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一章 一锤定音
    ,精彩小说免费!

    “姐,这么好的小伙子,要不是我家晴晴岁数还小,我都巴不得让杨靖做上门女婿了!”方茹对坐在对面沙发上的亲姐姐方茵说道,而方茵则被妹妹这种夸张的说法逗乐了。

    这是发生在第二天午饭之后的一场交谈,交谈的成员包括格格的母亲方茵、小姨方茹以及舅舅方进,当然,也少不了格格的父亲白正强和小姨夫刘振涛。

    坐在方茵身边的白正强微笑着对小姨子说道:“方茹,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吧?”

    白正强拥有着一副非常典型的正派官员的相貌,就好像电影电视中那些正派官员一样,相貌儒雅、彬彬有礼,哪怕已经五十一岁了,可依然可以称得上是老帅哥一枚。

    刘振涛说道:“姐夫,小茹这话可没瞎说,昨天我和小茹与杨靖接触了一下,听这个小伙子说了说他在英国留学以及留学回国之后的事情,如果要不是格格在旁边证明杨靖所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我还以为是在听故事呢。不得了,非常的不得了!如果这小伙子能够这么一直发展下去的话,用不了几年,他的成就将会让我们所有人都震惊的。”

    方茹在一旁插嘴说道:“小伙子的事业发展的顺利是一方面,最关键的是杨靖对格格是真的很用心,可以好不夸张的说,我都有些吃醋了。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男孩子能够像杨靖这样,对自己的女朋友这么宠溺的。啧啧,你们是没有看到昨天杨靖拿来的那些宝石,其中一颗粉钻,格格只不过是说了一声喜欢,结果那小伙子毫不犹豫的就送给了格格。姐,你是没见过那颗粉钻啊,据弗兰克说,那颗粉钻原石要是切割好了之后,最起码能有二十克拉!二十克拉的粉钻,最起码价值四千五百万美元,杨靖连眼都不带眨的说送就送给了你闺女......”

    “呦,要真这么说的话,格格这丫头还就真是有福气啊。二十克拉的粉钻,啧啧,即便是放眼全世界,恐怕也没有几颗吧!这小伙子说送就送,了不得啊!”说话的是坐在单人沙发上的一个中年男子,他就是格格的亲舅舅方进,是老方家第二代唯一的男丁,也是格格母亲和小姨的弟弟。

    方进身上有着一股和他姐夫白正强差不多的气息,儒雅中带着一丝威严,说话也是慢声慢语的,可语气中却不由自主的带有一种难以让人否定的果决。

    和他大姐夫白正强一样,今年四十六岁的方进也是一名官员,他现在在苏省某个地级市担任一把手,据说下一次换届之后,很有可能再进一步,到金陵担任主要领导。

    方进虽然出生在方家,但他对于商业这一块并没有什么兴趣,大学毕业之后就进入到了政府部门工作,从一个乡镇干部一步一步的做起,一直到现在掌管着几百万人口饭碗的一把手,他的每一步都走的极为扎实,在苏省政坛中有着不小的的名气。

    现在老方家的第二代,就是以方进为首。

    方进在说完这番话之后,略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大姐,等晚上和杨靖见面的时候,你可要控制一下自己的脾气,按照二姐刚才所说的,足以证明格格在那个小伙子心目中的地位是极高的,所以啊,你可不能和上次一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把人家小伙子给数落一顿。我中午吃饭的时候看格格那架势,恐怕真是这辈子非那个小伙子不嫁了,所以......”

    放进的话并没有说下去,但其中蕴含的意味已经非常明显了。

    方茵作为大姐,在看到这么多人都在明里暗里的劝自己之后,也是苦笑了一下说道:“其实我对杨靖并没有什么别的看法,当年我之所以去学校硬拆散了他们俩,主要就是担心格格受委屈。那时候格格才多大?连社会还没有接触到呢,她又知道什么是爱情,什么是义务和责任?咱们都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谁还不清楚那个年纪的懵懂和冲动呢?”

    顿了顿,方茵继续说道:“格格是我唯一的女儿,我这个当妈的又怎么舍得这孩子受一点委屈?格格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长大的,从小到大这孩子就没有受过一点委屈,我也是怕她真的和杨靖成了之后,跟着杨靖受委屈嘛。”

    白正强伸出手握住了妻子的手,虽然他当初对于妻子硬拆散格格和杨靖也多少有点意见,但在这个时候,他还是站在妻子这一边的。

    “其实前两年我看到格格闷闷不乐的样子,我心中也是疼得慌啊,可是有什么办法?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我可不允许我的孩子结婚之后过得不愉快,过得不痛快,过得紧紧巴巴的。”

    方茵扭头看了看自己的丈夫,方正强微笑着冲着妻子点了点头。

    “现在既然杨靖有能力能养活格格了,我这个当妈的也没有必要做那个恶人了。我也知道这四年的时间里,格格这孩子对于杨靖一直没有忘,其实原本我还想等杨靖这孩子从伦敦回来之后,我悄悄地给他安排一个好事呢,结果现在看起来,用不着我安排了,这小伙子走的已经比我想象中的要远得多。既然杨靖能够有这样的表现,我为什么还要拦着他们俩呢?”

