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五章 鬼哭狼嚎
    不过要想打开这个机关,还需要动一点手脚。

    这个机关做的非常的精巧,机关的控制点就在图腾柱最下方那个好像猴子一样的雕像的尾巴尖处,从天眼的看透技能来看,这个猴子的尾巴尖是活动的,只要把尾巴尖按照顺时针的方向旋转180度,然后再向下一按,就能打开这个机关,让藏在图腾柱下方那个中空空间中的宝贝从图腾柱的底部露出来。

    只不过,要想转动猴子尾巴尖,还需要拔出一根比圆珠笔芯粗不了多少的木楔。不把这根木楔拔出来,猴子尾巴尖是根本就无法转动的。

    这根木楔很细,深深地插进图腾柱中,外面露出的部分已经完全和猴子尾巴的雕刻痕迹融为一体,再加上又有包浆,就算是仔细观察也很难看出。

    要不是有天眼的看透技能,杨靖无论如何也发现不了这根木楔的。

    看到杨靖长出了一口气站直了身子,胖子凑上去问道:“老杨,怎么样,发现什么了吗?”

    杨靖点了点头说道:“这根图腾柱果然不简单,里面有一个制作极为精巧的机关,我找了好半天才找到这个机关的控制关键。”

    “哇哦,这根图腾柱莫非被那个俄罗斯人改造成了一枚法贝热彩蛋?”林丹兴奋的说道。

    杨靖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根图腾柱肯定无法和法贝热彩蛋相提并论,不过要论这个机关的精巧程度,我估计不比法贝热彩蛋差到哪儿去。”

    法贝热彩蛋是俄罗斯的国宝级艺术品,在全世界也是赫赫有名。这种彩蛋除了手艺精湛之外,最让人称奇的就是那精巧的机关。

    杨靖说这根图腾柱中的机关不比法贝热彩蛋的机关差,足以说明这个机关的精巧了。

    “胖子,给我找点工具过来,锥子、壁纸刀、镊子,最好再找个放大镜过来......”

    胖子嘴里嘟囔着走了出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拿了一包工具走了进来。

    杨靖道了一声谢,就从包里拿出了一张细砂纸,开始在猴子尾巴尖的位置轻轻的摩擦起来。

    “我说老杨,你这么直接用砂纸擦这里,这不是在破坏包浆吗?”胖子一看杨靖的动作,就嚷嚷了起来。

    杨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起头来看着胖子无语的摇了摇头说道:“唉,胖子,我也不想这么做啊!可是没办法,根据我的观察,机关的关键控制点就在这个位置,可是如果不把包浆擦掉的话,那个关键点根本就动不了。”

    胖子双手一摊,“好吧,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杨靖又低下头忙活,过了一会儿,他拿起了一个尖锐的镊子,在众人的注视下,从那个猴子尾巴尖的位置捏出了一根大约两厘米长,和圆珠笔芯差不多粗细的圆形木楔。

    林丹好奇的问道:“杨哥,这是什么东西?”

    杨靖微笑着说道:“这应该是一个木楔,有了这个小东西的存在,这个机关就无法这么转动。”

    说着,杨靖手上微微一用力,众人就看到那个尾巴尖竟然开始转动了起来。

    克里斯他们几个也都惊讶的“哇哦”了一声,林丹更是恨不能的把脑袋钻进去,结果让杨靖很不客气的一把就给推开了。

    “靠那么近干嘛?你近视眼啊?”杨靖一边缓慢的转动着猴子尾巴,一边没好气的说林丹。

    林丹讪讪地笑道:“杨哥,我这不是激动吗!”

    杨靖摇了摇头说道:“你现在激动个屁啊,一会儿别激动的打摆子就成!”

    说着,杨靖手上再一次发力,将顺时针旋转了180度的猴子尾巴猛地向下一按,然后所有的人都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嘎巴”声,下一刻,原本看起来是平整一体的图腾柱底面,竟然应声掉下来一块......

    杨靖放下了工具,拿起了那块掉下来的木块仔细打量着,看了一会儿又把那根图腾柱放倒,对着那个窟窿看了好久这才惊叹道:“果然是巧夺天工啊。”

    这块掉下来的木头长有接近十厘米,直径大约有三厘米,恰好位于这根微型图腾柱的中心位置。

    这根微型图腾柱是manzanita原木雕琢而成的,没有刷漆,也没有任何的颜料涂抹。图腾柱的上端有雕刻,所以看不出年轮来,而底面因为正好是一个横截面,所以manzanita木的年轮正好全部暴露了出来。

    而这块掉下来的木头,就位于原木最中心年轮最集中的位置,而这块木头的边缘恰好与其中一道年轮吻合,如果不拿放大镜仔细观察的话,真的是很难看出来这里竟然有一块木头是单独的。

    估计也没有人闲着蛋疼拿放大镜看年轮的,所以这个机关的出口放在这里简直就是出人意料。

    要不是杨靖有天眼的看透技能,他也想不到机关的出口竟然是在这里。

    胖子兴奋的戳了戳杨靖,“老杨,快看看里面有啥好东西!藏得这么严实,肯定有好东西!”

