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七章 吃亏是福
    ,精彩小说免费!

    这些单独隔开的房间内,摆放着大量的老物件,粗粗一估计,最起码得有上百件。

    其中两个个头最大的老物件最吸引杨靖的视线。

    “这、这是小叶紫檀的罗汉床?还是明代的?”当杨靖的手摸到那张黑黝黝的床时,不由得有些激动的问道。

    圣戒给出的鉴定结果证明眼前这张有点和现代的双人沙发样式差不多的床,就是一张打造于明嘉靖年间的罗汉床,还是正儿八经的小叶紫檀木料打造的。

    皮特.吴冲着杨靖竖起了一根大拇哥,笑着说道:“老板真是好眼力,竟然一眼就能看出这张罗汉床的出处。没错,这张罗汉床确实是一张明代的卧具,我也是请人鉴定之后才出手买下来的。”

    “这张床多少钱?”

    “便宜的吓人,这张罗汉床还有那张拔步床都是我从一家废品收购站中收来的,那张明代的黄花梨拔步床和这张罗汉床,一共花了我三百多块钱......”

    杨靖也是彻底无语了,那张黄花梨的拔步床还好说点,可这张小叶紫檀的罗汉床真的是稀世珍品啊。这可是用小叶紫檀的大料打造而成的罗汉床,不是那种用小料拼凑起来的。

    虽说打造这张床的小叶紫檀没有乾隆爷的那张紫檀书案用的料子那么大,但也绝对不小了,要是放在原时空,光是这张罗汉床,就价值连城。

    看到杨靖不说话,皮特.吴在一旁解释道:“阿勒先生在交待我让我在燕京多收购一些老物件的时候,曾经对我说要我多注意一下那些废品收购站。我的老天,我可真没想到在燕京的废品收购站中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好东西。不光老家具,一些古代的铜器、铁器甚至是名人字画,在那里都能见到。”

    皮特.吴指着另外一间屋说道:“这间屋子里盛放的都是一些我从废品收购站老板那里收购来的字画,那些老板倒也明白,这些古人的字画值钱,所以都单独保存着,这些字画花的钱比那些老家具什么的多多了。”

    杨靖看了过去,发现那间屋子里有很多画筒,想必皮特.吴收上这些画来之后,都放进了画筒中。

    杨靖忍住了想要打开那些画筒的欲.望,而是淡淡的说道:“这些古代的字画,一定要注意多保护,也不能长时间的放在画筒中,一年之中要拿出两三个月来挂一挂。最好挂在正房的避光处。嗯,你现在的身份不太一样了,可以请故宫博物馆的专家过来看一看这些画,该修复的修复,该装裱的装裱,一定要保存好这些字画。不过这些字画的来历你就不用给他们说了,他们要是问,你就说是从朋友那里收来的。”

    皮特.吴能被迈克.阿勒选为在燕京主持工作的人,自然是一个非常灵巧的人,闻言就知道自己这位老板是什么意思,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燕京的废品收购站可以说是古玩爱好者的淘宝天堂,那些废品收购站,尤其是国营的大型废品收购站,往往蕴藏着众多让人瞠目结舌的老物件。

    其实现在已经有人在和杨靖抢生意,比如说那位后世被人尊称为“紫檀大王”的陈丽华女士,现在就在悄悄地收购紫檀、红木老家具,其中废品收购站就是她收购的主要来源之一。

    还有马未都老爷子,现在也和那位陈丽华女士一样,在悄悄地收购老物件。

    不过绝大多数古玩爱好者现在还没有把目光瞄向这些废品收购站,要再等几年,他们才会注意到原来那些盛放废品的地方,其实才是最大的宝地。

    这些事情都是小时候杨靖听杨老爷子讲述的,那时候杨老爷子还没离休,在故宫博物院工作呢,对于这方面的事情自然是门清儿。

    正是因为知道这个缘故,杨靖这才不惜穿梭到1980年的开曼群岛通过伦敦金去赚外国人的钱,然后组建恶龙基金,让迈克.阿勒找人来燕京投资三北防护林,给恶龙基金加上一个足够高大上的身份,再让恶龙基金主持工作的人在华夏收购这些老物件。

    自己不收,肯定也是别人给收走了。而且自己收购这些老物件绝对不是为了变卖卖钱,这些珍贵的古董文玩只要收购起来,它们唯一的下场就是进入到自家的私人博物馆。

    “皮特.收购这些东西的资金够不够?”杨靖看完了这几屋子的老物件之后,带着非常满意的心情往回走的时候问皮特.吴。

    “老板,还好啦。不来燕京不知道,燕京的这些老物件真的是便宜的吓人。尤其是我现在用外汇券收购这些东西,更是大受人欢迎。”

    “老板,咱们的美元在燕京没办法直接用,除非是像去年买房子还有投资的那种大量的美元,咱们可以直接和华夏的银行对接,否则一般的消费,美元在这里是没有用武之地的,只能先到银行换成那种去年4月1日才开始流通的外汇券,然后用这种外汇券来消费。不过这种外汇券好像比美元还要好用,更是比国币更受人欢迎。不过我们用外汇券买东西,似乎有点吃亏啊。”

