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九章 中型油田
    “你爹终于舍得把你放出来了?”杨靖放开了胖子,笑嘻嘻的问他。

    “在我家,我妈才是老大!”胖子一句就点出了他这次出来的根本原因。

    上次在燕京接胖子回国,中午他们在盘古大观吃饭的时候,郭父郭母就曾经为郭小襄回国以后干嘛起过一次争执。当时杨靖和格格就感到奇怪的是,胖子他妈虽然是一个大学教授,但却趋向于让儿子多出去磨炼磨炼,希望胖子跟着他爹一块打拼。可偏偏胖子他爹却想让胖子安安稳稳的在家上班。

    这种为了儿子以后的前途而引发的争执其实是最难捯饬的了,不管是当爹的还是当妈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儿子好,但偏偏谁又不好说服谁。

    不过现在看起来,还是女王的力量强大啊。再加上自己往他们身上放了最后一根稻草,于是胖子顺势而为从家里解放出来也就在所难免的了。

    估计郭大宝也看不惯儿子在家混吃等死的样子,这才终于改变了自己的初衷,让儿子出来见识和磨练一番。

    “胖子,给你介绍一位好兄弟,林丹,詹姆斯.林,赵叔看中的后起之秀。林丹,这就是郭叔的儿子郭小襄,你叫他胖子就好。哎,对了,你俩好像都属鸡的,相互论一下吧呗。”

    “你好,小老板,我是十月份的。”

    胖子握着林丹的手使劲摇了摇,笑着说道:“那你就是兄弟喽,我四月份的。”说着,胖子扭头冲着杨靖笑道:“在伦敦当了两年小弟,这会儿来到美国,终于可以当二哥喽!”

    杨靖没好气的说道:“那也是个老二!”

    林丹“噗嗤”一下就乐了,胖子则是一脸幽怨的瞅着杨靖......

    胖子的到来,虽然仅仅是让原本的六人队伍变成了七人,可多了这么一个活宝,队伍里的气氛立刻就活跃了很多。

    “靖葛格,我听我爹说你用家传的那个什么‘相面术’,不仅从仓储拍卖中搞来了十三幅丢失的名画,更是给我爹的公司搞来了一个油田,顺带着你也成为了大股东。哥,你给说说呗,要不教教我那个什么‘相面术’也好啊!到时候我就满地球的转悠给我爹找矿去,让我爹啥都说不出来。”

    “那叫‘大望气术’,不是什么相面术,你家的相面术能找矿啊!你想学?先磕俩头拜师傅,至于哥哥我教不教你,还得看你的天分和人品。”

    胖子一张胖脸扭成了苦菜花,“哥,就咱俩这关系还磕头啊?我这一脑袋给你磕下去,这辈分可就乱套了啊。还有,学这个还需要天分啊?我看你的天分也不咋地,你咋就能学会呢?”

    “废话,古代学个修仙还得需要个灵根什么的呢,你以为这大望气术是路边的白菜,随便你捡着玩?胖子,实话跟你说,就你这天分的,你就算是磕了头拜了师,那也是白瞎,学不会。”

    “我靠,你丫玩我是吧......”

    一行人在嘻嘻哈哈的斗嘴声中开车前往博蒙特,很快就见到了那八口老油田所在农场的主人。

    胖子出马,一个顶俩。别看这家伙嘴贫,可他这嘴皮子要用在做生意方面,还就真成了一种优势。尤其是他在伦敦留学的时候,做了五年的“垃圾处理者”,那嘴皮子更是锻炼出来了。

    这座占地大约有260英亩,也就是大约1.05平方公里的农场,在胖子的不懈努力下,最终用了210万美元的价格买了下来,平均每英亩的价格差不多也在八千美元左右,和上一座农场的价格差不多。

