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二章 善意取得?!
    总共是十三幅画,八幅油画,五幅素描画。

    这些油画全都平摊在酒店客房的那张大床上,因为放不下,这个房间的桌子和椅子上,也摆放着几幅已经展开的画作。

    而在大床上摊开的所有油画中,最中间的那幅画直接就让林丹的眼神再也挪不开了。

    “这老天,你可别跟我说这幅画就是那幅画!”林丹有些不知所措,连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杨靖笑呵呵的点头说道:“如果我没有鉴定错的话,这幅画应该就是那幅画!”

    “哇哦”林丹怪叫了一声,差点就合身扑了上去,但在床边却是硬生生的刹住了脚步。

    “杨哥,我、我能摸摸她吗?”

    “可以,不过你最好是先戴上手套。你知道的,这幅画的价值现在最起码也超过了三亿美元!”

    那是一幅油画,在一间略显阴暗的房间中,一个男人正背对着正面坐着,而在这个男人的左右两侧,则有两名少女,左边的少女正在弹奏钢琴,右边的少女则站立着,似乎正在跟那个男人在说些什么。

    林丹犹豫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说道:“算了,我还是不摸了,我这小心肝扑腾扑腾的,我怕摸坏了她”

    杨靖笑了笑没有吱声。

    其实杨靖在第一次看到这些画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而当他用圣戒鉴定完这些画之后,就连他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这些画到现在为止只有杨靖和林丹知道,即便是克里斯巴顿还有约翰布鲁诺都不知道,一回到房间,杨靖就让他们休息了,而且没事不要来他这里。

    两个保镖自然清楚这是为什么,很自觉的一直没有来找杨靖。

    倒不是杨靖信不过这两位保镖,实在是这十三幅画牵连太大了。

    无他,这十三幅画是赃物!而且还是一场号称“美国历史上最大盗窃案”的赃物。

    10年3月1日,那一天正是美国波士顿最盛大的狂欢节——圣帕特里克狂欢节。

    每年的3月1日,是西方的圣帕特里克节,也叫“绿帽子节”。这一节日5世纪末期起源于爱尔兰,13年,一些爱尔兰绅士和商人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的波士顿聚会纪念圣帕特里克,并成立了爱尔兰慈善社团,从此美国每年都庆祝这个节日。美国的圣帕特里克节这一天,人们通常要举行游行、教堂礼拜和聚餐等活动。

    在这一天,波士顿同样陷入到了狂欢之中。

    但这些狂欢的人谁都没有发现,就在波士顿著名的伊莎贝拉斯图尔特加德纳艺术博物馆旁边,有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坐在一辆红色的道奇戴托纳内,等待狂欢的人最终散去。

    时间很快就过了凌晨,狂欢尽兴的波士顿市民缓缓地散去了,然后在大约凌晨一点的时候,从这辆道奇戴托纳中下来了两个身穿警服的家伙。

    这两个身穿警服的家伙按下了博物馆入口的警报器,对馆内安保人员说他们听到了园内异响,需要进馆查看。

    博物馆的安保人员明白不应该在深夜让不速之客进入博物馆内,但他们不知道这个规定对警察是否有效。所以安保人员阿巴特决定打开门。开门后,“警察”突然说他看起来很面熟,像某个通缉犯,于是他被要求出示自己的证件。“警察”命他面对墙壁,并给他戴上了手铐。

    阿巴特原本觉得这一定是个误会,后来他才反应过来,两位“警察”在给他戴上手铐之前并没有搜身。另外,他发现其中一位警察的胡子好像是用蜡做的

    这天晚上博物馆只有两名安保人员,另一位安保人员赶来之后,又被两位“警察”铐住。当他们询问“警察”他们为什么被逮捕时,“警察”倒是很诚实:

    “你们没有被逮捕。我们只是来抢劫的。”

