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九章 外汇远期交易的弊端
    杨靖的话让塞萨尔他们几个都是满心欢喜。

    他们就是干这一行的,就指着这个吃饭。你让他们退出这一行去干别的,他们恐怕也干不了。上次操作伦敦金的时候,五个人最终一共收获了差不多1.5亿美元,这让他们欣喜若狂。

    巨额的利润让他们一直期待着再次和这位神秘而可爱的老板合作,哪怕他们在炒作伦敦金事后被调查,哪怕他们现在韬光隐晦,可他们依然坚定的抱有这种想法。

    不为别的,就为上次分别之前,这位神秘的老板曾经说过的那句话——我期待着再次和你们合作。

    就是为了这句话,塞萨尔他们隐忍了五年,等待了五年。终于在这一天,机会再次降临到他们的头上。

    而塞萨尔他们也终于等到了让他们最安心的一句话——300%的投资回报率。

    经过那次伦敦金的投资,他们对于杨靖的话已经深信不疑了。这位神秘的老板说300%,那肯定就是300%。

    4.5亿美元的盈利,足以让他们五个下舒舒服服的过完下半辈子了,哪怕他们成天混吃等死,这些钱也足够了。

    不过塞萨尔心中还有一个疑问,于是他稍微犹豫了一下才低声问道:“boss,我们这次为什么不采用远期外汇交易的方式来进行这次投资操作呢?相比于外汇期货,我认为怨气外汇交易应该更适合咱们的这次投资行动。”

    塞萨尔提出的这个疑问,其实是真的比较适合这次投资操作。其实外汇远期交易和外汇期货差不多,有很多人甚至都会把外汇期货和外汇远期交易弄混了。

    像这种大规模的投资行动,其实使用外汇远期交易要更合理一些。

    杨靖摇了摇头说道:“塞萨尔,我知道外汇远期交易要比外汇期货更适合这次投资操作,但你忘了一个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我们自身的安全性。外汇远期交易需要和银行打交道,仅仅是这一点,就注定我们不能使用这种操作方式来进行这次投资操作。”

    “哼,你真的以为那些银行是那么好说话的?咱们盈利少了还好说,可一旦咱们的盈利超过了50%,估计这些银行就不好说话了。别的不说,你们的身份暴露是必然的。所以,我宁肯麻烦点,也不会采用这种让我们自己暴露出来的操作方式。”

    塞萨尔一拍脑门懊恼的说道:“该死的,我这是被利益给冲昏了头脑,竟然忘了这一点。骚瑞,我不该有这样的想法的。”

    杨靖笑着拍了拍塞萨尔的肩膀,没有说别的。

    外汇期货是在外汇交易市场上操作的,不需要向任何人提供身份证明,只要你的账户上保证金足够,那么你就可以操作任意一种在外汇市场上出现的外汇。

    可外汇远期交易虽然和外汇期货极其相似,但外汇远期交易必然会涉及到银行。因为这种交易方式并不是炒家和市场进行博弈,而是炒家和银行约定好了购买多少外汇,在什么时候交割。

    因此,只要动用外汇远期交易这种操作方式来炒作的话,必然会和银行产生联系。

    杨靖费了这么大的劲,可不想因为银行的缘故而暴露自己,所以他当然不会采用外汇远期交易这种操作方式了。哪怕这种操作方式要比外汇期货容易的多,而且也方便的多,杨靖也不会冒着暴露的危险动用这种操作方式的。

    和塞萨尔说完了这一切,塞萨尔团队中其他四个人就离开了操作间去休息了,整个操作间中就只剩下塞萨尔一个人。

    事实上,因为时差的关系,他们几个从昨天晚上七点多就开始忙了起来。东京和开曼群岛有着十三个小时的时差,东京外汇市场的开市时间更是要比费城和芝加哥的外汇交易市场早14个小时,新加坡比东京晚一个小时。而当东京和新加坡外汇市场在当天休市之后,巴黎和伦敦的外汇市场又开始了......