    而让胖子和杨靖惊喜的是,这座农场竟然和上一块农场有相连的区域,也就是说,当胖子买下这座农场之后,两座农场就彻底连成了一片,成为了一座660英亩大小的农场。

    而两座农场合二为一的好处就是,一旦这八口老油井顺利到手,那么就可以联合另外那座农场中的那口老油井以及正在施工的五口新井,一同组成一个中型油田。

    农场顺利的到手,剩下的就是专攻那八口老油田了,不过要攻下这八口老油田,胖子还需要返回旧金山一趟。

    因为雪佛龙的总部就在距离旧金山不远的东湾小城圣拉蒙。

    这座小城也是属于湾区城市,拥有加州最好的中学区和小学区,更是在加州“最适合居住的城镇”排名中高居第一位。

    不管怎么说,圣拉蒙都是湾区城市,胖子回去之后,在赵蒙的协助下说动雪佛龙卖掉这八口老油井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华夏人移民到美国之后喜欢置地买房,这是美国人众所周知的事情,而且华夏人对于土地的情结是非常严重的,美国人都知道,华夏人要不不买地,一旦买地就必然要求这地是完全属于他的。

    而胖子以一个华人的身份去雪佛龙,他完全可以借助着这个理由来说动雪佛龙卖掉那八口老油井。尤其是胖子还有赵蒙协助,想必雪佛龙也不愿意为了八口已经封井一百多年的老油井而得罪在湾区华人中有着极高声望的赵蒙。

    不过胖子在临出发之前,杨靖还是给了胖子一张八百万美元的支票,“你要是能买下那八口老油井的话,付钱的时候一定要用我的钱!当然,油井是挂在你的名下的,但买油井的钱一定要用我的!这一点你务必要记住,否则这八口老油井买了也是白买!”

    胖子很好奇,问为什么,杨靖也懒得给他编理由解释,只是一再强调,如果不用他的钱来买这八口老油井,那么这八口老油井就算买下来恐怕也出不了油的。

    胖子就是在这种纠结的心情下坐着飞机返回旧金山的。

    事情正如杨靖猜测的那样,雪佛龙公司虽然不想出售那八口老油井的所有权,但他们更不愿意得罪赵蒙这个地头蛇,最终,这八口老油井以一百六十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胖子。

    这笔钱虽然对于雪佛龙这种庞然大物来讲不算什么,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更何况这两年雪佛龙的业绩也不太好,最终能够用八口已经彻底废掉的老油井换回来一百六十万美元,而且还卖了赵蒙一个面子,这笔买卖怎么看怎么划算。

    就是不知道当雪佛龙得知他们弃之如履的那八口老油井后来又重新焕发出生命力之后,会是怎么一个后悔心态了。

    当胖子那边来电话告诉杨靖说已经搞定那八口老油井的时候,杨靖这边就开始动手了。

    施工的人手不缺,上次杨靖探查那口老油井时买的钢丝绳还在,于是当工人把一口老油井彻底开井之后,杨靖又忙活了一晚上。

    天然宝气再次恢复到了以前的状态,甚至数量要更多一些。而这八口老油井下面油藏中的那些稠油,也不出意外的开始发生了那种神奇的变化。很显然,只要再多等半个月之后,这又是一座可开采储量高达七千万桶的小型油田。而这两个油藏一旦联合起来,那么就可以构成一个不折不扣的中型油田。可开采储量高达1.3亿桶,足够蓉宝矿业开采五年以上了。

    而且因为这座油田的开采成本极低,足以给蓉宝矿业提供充足的资金,让蓉宝矿业在这五年之内顺利的完成转型或者在国外彻底站稳脚跟。

    华夏的矿主要想在国外站稳脚跟,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全世界都知道华夏缺矿,因此那些矿产众多的国家,都不约而同的对华夏的矿主们采取了封锁措施。他们国家的矿产资源不能落在华夏矿主的手里,否则他们还怎么赚钱?

    这也是为什么华夏的矿主,甚至包括国有的特大型矿业公司,在境外开矿都是举步维艰。说个让人有点伤心的话,华夏的矿主现在也就是只能在非洲玩玩,像大洋洲、南美这些矿产资源丰富的大洲,华夏的矿主很难再那边打开局面。

    你有钱也不行!

