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五章 三成股份
    杨靖这话倒不是乱说,老油井油压的变化,已经彻底证明了这口老油井正在发生着极为可喜的变化。这就更让杨靖坚定了这口老油井肯定还会有所作为的想法。

    一旦这口老油井继续出油的话,那么相应的配套措施就需要建设起来,最起码的输油管道就需要重新铺设,然后还需要租赁储油罐。

    而要做这些工作,就免不了要在人家的农场中祸祸。

    与其祸祸人家的农场,还不如干脆直接把这座农场买下来。

    反正博蒙特这边的农场价格也不算贵,一英亩大约在八千美元左右,这座农场撑死天也就是四百多英亩、1.6平方公里的样子,还不如直接花个三四百万直接买下来呢。

    在美国,在私人土地上施工是一件非常让人头疼的事情。要是那个农场主通情达理的话,那么输油管道可以重新铺设。可如果人家就是不让你进入到他的农场,你一点辙都没有,只能干看着一口重新焕发活力的老油井在那里孤零零的无用武之地。

    所以,与其与那些麻烦打交道,还不如干脆一点,直接花钱买下这片土地,到时候在这里干活施工,谁也管不着。

    三四百万的资金,对于这口老油井即将的产出来讲,根本就不算什么。而且一旦这口老油井以后彻底没戏了之后,这片土地还可以再转手卖出去。

    郭大宝和赵蒙一听这个,都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郭大宝说道:“老赵,这活儿就交给你去办了,哪怕溢价一些,也要尽快的拿下这座农场。嗯,产权就挂在公司的名下吧。”

    赵蒙点头表示明白。

    郭大宝又说道:“小靖,这回该谈谈咱们之间的事情了。”

    杨靖喝了一口白酒,然后夹了一块牛排放进了嘴里,白酒配牛排,杨靖就喜欢这一口。

    “郭叔,咱俩有啥事啊?”

    “你小子在这里跟我打马虎眼不是?这口油井如果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哪怕只能再出八百万桶原油,扣除掉先期的投资,最终的税前盈利最起码也有3.5亿美元以上,难道你小子想独吞?”郭大宝笑呵呵的看着杨靖。

    “郭叔您在开玩笑吧?这口井是侄子我送给您的,我独吞什么啊?您只需要给我3.2美元就得了。”

    听到这话,郭大宝和赵蒙相互对视了一眼,微微的点了点头,“小靖啊,叔叔知道你的心意,但你这个心意我不能要,这太贵重了。这么着吧,咱们就事论事,这口井是你发现的,并且还是你拍下来的,更别说也是你发现了这口井还大有作为的,所以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这口井就是相当于你勘测出来的。所以,按照油井勘测与开采之间的成本比例来计算的话,这口井你应该占据70的股份。”

    “70?”杨靖吓了一跳,他当然知道郭大宝不可能白要这口油井的,但他真没想到人家一开口就送给自己七成的份子。“不行,这太多了,我可不需要这么多的股份。”

    一旁的赵蒙说道:“小杨啊,老郭这么说还就真没错。按照现在的陆地油田勘测与开发的成本来计算,你确实应该占这么多的份子。就目前的技术来讲,陆上油田的开采费用大约是在12美元一桶,而勘测费用呢,则高达26美元一桶,勘测费用占据了整个油田开发费用的70!而且我说的是新油田的开发,而你找到的这口老油井,最起码省去了钻井的费用,虽说重新铺设输油管道需要投资,但相比于新油井来讲,这口老油井需要投资的资金就太少了。所以,你有权也应该占据七成的股份。”

    杨靖放下了筷子摆了摆手说道:“赵叔、郭叔,如果我说不要股份的话,估计你俩也不会答应的,这么着吧,别的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我只说一句话,那就是如果您俩想要这口油井,那就给我两成份子吧,多了,我就把这口油井再次封掉或者卖给别人。”