    杨靖摆了摆手说道:“你是一名华裔,想必应该知道华夏有一句老俗话叫做‘吃亏是福’。记住,皮特,我们是外来人,要想在燕京站稳脚跟,小小的吃点亏不算什么。而且,作为你们的老板,这点亏我还是吃得起的。”

    “我明白了,老板。”

    皮特.吴说的这种吃亏的事情杨靖很明白,但杨靖更清楚,这种小亏是非常有必要吃的。

    华夏在七八十年代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曾经出现过很多具有华夏特色的东西,最著名的就要数“双轨制”了,不仅各种物资有“双轨制”,就连外汇这种关乎着国家最基本层面的东西,也实行“双轨制”。

    比如说1981年的时候,华夏美元对国币的官方汇率是1:1.7,可在华夏国内还实行一种内部汇率,这种汇率则是1:2.8。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也与当时的国情有着直接的关系。

    在那个时代,国家的各种物资都极为匮乏,外汇储备也少的可怜,因为外汇储备少而国内国币数量多,这才造成了这种汇率双轨制的情况出现。

    尤其是到了七十年代末,随着华夏的旅游事业开始发展,对外经济文化交流活动也不断增加,来华夏的外国人越来越多。那时候,华夏实行统一的国币市场,禁止外币在国内流通,外币不能直接和国币进行兑换。为了方便外国人、华侨、港澳台同胞在华夏消费,华夏银行就从1980年4月1号起开始发行外汇兑换券。

    于是,在那个年代,华夏出现了一种不是货币的“货币”,在那个年代红极一时。

    外汇券的出现,导致了外国人来到华夏之后,首先要到华夏银行按当时的汇率,把外币兑换成外汇兑换券,面额分100元、50元、10元、5元、1元、5角和1角7种,票面和国币等值,不准挂失。

    尽管它的票面和国币等值,但可比国币牛多了。当时华夏物资供应很紧张,购物都需凭票,买米要粮票,买布要布票,想要买彩电、冰箱这样的紧俏商品,不但价格高昂,而且供应的数量极少。有的人为了买台彩电,在商店门口连夜排队都不一定能买到。但如果用外汇兑换券,就省去了这样的麻烦,它本身就是票、币合一。用外汇兑换券购物,不必再凭票。正因为如此,外汇兑换券在黑市上被炒得很高,最高时1元外汇兑换券可以换到5元国币。

    像皮特.吴要想在华夏银行兑换外汇券,就只能按照当时的官方汇率来兑换,也就是100美元只能兑换170外汇券,而如果皮特.吴在收购这些老物件的时候不用国币来收购而是用外汇券来收购的话,那只能按照外汇券的真实币值来消费。

    打个比方,皮特.吴看中了一把清代的黄花梨圈椅,这把圈椅在这个年代只卖20国币,所以皮特.吴就需要拿出大约11.7元的外汇券来购买这把黄花梨圈椅。

    可这11.7元的外汇券要是在友谊商店、雅宝路这些黑市上卖给那些倒汇的,能卖出多少国币来呢?大约是40到50国币!

    也就是说,皮特.吴如果用外汇券来买那把黄花梨圈椅的话,大概要亏20到30国币!

    在那个年代,30国币就相当于一个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了,足以让一家三口一个月吃食无忧。

    这种亏要是严格算起来,算是不小的。

    不过即便是不小,杨靖也要吃这个亏。杨靖很清楚自己手里的美元数量有多么的庞大,在这个年代,16亿美元比整个华夏所有的外汇储备的一半还要多。

    1981年,整个华夏的外汇储备才不过27.08亿美元!

    杨靖要是把自己手里的这些美元放出去兑换成外汇券,华夏自然是高举双手欢迎,可如果要是把兑换出来的外汇券从黑市按照黑市的汇率兑换成国币,哪怕只兑换十分之一,那也会让华夏的经济产生极大的动荡的。

    这绝对是华夏政府不允许的事情!

    杨靖很清楚,如果自己敢这么干的话,国家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以及自己的人驱逐出境,以后再想用迈克尔.林奇这个身份进入华夏,恐怕是绝对不可能了。

    所以,这种看似沾光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做的。像皮特.吴这种表面上持有巨量美元的外国人,在这个年代是绝对会受到严密监控的。一旦他敢做点出格的事情,国家下手绝对是毫不留情的。

    再说了,杨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这么干。自己的钱都是从外国人身上赚来的,然后自己把这笔钱用在外汇急缺的华夏国内,虽然吃点亏,但相对于自己庞大的身家来讲,这点亏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而且吃这种亏还能让国家高看你一眼,何乐而不为?

    用这种吃亏换回国家对自己收购老物件的做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杨靖觉得很划算。

    在这方面亏空几千万美元,对于杨靖来讲根本就不算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