    方茹夸张的叹气道:“姐,不带这样的啊,我还想等晴晴大学毕业后把那小伙子招进门呢......”

    一屋子的人都哄笑了起来。

    笑声还没有落,屋门就被推开了,格格还有另外一个个头高挑的女孩子扶着一位老太太走了进来,屋子里的这帮人顿时都站了起来,恭敬的叫了一声“妈”。

    这老太太正是格格的外婆,和格格一块搀扶着这老太太走进来的另外一个女孩子,就是方茹刚才话里说的晴晴,她和刘正涛的大女儿。

    方进连走了几步,走到了老太太的跟前,替过晴晴,扶着老太太坐在了他刚才坐的沙发上。

    似乎是感觉到了屋子里的气氛很好,老太太笑着问道:“怎么样?你们商量出来个什么结果了吗?”

    方茵说道:“妈,您怎么过来了?”

    “呵呵,我老太婆要是再不过来,我怕这丫头把我这身老骨头给晃散了......”

    晴晴在一旁捂嘴偷笑,方茵和白正强则狠狠地瞪了格格一眼,格格则是缩了缩肩膀,脸上露出了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

    老太太看着儿子女儿还有女婿,最后视线落在了大女儿的身上,开口说道:“小茵啊,不是当妈的说你,你这脾气......唉,争强好胜了一辈子了,到了这个岁数了,你还争啥啊?”

    “妈,我们都商量好了,您就不用担心了。”方茵低声的说道。

    “不说不行啊,不说我老婆子憋得慌。今天晚上那小伙子就要登门拜访了,我觉得我还是说说吧。”

    摆了摆手,老太太打断了想要说话的大女儿,“小茵,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担心囡囡,我也同样担心囡囡啊。不过有句老俗话说得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年你和正强谈恋爱的时候,正强的条件也不比杨靖的条件好到哪里去吧?可你看到我阻拦你们俩了吗?因为我早就看出正强是一个好孩子,是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所以我才没有阻拦你们俩。你和正强是八八年认识的吧?那时候我记得正强刚毕业,在下面乡镇担任副乡长吧?”

    白正强恭敬的说道:“妈,您的记性还是那么好。没错,我和方茵认识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呢。”

    老太太笑了笑说道:“看到没,那时候正强只不过是一个乡镇干部,可是我就看中这小伙子了,结果现在怎么样?”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老太太又说道:“同样,我虽然没有见过杨靖那孩子,可那孩子能把这个镯子通过囡囡的手送给我当寿礼,还送给囡囡这么好的一套首饰,这就足以证明杨靖这孩子对囡囡的心意了。刚才囡囡还给我说,昨天杨靖那孩子又送给囡囡一颗价值好几个亿的钻石,我听了之后,心里还是非常高兴的。”

    一旁的晴晴说道:“是啊,羡慕死我了,要是我将来的男朋友送给我一颗这么大的粉钻,我说不定会和他私奔的......”

    方茹瞪了自己闺女一眼,晴晴则一脸毫不在乎的样子。

    老太太轻轻地拍打了外孙女一下,说道:“你这个小丫头啊,可不能被这些东西蒙蔽了,让人家把你给拐跑了。”

    “阿婆,那为什么姐夫给我姐送钻石,您就认为没问题呢?”晴晴很不服气的问道。

    “呵呵,这种事情要分开看待。杨靖和你姐姐认识了好几年了,虽然期间被你大姨给拆散了,可那孩子并没有忘记你姐姐,从伦敦回来之后就和你姐姐和好了,这说明那孩子心里一直有你姐姐。最关键的是,杨靖那孩子在自己的事业刚起步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把这么珍贵的东西送给你姐姐,这足以证明你姐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这就是重情重义的一种表现。而且通过这件事,也足以看出来杨靖的心性如何。”

    顿了顿,老太太把眼光再次看向自己的大女儿,“小茵啊,我还是那句话,虽然我还没有见过杨靖,但我觉得那小伙子给我的感觉就好像当年正强给我的感觉一样。你,明白吗?”

    老太太虽然岁数大了,但这番话说出来之后,几乎就相当于一锤定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