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三章 我要做多头
    杨靖的话让塞萨尔.库克的团队成员都是心中一凛。

    他们操作过上亿美元的资金盘,几千万美元的资金盘对于他们来讲是司空见惯的。但这两千七百万美元全都是现钞,这可就不得了了。

    在西方发达国家,凡是正经生意很少会使用现金的。可一旦使用现金,尤其是千万级别的现金,那背后往往意味着很多不能为人知道的事情。更别说这位史密斯先生如此肯定的直接要做多头,这就更说明了一些事情。

    塞萨尔.库克看了看迈克.阿勒,清楚的看到了迈克.阿勒毫不掩饰的点头。很显然,这位曾经有恩与自己的高级会计师,是很信任眼前这位有些神秘的史密斯先生的。

    想了想,塞萨尔.库克说道:“史密斯先生,您的话我明白是什么意思了,我们可以完全按照您的指令来进行操盘的,这一点,我们作为一个有职业素养的团队,还是能够做到的,所以您不必担心我们会在操盘过程中违背您的命令。不过,为了您的投资着想,我还是认为您这次做多似乎有点不太合适。”

    听到塞萨尔这么说,杨靖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色。这次杨靖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搞起了现在这么一摊,他可不想因为雇佣来的操盘手不听话而导致自己的计划流产。要是他们还坚持要自己操作的话,杨靖宁肯不用他们再雇佣一批人来操盘。

    欧洲的操盘手因为时间的限制雇佣不到了,但在乔治城本地还是有操盘手的。

    至于暴露自己的身份,开玩笑,这个世界上除非真的有上帝,否则只要自己想走,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人能够找到自己的。

    自己只不过是损失了一次赚大钱的机会,但人身安全方面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小团队还是蛮有职业素养的,这让杨靖放心了很多。不过,现在这位库克先生显然不太认可自己做多伦敦金的想法,要想让这个团队真正的听自己的指挥,那还得先说服这个团队的老大。

    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杨靖问道:“那么库克先生是怎么看待明天开市之后的行情呢?”

    “史密斯先生,或许您不知道,我和我的团队在去年,也就是1年一整年的时间内,在伦敦黄金市场上的获利达到了20%,所以我认为我们对于伦敦金市场已经有了很深的了解。国际金价从年年初的250美元/盎司,一直向上上涨到大前天收盘的512美元/盎司,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打着滚的翻了一个跟头!这是一个很不正常的表现,所以我和我的团队成员都认为,今年开始的这一段时间内,最好应该按兵不动,观察一下市场的行情在决定做多或者是做空,这样才是比较保险的做法。”

    杨靖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忽然问道:“库克先生,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您认为国际金价的波动与什么有关?”

    对于杨靖的这种问题,饶是塞萨尔.库克是一个听沉稳的人,也不禁乐的打了个哈哈,作为一个成功的操盘手,他自然很清楚影响国际金价的主要原因了,于是他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道:“美元的走势、全球主要货币的利率变化、各国央行的沽金活动、金融危机、政局动荡以及战争、突发的恐怖袭击、生产商的对冲增减、国际油价以及基本的供求,这些原因都可以影响到国际金价的波动。”

    顿了顿,塞萨尔.库克继续说道:“去年一年,沉寂了十多年的金价和国际油价忽然出现了剧烈的波动,这无疑与去年年初的伊朗****革.命有着直接的关系。那是一场非常剧烈而且敏感的政局动荡!您应该知道,伊朗及其周边蕴藏着目前世界石油地质资源探明储量的0%以上,因此伊朗国家政局的变化及其带来的中东地缘政治的不稳定预期,肯定会促使世界担心石油供应稳定问题,担忧由此产生石油价格暴涨传导加剧通货膨胀,从而危及世界经济、金融稳定发展。受此影响,去年的金价有此剧烈的涨幅也就不足为奇了。”

    杨靖也笑道:“没错,库克先生您说的相当正确,不过您是否忘了发生在去年11月4日的那场人质危机?”

