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七章 末代沙皇宝藏地
    “ok,这八颗宝石是不是挺过瘾的?”杨靖拍了拍手站了起来。

    胖子他们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虽然这八颗宝石是杨靖淘来的,可他们作为参与者,也都感到蛮光荣的。尤其是胖子,这下子他又多了一些吹牛比的素材。

    这一点,杨靖根本就不用去特意的去想,就能知道这胖子以后怎么吹牛比了。

    “其实除了这八颗宝石之外,这个小小的羊皮袋子里好像还有一件东西,下面,让我们看一看那是什么吧。”

    “什么?还有东西?”

    “哈哈,能和这些珍贵的宝石一起存放的东西,价值又能低到哪儿去?”

    “耶稣基督,boss这下子真是发财了......”

    杨靖没有理会他们的话语,而是再次打开了那个羊皮袋子,然后轻轻地向外倒,不一会儿,一张更薄的、卷成一卷的羊皮从袋子里掉了出来。

    看到这个羊皮卷,几个人的眼睛都瞪圆了,尤其是克里斯他们四个。

    在西方的传统文化中,羊皮卷这种东西一般都能和神秘的财富直接联系起来,无论是传说中的海盗宝藏还是其他的宝藏,在公之于世之前,总会出现一张或者一卷羊皮卷......

    这张羊皮卷因为被外面那个羊皮袋子保护着,因此即便是过了一百多年了,依然挺柔软的。

    杨靖轻轻的把这张卷着的羊皮打了开来,顿时,一张清晰的地图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是......”胖子看到这张地图立刻就惊讶的叫了起来,“这是西伯利亚的地图!”

    几个人都点了点头,人高马大的克拉克说道:“没错,这确实是西伯利亚的地图,下面这个湖,应该就是贝加尔湖了,而上面这个半岛,应该就是泰梅尔半岛了。”

    “嗯,这确实是西伯利亚地图。”乔治.布鲁斯也非常肯定的说道。

    克里斯他们都是军人,对于看地图自然有一套,他们既然一致都说这是西伯利亚地图,那这份地图标注的地区肯定就是西伯利亚了。

    地图画的很简单,只有一条从西向东的黑线和一条从黑线上分出去的、一直向北直通到地图最北头海岸线的另外一条黑线。

    那条自西向东的黑箱比较粗,有些曲折,上面还标注着三个很明显的地名,不过都是用俄文写的。

    杨靖问道:“你们谁懂俄文?”

    约翰.布鲁诺说道:“让我来看看,我多少懂一些俄文。”

    克里斯笑道:“你哪儿是多少懂一点俄文啊,你对俄文很精通好不好?”

    约翰.布鲁诺腼腆的笑了一下,低头看了起来。

    “boss,地图最左边的这个地名应该是鄂木斯克!”约翰.布鲁诺指着地图最左端的那个用一个黑色的镰刀锤头标记的地名非常肯定的说道。

    然后他又指着两条黑线分叉的那个地点说道:“这里应该是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至于最右边这个靠近贝加尔湖的地点,那是伊尔库茨克。嗯,还有这条从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分出去的黑线,北端尽头的地名是......高尔察克岛!”

    听着约翰.布鲁诺的话,杨靖的脑子里顿时就闪过了一个念头,虽然他觉得这个念头好像不太合理,可眼前这幅地图却是无论也绕不过去的一道坎。

    “难道......难道传说中的末代沙皇宝藏并没有随着高尔察克的部队沉没在贝加尔湖中?而是让这个叫库瓦耶维奇.安东诺夫在半路上给偷偷的转运到高尔察克岛上去了?”杨靖暗想道。

    容不得他不这么想。历史上有很多著名的宝藏下落不明,而俄国的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宝藏无疑是其中最著名的一个。

    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下台后,沙皇国库中的一千六百吨黄金下落不明。有人说那批现在价值700亿美元的黄金被忠于尼古拉二世的人藏在某个地方;也有人说,这些黄金都被忠于他的白军指挥官亚历山大.高尔察克海军上将装上火车沉入了贝加尔湖湖底。

    众说纷纭,谁也不知道那批价值足以让任何人疯狂的黄金最终到底落在哪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当年尼古拉二世下台的时候,那批黄金却是是被装上了火车,只不过那些“黄金列车”到底驶向了哪里,就谁也说不明白了。

    有人还说,高尔察克当时沉到贝加尔湖的那些黄金不是一千六百吨,而是只有五百吨,在当时价值五亿美元,是分装在二十八列武装列车上从鄂木斯克出发的,最终因为严寒和燃料的不足,最终这五百吨黄金和高尔察克的120万军队全部留在了西伯利亚,至于那五百吨黄金更是直接沉到了贝加尔湖中......

