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四章 一万块!
    ,精彩小说免费!

    屋里最显眼的就是一个在后世南方很罕见的火炕,足足占据了这间屋子的一半面积。

    其实火炕并不是在北方独有的,早在明朝小冰河时代,火炕在江南这一带就很盛行,不过后来火炕就渐渐地少了。

    在这个年代的老房子里能够看到这种火炕也就不足为奇了。

    赵争把炕上的东西清理了一下,清理出来了一长溜地方,然后把那个画轴放在了炕上。

    这个画轴并不宽,杨靖最多也就是三十厘米,但画轴却粗的有些吓人,很显然,这幅画的长度应该很惊人。

    “这是我们老赵家的祖宗亲笔画的一幅水墨山水画,足有六米多长。”赵争说着,非常小心的打开了画轴,露出了里面的画作。

    当这幅画作刚一展开的时候,杨靖只感觉到圣戒的那种渴望更盛了,很显然,圣戒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吸收这幅画作中的人文宝气。

    这幅画并不是用纸画的,而是绢本,只不过这幅画的颜色都已经泛黄了,很多地方甚至都有点破损了。

    画中画的是一条大河,河上舟楫往来,一副千帆竞渡百舸争流的繁华模样。随着画卷的逐渐展开,大河的两旁出现了山岭,在远处还有一面高大雄伟的城墙,城墙上旌旗飘扬。

    “画的很一般......”杨靖心中暗暗想到,他虽然不是很精通字画,可一幅画的好坏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虽然画卷上的墨迹都有些淡了,有些地方甚至都模糊了,可这幅画画的只能说是一般,没有书画大家笔下的那种大气,更没有那种细腻,只能说是普普通通而已。

    大河、码头、船只、山岭、城墙、人流,共同构成了这幅长达六米出头的画卷,为了让杨靖看清楚整幅画卷,赵争不得不一边展开,一边慢慢的收起。

    看着看着,杨靖就觉得眼前这幅画很熟悉,仔细的想了一想就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赵大哥,这画里画的莫非金陵城?这条大河就是长江?”杨靖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赵争小心的收起了画卷,微笑着点头说道:“没错,杨兄弟,你这眼力还是蛮厉害的,一眼就看出了这幅画卷中画的是什么。没错,这幅画正是家祖画的金陵城。”

    “嘶......”杨靖再次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真没想到这幅看起来很一般的画卷,竟然把金陵城给画出来了。

    “呵呵......”赵争苦笑了一声,“估计你也看出来了,这画也就是一般啊!不过杨兄弟,不瞒你说,这幅画是我们老赵家保存了八百多年的老画了,一直是我们老赵家的传家之宝。这次要不是我父亲病重,实在是没钱医治了,我妈也不会允许我拿出这幅画来卖。哎,当年大动乱的时候,这幅画让我藏在了房梁上才没有被那帮家伙搜走,结果千藏万藏,最终也是免不了要卖出去的结果啊。”

    “八百多年?”杨靖震惊了,“那岂不是说这幅画是宋朝年间的画?”

    “嗯,如果我父亲没有骗我的话,这幅画确实是北宋末期我们赵家的一位老祖宗画的。到现在已经传了几十代了。话虽然一般,但这年头在这里摆着呢,好歹也算是文物了吧?要不是我父亲这个病,我也不舍得卖掉这幅画啊。”

    顿了顿,赵争又说道:“这幅画我已经在摊子上摆了好几天了,问的人不少,但真想买的却一个没有。可能是我要价太高了,现在没人买得起啊。”

    “赵大哥,这幅画你打算多少钱想卖?如果价格合适的话,我想买下来。不瞒你说,我外祖父从小就在长江边上长大,而且又特别喜欢山水画,如果要是他老人家能够看到这幅画,一定会非常喜欢的。”

    赵争看了看杨靖,发现杨靖似乎挺认真的,就犹豫了一下说道:“这幅画绝对是我们老赵家保存了几十代的老画了,而且这么长的画卷,即便是放到现在应该也很少见了,所以......”

    赵争咬了咬牙说道:“这幅画我准备卖一万块钱!少了这个数,我宁肯不卖。”

    这个数字一出口,杨靖就暗自出了一口气。然,在这个万元户还是无比稀罕的年代,一万块钱绝对是一个堪称天文数字的价格,怪不得赵争把这幅画摆了好几天了,也没人买走。这价格说个不好听的,用“狮子大开口”来形容已经远远不够了,这价格在这个年代对这幅画而言,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再一个就是,这幅画只能算是一般,也没有款识和钤印,根本就不知道是谁画的,虽然从绢本上的岁月留下的痕迹能辨别出来这是一副老画,但要让一般人相信这是一副从北宋就流传下来的绢本,恐怕就算是故宫博物院或者南博的那些字画大师也不会相信的。

    字画和大多古董可不一样,字画的作伪可是早就有了,就连早些年的一些大师,都对古画进行临摹。

    这其中,大千先生更是其中的翘楚。

    这幅画没有任何的款识和钤印可以进行考究,再加上画的确实很普通,不像是大家的作品,仅仅凭借着岁月留下的很近,真的是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副从南宋就保存下来的绢本。

    所以,在这个年代,他这幅画要是能卖出才叫有鬼呢!