    于是两位安保人员被带到了博物馆的地下室。

    在此后的八十一分钟之后,这两名假扮的警察走进多个展厅,从容悠闲地将挂在墙壁上的名画一一取下,然后有选择性地抢走了多达13幅旷世名画。

    这其中有法国印象主义代表性人物埃德加德加的五幅素描画;同样是法国印象主义代表性人物爱德华马奈的那副一个法国绅士;1世纪荷兰绘画大师伦勃朗哈尔曼松凡莱因的作品加利利海上的暴风雨与黑背景中的男士与女士肖像以及伦勃朗的一幅自画像,其中,加利利海上的暴风雨是伦勃朗已知画作中唯一的一幅海景画。

    另外荷兰十七世纪著名的佛兰德斯画家、巴洛克画派早期的代表人物彼得保罗鲁斯本的三幅作品也被这两个贼胆包天的家伙给偷走了。

    而在这十三幅丢失的画作中,最珍贵的莫过于十七世纪荷兰著名画家约翰内斯维米尔的代表作音乐会了。在维米尔仅存的34幅画作中,这幅画绝对是价值最高的一幅画,有人说这幅画价值两亿美元,有人说这幅画的价值高达25亿美元,反正不管怎么说,这幅音乐会绝对是历史上失窃价值最高的一幅画。

    在那场堪称是笑话一般的“抢劫案”中,一共有13件旷世名画被盗走,后人给出的估计价格,这13幅旷世名画的价值高达五亿美元!

    这两个胆大包天的劫匪没有使用任何攻击性武器,在离开之前居然还取走了监视器里的录像带。由于这些画作背面并没有安装连接警察局的警报器,等到天亮报警,两名劫匪早已逃之夭夭。

    不过在这两个家伙离开之前,他们又来到地下室,对两位安保人员说,“一年之内,你们还会见到我们的。”

    不过他们再也没有出现过。

    没错,从10年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2年零八个多月的时间,别说这两个劫匪没有再出现,就连那十三幅丢失的旷世名画也从来不曾被找到。

    美国的fb苦苦查询这件案子长达二十年,但始终也是杳无音信。

    失窃的加德纳艺术博物馆甚至开出了一千万美元的悬赏,结果也是屁事没有。

    谁都以为这十三幅名画恐怕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了,结果现在却出现在了杨靖居住的这间酒店的房间内

    其实杨靖之前并不知道这件著名的失窃案,毕竟这件案子是发生在遥远的美国波士顿,而且距今已经很久远了。案件发生的时候,杨靖甚至还没有出生呢。

    不过当他用圣戒鉴定出这十三幅画之后,立刻就上网查询了这十三幅名画,结果得到了一个让他也蛋疼不已的结果。

    至于林丹,他虽然是一个华裔,但他却是在美国出生、美国长大的美国人,尤其是维米尔的那副音乐会实在是太有名了,他看到过好几次这幅名画的照片,他当然也听说过当年发生的那起案件,所以当他第一眼看到这幅画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了这幅画的来历。

    当然,仅仅是一幅音乐会就差点让林丹没了魂,而当他看到剩余的那十二幅作品时,竟然还魂了

    “杨哥,你别跟我说今天我拍下来的那个仓库中藏着这十三幅作品。”

    杨靖耸了耸肩膀说道:“那你以为这十三幅画是从哪儿来的?它们自己长翅膀飞来的?还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没错兄弟,这十三幅画就是从那间仓库中发现的”

    林丹摸了摸脑袋,“那杨哥,这些画咱们怎么处理?”

    杨靖苦笑道:“你说该怎么处理?我正在为这事儿发愁呢。”

    顿了顿,杨靖问林丹:“这十三幅画是赃物,已经确定无疑了,虽然这不是我偷的,可是现在画在我手里呢,你说,要是fb知道了,会不会把它们要回去?”

