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九章 成长的烦恼
    吃过了午饭之后,杨靖就躺在自己的床上午休。

    不过躺在床上的杨靖却是没有一点睡意。

    他真的是没有想到,只不过是偶尔逛了一次跳蚤市场,而且还是博蒙特这种一周只开一次的小型跳蚤市场,竟然会有这么大的收获。

    那份由绰号“海蛇”的海盗博德曼亲手绘制的航海图就不说了,即便是杨靖现在也不敢确认这份残缺的航海图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海盗宝藏藏宝图。毕竟这份航海图画的很正规,除了那一条通往北极海域的航线之外,其他的航线都是中规中矩的。

    或许,等有机会凑齐了这张航海图,那就是一张普普通通的航海图。

    不过,除了这张残缺的航海图之外,从那个印第安老人玛祖鲁鲁手里淘来的那根微型图腾柱才是真正的大漏。

    先不说由库瓦耶维奇.安东诺夫亲手绘制的那份藏宝图,就光是图腾柱中藏的那八颗宝石,就足够称得上是惊天大漏了!

    三万美元换来了1.75亿美元的收益,5833倍的收益!

    这个收益比例或许还比不上那个乾隆青花五蝠捧寿贯耳瓶的收益比例,可要论纯收益的话,这个漏应该算是杨靖截止到目前收益最大的一个漏。

    如果要是算上那份藏宝图,这个漏捡的可就真是惊人了。

    那可是传说中的末代沙皇宝藏啊!

    据说,当年俄国的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被迫退位之后,他就把国库中存放的黄金以及一些珍贵的古董艺术品全都悄悄地送上了武装列车,光是黄金就足有一千六百吨,至于那些价值难以衡量的古董艺术品......

    虽然那些黄金很有可能已经随着高尔察克最终沉没在了贝加尔湖湖底,可那些珍贵的古董文物呢?那绝对是可以让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垂涎欲滴的古董艺术品啊。

    别的不说,光是看看现在冬宫中存放的那些油画和艺术品,就足以说明当年尼古拉二世偷偷运出去的那些古董艺术品价值有多么高了!

    但愿这位库瓦耶维奇.安东诺夫先生,能够最终把高尔察克委托给他的那些古董艺术品顺利的运出去!

    只是,当年高尔察克带领着上百万的大军,最终都被淹没在狂风暴雪之中,而且当年高尔察克的大军可是沿着西伯利亚铁路向东行进的。而库瓦耶维奇.安东诺夫带领的那五十个人的小队伍则是沿着叶尼塞河一路向北进发的,在那么恶劣的自然条件下,就算是上帝恐怕都不敢担保这一小队士兵能够抵达最终的目的地。

    想到这里,杨靖的睡意全都没有了,他从床上坐了起来,瞅着窗外午后的阳光,心中一时之间也是有点忐忑不安。

    虽说库瓦耶维奇.安东诺夫率领的队伍人数不多,而且后勤补给物资也足够,可在那样的恶劣天气下,谁敢保证能在那种地方生存下去?如果库瓦耶维奇.安东诺夫聪明点,从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出发抵达通古斯地区之后,找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建立起一个据点,或许他们还能在那个冬天存活下来。

    但,要是库瓦耶维奇.安东诺夫不够聪明的话,一直坚持在冬季向着目的地进发,那他们的死亡率极有可能是百分之百!

    不过,要是从这张藏宝图上来看,库瓦耶维奇.安东诺夫应该是属于那种聪明的人,要不然这张藏宝图也不会留下来不是?

    而且最关键的是,那个印第安人曾经说过,这个微型图腾柱可是玛祖鲁鲁的祖父在年轻的时候从救过的一个俄罗斯人手里得来的,按照玛祖鲁鲁的岁数而言,他的祖父在上世纪二十年代的时候,可不正是处在年轻的时候?

    或许,玛祖鲁鲁的祖父救治的那个俄罗斯人就是幸存下来的库瓦耶维奇.安东诺夫呢!