    郭大宝一听这个急了,“我说你小子这脑子是怎么长的啊?人家都是恨不能的往自己怀里搂钱,你个傻小子怎么把钱往外推啊!不行,你要的这点份子太少了,最起码得拿一半的份子。唉,你小子先别说话,你别忘了,这口油井虽然是你的,可名义上还是挂在蓉宝矿业旧金山分公司的名字下面呢,你说的那些没用。”

    杨靖嘿嘿一乐,双手一摊说道:“郭叔,那不就得了?这口油井本来就是我要送给您的,您再给我股份,这不是打我耳刮子吗?再说了,我要那股份干嘛?我又不懂采油,我又不懂管理和运营,你们非要塞给我一个董事长当,这不是为难我吗?再说了,我也没那么多精力和时间关注这边,有那精力和时间,我就再寻找一口位于生门的老油井了,到时候那又是一个大宝藏。”

    杨靖这话一出口,郭大宝和赵蒙的眼睛都亮了,赵蒙问道:“小杨,你是说你还能用你家祖传的那个大望气术寻找到第二口像这样的老油井?”

    “赵叔,这个事儿我可不敢给你保证。这个东西全靠碰,这次我也就是运气好,随便拍了一口油井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种情况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虽说美国还有上百万口老油井,可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再遇到这种情况。”

    郭大宝笑了笑说道:“这倒是我们心急了。小靖啊,你知道你郭叔的公司这两年转型其实并不是很顺利,所以我现在急需要在国外打开一个出口。而你发现的这口老油井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出口。虽说这两年页岩油的开采成本一直在降低,但就算再降低,平均每桶50美元的开采成本还是要比油田的开采成本要稍微高一点的,所以我一直都想在原油这块入手,但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现在你送过来一个天大的机会,这几乎就是等于挽救了我的公司,而且你又叫我叔,你说我能不给你份子吗?就是你不要,我也得给啊!要不回去之后让你婶子知道我敢坑你,你叔我连你婶子的床头都上不去啊!还有,小襄一直把你当亲哥看,我要是不给你份子,那小子知道了,还不得和我来个断绝父子关系啊!难道你小子就忍心看着你婶子不让我上床,你兄弟和我断绝父子关系吗?”

    这话说的太重了,虽说郭大宝是以开玩笑的语气说出来的,可杨靖知道他这话并不是乱说。

    想了想,杨靖说道:“郭叔,这样吧,我要三成份子。而且我不参与管理和运营,我只要分红。郭叔,您先别急,听我说完。郭叔,赵叔,你们给我三成份子,我在以后的几年时间中,争取再为公司找出两到三口这样的老油井来,当然,或许能够找到更多,但这需要我努力修炼。呵呵,开个玩笑啊。我的意思是说,以后不管我找到几口这样的老油井,我一律都拿三成份子。这样好不好?你们如果非要坚持多给我的话,那我可以接受,但我以后就不找这样的老油井了......”

    听到杨靖说的如此坚决,郭大宝和赵蒙再次对视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郭大宝说道:“那好,就按照你说的这么干!回头我就让律师拟定一份合同。”

    敲定了这件事,郭大宝和赵蒙可真是乐坏了,直接招呼侍应生,让他们再上一桌好菜,什么黑海鱼子酱、什么法国鹅肝、什么意大利的白松露,什么贵重点什么,把酒店可是乐坏了。

    不过杨靖倒是觉得无所谓,本来这口老油井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是一个意外收获。要知道他本来的想法就是吸收完稠油中蕴含的天然宝气之后就把这口老油井封死的呢,结果出现了这样的变化,结果一不小心之下,又多了一个进项,而且还是源源不断的进项。

    这口油井就算是恢复生产,估计也不会形成自喷井,有很大的概率是会成为一口稳产井。这种井无法和那种日产过万吨的油井相比,但一天开采一千来吨还是问题不大的。毕竟这口油井并没有过多的注水开采,开采出来的原油里面的含水量就比较低,这样冶炼的成本也会降低很多的。

    当然,再过个十来天,如果地面之下那个油泡子内的稠油不再发生变化了,就能最终确定这口油井的最终开采量了。如果可开采量超过两千万桶的话,完全可以再打两口井同时进行开采。反正那时候这片地已经买下来了,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可不管怎么算,哪怕就是只能开采八百万桶,这八百万桶的30,价值也绝对超过一亿美元了。

    果然,这搞矿的只要是发现一个好矿源,那就是暴利啊!