    林丹也苦笑着说道:“这个你问我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这牵扯到美国统一商法典所规定的有关于‘善意取得’的法律条文。统一商法典中明确的规定了善意取得的条件,据我所知,欺骗或者诈骗的赃物如果被善意取得了,那么警方是无权追回善意取得的东西。比如说这十三幅画不是被盗抢来的,而是通过欺诈或者诈骗的手法获得的,结果现在被我善意取得了,所以这十三幅画警方是无权要回去的。可这十三幅画不是通过欺诈和诈骗的手段取得的,而是盗抢的赃物,现在虽然被我善意取得了,可我也不清楚这种赃物是否受统一商法典的保护。”

    林丹这么说,杨靖倒是明白了一些。美国的法律和华夏的法律不太一样,尤其是关于善于取得赃物的规定是大有不同的。

    在华夏的法律条文中,只要是赃物,不管你是不是善意取得的,都必须要将善意取得的赃物归还给原物主,当然,你可以向原物主索取你在善意取得过程中花费的费用。

    比如说杨靖在拍卖会上花了二百万拍下了一幅山水画,结果这幅山水画后来被证明是赃物,那么杨靖就必须得把这幅画还给原主人,但可以向原主人索要二百万的拍卖费用。

    但在美国就不一样了。

    之前美国对待善意取得的方式和华夏是一样的,都是不管怎么样,善意取得的赃物必须要还回去的。但随着社会的发展,这种粗暴对待善意取得的方式越来越不符合社会发展进程,于是美国就出台了统一商法典,对善意取得的赃物进行了区分。

    林丹抓起了电话打了出去,说了好一会儿之后,林丹这才放下了电话说道:“我刚才咨询了一下公司的律师,律师告诉我,有关于盗抢来的赃物,如果被我善意取得了,那么原主人和警方也是无权要回去的,统一商法典对于这一块有着明确的规定。所以,如果我没想留下这十三幅名画,那么是没问题的。”(ps:这里老墨解释一下啊,其实美国统一商法典中第2-403条中有明文规定,凡是盗抢来的赃物,不受善意取得的保护。不过咱这里是,而且这十三幅画价值太大,要是让主角把这十三幅画还回去,大伙儿看着也会很不爽吧、所以我这里就擅自更改了一下这个法律条文,改为允许盗抢的来的赃物也受善意取得的保护。那啥,有精通法律的书友们,还请勿喷。大伙儿看的爽就好了。)

    听到林丹这么说,杨靖惊喜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这十三幅名画咱们能留下?”

    “嗯,咱们确实是能留下,不过不是以你的名义,而是以我的名义。毕竟存放这十三幅画的仓库是以我的名义拍下来的,你拿的b1签证不能在美国进行这样的拍卖活动的。”

    杨靖点了点头说道:“这倒是没什么问题,我信得过你。我现在就是苦恼该怎么把这十三幅画带出美国。这十三幅画虽然警方无权要回去,可肯定会对你进行严密的监视,让你无法把这十三幅画带出美国国境的。”

    林丹笑了笑说道:“杨哥,这个你就不用苦恼了,车到山前必有路,你放心吧,只要能够让这十三幅名画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世人面前,那么以后总有办法让这十三幅名画出境的。具体的方法我得问一下相关的人员,不能通过非法的途经出国,必须要正大光明的转到你的名下。不过过程应该是比较麻烦的。”

    杨靖摇了摇头说道:“其实要不是因为这个东西,我真不想惹这么大的麻烦。”杨靖说着,从桌子上拿起了一尊好像喇叭一样的青铜器,“这个青铜器叫做“斛”,是咱们华夏商代的一尊青铜器,是和那十三幅名画一块丢失的。看到没有,咱们的国宝被美国人抢走了,他们能公然的在博物馆展出而不是还给咱们,所以我心里就有气。既然这十三幅画没问题,那么我也要光明正大的拿走这十三幅画,让美国人也尝尝这种能看到但要不回去的滋味!”

    林丹接过了那尊青铜器,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杨哥,你放心吧,这些东西我保证能顺利的归于你的名下。别忘了,我是一名华人,我在旧金山住,旧金山可是咱们华人在美国重要的聚集区,那里的社团有很多方法可以保证这十三幅名画的安全,即便是美国警方,也不敢光明正大的在那里对华人下手。等咱们回去之后,我就咨询一下有关方面的事情,争取以最快的速度把这十三幅名画转到你的名下。”

    杨靖点头说道:“好!等明天咱们返回博蒙特,处理完那口老油井的事情之后,咱们就直接回旧金山!”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5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