边还有个外甥媳妇呢,顿时就闹了一个大红脸,那边徐见面则是哈哈大笑。

    两个老男孩折腾了一阵子,老舅这才正色问杨靖:“小靖,这七块翡翠你打算怎么处理?”

    杨靖摆了摆手说道:“老舅,您挑一块吧,别挑最小的啊,最小的那块我不给您。您挑好了,剩下的我带走,燕京还有一位玉雕大师等着我的料子晋级呢......”

    “我挑一块?我挑一块干嘛?拿回家显摆吗?”

    “舅,您不是一直想换辆车吗?喏,这不就是车吗?您随便挑一块拿走,您愿意换啥车基本上都够了。怎么样,您外甥够意思吧?”

    老舅摇了摇头说道:“不行,这太贵重了,老舅不能要你这个。”

    “老舅,就这料子还贵重?那以后您外甥我要是再解几块玻璃种帝王绿,那您怎么办?”

    顿了顿,杨靖继续说道:“舅,刚才您也说了,您是我亲娘舅,我杨靖就您这么一个亲娘舅,您说您外甥还能不拿点好东西孝敬您?我要是给您一块马牙种的翡翠,您还不得把我的腿给敲断?得嘞,您就甭推辞了,这是外甥孝敬您的,您就安心的收下吧。”

    许建民在一旁说道:“小龙,你就挑一块吧!我他妹的真羡慕你,有这么一个好外甥,可惜我那侄子才八岁,要孝敬我这个当大爷的,还得再等二十年。”

    看到老舅还有点犹豫,格格终于是发话了。

    “舅舅,您就挑一块吧。我听杨靖也说了,您这些年一直在家照顾外公外婆,生意什么的都放下了,现在您外甥又本事了,孝敬您一块翡翠那是应该的。嗯,我正准备和杨靖出国一趟,早听杨靖说您想换辆车,我们俩也没空陪您去买车了,您就干脆挑一块翡翠卖了去,然后自己喜欢什么车就换什么车,要是钱不够,让您外甥听着,反正杨靖现在也是一个亿万富翁了,您这个当舅舅的不宰他宰谁啊。”

    别人的话李龙可以不理会,可格格这个外甥媳妇的话,他这个当舅舅的不理会不成啊。

    杨靖出去燕京这些天,在燕京淘来的宝贝李龙也知道,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个外甥光是淘来的那些手稿文献就价值好几个亿,这几块翡翠固然也很值钱,但李龙清楚,这点钱,他的这个外甥是真没放在眼里。

    最终,李龙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既然外甥要孝敬他老舅,那我就挑一块啦!”

    说着,李龙从那七块翡翠中挑出了一块冰种紫罗兰翡翠。

    这块翡翠是从那块重六十二公斤的毛料中解出来的,虽然是冰种,但水头很不错,个头也不小,足能够出好几副镯子,再加上是非常走俏的紫罗兰,这块翡翠的价值那是绝对的不菲。

    这块料子要是出手的话,别说一辆牧马人了,李龙就算是想换辆奔驰大g甚至是布加迪威龙都足够了!

    拿起这块料子,老舅笑嘻嘻的说道:“杨靖,格格,我先替你们的妹妹李依诺谢谢你们啦。有了这块料子,等李依诺长大了,嫁妆都足够了......”

    听到这话,杨靖和格格不禁莞尔。

    李依诺是老李家第三代最小的一个,今年才九岁多一点,上小学三年级。现在就给这么一个鬼马精灵的小丫头准备嫁妆,老舅这个当爹的也真是够了......

    老舅挑走了一块翡翠,杨靖当然没有忘记他的建民舅舅。

    杨靖拿出了一个菩萨挂件,这个挂件正是上次老舅在许建民这里解出来的那块老坑玻璃种的翡翠做的。

    许建民倒是没有磨叽,非常痛快的就把那个挂件收下来了。他和李龙的关系比亲兄弟也差不到哪儿去,两个人从十四五岁一直玩到现在,都快玩了三十多年了,李龙挑了一块价值更大的翡翠,这个挂件,许建民自然就毫不客气的笑纳了。

    这是外甥杨靖孝敬的,不收反而不好。

    即便老舅挑走了一块冰种紫罗兰翡翠,可剩下的那六块翡翠加起来重量也超过了四十公斤。

    这六块冰种翡翠中,有两块是满绿的,剩余的四块都是春带彩或者是飘蓝、飘绿,虽说飘蓝或者飘绿的翡翠无法和满绿的翡翠相提并论,但在目前这种高档翡翠料子极度缺少的现在来讲,这六块总重超过四十公斤的翡翠,价格也已经突破了“亿”这个单位!

    格格也是看的有些目瞪口呆。

    虽说这大半天在这间小屋子里憋着有点闷,可能够亲眼看到七块价值连城的翡翠就这么一点点的被解出来,这也是人生之中相当难得的一种经历。

    格格的首饰中自然是不缺乏翡翠,可她之前真不知道翡翠到底是怎么来的,现在,她知道了......