    林丹还有里克斯他们也都是同样的表情。

    杨靖点了点头,从工具包里拿出了一根长长的小钩子和一把手电,用手电照着就把钩子伸了进去。

    当钩子勾住里面的东西拉出来的时候,众人全都发现里面竟然藏了一个细长型的羊皮小包。

    杨靖放下工具,抓住那个羊皮小包包口的绳子微微一扯,早就已经腐朽的麻绳顿时就断开了。杨靖用手托着包口,把包竖了过来,顿时,几颗闪烁着耀眼光芒的宝石就这么“骨碌碌”的落在了杨靖的手心。

    “我靠......”

    “谢特......”

    “哦买嘎......”

    屋子里顿时就响起了一阵鬼哭狼嚎,包括胖子在内的六个人,全都不由自主的喷出了最习惯的口头语。就连杨靖,也被那种光芒给闪了一下。

    哪怕他心里有准备,可亲眼看到这八枚光彩夺目的宝石时,心中也是不由自主的高呼了一声“妈妈咪呀!”

    这八颗宝石最小的那颗紫钻,也足有一个个头较大的鹌鹑蛋大小,最大的那颗蓝宝石,则比鸽子蛋还大一圈。

    最关键的是,这八颗宝石虽然都是原石,但无论是颜色还是净度,都绝对是属于最极品的那种,一旦切割出来,绝对都是最极品的宝石。

    那两颗矢车菊蓝宝石,蓝中带紫,纯净无暇,真的就像是天鹅绒一般;那两颗红宝石,鲜艳夺目,红的让人忍不住热血沸腾;那颗粉钻,同样是让人忍不住挪开视线;至于那颗最小的紫钻,那种浓郁、神秘而高贵的紫罗兰颜色,简直就能把人的眼球都吸引进去......

    相比之下,那两颗个头虽然不小,但却是无色的钻石原石反而就不那么吸引人了。

    这八颗宝石都是没有雕琢过的原石,可即便是原石,忽然之间出现了八颗这么大个头的宝石原石,也足以让人忍不住高叫“耶稣基督”和“佛祖菩萨”了。

    当震惊和慌乱过去之后,几个人全都凑了上来,就连克里斯他们也无法抗拒这八颗宝石的魅力。

    几个人的视线全都集中在了那颗个头最小的紫钻原石上面,林丹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杨哥,这个最小的小家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紫钻?”

    杨靖拿起了那颗紫钻,用食指和中指稳稳地捏住,笑着说道:“没错,这颗钻石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紫钻!”

    钻石是全世界公认的价值最高的宝石,而在钻石中,彩钻的价值又要更高,在彩钻中,最稀罕的莫过于紫钻了。

    林丹兴奋的说道:“杨哥,这颗紫钻原石足有二十克拉了吧?要是切割出来,最起码也能有十克拉吧?”

    杨靖点了点头说道:“差不多,这颗紫钻原石要是切割出来,应该能剩下十克拉!”

    胖子吃吃的说道:“十克拉的紫钻,那还不得卖一亿?”

    林丹很鄙视的看了胖子一眼说道:“一亿?胖哥你说的是国币吗?”

    胖子眨么着眼问道:“一亿国币还不行啊?那可是一千多万美元啊!”

    林丹嘿嘿的笑了两声,“胖哥,你这么说可就错了!虽然前两年曾经出现过一粒不到三克拉的紫钻,那粒紫钻也拍出了四百万美元的价格,可三克拉紫钻连给十克拉的紫钻提鞋都不配!那粒三克拉的紫钻别看能拍出四百万美元,但并不意味着十克拉的紫钻就能拍出一千多万美元。要我说啊,这枚紫钻原石要真的切割好了,只要上拍,五千万美元只是起步价!”

    胖子吓了一跳,“五千万美元?那岂不是三亿多国币?”

    林丹点头说道:“这是最低的估计。我记得在七八年前,苏富比曾经在瑞士日内瓦拍卖了一颗名为格拉芙粉红钻的粉钻,那可粉钻有接近25克拉重,最终拍出了4600多万美元的价格。可是粉钻的价格远远比不上紫钻的价格,更别说咱们这颗紫钻无论颜色还是净度,都是最顶级的,所以这颗紫钻要是切割出来上拍的话,其价值绝对不比那颗25克拉的格拉芙粉红钻低!甚至还要更高!”

    胖子一听这话,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现场表演了一次“波涛汹涌”。“我的老天爷,就这么一个小玩意儿能卖出三亿的价格?我的哥啊,你忒牛比了!弟弟我以后撒尿再也不扶小弟弟了,以后我就只服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