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零五章 三千万美元
    ,精彩无弹窗免费!

    姜斌的工作室可以说是他这套宅子里安保最严密的地方。

    虽然这间屋是一间平房,可南北两扇窗户上都安装着厚重的防盗窗,天花板也变成了水泥的,屋门不用说,自然是厚重的防盗门。而且在屋里,杨靖也看到了和自己那件出租屋差不多的智能安保系统。

    也难怪,作为一名著名的玉雕大师,姜斌经手的东西大都是价值不菲,要是作为最重要的工作间不搞得安全一些,估计他经手的那些玉器早就被人偷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杨靖跟着姜斌一进入到工作间,眼神立刻就被摆放在案台一侧的那块白色的玉雕吸引住了。

    杨靖赶紧走了几步,来到了那块玉雕跟前,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正如姜斌刚才所说的,这块和田白玉玉雕作品仅仅只是有了一个雏形,但就是这么一个雏形,也足以夺人心魄了。

    本身这么大块的收藏级和田白玉就是一件极为难得的瑰宝了,更别说这块和田玉的形状还是极为罕见的接近于标准长方体的形状,用来做一方大印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现在这方飞天印的整体形状已经出来了,尤其是在大印的四面,影影绰绰的飞天仙女已经有了一个大体的雏形,其中一面的飞天仙女已经开始雕琢了,有一部分已经被镂空了......

    “啧啧,好东西,好东西啊!姜叔叔,您这手艺真不是盖的,虽然只是一个雏形,但我也能够从中感受到了那种惊人的魅力了!真是难以想象,如果这方飞天印全部完工的话,那将会是多么的震撼!”

    姜斌在一旁笑眯眯的不说话,很是享受杨靖的这番恭维。

    一件玉雕作品,尤其是伟大的玉雕作品,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雕琢出来的,这需要玉雕师耗费极大的精力来构思整件作品的结构、形状以及需要采用什么样的雕刻手法,等确定下来这些东西之后,玉雕师才会开始动刀。

    可即便是动刀,雕刻这种大型的玉雕作品也不是几天就能完成的。一件工艺复杂的玉雕作品,短则几个星期,长则可以达到几个月甚至是几年的时间才能完工的。

    一件玉雕作品,那绝对是倾注了一个玉雕师极大的心血,甚至有的玉雕师在完成了一件传世精品玉雕之后,都会元气大伤,需要休息好长一段时间才能缓过来。

    姜斌显然也非常重视这方飞天印,这块玉都送过来半个来月了,他仅仅是完成了一个雏形,足以证明姜斌对这方飞天印的重视。

    看完了这方飞天印,虽然心中更想念格格了,可杨靖的心情还是好了很多。

    在外间,杨靖喝着姜斌亲手沏好的茶,一边赞叹这茶好喝,一边把随身提着的那个密码箱打了开来,六块颜色、形状各异的冰种翡翠顿时就显露了出来。

    “哎呦喂......”姜斌的大牙差点惊掉了,“小靖,你、你这些翡翠是哪儿搞来的?”

    “姜叔叔,看看有没有喜欢的,留下来做几个大摆件吧!”杨靖笑眯眯的说道。

    “这些翡翠都是你的?”姜斌惊讶的问道,随即呵呵低笑了两声,“我这不是废话吗,你小子连那么大个头的收藏级和田白玉都搞来了,再搞来这几块冰种翡翠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啊......”

    姜斌兴致勃勃的拿起了一块个头最大的翡翠。这块翡翠就是杨靖的老舅亲手从那块重达104公斤的毛料中解出来的,这是一块重达十六公斤的高冰种满绿黄杨绿翡翠,是杨靖从1994年带回来的那五块毛料中解出来的成色和个头最好的一块翡翠。

    “啧啧,好东西啊!虽然只是高冰种,可这么大的个头现在却是罕见喽!”姜斌一边把玩这块晶莹剔透的高冰种翡翠,一边满脸欢喜的夸奖。

    等到姜斌把所有的六块翡翠都把玩了一遍之后,他这才正色说道:“小靖,我这里留下一块就可以了,全都留下我也没有那个精力来做。留下一块吧,留下一块我可以用我所有的精力专心对付这一块翡翠。”

