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五章 艰苦的路程
    ,精彩小说免费!

    第二天一大早,杨靖就再次坐上了那辆来时乘坐的吉普车,一路向西穿越崇山峻岭和原始丛林。

    正如吴钦貌所说的那样,从密支那到帕敢这一百多公里的路,根本就不是人走的路!和这一段路比起来,从曼德拉到密支那的那条路简直就是双向四车道的高速公路!

    你说这不是路吧,偏偏这蜿蜒曲折、凹凸不平的路两边和旁边的原始丛林有着明显的界限,可你要说这是一条路,谁他妹的信呐。

    这分明就是一条用大象硬生生的在丛林中踩出来的长条形的烂泥塘!

    光这一路上杨靖就看到了不下一百头的大象,这些大象要不背负着巨大的竹筐,里面盛着翡翠原石,要不干脆就用麻藤把一些体积巨大的翡翠原石绑起来,直接让大象拖着在地上走......

    当然,更多的则是肩扛担挑的缅甸当地人。

    帕敢矿区深处克钦邦西边的崇山峻岭之中,虽然和实皆邦搭界,可那片区域真是不折不扣的原始丛林区域。要不是在那片区域发现了翡翠,那里指定就是一片无人区。

    杨靖乘坐的吉普车根本就跑不起速度来,路面上除了烂泥就是坑坑洼洼的大水坑,一个不注意车子就会陷进去。从密支那到帕敢这一百七十多公里的路上,这辆车子一共陷进去了十三次,要不是这条路上有很多大象,可以把陷进去的车子拉上来,杨靖他们在第一次陷进去的时候,就得一二一走到帕敢。

    尤其是翻越枯门岭的时候,杨靖的肝巴肠子差点都给颠出来。

    这样的路让杨靖真的很怀疑自己从矿区挖出来的那些翡翠原石该怎么运出来,莫非就只能用大象或者人给扛出来吗?

    一大早五点多就出发,一直到了晚上九点多才到达老帕敢矿区。

    杨靖一下车,就差点跪在地上再也起不来,这他妹的真不是人受的罪!

    现在缅甸的翡翠矿区还远远无法和新世纪之后的矿区相比,其实即便是进入到新世纪之后,翡翠价格暴涨,各大翡翠场口依然是破败不堪。在这里除了那些矿主住宿的地方还有翡翠原石仓库之外,其他地方根本就不是人住的地方。

    翡翠矿的矿主们都是亿万富豪,可这些亿万富豪是绝对不会把钱花在矿区工人身上的。

    现在才是1986年,这里更是不堪入目,虽然杨靖什么也看不到,可从晚上住的地方他就能感受的出来这里的破败。

    杨靖和吴钦貌住的竟然是竹楼。就是那种下面由竹子撑起来,屋子的地板距离地面大约有一米半高,然后整间屋子都是用竹子编织起来的那种竹楼。

    要说住竹楼也是蛮有情调的,可如果在你住的竹楼下面养着几头猪,你和猪之间就仅仅隔着一层竹排,估计你就不会认为住竹楼有情调了。

    竹楼虽然不直接接地,可下面那几头猪实在是让人受不了。猪哼哼不说,光是那种气味,就让杨靖酸爽的差点吐出来。

    最终杨靖还是抵抗不住那种酸爽的味道,也不顾浑身上下酸疼的厉害,让跟着过来的一名军官给自己另找了一间屋子。

    这间屋子就不能用“房屋”来称呼了,这就是一间茅草屋......

    茅草屋就茅草屋吧,最起码没有那种酸爽的味道,这就足以能够让杨靖在茅草屋的竹床上安稳的睡一觉了。

    第二天早晨起来之后,杨靖这才发现,原来在这里,超过百分之九十五的房子都是这种茅草屋。像昨天晚上第一次入住的那种竹楼,在这里就算是高档房屋了。这种竹楼通常都是矿主或者管事的居住的。

    当然,在矿区也有用石头垒起来的房屋,那些房屋个头都很大,不用说,那都是用来盛放翡翠原石的仓库。

    不管是在新世纪还是在现在的八十年代,在翡翠场口,人力甚至是人命根本就不值钱,这里有数以万计的矿工在劳作,哪怕每个人每天仅仅只有大约十二美分的薪水——即便是到了2016年,这里的矿工每天的收入也不过才1美元而已......

    这里值钱的就只有那些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石头——翡翠原石。

    吃过了早饭,杨靖和吴钦貌就再次行动了起来。吴钦貌在达木坎矿区开辟的场口距离老帕敢矿区还有一段距离——杨靖和吴钦貌需要骑着大象再走大约多半天的时间。

    达木坎矿区距离老帕敢矿区直线距离只有三十来公里的路程,可即便是在新世纪之后,这两个矿区之间也没有任何公路相连,只有一条用大象踩出来的山路相连。

    所以杨靖和吴钦貌还有跟来的随行人员,需要乘坐大象在山间转悠大半天的时间才能到达那个场口。还别说,乘坐大象虽然慢了点,可真心是很舒服。大象宽大的后背上安放着藤椅,人坐在藤椅中。随着大象前进的脚步,藤椅左右摇摆,就好像摇床一样,非常舒服,一点也不颠簸。

    杨靖甚至在藤椅中美美的睡了一大觉......

