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二章 再兴九谷
    ,精彩小说免费!

    像这种在同一件瓷器上呈现出或大红大绿、或黑白相间、或五颜六色色彩的瓷器,除了曰本瓷器之外,杨靖实在是想不起来还有哪一国的瓷器会有如此明显的特征。

    虽说华夏的瓷器中也不乏有唐三彩、釉下彩瓷之类的带彩瓷器,但华夏瓷器中的颜色绝对不会像曰本瓷器那样花花绿绿的。

    最关键的是器型,曰本瓷器虽说师承于华夏,可是小地方就是小地方,做出来的瓷器也缺乏一种大气。像眼前这十多个曰本瓷器,在看惯了华夏老祖宗烧制的那些精品瓷器的杨靖眼中看来,怎么看怎么都透露着一股子小家子气。

    不过能在这个年代看到曰本瓷器,还是比较罕见的事情。这才是1982年,还远远无法和原时空的二十一世纪那样,时不时的就能看到曰本瓷器。在这个年代,曰本虽然和华夏关系已经和好了,可曰本瓷器还是很少出现在华夏境内的。

    那眼前这十多个曰本瓷器又是怎么回事呢?

    杨靖用金陵话问摊主:“老板,可以上手吗?”

    杨靖在金陵上了四年学,金陵话说的还是比较流利的,最起码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出来他是外地人。

    那老板一直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也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杨靖见状,伸手拿起了一个直径在二十七八公分左右的盘子看了起来。

    这个盘子通体是深蓝色的,不过在上面还有一些黄、青、绿、紫等一些颜色,乍一看,就好像是某个调皮的孩子打翻了调色板一样。

    当然,这些色彩虽然有些杂乱,但绘制的图形倒还算规整,像花瓣,又有点像溅射图形,虽说杨靖瞅了半天也没瞅出来这个盘子上的图形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不过这个图形给人的感觉到还算是挺舒服的。。

    几乎是下意识的,杨靖就发动了“鉴定”技能,结果圣戒给出的答案却是让杨靖楞了一下。

    “再兴九谷,1880年,阿部碧海。”

    按照曰本对瓷器的读法,“烧”就是瓷器。

    在曰本瓷器中,要论最著名的,莫过于九谷烧了。九谷烧虽说不是曰本最早烧制的瓷器,但却是曰本国内最著名也是艺术性最高的瓷器。

    最早的古九谷烧是受了九州有田烧的染绘影响,同时与北方加贺地方的瓷器风格交互作用而产生的。据说是加贺大圣寺的初代籓主前田利治命令家臣后藤才次郎,于明历年间沿大圣寺川而上,于深山间的荒僻村庄九谷所开之窑,一直持续到元禄初年。为了与幕末开始的“再兴九谷”有所区别,一般习惯都称作“古九谷烧”。

    也就是说,九谷烧其实是分为两个阶段的。第一个阶段就是从出现九谷烧开始,一直到1730年停窑,这个时期的九谷烧就是“古九谷烧”,是最早的九谷烧。

    从1810年开始,春日山窑在金泽诞生,这样进入了一个九谷瓷器再次复兴的时代。形成了春日山窑流行不木风;吉田屋窑倡导恢复古九谷瓷风格;官本窑则以红彩精细描画见长;永乐窑则草创出金斓手手瓷器等流派。

    这个阶段的九谷烧,被称为“再兴九谷”。

    而手里的这个盘子竟然是产自1880年的,显然是一件再兴九谷烧。虽然杨靖对于这个“阿部碧海”是何人有点搞不清楚,但直觉告诉杨靖,这个盘子应该是一个很不错的老物件。

    其实不管是谁烧制的,不管是不是曰本瓷器,1880年的瓷器,距今已经超过了一百多年,再怎么说都是一个大开门的老物件。

    1880年正好是光绪六年,这个年代烧制的瓷器,哪怕是民窑的,价值也算可以啊。

    杨靖不动声色的放下了手里的这个盘子,又拿起了一个茶杯,这个茶杯和刚才那盘子颜色差不多,极有可能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经过鉴定,果然,这个茶杯也是出自“阿部碧海”,不过时间要早了三年。

    而且这个茶杯还是一套的,四个茶杯和一个茶壶凑在一起恰好是一套,而且保存的还挺好。

    在茶文化中,一个茶壶配四个茶杯,寓意着东西南北或者是春夏秋冬,因此大部分茶具都是一个茶壶配四个茶杯的。

    放下了这个茶杯,杨靖又看了看剩下的那些瓷器,发现还有三个大小不一的碗和一个好像是敞口瓶一样的瓶子,以及一个比蒜臼子大不了多少、还带着盖的罐子。

    这些瓷器合起来一共是十一个,杨靖都挨着个的上了上手,并鉴定了一番,发现这些曰本瓷器都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

    杨靖放下了手里的瓷器,指着这是一个瓷器问老板:“老板,你这些瓷器怎么卖?”