    而现在,蓉宝矿业借助着这座中型油田,足以在突破那些封锁了,至于以后怎么发展,那还要看郭大宝以及他背后那些支持力量的决断了。

    没错,郭大宝之所以能够这么快的就在国外开起了分公司,而且业务一点也不少,仅仅凭借他的能力和财力,是绝对做不到的,在郭大宝的背后,还有更大的力量在支持他。

    这一点,即便郭大宝和赵蒙不说,他杨靖也能看得出来。

    而且杨靖估计,一旦这八座老油井重新恢复开采,那么胖子他爹肯定会给自己说点什么的。

    至于说什么,杨靖虽然还不知道,但也能多少猜出一些来,可杨靖心中也有自己的坚持,不管到时候胖子他爹说什么,只要是合情合理的,在自己能领范围之内的事情,那么自己可以不介意去帮忙。可一旦超出这个范围,哪怕给的利益再高,自己也绝对不会冒险出手的。

    不得不说杨靖的猜测是很准确的,当他回到国内的时候,来接机的就是郭大宝本人。

    ......

    胖子从旧金山再次来到博蒙特的时候,那八口老油井下方的油藏正在发生着奇妙的变化,但还需要十多天的时间才能最终稳定下来。

    胖子把剩余的那六百二十万美元还给了杨靖,兴奋的说道:“老杨,这八口老油井真的还能再往外开采七千万桶原油?”

    杨靖点头说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数字了,反正我是根据大望气术得出来的数字,只是一个大体概的数字。”

    “哇哦,那也相当棒了!一会儿我就给我爹打电话,告诉他我要留在这里。我看赵叔也挺忙的,博蒙特这边他也照顾不过来,那还就不如我留下来替我爹看着这座油田呢。”

    “我看你小子想留在这里,就是因为在这里没人能管你吧?”

    “哥,话不要说的那么直白好不好?我好歹也是小老板啊,让我也体会一下纨绔的生活好不好啊?”

    “你求你爹去,你求我没用,我只不过是一个小股东,我也不是你爹,你求我干毛?”

    “哎呀呀,我的靖葛格,你怎的能如此的绝情?难道你就真的不管你兄弟了吗?”

    “管啊?谁说我不管我兄弟了?”杨靖笑眯眯的看着胖子,伸手拍了拍林丹的肩膀,“林丹兄弟我就一直很关照啊。”

    胖子顿时无语。

    “胖子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你的事情你自己拿主意就好了。反正我过几天就要回国了,你是留在美国还是回国,这不全在你自己的主意吗?腿长在你身上,你要是不愿意走,我总不能拉着你回国吧?再说了,就你这体重的,我就是想拉也拉不动啊。”

    “啊?我刚来你就要回去啊?你不在这里陪我多待几个月啊?”

    “还几个月?要不是因为这八口油井,我早就回国了!你当我喜欢在这里呆着啊,我媳妇儿又不在身边,我才懒得在这种地方多待呢!”

    “重色轻友的家伙!鄙视之!”

    “哈哈,我看你丫就是各种的羡慕嫉妒恨!林丹,你大学里有没有认识的女同学?给胖子介绍俩吧,要不然他会憋死的。”

    林丹上上下下瞅了瞅胖子,苦笑着一摊手说道:“郭哥,美女我倒是认识不少,可你这体重的,我怕人家受不了啊......”

    杨靖顿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胖子很喜欢和同龄人在一起,尤其是和能够说得来的同龄人在一起。他回家的那两个来月的时间,身边倒是围着一大帮同龄人,但不是这个领导的子女,就是那个大老板的子女,反正是让胖子各种烦。

    胖子他爹作为晋阳的首富,现在又成功的转型,把矿产生意做到了国外,自然有无数人想要捧郭大宝的臭脚。以前郭小襄在伦敦学习,一学就是六年,他们没机会,现在这位矿业大亨的独生公子回来了,他们还不跟闻见臭味的苍蝇一样,乌泱泱的全都围上来?

    可在国外接受了六年教育的郭小襄对于这种奉承和捧臭脚的行为并不感冒。他在国外留学的这六年,学到的更多的是一些有关于对待人生的态度和为人处世的方式,所以胖子很不喜欢那种氛围,那种氛围让他感到非常非常非常的憋的慌。

    现在好不容易摆脱了那帮臭苍蝇的纠缠,因此即便是杨靖和林丹经常拿他开玩笑,可胖子依然心中欢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