    至于从杨靖乘坐的那辆吉普车上卸下来的那个大箱子,则和杨靖一块被安放在了那头大象的背上。

    下午时分,这只由八头大象以及五十多名矿工组成的队伍到达了达木坎矿区。吴钦貌开辟的这个场口,就位于杭巴场口的边上,是一块长有2.3公里,宽有1.7公里,面积差点4平方公里的土地。

    在场口的北边,就是蜿蜒的雾露河主河道,场口中还有一条雾露河的支流。

    这片区域比较平坦,地面上已经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大坑,无数的矿工正在大坑中爬上爬下,把一块块带着泥水的石头从大坑中搬出来。

    这还是杨靖第一次看到翡翠原石挖掘的现场,虽然场面很壮观,可杨靖看了一会儿,就有点不忍心再看下去了。

    主要是那些矿工真的是有点太悲惨了,身上破破烂烂的,比乞丐穿的还要差。有的矿工甚至就光穿着一条兜裆布,浑身上下全都是黄泥......

    除了这些矿工之外,还有不少光着腚的孩子也在帮着大人搬运一些小一些的翡翠原石。

    以前光听说挖翡翠的矿工是多么多么的艰辛,可总没有亲眼见着,现在终于亲眼看到了这些苦哈哈的矿工是怎么挖翡翠原石的之后,杨靖真的是有些于心不忍。

    似乎是看出了自己这位大老板有些不忍心,一旁的吴钦貌说道:“老板,这里的工人都是这样子的。他们可以说是世世代代依靠挖矿为生,这些工人虽然挣得钱并不多,可相比于那些挖不了矿的人而言,他们最起码有一个稳定的收入。”

    说着,吴钦貌指着更远处的那些场口说道:“这些场口都是连在一起的,在达木坎矿区,足有四五万矿工在挖矿。矿工的收入基本上都是一样的,这一点是每个场口的矿主心照不宣的事情。我们作为新来的,自然不能随便打破这种默认的规矩,否则,那些场口的矿主都会和我们过不去的。”

    杨靖默默地点了点头,又看了一会儿这才问道:“工人们吃的怎么样?”

    吴钦貌低声说道:“这个倒是没问题的。虽然每个场口的矿工们拿的工钱几乎都是一样的,但我们场口的伙食还是挺不错的,最起码可以让工人们吃饱了,这一点就比很多场口强。”

    顿了顿,吴钦貌继续说道:“老板,来的路您也走过了,这里的情况您也看到了,所以,这里的一切物资,不管是吃的还是穿的又或者是用的,都需要从外面拉进来。咱们场口现在一共有三千八百多人在挖矿,为此,我特意组成了一个一百多人、五十头大象组成的专门用来运输粮食的运输队,每天都往返于场口和莫冈之间,从莫冈往场口拉粮食和一些必要的物资。”

    杨靖问道:“那么这一年多来,工人的工资以及吃喝费用一共需要多少资金?”

    “没多少钱,这里的工人吃饱就好,算上他们的工资,再加上吃饭以及其他的费用,这一年多一共才花了不到二百万美元。这其中安保费用还占了将近一半呢。”

    听到这个数字,杨靖心中也是有点不太好受。差不多四千人,连薪水带吃饭的,一年竟然才花掉一百来万美元,这里的生活水平真的是太低了。

    要知道光吴钦貌一年的薪水就足足有一百万美元呢。这家伙一个人的薪水,就顶的上将近四千人一年的辛苦了。

    不过杨靖知道这也是没办法的,正如刚才吴钦貌所说的那样,在这里就是这个样子,这些矿工几乎世世代代都是这么过来的。尤其是在老帕敢矿区,比这里还残酷。

    都说非洲的钻石是血钻,其实在缅甸的翡翠,也和那些血钻差不多。

    可偏偏杨靖又无力改变这里的情况。这个圈子已经形成很久了,不是一个人两个人就能轻易改变的。而且一旦冒然的改变这里的规矩,说不定还会适得其反呢。

    这里的工人已经习惯这个样子了,或者说,他们压根就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剥削了。

    很悲哀,但偏偏又没有办法去改变。

    杨靖也只能在心中默默的为这些工人们感到惋惜。不过你要是让杨靖就因为这种惋惜而放弃眼前的这个场口,他肯定不会这么做的。这里又不是华夏,这些工人又不是华夏人,杨靖才不会因为自己的怜悯而放弃这个场口呢。

    “老吴,再多加派些人手和大象,每天多运点粮食和肉食过来。我没有办法改变这里的现状,但我可以让我手底下的工人吃的好一些!”

    吴钦貌双手合十说道:“老板,您真是太好了,我替这些工人谢谢你。”

    杨靖摆了摆手说道:“咱们的仓库在哪里?我先过去看看。”

    在吴钦貌的带领下,杨靖来到了一个看守非常严密的区域。这片区域中都是一些用厚重的石头垒砌起来的大房屋,不用说,这就是盛放着翡翠原石的仓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