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零章 背后的力量
    “郭叔,这么冷的天,您怎么还亲自来接机啊?您要是有事,直接给我打个电话就成了,还跑这一趟干嘛啊?”看到郭大宝硬撑着沉重的身体站在闸口外面等待,杨靖说心里不感动那是假的。

    而且这时候刚过了阴历的小寒节气,燕京的天气正是最冷的时候。

    郭大宝笑道:“没关系的,主要是我觉得有些话最好当面和你说,所以我就卡着点过来接机喽。也没等多长时间,不累。”随即郭大宝看到杨靖身后站着的那四个老外保镖,又笑道:“你小子行啊,出去转一圈,直接混了四个保镖回来了。”

    杨靖笑了笑没有吱声,郭大宝对随行的人员吩咐了几句,就转身向外走去,杨靖紧跟了上去。那个郭大宝的随行人员需要负责把杨靖托运回来的行李全都拉走。

    赵蒙在电话里给郭大宝说了杨靖的航班班次,同时嘱咐了郭大宝让他准备一辆厢式货车,这回杨靖回国,赵蒙可是没少给他采购美国的特产,光是行李托运费用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这些行李中最多的就是产自纳帕河谷的葡萄酒。

    世人都说法国勃艮第的葡萄酒好,岂不知在美国西海岸的纳帕河谷同样也是盛产葡萄酒的重要地区。

    纳帕河谷就在旧金山湾区的北边,这里产出的葡萄质量不比法国勃艮第的葡萄差,只不过受限于名气的缘故,纳帕河谷的葡萄酒不如法国葡萄酒名气那么大。但实际上,纳帕河谷出产的顶级葡萄酒,绝对可以媲美法国勃艮第地区八大酒庄出产的顶级红酒。

    尤其是著名的啸鹰酒庄,就是纳帕河谷最著名的酒庄,啸鹰酒庄出品的葡萄酒,其抢手程度不比法国波尔多八大酒庄出产的葡萄酒次,甚至还要更抢手。

    也幸亏赵蒙是旧金山的地头蛇,和啸鹰酒庄的主人尚.菲利普斯夫人关系很好,否则他也不会一下子在啸鹰酒庄抢来二十箱产于2008年的啸鹰干红。要知道啸鹰酒庄一年的产量就只有五六百箱而已,赵蒙这一下子也不知道抢了多少人的份额。

    啸鹰酒庄2008年出产的那一批红酒,在质量和口感上是仅次于1992年的那一批酒,是非常抢手的。即便赵蒙和老板关系模拟,可光是购买这一批葡萄酒的费用就超过了三十万美元。

    再加上花旗参、夏威夷咖啡豆、鲍鱼果这些东西,足够郭大宝用一辆厢货来拉了。

    杨靖坐着郭大宝的车,克里斯他们则和郭大宝的保镖分乘几辆车一块跟着。

    “小靖啊,这次你去美国可是给我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啊,我这个做叔叔的,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加长的林肯车上,除了司机和一名保镖之外,后座上就只剩下郭大宝和杨靖两人了,把挡板一拉,他俩在后面说话谁也听不去。

    “郭叔,您要是再说这种话我可就下车啦!”

    “好好好,我不说那些话了。不过小靖,我这次来找你,就是想给你说点掏心窝子的话。”

    杨靖坐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你又发现了一座能继续开采的老油田,郭叔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你分配股份了。按照你找到的这两座小油田的可开采量来计算,我那个蓉宝矿业旧金山分公司的整个价值也不如你找到的这两座小油田,按说你把这两座小油田送给了蓉宝矿业,你才应该占据控股权才对。”

    杨靖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却被郭大宝摆手制止了。

    “小靖,你先听我说完你再说。今天这车里也没有别人,我就实话给你说吧。不是郭叔不想给你控股权,而是郭叔不能给你控股权啊。”

    听到郭大宝说出了这种话,杨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果然是和自己当初的分析差不多,在郭大宝的背后果然还有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在支持他。

    果然,看到杨靖的表情,郭大宝苦笑道:“郭叔给你说这些话,想必你也能猜出一些什么来了。没错,我的这个蓉宝矿业表面上看起来是我自己的,但实际上在我的背后有国家的支持。当初我在国内搞煤的时候,国家并没有看中我,不过当我准备开始转型向国外进军的时候,国家就找上了我。”

    “你也知道,国家这些年发展速度太快,很多东西都跟不上发展的速度,尤其是这矿产资源,现在更是成了国家的一个大难题。从铁矿到铜矿,从石油到天然气,咱们国家就几乎没有不缺乏的矿产。所以,当我准备开始向外转型的时候,国家找上了我。”

    杨靖举起了手,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郭大宝立刻就不说了。

    杨靖苦笑着说道:“郭叔,这里面的事情您也不用给我说了,您说这些话我就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我现在已经知道了,您的公司在国外运营主要目的是什么了。不过,我不想过多的参与进去,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赚我自己份内的钱。”

