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六章 更激进的外汇期货
    有人曾经对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这十年中全球金融界发生的大事做过排名,其中,美国、曰本、联邦德国、法国以及英国这五国的财政外长,于1985年9月22,在纽约广场饭店签署的《广场协议》是公认的八十年代对全球金融经济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情。

    用当时的眼光来看,当时这份《广场协议》的签署,确实是避免了美国经济过热和美元过分坚挺的局面,让全世界的暂时经济恢复到了一种合理的状态。但要是用后世的眼光来分析这个协议的出.台,实际上是有着种种弊端的。

    当时因为里根政府的经济刺激政策,导致国际热钱大量涌入美国,让美元持续坚挺,让美国的贸易逆差数额持续扩大,财政赤字也是一天一个涨幅,从而最终让曰本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

    曰本人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可能是全世界最疯狂的人,高速增长的经济以及一直保持在低位运转的日元,让曰本人拥有了大量的财富,他们挥舞着支票,买下了洛克菲勒中心,买下了帝国大厦,买下了哥伦比亚,小小的一个东京的地产价值,竟然比整个美国的地产都值钱。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那些利益既得者怎么还能坐得住?

    小小的弹丸之地曰本,不过是我们大美国在太平洋西岸养的一条狗。现在这条狗吃饱了喝足了,怎么,还敢反过来咬我这个主人?

    不行,这种情况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于是乎,美国的许多制造业大企业主、国会议员开始坐不住了,他们纷纷游说美国政府,强烈要求当时的里根政府干预外汇市场,让美元贬值,以挽救日益萧条的美国制造业。更有许多经济学家也加入了游说政府改变强势美元立场的队伍。

    作为美国的干儿子,曰本人一看干爹要发怒,他们自然是不敢和干爹硬怼啊,于是,曰本人怂了,他们当时的财长竹下登甚至代表曰本政府公开宣称,他们曰本人愿意配合美元的贬值,他们愿意日元升值。

    既然干儿子都愿意配合,作为干爹,怎么也得给个面子吧。于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广场协议》最终出炉了。

    估计当时参与制定《广场协议》的g5国财长都没有想到,这份在当时看起来对各国都很好的协议,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经济大炸弹。

    因为《广场协议》的签署,导致了美元在短短的九十天内暴跌20%,日元升值20%。要是在这个时候,人们能够稍微克制一下自己的贪欲,那么这份《广场协议》也确实起到了正面的作用。事实上,《广场协议》中各国商量的日元升值比例就是在20%左右......

    但,可怕就在于人类的贪欲永远是无止境的。

    美元暴跌,日元升值,这让一些利益既得者看到了其中带来的巨大好处,因此在众多利益既得者的共同推动下,日元继续疯狂的升值,从1985年9月份《广场协议》签订之前的1美元兑换250日元,在短短的两年时间内,到了1987年9月份,美元和日元的兑换比例竟然达到了恐怖的1美元兑换120日元,日元在两年的升值幅度高达111%!

    这就真有点扯淡了,你们爷儿俩可不是非洲某个不知名的小国,这可是当时全球两大最主要的货币!一个是全球唯一结算货币美元,一个是当时经济总量接近美国的曰本的货币日元,你们爷儿俩这么玩,全世界哪儿受得了?

    于是,曰本经济彻底陷入了长达十年的经济停滞,后人甚至把这十年称之为“曰本失落的十年”。

    曰本不好受,你当美国这个干爹就好受?你当那些跟在美国后面煽风点火的其他国家就好受?他们玩的太狠了,结果就在曰本人痛不欲生,其他发达国家都在背后偷笑的时候,1987年10月19日的那场波及全球的股灾,立刻就给了这些国家当头一棒!

    归根结底,造成这一切的根本原因,就在于那些既得利益者们永无止境的贪欲。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签署于1985年9月份的《广场协议》以及签署于1987年2月份的《卢浮宫协议》,就是一群利益既得者们分享曰本这块肥肉的工具,但奈何他们玩的太过了,结果导致了那场波及全球的股灾发生,全球经济都遭受了重创。

    好吧,这些都有点扯远了,不管《广场协议》最终会造成什么后果,对于杨靖来讲是屁事都没有!

    你们就瞎几把折腾吧,咱就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偷偷地喝两口美味的汤就足够了。

    看到杨靖长久不说话,塞萨尔咳嗽了一声问道:“boss,我们该怎么操作?是直接持有日元还是通过外汇期货的方式来操作?”