    “哎!等今年夏天,说什么也要到那个岛屿去看看!到时候,那个尼古拉二世的宝藏是不是真的,就一目了然了!”杨靖想的脑子有点疼,最终放弃了继续思考下去的想法。

    既然睡不着了,杨靖干脆就下床穿好了鞋走了出去。

    外面不远处的工人依然在忙绿着,这八口老油井要全部更换更大直径的油管,这几乎与重新钻八口井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幸好这八口井的深度都不大,都只有四百多米,因此大概只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就能把这八口井的油管全都更换完毕。

    到了那个时间,底下油藏中的稠油发生的变化也就基本结束了,剩下的就是可以远远不断的向外开采原油了。

    这些工人已经在这里干了七八天的时间了,要想正式出油,还需要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

    杨靖忽然觉得再从这里等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在这里等着也没有他的什么事情,那还不如干脆就早点拔腚走人呢。

    杨靖承认自己是没有什么耐心烦的人,尤其是这种没有意思的等待,更是他所不愿意的。于是下午杨靖就直接去了胖子的屋子,告诉他自己要出去逛一逛,然后打道回国。

    胖子哭丧着脸问杨靖:“靖葛格,难道你就不陪着你兄弟了?难道你就忍心把你兄弟一个人扔在这里?”

    杨靖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首先,你不是美女,我对你不感兴趣,因此我没有留下来陪你的必要和心情。其次,我出来这么久了,我得回家看看了,家里我爹娘还等着我呢,格格也等着我呢,你说我凭啥留下来陪你呢?我又不是周华健大哥唱的那首《其实不想走》里主角,所以啊,你丫就死了这条心吧!”

    “叛徒!重色轻友!不顾兄弟情义......”胖子说翻脸就翻脸。

    “好啦,你丫要是再这么说的话,六月份去西伯利亚我可不保证有你的位子啊......”杨靖淡淡的说道。

    “哎呦喂我的哥,你不带谁也不能不带你最好的兄弟吧?瞧瞧我这臭嘴,就会乱说话。靖葛格,你走吧,你放心的走吧,这里的一切你都不用担心了,有兄弟我在呢,你尽管放心的去吧......”

    胖子说的大义凛然,可杨靖却觉得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两个人闹腾了一阵子,胖子情绪有点低落的说道:“你这一走,不知道又啥时候能见面了。唉,这可能就是成长的烦恼吧。”

    杨靖没好气的给了这家伙一拳头,“还成长的烦恼,你当你是十七八的小屁孩啊,你今年都25了,青春期早就过了好不好?谁让你要当你爹的助手呢?你要是按照你爹的说法继续读博士,然后留在学校任教,那肯定就不会有这么辛苦了。”

    胖子摇头说道:“老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脾气,我是那种能够忍得住寂寞的人吗?让我在高校中留校任教,那还不如让我出去打工呢!其实这次出来,也是我下定决心了,我爸身体一直不太好,主要就是他那体重太大了,所以我想尽快的成长起来,好帮帮我爸。”

    杨靖点着头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说道:“你有这种想法是非常正确的,你既然已经有了这种想法,那就把它坚持下去。很多事情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坚持做出来的。我想,等你真正的能够接过你老爷子的接力棒时,那才是你父母最宽心的时候。”

    胖子点了点头,“我说老杨,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国?我给伯父伯母买点东西你带回去。”

    杨靖摆了摆手说道:“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明天就动身回去。至于东西,你就不用买了,我家里也不差那些东西,买了也是白买。而且回去捎的礼物,赵叔也已经给我准备好了,等我上飞机的时候直接托运回去就ok了。胖子,咱哥儿俩就不要那么客气了,我只盼望着你能快速的、真正的成长起来,说不定等你真的执掌了蓉宝矿业之后,我还能给你找几个矿玩玩呢。”

    胖子给了杨靖胸口一拳,笑道:“那好,你明天走我就不送你了,晚上咱们好好的喝点酒,明天一路平安。”

    晚上吃饭的时候,克里斯给了杨靖一个准确的答案,那就是他们四个都愿意跟着杨靖混,这个结果让杨靖挺高兴的。

    虽然和他们几个接触时间不长,可杨靖对于克里斯他们四个的工作还是非常满意的。虽然杨靖有些心态还没有转变过来,但他很清楚自己身为一个亿万富翁,自身安全的事情已经不仅仅是牵扯到自己一个人了,所以,必要的安全保障工作还是必须要做的。

    一出门就戴着四个老外保镖,这不是耍酷或者装比,这是为自己负责,同时也是为家人负责。

    第二天,杨靖他们五个就乘坐飞机飞回了旧金山,林丹要留下来辅佐胖子没有跟着一起走。

    在旧金山住了两天,克里斯他们四个得抓紧时间回家一趟处理一下家里的事情,同时还要去装甲组织辞职。既然已经选择长期跟着杨靖了,那么他们就无法再继续从装甲组织供职了,辞职是最好的选择。

    2018年的1月6日,在美国浪了一个多月的杨靖终于是带着四个保镖踏上了回国的飞机。

    而当杨靖他们从燕京国际机场出来的时候,胖子他爹郭大宝正亲自在外面等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