    可不管怎么说,末代沙皇的那批价值连城的宝藏最终是没有人知道下落。

    “杨哥,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条东西走向的黑线应该就是西伯利亚铁路,至于那条从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分出的向北的黑线,应该就是叶尼塞河!”林丹一边说,一边指着手机上的谷歌地图,“你看看,这条黑线是不是与西伯利亚铁路的走向很相似?而这条向北的黑线,走势也与叶尼塞河的走势基本上是一致的。”

    杨靖抓起了羊皮地图,对着林丹的手机看了起来,果然,地图上的这两条黑线与谷歌卫星地图真的是很相似。

    杨靖点了点头刚要说些什么,一旁的胖子指着羊皮地图说道:“老杨,这张羊皮地图的后面有字!”

    杨靖把地图翻了过来,发现果然在背面的一角上写着好几段字,不过都是俄文。

    他很痛快的就把羊皮地图交给了约翰.布鲁诺,约翰.布鲁诺立刻仔细的看了起来。

    “鄂木斯克被红军占领,将军命令我们立刻出发,可是当我们走到托木斯克的时候,气温骤降,大批的士兵都被活生生的冻死。而最让人绝望的是,武装列车的燃料也耗尽了。”

    “将军命令我们更换雪橇,用马拉着雪橇继续前进,并一再嘱咐一定要保管好这批黄金和艺术品,将军说这是我们东山再起的根本。”

    “抵达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的时候,我们实在是走不动了,该死的严寒已经把大批的马匹冻死了,就连我们这些装备最好的近卫军,也冻死了好多士兵。我给将军说,不能在这么下去了,将军严厉的训斥了我。”

    “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修整了两天,将军忽然找到我说,让我带着一部分人沿叶尼塞河北上,并带上那些珍贵的艺术品。将军说,他会带着部队以及那些黄金继续向东走,以吸引红军的追击。将军让我们沿着叶尼塞河一直前进到通古斯地区再做修整,到明年开春之后再继续北上,将军说在那个地区,红军找不到我们。”

    “为了让我们把这批珍贵的艺术品安全的送出去,将军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珍贵的燃料和保暖物资以及粮食,我带着五十个对尼古拉二世陛下最忠诚的士兵,押运着两车珍贵的艺术品连夜出发,沿着叶尼塞河一直向北。至于将军还有那些同袍们,祝你们一路平安......”

    约翰.布鲁诺有些磕磕绊绊的念出了那几段话,最终,他说道:“落款是库瓦耶维奇.安东诺夫。”

    “库瓦耶维奇.安东诺夫?”胖子皱着眉头的自语道,随即对林丹说道:“小林子,能不能查一下这个名字叫做库瓦耶维奇.安东诺夫的家伙?”

    在胖子说这话的时候,林丹就已经开始摆弄起手机了,查了一会儿他摇头说道:“这个人的资料很少,维基解密和谷歌以及雅虎上几乎都没有有关于这个人的资料,不过在这里倒是提及过这个人。这个库瓦耶维奇.安东诺夫,很有可能是高尔察克海军上将的近卫军首领,也是高尔察克最信任的军官之一。”

    胖子愣了一会儿这才说道:“老杨,你看这份地图牵扯到高尔察克,而且这个库瓦耶维奇.安东诺夫还提及到高尔察克的黄金和艺术品,你说,这份地图是不是可能和那个传说中的尼古拉二世宝藏有关?”

    杨靖点头说道:“不是可能,如果我没判断错的话,这份地图应该牵扯到末代沙皇宝藏中的一部分!”

    顿了顿,杨靖在屋子里踱起了步,“首先,尼古拉二世的那些黄金宝藏的下落,现在被世人最认可的就是被高尔察克沉到了贝加尔湖,而且据说还有潜水艇曾经在湖底发现过金黄色的长方形金属块,只不过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打捞起来。”

    “结合着库瓦耶维奇.安东诺夫所写的这些东西,我们现在几乎就可以断定,当时高尔察克确实是带着大量的黄金和一些珍贵的艺术品从鄂木斯克撤退,结果严寒和暴风雪给他的撤退行动造成了极大的阻碍。高尔察克作为一名优秀的领导人,他肯定不会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所以他才会安排库瓦耶维奇.安东诺夫带领一小队士兵带着那些更加珍贵的艺术品向北进发,他本人则带着黄金和大部队继续向东前进,这样就最起码能够保证其中一部分宝藏不落入苏联红军手里。结果高尔察克最终没有跑掉,他手下的那个库瓦耶维奇.安东诺夫,则很有可能把那些珍贵的艺术品送到了最终的目的地,也就是高尔察克在年轻的时候去北极探险发现的那座岛屿,而那座岛屿当时就是以高尔察克的名字命名的,只不过在1937年才被改为拉斯托尔古耶夫岛!”

    顿了顿,杨靖兴奋的说道:“我们手里的这份羊皮地图,很有可能是一份真正的末代沙皇宝藏地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