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三章 再一次的投资目标
    “拜托,boss,以后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早就打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了迈克.阿勒有些抱怨的声音,很显然,他还没睡醒呢。

    也怪不得人家迈克.阿勒抱怨,杨靖在年前曾经有两次都是在这个点来见迈克.阿勒的,这次穿越过来之后,又是这个点儿,人家能不抱怨吗?

    自从杨靖穿越到1981年的12月12日之后,他在年前又穿越了两次,都是去找迈克.阿勒,不过间隔的日期大都是在一年左右,一个是查看一下迈克.阿勒的工作成果,一个就是不断地修正一下计划中不足的地方。

    还别说,迈克.阿勒从1980年到1983年底这将近四年的时间内,工作一直做得相当不错,尤其是他在1981年的年底彻底辞职之后,为杨靖收购各种古董艺术品就更加的如鱼得水。

    在这四年的时间内,他一共花掉了2.9亿美元,为杨靖收购来了大约八十幅名画,平均每幅画的价格大约在200万美元左右。除了这些名画之外,迈克.阿勒还为杨靖收购了很多华夏的古董,比如说兽首、比如说青花大罐......

    反正迈克.阿勒在这几年内收购的古董艺术品数量之多,真的是有些出乎杨靖的意料。这让杨靖对于迈克.阿勒的工作非常的满意。

    因为杨靖给的报酬很丰厚,迈克.阿勒在辞职之后,就在家乡巴吞鲁日购买了一套位于郊外的庄园,现在他购买的那些古董艺术品全都放在这处庄园内。

    “boss,您这次来又有什么需要指正的事情啊?”迈克.阿勒穿着一身家居服,一边给杨靖冲泡咖啡,一边有些懒洋洋的问道。

    杨靖坐在沙发里,翘起了二郎腿,双手搭在沙发上很随意的说道:“迈克,这次我过来可不是给你指正什么工作的,我需要你把塞萨尔他们再次召集起来!”

    听到这话,迈克.阿勒那端着咖啡的手不禁抖了一下,杯子里的咖啡溅出了少许。

    “噢,抱歉!”迈克.阿勒连忙把杯子放在了杨靖面前的茶几上,然后找了一块干净的纸巾擦拭了一下手,“所以,这次您又想搞一次惊天动地的投资行动了?”

    对于上次投资伦敦金的行动,迈克.阿勒可谓是记忆犹新,不仅仅是那将近两个月的投资让他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豪赌,光是后期给眼前这个老板擦屁股的事情,就折腾的迈克.阿勒有些焦头烂额的。

    伦敦黄金市场发生在1980年年初那两个月的剧烈动荡,很是让一帮人跳了楼,但同样,也让一帮人赚了一个盆满钵盈,眼前这个年轻的老板就是后者之一,而且还是后者中的佼佼者!

    两千七百万美元最终换回了超过四十亿美元的收入,这绝对是迈克.阿勒这一辈子中所见识到的最精彩也是最惊心动魄的一次投资行动。

    不过同样,老板是赚了一个盆满钵盈,可事后擦屁股的事情同样让人焦头烂额。

    眼前这个年轻的老板不声不响之间就从伦敦黄金市场上搜刮走了超过四十亿美元的巨额利润,这自然引起了以伦敦贵金属清算有限公司也就是lpmcl为首的一帮人的严重关注。

    伦敦金说是世界上最大的黄金市场,但实际上谁都明白,那里就是lpmcl以及一些国际金融巨头的后花园,他们每年都能在这块巨大的市场中获得巨大的利润,甚至就连四年前的那次国际金价剧烈波动的背后,也少不了这帮金融大鳄的推波助澜。

    可他们为什么会推波助澜,让国际金价出现这么剧烈的波动?很简单,就是两个字——利益。

    没有足够的利益,这帮金融大鳄是不会冒着这么大的危险去做这种事情的。

    可一旦他们下手做了,要是见不到足够多的利益,那会让这帮金融大鳄暴怒的!

    金融大鳄之所以被称为金融大鳄,那就是他们是真的会吃人的!而且还是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方式!敢于偷取他们利益的人,敢于触怒他们的人,下场往往就是连骨头都不会剩下......