    当然,让格格更加目瞪口呆的是,男友竟然只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就赚了上亿,这种赚钱速度绝对比抢银行还要疯狂。

    格格以前虽然不知道翡翠是怎么出来的,但她能看得出来这七块翡翠的价值。本身冰种的翡翠就是比较稀少的,而且冰种翡翠和玻璃种一样,都是很少出大料的,结果今天不仅一下子看到了七块冰种翡翠出世,最关键的是这七块翡翠都是大料!

    七块都能出镯子的冰种翡翠大料,那得多少钱?

    即便是格格,想明白了这七块翡翠的价格之后,也不禁是有点发晕。

    但她心中却是更高兴。

    之前杨靖向她表白的时候所说的那些话,让格格是既高兴又有点担心。高兴,当然是因为这个笨家伙终于又重新开窍了。但她同样担心,担心杨靖说的那些话他做不到。要是他做不到的话,自己的老妈肯定又会挑出来指三指四的,而且以老妈那种强势的性格,再次做出“强拆”的举动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但现在格格算是彻底放心了,这七块翡翠可是当着她的面解出来的,大半天的时间解出价值过亿的翡翠,还有什么能比这种赚钱能力更强的吗?

    “哼哼,即便是老妈也没这个本事吧......”格格心中暗想。

    想到这里,格格让杨靖把那七块翡翠摆好了,然后她掏出手机,从各个角度给自己的男友以及这些价值连城的翡翠拍了好几张照片。

    一旦日后老妈找麻烦,那自己就拿出这些照片来让她老人家看看!

    您未来的女婿不再是什么都没有的穷学生了,他现在已经有足够的能力照顾您的女儿了!

    忽然冒出来的这种想法,让格格觉得自己的脸颊有点发热......

    从许建民那里告辞出来之后,杨靖就拉着格格回了家。

    老舅拿走的那块紫罗兰翡翠他怎么处理,杨靖是不会去操心的。那块料子就是孝敬老舅的,他愿意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他就是送人,杨靖也不会管。

    不过杨靖知道,以老舅这么精明的头脑,他是绝对不会把这块翡翠送人的!那好歹也是价值两三千万的翡翠啊!

    回家之后,杨靖把那六块翡翠拿了出来,结果不仅是老妈,就连老爸的眼睛也挪不开了。

    这种集天地之精华而荟萃在一起的瑰宝,任何一个人都难以抵挡其中的魅力的。

    “爸、妈,这就是今天一上午外加半下午的收获。一共七块冰种翡翠,我让我舅舅拿走了一块,剩下的六块都在这里。”

    杨爸好歹也是在外面见过世面的,在经历了最初的震惊之后,杨爸最先恢复了过来。

    “小靖,这些翡翠就是你从燕京淘来的那五块毛料中解出来的?”

    杨靖点了点头。

    杨妈也缓过劲来了,急忙问道:“那这些翡翠能值多少钱啊?”

    “妈,这些翡翠如果要卖给那些开珠宝店的,这六块可以轻松卖出过亿的价格。这六块翡翠都是可以出镯子的大料,所以价格要比那些小料贵很多。”

    杨妈和杨爸都不敢相信的对视了一眼,杨爸咽了一口唾沫有点结巴的问道:“过亿?小靖,你没搞错吧?”

    格格在一旁说道:“叔叔,阿姨,杨靖说的这个价格还是保守的价格呢。现在这种冰种的大料翡翠很少见了,尤其是这两块满绿的翡翠,如果要是放出去的话,绝对会有大把的珠宝商人抢着要的。光是这两块满绿的冰种翡翠,估计就能卖到一个亿。这种满绿的冰种翡翠一旦做成首饰,放出去那可是会引起哄抢的!”

    杨妈哆嗦了一下,“小靖,那要不咱把这几块翡翠做成首饰吧。”

    杨靖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妈,这几块翡翠我暂时不打算出手,也不打算做成首饰,主要是没有那必要。冰种翡翠而已,要是玻璃种的,我一定会留下来的,可是这冰种翡翠......”杨靖耸了耸肩膀,“无所谓了,如果要是想要的话,大不了去缅甸跑一趟,保证搞来的翡翠比这些翡翠强一大截儿。咱自己家戴的翡翠首饰,那必须得要是玻璃种的才行,就算是玻璃种,不是满绿的咱都不要!咱自个儿戴的东西,必须得是最好的,玻璃种满绿的翡翠才值得。至于这几块翡翠,我打算让一位玉雕大师先挑选一下,合适的就做成大摆件,放在家里咱们自己欣赏。”

    杨妈和杨爸都“啊”了一声,但随即想到自己的儿子能这么轻松的就捣鼓出这种档次的翡翠,想必他还能弄到更好的翡翠,看不上这些翡翠也不奇怪,所以他们俩也就没再说话。

    “至于不合适的,我就在燕京出手卖掉。爸、妈,家里要是需要钱的话,尽管说话!”杨靖这话说的很霸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