    什么房地产,什么股票、期货,比起一个好矿源来讲都统统弱爆了。

    等这口油井出来最终的可开采储量,那就能可以明白这种被吸收了天然宝气的稠油,到底有多少可以转化成为可开采的原油了。到时候再去别的地方转转,找几口老油井这么一吸收,剩下的就是接着开采呗!

    一顿饭吃的不亦乐乎,郭大宝和赵蒙高兴,杨靖同样也挺高兴。

    第二天,赵蒙就留下来开始处理各种事宜,包括购买这片农场,包括重新敷设输油管道、租赁储油罐、重新安装新的油井套管、安装抽油机等设备,为这口老油井的重新开发做准备。

    而杨靖则被郭大宝拉着去了港口,在港口租了一艘一百二十英尺长的豪华游艇,他们俩外加林丹还有杨靖的两个保镖以及郭大宝的两个保镖,一块上了游艇,出海钓鱼。

    一行人在海上玩了三四天,回来之后又去了休斯敦玩了好几天,期间参观了著名的约翰逊航天中心,还去丰田中心球馆看了两场休斯顿火箭队在主场的比赛。

    只不过自从大姚退役之后,休斯敦火箭队的比赛就没什么看头了。无论杨靖还是郭大宝,都是大姚的球迷。没了大姚在球场上一柱擎天,连比赛都没什么看头了。

    从休斯敦玩够了之后,一行人才返回了博蒙特。

    而这个时候,原本围绕着那口老油井的那座农场已经彻底更换了主人,蓉宝矿业旧金山分公司成为了这片土地的新主人。输油管道也在紧张的敷设中,管道的另外一端已经与一条租赁来的输油管连接上了。

    博蒙特原本就盛产石油,只不过她的辉煌期早就已经过去了,但还遗留有大量的输油管道。这些输油管道都属于那些大型石油公司的,有些输油管道早就已经闲置了,只需要花费不多的资金,就可以租赁一条十二英寸的输油管道直达位于内奇斯河河口的一个大型油罐储油区,把开采出来的原油注入那些巨型的储油罐,然后再通过油轮运送到世界各地。

    有赵蒙在,一切都不用操心。他可是矿业行业中的资深经理人了,这种活对于他来讲根本就不算什么。

    这口老油井因为在开井的时候破坏了原本的套管,而且井内又重新开始出现了油压,所以早在杨靖他们出海玩的那一天,赵蒙就指挥工人封住了这口井的底端,然后用把那些破旧的套管都取了出来,用钻机重新钻孔并下新的套管。

    这次新更换的套管都是八英寸粗的套管,只用了区区四天,六百多米深的井就全部钻出来了。

    回到博蒙特之后,杨靖又等了几天,期间没事和格格煲一煲电话粥,要不就琢磨一下刚开启的新技能储存空间,倒也不觉得寂寞。

    值得一提的是,圣戒的技能开启并不是只要能量充足就可以无节制的开启的。就好像杨靖这次开启了一个高级技能“储存空间”之后,剩余的能量还有大把,杨靖就想再开启一个技能呢,结果圣戒非常明确的告诉他,在主动开启一个高级技能之后,最少需要间隔三个月以上才可以再开启下一个技能。上次开启的“限制级时空穿梭”技能不属于杨靖主动开启的,所以不在这个限制之内。

    所以,哪怕现在圣戒中积攒的能量很多,但杨靖要想开启下一个技能,还需要等三个月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