    杨靖笑道:“姜叔叔,这六块翡翠我拿过来就是让您选择的,如果您全留下我也没意见,您只留一块,我也不会说别的。”

    “谢谢你了!”姜斌非常诚恳的说道。对于他这种急需要突破的玉雕大师来讲,一块好料子比什么都值钱。杨靖先是给了他一块收藏级的和田白玉,现在又一下子拿来了六块冰种翡翠让自己挑选,这对于姜斌来讲,是之前绝对不曾有过的好事情。

    “姜叔叔,您这么说可就太客气了啊!这些料子错非也就是由您这样的玉雕大师来雕琢,才能凸显出这些玉料的价值,也只有像您这样的大师才能让这些玉料的价值突飞猛涨。我拿这些玉料过来,就是想要通过您的手,让这些玉料价值大涨的。您感谢我干什么?”

    “哈哈,你小子这张嘴啊......得,我说不过你。”

    顿了顿,姜斌似有所感的说道:“世人把翡翠收藏分成了五个等级,排第一位的是戒面,第二位的才是手镯,那些挂件什么的都排在摆件的前面,最需要雕功的大摆件竟然只排在末尾。哎......这真是不懂装懂啊!”

    杨靖也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翡翠却是是按照这种收藏等级来排名的。

    “其实在使用同等级玉料的前提下,价值最高的莫过于摆件!只是现在这些人全都拿冰种甚至是玻璃种的戒面来和糯种甚至是马牙种的翡翠摆件来比,两者怎么可能具备可比性?一个玻璃种的戒面,价值可是其体积几百倍的糯种摆件的几倍甚至是几十倍,这个有法比吗?你有本事拿一个高冰种的戒面和一个同样是高冰种的大摆件来比啊!玉料的质地先放一边不说,光是这雕功,就足以甩一个戒面所用的雕功八条街!”

    顿了顿,姜斌有些愤慨的说道:“别的不说,苔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那颗翠玉白菜,也是一个摆件,怎么就没有人拿玻璃种的戒面或者手镯和那颗白菜比呢?还摆件收藏价值最低,这纯粹就是扯淡!一个极品的戒面或者手镯,最多也就是传家宝,可是一件用极品玉料雕琢出来的摆件,那可以成为传世宝的!”

    ......

    中午饭是在姜斌家吃的,让杨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个姜叔叔不仅在玉雕上有着无与伦比的功底,在做饭方面的天才似乎并不比他在玉雕方面的功底差。

    “呵呵,以前就喜欢吃,后来结婚有了孩子了,我就一直在家做饭,时间长了,这手艺自然也就练出来了。来,咱爷儿俩喝一个!”

    姜斌也喜欢喝二锅头,而且就是燕京街头小卖部常见的那种五十六度的红二,这一点,倒是和杨靖的口味差不多。

    回国这些天了,钱包里的钱是越来越多,喝酒的档次也是越来越高,回国之后的这段日子,一喝酒除了五粮液就是飞天茅台,可真把杨靖馋坏了。

    今天和姜斌喝二锅头,再加上姜斌做的这四道菜味道极为地道,不知不觉之中,两个人竟然把两瓶红二全都给喝进了肚子。

    杨靖是开车来的,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是不能动车了。幸好姜斌家里宽敞,房子有的是,让杨靖一觉睡到下午五点多。

    起来的时候,酒气散的差不多了,洗了一把脸之后,杨靖就在工作间中找到了正对着那块高冰种黄杨绿满绿的翡翠低头沉思的姜斌,在他的手底下,有好几张素描画,显然他正在设计这块翡翠。

    杨靖拿来的这六块翡翠,姜斌最终留下了那块最大的高冰种翡翠。这块料子虽然不是玻璃种,但也是老坑高冰种了,而且这么大的个头,还是满绿,价值甚至比普通颜色不太好的玻璃种还要值钱。