    库克说道:“不,先生,我没有忘记。去年伊朗发生了两大事件,如果说年初的革命运动只是伊朗的内政问题,可11月4日的那场人质危机,那可就直接把美国给牵扯进来了。相比之下,这场人质危机事件的严重性要远远大于年初的革命运动。不过,在人质危机之前,国际金价用了十个月的时间从250美元/盎司上涨到了420美元/盎司,可人质危机发生之后,国际金价在短短的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就突破了500美元/盎司,大前天伦敦黄金市场收市的时候,更是站在了512美元/盎司的历史最高点。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市场已经充分释放出了因为人质危机而引发的恐慌感。然后经过四天的休市,我认为市场的恐慌感已经没有那么严重了,国际金价也不可能维持在这么高的价位运行了。最关键的是,国际金价的坚挺和石油的暴涨,已经引发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各国的央行在明天开市之后应该会采取相应的措施来打压国际金价,以来平易上涨过快的石油价格。所以,史密斯先生,我建议您在明天开市之后应该先观察几天再做决定。”

    不得不说塞萨尔.库克的这番说辞分析的是非常有道理的。如果杨靖不是专门研究过这一段时间的黄金行情,他说不定就会被库克的这番分析给说动了。

    只可惜,库克先生不是穿越众,他自然不清楚从明天开始,伦敦黄金市场以及全球的国际金价会经历一个怎样的行情。

    而偏偏杨靖又在穿越到这个年代之前,为了这个赚大钱的计划,临时钻研了大量这个年代的那一波堪称波澜壮阔的黄金行情,所以他很清楚从明天开始,全球的国际金价将会面临着一个怎样匪夷所思的行情的。

    杨靖说道:“库克先生,您分析的非常棒,但我认为您有些想法还是出现了错误性的判断。没错,在伊朗人质危机事件之前,金价不过上涨到420美元/盎司,结果人质危机一爆发,金价在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内直接突破了500美元/盎司,虽然看起来好像是市场上已经释放了足够的恐慌感,但别忘了这场人质危机直接就表明了新政权下的伊朗和美国之间关系已经开始进入到恶化期,这可不是区区八十美元/盎司的涨幅就能完全把恐慌感完全释放掉的。”

    “还有,苏联为什么要入侵阿富汗?这一点库克先生您考虑过没有?如果是单纯的伊朗人质危机还好说点,可苏联人忽然在个时候入侵阿富汗,这立刻就让本已经就很紧张的中亚地缘政治问题无疑变成了火上浇油,从而肯定会加剧国际地缘政治的不稳定预期!库克先生,去年不仅仅是金价的涨幅有些疯狂,油价也从年初的15美元/桶涨到了现在的2美元/桶,而且眼看着就要突破30美元/桶的这个心理性关卡了!因此,在这一系列的地缘政治危机,以及伊朗***革命引发的石油价格暴涨形成的恶性通货膨胀的推动下,今年的金价肯定会再次上涨!”

    杨靖看着若有所思的库克先生以及他的团队成员,继续趁热打铁的说道:“库克先生,您作为一个金融人士,知不知道金融和投资市场上最怕的事情是什么吗?”

    库克抬起头没有丝毫迟疑的说道:“是恐慌!投资者和大众的恐慌!”

    “没错,就是恐慌!那么库克先生您想想,今年在中东附近爆发的这三件大事,是不是已经引起了投资者甚至是普通老百姓的恐慌呢?金价为什么涨的如此疯狂?油价为什么会涨得如此疯狂?还不就是因为那些投资者甚至是老百姓都担心会出现国际性的政治、经济和金融危机,因此才大肆的抢购黄金!而国际金价的如此暴涨,恰恰就证明了人们现在普遍存在的恐慌心理!而这种恐慌心情在我看来,还远远没有到彻底释放出去的地步,相反,这种恐慌因为12月2号那天苏联人入侵阿富汗的军事行动而变得愈发的激烈,所以,我认为明天伦敦黄金市场开市之后,国际金价还会继续上涨的!”