    老板看着杨靖,伸出了两个手指头冲着杨靖摇了摇。

    这个手势让杨靖很纳闷,于是他小心的问道:“二十?”

    那老板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脸上也浮起了意思恼怒的神色,继续使劲的晃了晃。

    杨靖楞了一下,很显然,二十猜错了,于是他小声的说了一声“难道是两块?”

    那老板干脆放下了手,不再理睬杨靖。

    杨靖也是觉得有点烦,你说你丫就是一摆摊的,有客户问价格了,你丫不说话也就算了,还玩这种猜谜游戏!

    谁他妹的大早晨起来的愿意陪你玩这种猜谜游戏啊!

    杨靖心头微微有了点火,这就站了起来,打算不再理睬这个不说话的老板。

    这地摊老板一看杨靖想走,“啊啊”的叫了两声,再次伸出两只手,只不过一只手比划了一个一,另外一只手则比划了一个九。

    这老板不“啊啊”还好,这一张嘴,杨靖立刻就看到这个地摊老板嘴里的舌头竟然少了一大截。

    这种恐怖的样子让杨靖不由得浑身一哆嗦,他真没想到眼前这个不说话的地摊老板竟然真是个哑巴。

    看到老板那渴求的眼神,杨靖的心里不由得就是一软,再次蹲了下来,低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这十一件瓷器一共一百九?”

    这次杨靖猜对了,那老板脸上露出了笑容,同时点了点头。

    怪不得刚才人家不高兴了,人家要二百的东西自己给了二十,二十还不行,竟然又给人说了一个两块,人家能高兴才怪。

    杨靖说道:“抱歉啊,刚才我没想到你要二百块。”

    那老板的舌头也不知道是怎么搞得,少了一大截,虽然无法说话,但他能听得见,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聋哑人。

    他摆了摆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又摆了摆手,那意思很明确——没关系,我说不出话来,你猜错了也不要紧。

    要是这十一件瓷器卖二百,还就真不算贵。虽然是曰本瓷器,可即便是光绪年间的民窑瓷器,在这个时代,十一件差不多也就是这个价格了。

    杨靖想了想,就装作从包里掏钱,暗中打开了储存空间,从里面掏出了二十张十块钱的第三套国币。

    “喏,你也别一百九了,作为道歉,我还是给你二百块,你数一数。”

    那老板双手抱拳冲着杨靖作了一个揖,然后笑呵呵的接过了钱点了起来。

    数完了钱,这老板掏出了一些旧报纸和一个纸箱子,开始包起那十一件瓷器来,包好了,一一放进了那个纸箱子内,这才交给了杨靖。

    纸箱子看着挺大,但并不算很沉,毕竟里面只有十一件瓷器和一些废报纸。

    可这么抱着一个大纸箱子逛鬼市也不是一个个事儿啊,于是杨靖趁着天还黑,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直接就把纸箱子扔进了储存空间。

    拍了拍手,杨靖回到了街道上,继续逛了起来。

    不过接下来的时间里,杨靖却是没有发现有什么能吸引住自己的好东西。除了刚才遇到的那个哑巴摊主之外,这里的地摊大部分都是一些卖古旧书籍的。

    不过就算是古旧书籍,里面也没有什么好的古籍善本,反而更多的是一些民国甚至是刚解放后的书籍,当然,其中也不乏有些赝品的存在。

    相比起那次去潘家园的鬼市,朝天宫的鬼市真的是有些让杨靖失望。

    其实这也怪不得这里会出现这种情况。就好像燕京的潘家园,那里早期的鬼市上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有,所以潘家园日后才能发展成为全国最大的旧货市场。而在八十年代末期,朝天宫周边就形成了一个全国闻名的旧书市场。现在虽然才是八十年代初期,可旧书市场的雏形已经有了,所以鬼市上自然以旧书为主也就不足为奇了。

    顺着朝天宫西街从南头一直走到北头,走的天色都隐隐发亮,一些摊位都要收拾走人了,杨靖也没有发现什么好物件,他心里又惦记着刚刚收上来的那些曰本瓷器,也没心思再逛下去,于是就准备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直接回到了原时空。

    结果当他正在四处乱瞅寻找无人之地的时候,视线却被一个正在收拾摊位的摊主那边吸引住了。

    确切的说,吸引杨靖视线的并不是那位摊主,而是那位摊主正在卷起来的一幅画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