    塞萨尔的话把杨靖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他看了看周围一圈都在看着自己的人,微微笑了笑,然后非常镇定的说道:“既然要投资,自然就不能采用持有货币的方式来操作了,那样盈利太少。我们用外汇期货来操作这次投资。”

    听到这位神秘的老板这么说,塞萨尔还要他的队员都兴奋的挥舞了一下拳头。很显然,这种更为激进和胆大的操作方式才是他们最喜欢的。

    外汇期货是产生自1972年,到现在已经有了十三年的历史了,外汇期货也发展的比较规范了。所以,在现在这个年代利用这种方式进行外汇炒作还是可以的。

    不过,相比于直接持有货币的炒作方式,外汇期货的风险无疑要更大,虽然外汇期货可以利用保证金杠杆交易政策来获得巨额的利润,但同样,一旦把握不好,这种操作方式也会让投资者在一夜之间变得一无所有甚至是巨债累累。

    而直接持有货币就要稳妥许多了,虽然也面临着亏损的可能性,但却不如外汇期货那么厉害。

    总之,这两种方式各有利弊,就看操作者怎么选择了。

    就好像在这次美元贬值、日元升值的投机行动中,不仅仅是杨靖在盯着这一块,还有许多金融大鳄同样在摩拳擦掌。

    比如说现在刚刚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崭露头角的乔治.索罗斯。

    熟知这一次投资行动的杨靖很清楚,再过二十来钱,也就是在八月中旬的时候,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将会通过抵押保证金信贷,获得资金后,大量持有正在贬值的日元和西德马克,到1985年9月5日,量子基金已总共持有价值近8亿美元的这两种货币。其中持有马克价值4.91亿美元,持有日元价值3.08亿美元。

    那时候的索罗斯还没有阻击英镑和发动东南亚金融危机时那么激进,他在这次投资行动中就是采取的比较稳妥的持有货币的方式。

    不过杨靖可不是索罗斯,对于这次投资行动一清二楚的杨靖就相当于拥有了金手指,要不是顾忌着有可能引发时空悖论,他还会玩的更激进一些。

    但即便是如此,已经决定采用外汇期货进行这次操作的杨靖,其激进程度还是要远远超过了乔治.索罗斯的量子基金。

    在准备进行这次投资之前,杨靖特意询问了圣戒,圣戒给出了一个很肯定的答案,“得益于你上一次伦敦金的投资行动,你的这次投资行动的亏损/收益幅度会成倍的增加,也就是说,你投资多少钱都没问题,但亏损和盈利最好都控制在一百亿美元之内,如果超出这个幅度,就有引发时空悖论的可能性!”

    杨靖现在手里还有大约三十六亿美元,他决定投入三十五亿美元,虽然最大盈利只有一百亿美元,但接近300%的收益率还是比较不错的。

    “今天是7月28日,塞萨尔,我要求你们五个在一个月之内完成所有的准备工作,我要求你们在一个月之内,在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新加坡国际货币交易所、东京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法国国际期货交易所以及芝加哥商业交易所的国际货币市场和费城期货交易所个建立起不少于二十个的账户,然后把我准备的资金,平均分配到这六个外汇交易市场的这些账户中,我的目的你们明白是什么意思吧?”

    塞萨尔笑道:“放心吧boss,有了一个月的准备时间,我保证这次投资行动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摸到我们的尾巴的。一百二十个账户,平均每个账户不到三千万美元的资金,这在庞大的外汇期货市场上根本就引不起注意的。不过boss,我们可以负责保证最终的盈利资金顺利出逃,但却无法保证资金的流向是否被人察觉。这方面,我认为您最好还是把布拉德.琼斯先生找过来。他上次隐匿获利资金的方法太棒了,要不是他,我们也逃不过那些调查机构的调查的。”

    杨靖微微一笑说道:“这个你们放心,既然我已经把你们都召集起来了,布拉德.琼斯先生我又怎么会忘记?不过他现在过来没什么用处,等到我们的获利资金顺利出逃之后,那才是布拉德.琼斯先生开始战斗的时候。迈克,琼斯先生就交给你了,没问题吧?”

    “哈哈,放心吧,布拉德那家伙和塞萨尔他们一样,一直在期待着您再次的召唤呢。”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100的打赏,那啥,兄弟,你的腿好点了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