    郭大宝看着杨靖,苦笑了两下说道:“所以,小靖你要明白我的意思,不是郭叔不给你控股权,实在是郭叔没办法给你控股权啊。”

    “郭叔,这个我能理解。”杨靖能不理解吗?如果郭大宝背后没有国家的支持,他的转型不可能这么快,也不可能这么顺利。国家现在缺矿产资源,所以除了国有大型矿业集团一直在对外采购之外,一些私人的矿业公司现在也加入了这个行列,只不过他们头顶上顶着的依然是私人公司,而起采购量不是很大,这样可以降低国外那些矿业巨头的警惕心,让国内可以获得一些比较紧俏的矿产资源。

    可以说,像郭大宝这样的私人矿业老板,现在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国际矿产市场上,已经成为了国内矿产资源进口的一个重要补充。

    但同样,这些私人矿业老板在享受着国家提供的便利条件的同时,同样也要接受国家的控制。比如说最重要的控股权,从国家的角度和高度来考虑的话,是绝对不可能交给外人的。

    这些道理,杨靖能想得通。

    再退一步讲,杨靖在不经意之间介入了原油开采这个行列,这本身就不是他想要的结果,要不是圣戒在吸收完那些稠油中的天然宝气之后导致稠油发生变化,杨靖才不想介入到这个行业中去呢。

    矿产资源,尤其是紧俏的能源矿产,那向来都是比较敏感的。杨靖从来就不想和这种比较敏感的行业联系在一起的,因为杨靖很清楚,这种行业一旦牵扯的太深,很容易就出不来的。

    眼前的郭大宝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小靖,你能明白郭叔的苦衷就好。不过你这次又找到一座油田,所以无论如何,你的股份也需要提升一下。这不仅是我的意思,也是国家的意思。”

    杨靖拜了拜手说道:“郭叔,就是再多给我一些股份我也不想要。三成份子已经不少了,足够我下半辈子过得舒舒服服的了。而且您也知道,我这人不喜欢麻烦,也不想在这个行业中发展下去,所以,咱们还是保持原来的股份配比吧。我就只拿三成股份,而且我不参与管理和运营,哪怕就是你们年底分红不给我钱也无所谓。郭叔,这就是我的底线。”

    要真按照杨靖当初的想法,他甚至连那三成股份都不想要。

    杨靖并不指着油田赚钱,所以杨靖对于油田分红什么的,也并不是多么很感兴趣。有圣戒在手,他分分钟都能搞到比油田分红更多的钱,他又何必趟这趟浑水呢?

    郭大宝看着杨靖一脸坚定的神色,最终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那股份的事情我就不说了啊。”

    杨靖笑了笑说道:“郭叔,您要是再坚持的话,以后我可就不给您寻找老油田了。要是保持目前的状态,那么等我有时间的话,我可不介意让咱们蓉宝矿业名下再多几座油田的。”

    “真的?”郭大宝惊喜的问道。

    “呵呵,这还能有假?小襄现在都准备在美国扎根了,我不看您的面子,怎么也得看小襄的面子吧?”

    对于杨靖来讲,以后也少不了要去寻找老油田去吸收立面的天然宝气,既然在吸收天然宝气的过程中还伴随着这种“福利”出现,那么他也不介意为国家做多点贡献。

    当然,前提是国家不能把这种事当成一项任务强压在自己头上,那才是杨靖所不能忍受的。

    给国家做贡献,这个是绝对没问题的,但必须要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进行才可以,强压头,杨靖是绝对不会接受的。

    其实当时在发现圣戒吸收天然宝气之后还有这样的福利之后,杨靖就不介意在以后的日子里为国家再凑齐一个大庆油田,但那需要时间。最关键的是,要是天然宝气和人文宝气的储量相差太大的话,那么圣戒有很多功能都无法使用,这才是杨靖不想过快的吸收大量的天然宝气的主要原因。

    天然宝气是一定要吸收的,但要控制住速度和量。自从找到了从稠油中吸收天然宝气这个近乎于作弊的方法之后,人文宝气的吸收反而成了难题。而之前有了这样的教训之后,杨靖可不想为了区区几座油田而耽误圣戒的使用。

    孰轻孰重,杨靖还是分得清的。

    当然,如果国家愿意送给自己大量的古董文物让自己吸收立面的天然宝气,那么他绝对不介意在短时间之内再搞出几座油田来。

    但,那种情况现实吗?

    福利之所以是福利,就是因为福利是有时有晌的,是有间隔期的。没有间隔期的福利,那还叫福利吗?那岂不是成了工资或者是奖金了?

    偶尔给国家送点福利这个绝对没问题,但杨靖可不想自己成为给国家发工资的那个人!

    ps:鞠躬感谢“一路风雨”500的打赏,“冰镇八度”1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