    因为从昨天晚上东京外汇市场一开市,日元就狂涨,其后的新加坡外汇市场、巴黎和伦敦的外汇市场同样都是如此,因此塞萨尔他们几个哪怕坚守了一晚上,也因为巨额利润的刺激而不觉得有丝毫的疲惫。

    今天上午芝加哥和费城外汇交易市场同样是日元大涨,美元大跌,眼看着一天的利润就有好几亿美元,这让塞萨尔彻底放了心。

    如果要是光在一个外汇市场进行操作,怎么都好说,但这次投资行动是在全球六大外汇市场上同时进行操作,所以像他们昨天晚上这么连续作战就不行了。

    人不是机器,该休息的时候一定要休息,于是几个人一排班,留下一个人值班,其他人全部去休息。

    第一班,就是塞萨尔来值班,等上午费城和芝加哥的外汇市场休市之后,再由阿尔伯特接替塞萨尔。

    已经建仓成功了,除非是出现波动时需要动用账户中的资金补仓,否则他们五个基本上就没什么大事了,平时只需要留下一个人监控就可以了。

    眼看着一切都走入了正轨,杨靖也就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了。这次投资行动要持续一年的时间,他也不可能在这里坚守一年。所以在交待了一些事情之后,他就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返回了金陵。

    这次杨靖在1985年的时空停留了将近五十天的时间,原时空只不过才度过了不到五天的时间。杨靖返回金陵的时候,距离正月十五元宵节还有三天呢。

    “喂,媳妇儿,你在干什么呢?”杨靖休息了一夜之后,第二天起床洗漱完毕之后,下了楼一边溜达一边就给格格打过去了电话。

    “唔......还没睡醒呢......你这么早打电话干嘛?不知道打扰女孩子睡觉是一件非常讨厌的事情吗?”格格的起床气显然不小。

    “小懒猫,太阳都晒屁股了,还睡觉啊。”杨靖笑嘻嘻的打趣道。

    “哎呀,你不知道睡眠不足是女孩子最大的杀手吗?反正现在又没什么事情,我当然要多睡一会了。”

    “别睡了,我看今天天气不错,一会儿咱们去学校看一看啊,两年多没回学校了,还有点想学校呢。”

    “啊......你来金陵了?”电话中响起了格格惊讶的声音。

    “嗯,昨天下午忽然就想你了,然后我就一个人坐高铁赶了过来。不过到金陵的时候有点晚了,我就没给你打电话。”

    “噢......你现在在哪儿呢?我一会去接你吧。”

    “呵呵,不用了,我现在都快走到你家门口了”

    “哎呀呀,你走慢点啊,等我十、哦不,十五分钟再进来啊......”

    听到电话中传来的忙音,杨靖不禁苦笑了起来。这女孩子就是麻烦,起个床还得十五分钟,这要是以后有孩子了,给孩子做早饭和送孩子上学可真指望不上啊......

    不过当杨靖到达小区门口的时候,却发现格格正在门口等着他呢。

    杨靖心中有点小感动,这丫头从来都是这样的,特喜欢为别人着想。

    看到杨靖溜溜达达的走了过来,格格满脸欢喜的迎了上去,一脑袋就拱进了杨靖的怀里。

    “不是说到正月十三才过来吗?”感受着男友强有力的怀抱,格格抬起小脸问道。

    “刚才电话里不是说了吗,想你了,所以就早过来了。”

    格格往四周瞅了瞅,“你那四个保镖没有跟着一块过来?”

    “他们过来干嘛?当灯泡啊!媳妇儿,这是咱俩的节日,身边可不能跟着四盏大灯炮。”

    格格笑嘻嘻的挽住了杨靖的胳膊,“你还没吃早饭吧?走,咱们去吃饭,吃过饭一块去学校看看。刚才让你这么一说,我也有点想学校了呢。”

    杨靖指着马路对面的院墙说道:“那不就是咱们学校的江宁分校吗,你天天都能看到。”

    “切,这只是分校而已,当年咱们上学的时候,可是一天课都没有在这边上过。我对这个分校没什么感觉的。”

    “好吧,你赢了!走,咱们先去吃饭,吃饱了饭咱们再行动。”

    两个人说笑着往前走去,在一家早餐店里吃过了早饭,就准备出发前往河海大学。

    “我们怎么过去?是打车还是坐地铁又或者是坐公交车?”杨靖和格格站在将军大道与佛城路的交叉路口,格格问杨靖。

    杨靖想了想说道:“要不咱俩坐公交车吧?好久没有体会金陵的公交车了。”

    “好啊,我也想坐一坐公交车呢。”杨靖的选择显然说中了格格的心思。

    两个人说定了,就站在路边的公交站牌等车,等了没几分钟,754路公交车就来了,两个人说笑着投币上了车,然后一同来到了最后面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从河海大学江宁分校到河海大学本部,中间足有二十公里的路程,无论是坐地铁还是坐公交,中间都需要倒车。

    两个人坐了一个多小时的754路,然后下车又倒了一次d12路公交车,最终抵达河海大学本部1号门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之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