    眼前这位年轻的老板却轻而易举的在那帮金融大鳄的嘴里硬生生的抢来了高达四十亿美元的巨额利润,这绝对是那帮金融大鳄以及lpmcl所无法忍受的。

    就在那一年的下半年,以lpmcl为首的一股神秘力量开始调差年初伦敦金市场上发生的那些事情,据说有很多人都莫名其妙的再也看不到了,甚至就连远在开曼群岛的迈克.阿勒也接受了一番调查,不过因为迈克.阿勒早有准备,出示的证据显示了他根本就没有参与到年初的那场国际金价的动荡中,这才避免了人间蒸发的惨剧。

    同样,据塞萨尔说,他们五个也接受了一些神秘人物的问询,当然,塞萨尔他们也是早有准备,出示的证据同样证明了他们来开曼群岛就是纯粹的度假,那帮人才放过了塞萨尔和他的团队。

    那次投资行动固然给迈克.阿勒和塞萨尔他们带来了巨额的收入,但真的是很惊险,如果稍微有一点准备不到位,那下场就是人间蒸发!

    这次,这位年轻的老板又要开始投资行动,这、这真的是太刺激了!

    杨靖端起咖啡轻呷了一口,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迈克,你冲泡咖啡的技术又提高了,这杯咖啡的味道很棒。”

    迈克.阿勒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中笑着说道:“boss,这可是我委托老朋友从古巴搞来的纯正的蓝山咖啡,味道当然不一般了。”

    顿了顿,迈克.阿勒小声的问道:“boss,这次您的目标是......”

    杨靖也没想瞒着迈克.阿勒,放下了咖啡杯说道:“汇市!外汇市场!主要目标是日元和美元!”

    “哦买嘎!boss,您真是越玩越大。”

    相比于伦敦黄金市场,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逐渐形成的外汇市场,发展到现在无疑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上参与资金量最大的一个金融市场,就算是伦敦黄金市场,在每日的资金成交量上也不如汇市。

    这主要是因为外汇市场太大了,从欧洲到美国再到东亚,涵盖了几乎所有发达国家。而且汇市和黄金市场不一样,外汇市场可是直接与国民经济挂钩的一个金融市场,其重要性也要远远超过了黄金市场。

    黄金市场是一个相对独立的金融衍生市场,可外汇市场,那就是目前最主要的一个金融市场,其重要性甚至超过了各国的股市。

    汇市的波动,可以直接影响到全球的股市、石油市场以及黄金市场,可后几者却很难对汇市形成有效的影响。如果说股市是体现一国之内各个上市企业的兴衰,那么汇市体现的就是一国整体经济的走势。

    汇市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对于迈克.阿勒的称赞,杨靖只是微微一笑,就问道:“塞萨尔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呢?”

    “他们?他们现在低调的很。上次的投资行动结束之后,要不是你让他们多做准备,并指点了他们该怎么做证据,他们几个还就真的危险了。伦敦贵金属清算公司的那帮人,在那次投资行动结束后的几个月之后找到了我还有塞萨尔,不过我们都做好准备了,没有让那帮家伙发现什么马脚,所以我们很幸运的躲过了那次的危机。不过那件事也把塞萨尔他们吓得不轻,这两年他们虽然还在伦敦黄金市场上偶尔操作一下,但更多的却是转向了各国的股市和汇市,而且他们现在非常的低调,在这个圈子里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人还能记得起他们。”

    杨靖笑道:“那岂不是更好?”

    说着,杨靖站了起来,走到了客厅的窗户前面,隔着透明的窗户向外看去,波涛滚滚的密西西比河就在窗外的不远处流过。

    “迈克,在华夏有一句古话说的非常好,那就是大象无形,大音希声。于无声处听惊雷,于无色处看繁华!意思就是说像塞萨尔他们这种操盘手,就应该要深藏功与名,把没有什么用处的名气统统扔掉,然后在背后暗暗的赚取足够多的利益。这才是一个操盘团队应该有的处世原则。”

    迈克.阿勒若有所思的问道:“您的意思是说塞萨尔他们应该隐藏在黑暗中?”

    “没错,这么做对于他们是最有利的。所以刚才听你说塞萨尔他们最近这几年非常的低调,我就非常的满意。我喜欢和这样的团队打交道。”

    迈克.阿勒说道:“boss,这一点还请您放心,塞萨尔他们不仅和您有过一次漂亮的合作,而且他们现在的职业素养也是一等一的。而且前两个月我和塞萨尔通电话的时候,他还问过您呢。他说,他的团队一直在等待您的第二次召唤,他们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继续在您的指挥下,在金融市场上掀起足够大的波浪。”

    杨靖回过了身,看着迈克.阿勒说道:“既然塞萨尔他们这么有斗志,那我就给他们一次机会。迈克,你一会儿就联系塞萨尔吧,告诉他,让他在三天之后去开曼群岛的乔治城汇合。这次我们的投资行动依然会在开曼群岛展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