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八章 大千先生的作品?
    杨靖在1982年的燕京并没有停留多长时间,哪怕这个时空的时间流速和原时空的时间流速比是10:1,可杨靖还是在交待给皮特.吴一些必须要注意的事情之后,又让皮特.吴去银行兑换了整整二十万的第三套国币之后,他还是很快就返回了原时空。

    恶龙基金虽然是杨靖一手建立起来的,这些人也算是他的手下,可杨靖却并不想和他们多接触。

    这些人注定在三十多年之后就会和自己彻底绝缘的,包括迈克.阿勒和塞萨尔他们,一旦到了把恶龙基金真正交回到“自己”手上的时候,那么这些曾经为恶龙基金做出贡献的人,杨靖就会彻底和他们绝缘。

    至于资金安全的问题,这个杨靖也不是没有考虑过,但考虑来考虑去,杨靖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只能用这种近乎于赌博的方式来操作这件事情。

    其实这个计划的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赌博,从炒作伦敦金开始,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豪赌。赌赢了,那么自己在原时空就会好过很多。如果迈克.阿勒带着资金跑了,那就是彻底赌输了,但那对于杨靖来讲也算不上什么伤筋动骨的事情,大不了就多穿越几次自己收这些老物件罢了。

    反正现在已经找到了能够及时补充天然宝气的路子了,杨靖可以放心大胆的玩了。

    回到原时空的杨靖,本想再到1995年看看去呢,在那个时间段,还有一个薛仁发薛老哥在帮自己收购那些珍贵的手稿文献呢。

    不过杨靖想了想,还是决定等哪一天有充足的时间之后,再专门跑一趟1995年吧。

    其实随着限制级时空穿梭这个技能越来越多的使用,杨靖也对这个技能以及相关的可能引发时空悖论的事情有了一定的了解和猜想。

    现在反过头来看自己第二次的时空穿梭,杨靖还是发现了自己当时计划中的很多漏洞。比如说薛仁发如果没有卷着自己的钱跑路,而是尽力的帮自己收购手稿文献,那么会不会把原时空的那些手稿文献收购过来,从而引发时空悖论呢?

    薛仁发可没有圣戒,他也不知道哪些手稿文献该收,那些不该收,一旦他收了那些原时空有的手稿文献,最终交给了自己,那么很容易就会引发时空悖论的。

    所以,杨靖准备用另外一个办法来避免时空悖论的产生,不过这需要在那边停留一段时间去做这些事情。

    看着外面依然黑沉沉的天,杨靖摸出了一盒烟,抽出了一根点燃,就这么站在窗前考虑起一些事情来。

    许久不曾抽烟,这乍一抽烟,让他的脑子微微有点发晕,那种感觉很奇妙,就好像漫步在云端一样,不过杨靖还是蛮喜欢这种感觉的。

    用了五六分钟的时间抽完了这根烟,杨靖又在窗前站了许久,这才回到卧室美美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一大早,格格就找了过来,陪着杨靖吃了一顿早饭之后,两个人就依依不舍的分开了。

    马上就要到年关了,在现在两个人还没有定下名分的情况下,格格总不能跟着杨靖去天衢过年,杨靖也不可能留下来陪格格。不过好在原本横在两个人之间的那座大山终于是挪开了,两个人即便是分开一段时间,心中也是挺高兴的。

    反正现在视频聊天什么的都很方便,每天聊上一段也能解相思之苦。

    回到天衢之后,杨靖就开始安心的准备过年了。

    今年和之前的任何一年都有点不太一样,杨靖手头有钱了,可以痛痛快快的过一个大年。

    杨爸、杨妈的电动车行生意很好,一家人现在都在围着车行转,小姨干脆都辞了职,改为直接在车行中上班了。

    这间车行杨妈兄弟姊妹四个都有股份,而且份子都不少,基本上是四个人平分的。

    杨靖现在能赚大钱了,对于车行的收益,杨爸和杨妈也不是看的多么很重了,但这间车行能够让杨靖的舅舅和两个姨都过得好一些就足够了,杨爸杨妈也能找点事情做,省的在家里闲出毛病来。

    杨靖去金陵的时候,车行进行了第一次分红。车行开张了一个多月,一个月的纯利润高达九十多万,杨妈他们兄弟姊妹四个一商量,决定只拿出四十万来分红,剩余的五十万盈利继续往车行中投入。

    这样四家一分,一个月一家就赚了十万块钱,这几乎是之前每家一年的收入了。

    用杨靖小姨的话来讲:“虽然这一个月辛苦了点,可拿着这十叠红彤彤的大票子,那比什么都开心。”

    对于舅舅姨妈他们分钱的事情,杨靖连管都不管,他的心思全都用在准备年货方面了。

    通过市里的土产公司,杨靖从浏阳预订了一百个大礼花,光是这一项就扔出去了三十万。他之前买的那五辆小蛤蟆,也都送给了家人,反正他也用不着,倒是大姨、小姨没事开着小蛤蟆上下班很方便。