    既然要留下一个传世之宝,姜斌自然要留下这块个头最大的翡翠了。至于剩下的五块翡翠,姜斌说他有路子能卖出去,保证能卖出一个让杨靖满意的价格来。

    这五块冰种翡翠都是老坑翡翠,无论种水色还是个头,都是现在很难见到的,那些新坑的翡翠也无法与这种老坑翡翠相媲美,只要放出风声,绝对有的是珠宝公司来抢购的。

    姜斌是玉雕大师,各大珠宝公司都求着这位大师,他出面卖翡翠,价格自然不会低到哪儿去。杨靖也放心他,于是就把剩下的那五块翡翠委托给他来卖掉。

    果然,第二天,就有十多家大型珠宝公司的老板带着会计和秘书云集到了姜斌这处四合院中。

    燕京是华夏的首都,也是华夏最为发达的城市之一,也是华夏有钱人聚集的最多的城市之一,因此世界上著名的珠宝公司以及国内顶级的珠宝公司都在燕京开有旗舰店或者分店,这也导致了燕京珠宝市场的竞争之激烈,堪称惨烈无比。

    谁都想独享这个巨大的市场,但谁也无法独领风骚。

    残酷的竞争不仅体现在市场份额上,人才、原材料、销售渠道......等等等等各方面的竞争都是极为残酷的,尤其是作为珠宝公司命脉的珠宝原材料,历来都是各大珠宝公司老板最关注的事情。

    现在,京派玉雕的领军人物姜斌大师放出风声来,说有五块总重三十来公斤的老坑冰种翡翠明料准备出手,这些珠宝公司的老板立刻就像是问到了血腥味的鲨鱼,全都涌了过来。

    在现在老坑玻璃种近乎绝迹的情况下,冰种翡翠就是各大珠宝公司的主力军了。三十来公斤的老坑冰种翡翠,足够撑起一家珠宝公司多半年甚至是一整年的高档翡翠销售了。

    杨靖拿出来的这五块翡翠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冰种翡翠,这五块翡翠都是老坑冰种翡翠,而且水头好,颜色正,虽然其中只有一块满绿的冰种翡翠,但剩余的那四块翡翠绿色也都占了大部分。

    在现在市面上一只无色新坑冰种手镯都能卖十几万甚至是几十万,一只老坑冰种绿色手镯,起步价就得好几百万。就好像杨靖他老舅拿走的那块紫罗兰的冰种翡翠,紫罗兰的冰种翡翠镯子,一只的价格就能超过八位数。

    要是姜斌留下的那块高冰种黄杨绿满绿的翡翠做镯子,一只镯子起步最低都是在一千三百万!

    冰种和冰种也不一样,现在那些新坑冰种,别说是满绿的镯子了,就算是个飘绿或者飘蓝的镯子,那都得上百万。

    而杨靖拿出来的这五块老坑冰种翡翠,每一块都能出镯子,而且颜色和水头都相当不错,只要买回去做成镯子和挂件,那可就都是镇店之宝级别的。

    这样的好料子,谁不想要?

    因此这次私下组织的竞拍活动,竞争那叫一个激烈。

    最终,还是财大气粗的燕京周大福,用1.98亿的价格买下了这五块翡翠明料。

    这个价格说实在的,是有点偏高,毕竟这五块翡翠最多也就是能够出二十只镯子,用这个价格买下这五块翡翠,真心不便宜。毕竟人家珠宝公司可不是光买原材料就行了,人家还有大量的运营费用呢,而且把翡翠做成珠宝,其中也是需要不少的人工费用的。

    不过在现在高档老坑冰种翡翠也越来越稀少的情况下,这五块翡翠买回去即便是放上一年,光是升值也是一笔相当不小的收获。

    都说买的没有卖的精,但在真正已经成了精的这些珠宝公司的老板面前,杨靖和姜斌还是不够看的。

    不过这个价格也足以让杨靖满意了,于是这五块翡翠明料最终就落在了燕京周大福的手里。

    卡上多了将近两个亿,这让杨靖感到舒服极了。这是忽然之间多了这么多钱,一时之间杨靖竟然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花了。

    按照现在的汇率来计算的话,这1.98亿国币差不多就相当于三千万美元。

    “要不然把这些钱都转到美国去?”杨靖暗自琢磨。

    这次去美国除了搞一些钱之外,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但每一件事都需要花费不菲的费用。

    “就是不知道这笔钱转到美国,会不会对小襄他爸爸的公司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想了想,杨靖还是决定打电话问一下,毕竟牵扯到三千万美元的巨额资金,要是出点什么问题,那可真不太好弥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