    但是对于杨靖来讲,这个数字又不算什么了。现在在杨靖的储存空间里,还躺着二十万的第三套国币呢,这是上次杨靖去1982年时空的燕京时,不仅看到了迈克.阿勒买下的那套亥四合院,还欣赏了一下皮特.吴收购上来的老物件,最后临走的时候,更是让皮特.吴从银行兑换了二十万的第三套国币,整整二十沓十元的大团结,正安安静静的躺在空间里呢。

    最关键的是,这幅画的真伪先放到一边,就冲圣戒对这幅画有如此强烈的反应,别说是一万了,就算是赵争要一百万,杨靖也会在第二天给他带过来一百万买下这幅画。

    大不了连夜动用“限制级时空穿梭”技能,再穿越到1982年的燕京,找到皮特.吴,让他从银行中再兑换一百万的第三套国币。

    在这个时空,杨靖可是很有钱的!

    现在,赵争只要一万块,这对于杨靖来讲无疑就是一件很好的消息。

    “赵哥,不瞒你说,你这个价格我能承担得起,不过我得需要时间去拿钱。我今天就是来逛黑市的,身上怎么也不可能带这么多钱啊。”

    “啊?!”赵争一下子就愣住了,其实刚才在他说出那个数字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担心被拒绝。

    这四五天了,赵争都被拒绝的没有什么信心了。结果杨靖忽然蹦出来一个“可以接受”,这顿时就让赵争有点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赵争激动的抓住了杨靖的双手,有点哆嗦的问道:“兄弟?你、你真能用、用一万块买下我家这幅画?”

    杨靖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赵争立刻就松开了杨靖的手,一溜烟的跑到了另外一间屋,然后杨靖就听到从那间屋里传来了一阵兴奋的欢呼声。

    不多时,赵争的母亲就跟着赵争一块走了进来,这老妇人一见杨靖,就要给杨靖跪下,吓得杨靖赶忙一把就搀扶住了这位老太太。

    “大娘,您可千万别这样,您要是这样的话,我可就走了啊!”杨靖“威胁”道。

    “好、好!是我老婆子唐突了。大侄子,你真的能买下这幅画?这钱......”

    “嗯!大娘,您就放心吧,我肯定会买下这幅画的,我家在台岛那边有些关系,前两年中央发布了《告台岛同胞书》之后,咱们大陆和台岛那边恢复了三通之后,家里人就和台岛那边的亲戚联系上了,所以现在家里还是有点钱的。”杨靖不得已之下找了这么一个理由。

    两岸虽然是在1981年的10月份恢复的三通,但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不少的台胞和国内的亲戚联系上了,有些台胞甚至通过港岛中转,已经来到大陆这边来寻找失散多年的亲戚了。

    杨靖说自己在台岛有亲戚,在这个年代,那可就意味着大把的钱财。

    听到杨靖这么说,老太太这才算是彻底的放下了心,拉着杨靖的手说道:“大侄子,真是亏了你了啊!我家老头子前段时间查出来是肝腹水早期,要是不抓紧时间治疗的话,这人可就盯不了多长时间了。可是家里现在这情况的,哪儿有钱治疗啊!这幅画虽然是我那老头子祖传的传家宝,可在这个时候哪儿还能顾得上那个啊?你说是不?”

    杨靖笑道:“大娘,您说的很正确,人命关天,先治病救人才是正本。”杨靖这才知道,原来赵争的父亲这是得了肝腹水。

    这种病可不是闹着玩的,号称“不是绝症的绝症”,即便是放到二十一世纪,基本上也是属于没救的那种病。这种病一旦到了晚期,那就该吃的吃,该玩的玩吧,甭治了,浪费钱。可赵争的父亲现在是肝腹水早期,要是能好好治疗的话,再活个十年八年的不成问题。不过这钱可就少不了了,怪不得赵争一开口就是一万块。

    赵争的母亲眼睛里都有泪花了,“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家就算空守着这个传家宝,救不活我家老头子的命又有何用?”

    赵争也在一旁说道:“杨兄弟,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以后只要你能用到我赵争的地方,你尽管说话。”

    杨靖点了点头说道:“赵大哥,现在时间还早,等一会儿我就回家拿钱。”

    “你外公家不是在江宁吗?离这里还远呢。”赵争说道。这个年代可不比后世私家车满天飞,在这个年代,三十多里路就算是远的了。

    杨靖笑道:“没问题的,坐长途车也就是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一会就走,中午就能赶回来。”

    说着,杨靖走到了那副画卷跟前,用左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那个画卷,结果圣戒给出来的答案却是让杨靖差点大脑宕机......

    ps:鞠躬感谢“冰镇八度”500的打赏,“紫炎天骄”10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