    反正自家的肉烂在自家的锅里,怎么捯饬都成。

    此外,四家过年需要的年货,杨靖全都准备好了,当然,他也没有忘记给大伯母一家准备了一份丰盛的年货。

    眼看着年关一天一天的临近,准备的差不多的杨靖这一天就留在了外公家,陪着外婆说了好一阵子话,又和老舅一起带着外公去了洗澡堂子好好的泡了一个澡,中午在外公家吃的午饭。

    吃过了饭,杨靖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还遗漏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当年让外公郁闷的差点没有缓过劲来的那副赝品《枯木来禽图》。

    那副画是外公在1986年用一块家传的玉牌从一个骗子手里换回来的,那副画虽然后来被证明确实是赝品,不是八大山人朱耷的真迹,可能够把这幅画仿的如此像,十有八.九也是某位名家大师仿的。

    而最有可能的莫过于张大千先生了。

    谁都知道,大千先生生前就善于仿别人的画,他仿石涛、朱耷的画,很多时候都能以假乱真,让众多字画大家都看不出真伪来。

    而这幅《枯木来禽图》杨靖也曾经怀疑是不是大千先生仿的。

    看到外公已经睡午觉了,杨靖偷偷的把那副《枯木来禽图》拿了出来,结果用圣戒一鉴定,的出来的答案果然是大千先生仿的。

    “《枯木来禽图》,1940年,张大千。”

    这个结果可以说是既在预料之中,又在预料之外。

    杨靖已经想到这幅《枯木来禽图》有可能是大家仿的,也想到了有可能是大千先生仿的,但真当这个结果出现之后,杨靖还是极为兴奋的挥舞了一下拳头。

    八大山人朱耷的真迹价值确实很高,但要和大千先生的画比起来,那还就真差着一截儿呢。

    大千先生喜欢仿前人的字画,尤其是是善于仿石涛和八大的字画,这一点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偏偏明明是大千先生仿的画,价值却要比原主人的真迹还要高。

    和华夏近代很多著名的书画大家一样,大千先生早期也是从临摹古人的书画开始起步的,从石涛到八大,再到陈洪绶、徐渭等明清书画大家,都曾经是大千先生临摹的对象。

    大千先生尤其是对石涛和八大的书画仿的最为地道。早在1930年大千先生三十一岁的时候,他就仿过八大山人朱耷的《枯木双鸟图》;1936年大千先生还仿过八大的《山人鱼乐图》,还仿过八大的笔意、山水。而大千先生在1947年仿的八大的那幅《荷塘双禽图》,更是在2013年的一场春季拍卖会上拍出了1495万国币的高价。

    这个价格远远超出了朱耷真迹的价格。

    大千先生绝对是仿石涛和八大的高手中的高手,尤其是他当年仿的那副《八大山人和石涛合作山水》那幅画,不仅在笔墨风格等方面得其神髓,就是对八大与石涛的行状、交往等细节也研究的透彻之极。就连当时的一些大藏家比如说张学良、罗振玉,善鉴定的诸多名家如黄宾虹、吴湖帆等都栽倒在这幅画上。

    由此可见,大千先生仿八大山人朱耷的书画,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绝!

    最关键的是,大千先生仿的八大的画,价值向来都极高。而眼前这幅画就是大千先生仿的,如果这幅画鉴定出来确实是大千先生的真迹,那么一旦上拍,就凭这幅画的艺术性,八位数国币是绝对没问题的。

    外婆看到杨靖捧着那幅让她老头子差点就跌到爬不起来的画在那里沉思,就小声的问道:“小靖啊,你看这幅画干什么?”

    听到外婆的话,杨靖笑呵呵的把那幅画收了起来,然后小声的对外婆说道:“姥姥,您猜我姥爷当年买的这幅画是谁画的吗?”外婆虽然岁数都八十了,可她老人家的耳朵一点都不背,小声说话她老人家听的见。

    外婆一听这话,就没好气的说道:“管它是谁画的呢,反正这幅画当年可没少折腾你姥爷,这就是一幅假画。”

    “姥姥,这画确实是仿的不假,不过也要看是谁仿的。姥姥,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幅画十有八.九是张大千先生仿的。”

    “张大千?”外婆疑惑的嘟囔了一句,然后恍然大悟的说道:“你说这幅画是那个张大千画的?”

    “嗯,就是那个张大千画的!”杨靖兴奋的说道,“这幅画哪怕是大千先生的仿作,其价值也要比真迹还要高。我姥爷当年好像是被骗了,可这个被骗却是被骗的好啊。姥姥,这幅画如果上拍的话,千万国币只是起步价!”

    “啊......”外婆听到这话之后,顿时就陷入到了石化状态......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1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