    顿了顿,杨靖继续说道:“前段时间,一些主要国家包括美国在内的央行为了抑制金价,都有抛售黄金储备的举动,可结果如何呢?反正我是没有看到这些抛售对金价的上涨有什么抑制作用。而且我判断,今年主要国家的央行还会继续用抛售黄金储备的方式来抑制金价,但我认为这种举动一点作用都不会有的,因为人们的恐慌心理已经形成了。而这种恐慌心理一旦形成,仅仅凭借央行抛售黄金储备的行为,是很难消除掉这种恐慌心理的,除非......”

    库克若有所思的接口道:“除非有某个大人物公开站出来宣布用强硬的手段抑制金价,才有可能打消掉人们的恐慌心理!”

    “宾果!”杨靖打了一个响指,“在没有某个大人物站出来发表措辞强硬的言论之前,这种恐慌是不会被打消的。而且你以为那些国际游资还有热钱会放过这么好的一次机会吗?比如说我......”

    看着这位史密斯先生脸上那若有若无的笑容,库克先生和他的小伙伴们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几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眼神中的那种意思——得嘞,人家才是有钱人,人家才是有资格高高在上引导和操控那个庞大市场的那一小撮强人之一。咱们只不过是一打工的,老老实实的干活吧,那种人的世界不是我们能够妄图染指的......

    说不定,这区区的不到三千万美元的资金,只不过是一个摆在明面上的诱饵罢了......

    还是老老实实的听人家的指令操作吧。这种事情不是咱们这些小虾米可以掺和的,掺和深了,万一要是有人调查到自己头上,自己说也说不清楚不是?还不如就按照指令操作,就算是查到自己头上,那也与自己无关。

    几乎是在瞬间就想通了这些事情的库克先生,有些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说道:“史密斯先生,我们会完全听从您的指令的。不过您能不能透露一点消息呢?按照您的分析,这波行情会持续多长时间?又在哪里呢?”

    杨靖玩味的看着这几位精英,略微一思考就说道:“如果我没有判断错误的话,我认为这一波上涨的行情应该会二十天左右吧!至于,我判断应该会超过00美元/盎司,甚至非常有可能达到50美元/盎司的价格!”

    这句话一出口,就连迈克.阿勒都有些惊讶了,他们真的是没有想到,这一波行情会有可能这么猛烈。

    杨靖说道:“我希望这个信息仅仅只局限于今天在这间屋里的我们七个人知道,如果谁要是不小心说梦话泄露了,哼哼......”

    耸了耸肩膀,杨靖环视了一圈这六个人,“当然,作为回报,你们五人可以获得这次投资行动获利的1%作为你们的佣金。不要小看这1%的佣金,我保证这笔钱绝对比你们之前赚的所有钱加起来还要多。这将会是一个让你们下半辈子活的无忧无虑的一个数字。”

    “史密斯先生,您放心好了,从现在开始,我们五个就不会离开这间屋子的,而且我们会主动断绝任何与外界的联系的。这一点,您完全可以在每天的操盘结束之后,把所有的电话掐断。”

    杨靖微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没有必要做的这么绝,我相信你们的职业道德,而且我也相信我背后势力的能量的。当然,除了你们的佣金之外,我允许你们拿出你们自己的储蓄参与到这次投资行动,至于能够赚取多少,那就看你们自己的想法了。”

    杨靖的话,让包括迈克.阿勒在内的六个人都暗自长出了一口气。

    他们很清楚,这个神秘的史密斯先生绝对不是他们能够得罪得起的,尤其是现在已经上了船的情况下,唯有老老实实的按照人家的命令行事,那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至于下船,现在就是杨靖赶他们走,他们也不敢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